图书鸟完本 > 恐怖灵异 > 44号棺材铺 > 第1154章 浮生若梦一夜白头(大结局)
    看着跌跌撞撞冲来的白发老人,我内心从未有过的轻松。

    不需要费劲心思去思索,也不用任何人的帮助,现在,我只需要做好一件事就行了。

    熬到最后。

    只要我比白发老人后死,他用百年时间来谋划的局,就不成功了。

    没错。

    我是破局者。

    抬头望了一眼天空,那只俾睨众生的金色巨眼,淡淡笑了笑。

    如释负重一般,我反而感觉轻松了。

    身体没有一处地方不痛,胸膛里还火烧火辣的,我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眼神变得明亮。

    来吧!

    白发老人颤颤巍巍,又老了好多,身形佝偻,步伐也越来越不稳,风烛残年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又是一掌打出。

    我没有硬生生接下这一掌,而是拖着剧痛的身体拼命往旁边一闪,然后紧握杀猪刀,迎了上去。

    猛的一刀砍向白发老人布满褶皱的脖子。

    白发老人用尽全力躲闪,但因为行动迟缓,还是被锋利的刀刃划破了皮肤。

    同样没有鲜血流出,反而传出一阵阵腐臭,脖子上裂开一条丑陋的口子。

    白发老人连连后退,栽倒在雪地上,无力再站起来,也要不甘心的朝后面爬去。

    他越来越老,力量越来越微弱。

    黯淡了的灰白头发,在狗爬一样的过程中,一根根的脱落,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头皮。

    我提着杀猪刀,跌跌撞撞的追在后面。

    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每走一步全身都是一阵钻心的剧痛,仿佛在刀尖上行走。

    “不,我不能失败,我不会失败!”

    “我不认命,我不服,凭什么我的命运要由贼老太天说了算......”

    他如同丧家之犬,一边惊慌失措的朝前爬,一边不停的碎碎念。

    “没有人愿意做坏人,可有贼老天给我过机会了吗?我这一辈子,都受命运摆布,凭什么?”

    “凭什么?”老人仰头嘶哑着嗓子咆哮,“凭什么我的命运要由你来摆布!”

    我停在他的身边。

    “我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让你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你不觉得可笑吗?”

    “你觉得自己的命运不应该由老天来决定,可你不也摆布了弱者的命运,你和那所谓的老天又有什么区别?”

    老人浑身一震,长着嘴巴说不出话来,愣了片刻,忽然凄凉的大笑起来。

    “那又怎么样?人生来就是自私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就在他瞪大眼睛吼完这句话以后,地面再次剧烈的震动起来。

    黑雾组成的巨眼瞳孔,忽然间猛烈的转动起来,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漩涡当中,猛的喷出一股黑雾,像是激光一样射向天空的金色巨眼。

    “成了!还是成了!”老人原本黯淡的双眼,一瞬间又重新亮起来。

    “不,我还没死,你还没成!”我冷静的看着他,一把抓起了再也无力反抗的老人。

    与此同时,天空上那只金色巨眼,也喷出一道金色的光柱。

    轰——

    山摇地动,天地变色。

    金光与黑雾交织在了一起,雪山之巅明暗不定。

    “蠢人,就算你杀了我又怎样?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也一样会死!”老人不解的看着我,“和我一起,战胜那贼老天,新的人间定有你的一份!”

    “至少可以为我的朋友们报仇!至少人间还能再见到太阳!”我平静的看着他。

    “人间?哈哈哈哈!”白发老人嘲讽的大笑起来,仿佛听到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声音嘶哑难听:“你为天下人着想,天下人可曾对你有所感激?”

    “你自以为替天行道,但他可能睁眼看你一眼?”

    “小子,你太天真了!”

    “你做的一切,和我做的一切,都是一样,毫无意义!”

    白发老人紧紧的盯着我。

    “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重新选择。”

    “对你来说也许如此,对我来说不是。”我淡淡摇头,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之上金光闪闪的巨眼。

    “如果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希望时光倒流,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的朋友都能回来。”

    白发老人的眼神绝望了。

    我抓着他,跳进了金光当中。

    轰——

    金光爆炸开来,刺眼的光芒荡开,笼罩住了整个雪山。世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全身炙热,仿佛被燃烧了一样,身体一点一点的消散,我却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

    终于结束了.......

    咚咚咚。

    手敲在木头上的声音,沉闷而轻缓。

    仿佛沉睡了千年,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猛,我茫然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一片漆黑。

    我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盒子里。

    棺材?

    愣了一下,我伸出手推开沉重的棺盖,光亮一点点透进来,我眯了眯眼睛,看清了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间老旧的小铺子。

    而我,正坐在一口大红色的棺材里面。

    咚咚咚,咚咚咚——

    来不及思考是怎么回事,棺材铺的大门被敲的呯呯作响。

    “老板,日上三竿了,你还没起床吗?”外面传来的是一个熟悉且有些讨厌的声音。

    我浑身一震,赶忙从棺材里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口,打开了大门。

    门外,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长袖长裤,面无表情的脸上,十分装逼的戴着一副黑色墨镜。

    “荆无名......”

    “一叠黄纸,谢谢。”墨镜男人从货架上了拿了东西以后,把钱放在柜台上,就自顾离开了。

    我懵懵懂懂的站在门口,看着荆无名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街头,仍然回不过神来。

    我是已经死了,还是在做梦吗?

    这条街很热闹,人来人往,和我记忆中清冷的街道截然相反。

    汪汪汪——

    正在出神之时,一条黑色的大狗从旁边跑来,我心中一喜,赶忙蹲下身张开手臂。

    可没想到,黑狗却从我身边跑过。

    “小黑!慢点。”在黑狗的后面,还跟着身材高挑的女人,面容冷艳。

    这一刻,我心神大震,看着那熟悉的容颜,再也挪不开视线。

    “紫叶!”

    我大叫着,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抓住了女人的手。

    “我认识你吗?”女人回头,美丽的双眸充满诧异。

    “你不记得我了?”我怔怔的站在原地,忽然瞥见旁边橱窗玻璃上自己的身影,不由自主的走近。

    玻璃上的那个人影,满头白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