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恐怖灵异 > 鬼媳妇 > 第七百四十九章:大结局
    “尔等不过凡夫俗子,也敢跟我作对,都给我去死!”鬼崖大吼了一声,他那只手瞬间挣脱了束缚。

    他精准地掐住了马泽天的咽喉,此时此刻,马泽天倾尽全力给我传送魂火,对于鬼崖的举动,根本没有一丝的反应能力。

    “小儿,我要你形神俱灭。”犹如实质的杀气跟随着鬼崖的气场,瞬间爆发出来。

    “师父!”我奋力挣扎,但是此时鬼崖对我的束缚之力前所未有的强大。

    马泽天是我这辈子最珍视的师父,我看着他眼中的淡然,心中就犹如被千万把刀撕裂了一般。我失声呐喊,可是这样根本阻止不了鬼崖。

    “徒儿,这辈子我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你,做你的师父。答应我,别输!”

    马泽天做出了最无力的抵抗。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在鬼崖的手中形神俱灭,凡人的脆弱,在鬼崖的手里就犹如蝼蚁一般。

    我师父消失地了无痕迹。

    “我才是三界的天命,你区区肉体凡胎,有什么资格阻拦我?”鬼崖得意的呼喊道:“我要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把这些人一个个杀光的。”

    此时此刻,仿佛有万道天雷在我的心中轰然炸响,我失去了所有的感知,耳边只有震耳欲聋的耳鸣声。

    心中,狂暴的杀意正在冲击着我的意识。

    “你还我师父!”不受控制的杀意终于撕裂了我的理智,我仅凭着本能,身上所有的力量轰然炸开。

    仅存的魂火化作万道符印,我于虚空中猛然一抓,符印汇聚在一起,形成了连我都无法形容的东西。

    “我要你死!”

    那团由符印汇聚而成的东西带着迅雷之势向我轰然冲来。

    爷爷说,再试一试。

    师父说,不能输。

    我自知无法战胜鬼崖,所以唯有孤注一掷,同归于尽,是我最后的胜算。

    同归于尽不是输。

    自己向自己攻击这一招,饶是鬼崖都没有想到,等到他反应过来时,那团东西已经没入了我的灵魂之内。

    “你……你怎么敢?”鬼崖愣住了,所有的情绪,所有的怒火,所有的杀气……就宛如万籁俱寂。

    “你唯一的败笔就是以为我惜命,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老子从一开始就是亡命之徒吗?”我倾尽全身之力,怒吼道。

    “不……”鬼崖恐惧了,这是我次感觉到他的恐惧。

    果然在死亡面前,没有任何人能做到气定神闲,鬼崖不是人也不是神,但是他也不例外。

    那团东西在我的体内轰然爆炸,疯狂的能量瞬间扩张开来,但是这股能量却冲不出鬼崖的身体。

    在无数魂魄的哀嚎声后,一切重归于平静。

    我的大脑之中一片空白,但是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一切重归于零,甚至我都可以确定,自己还存有意识。

    白灵带着哭腔的呼唤声在我的耳边回荡,我心如刀绞,但此时此刻,任何的挣扎都没有用了。

    突然,我的脑海中撞进了一个画面。

    “小道士,谢谢你救了我。”

    “小道士,我又从家里溜出来了。”

    “我好想你,可是你师父不让我和你见面。”

    “小道士,你娶我吧!”

    …………………………

    我的眼前,唯有一个俏皮可怜的小姑娘,她跟我讲了很多很多话,就好像,我亲身经历过的一般。

    虽然这小姑娘长得极其稚嫩,但我依旧认出,她是孩童时期的白灵。

    她为什么要叫我小道士,还有那些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

    细想之下,这或许是我前世残留的记忆。白灵答应过我,要跟我讲讲前世的事情,可惜以后没机会了,

    或许,那也是一段惊心动魄的记忆。因为有白灵在的人生,都值得细细回味。

    突然,我有被拉进一片灰暗之中,在影影绰绰之中,我看见一个浑身白衣的老者坐在虚无里,他注视着前方,要不是他轻微起伏的胸口,我都以为他是一个死人了。

    “老人家,这是哪里?”

    “这里……是三界之外。”老者的声音宛如来自九幽之下,虚无缥缈。

    “三界之外?这不可能!”我摇了摇头。

    我记得自己和鬼崖同归于尽,最好的结果就是我拖着残存的魂苟活于世,怎么可能因此来到众生趋之若鹜的三界之外。

    而且这里荒芜,没有任何东西。和众生描述的三界之外相去甚远。

    “你不信,但这里就是。”老者的语气中,我感觉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

    “好!暂且算这里是三界之外,那我怎么出现在这里的?”我问道。

    “我带你来的!”

    “你带我来的?敢问老人家你是?”我这话一问出口,突然一个人的名字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于是我本能地惊呼道:“你是……天帝?”

    “天帝?呵呵呵!我都忘了自己还有这个名字。”天帝呵呵一笑。

    此时我的心中有无数的疑问,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先告诉你最想知道的答案,”天帝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一般,“超脱三界之后,确实可以掌控三界法则,我把你带到这里,不过是举手之劳。”

    “既然你如此,你为什么不回去?”我顺着他的回答问道。

    “因为回不去!”

    轰!

    我心里刚升起的一丝希望瞬间破灭。

    回不去,那我活着岂不是煎熬?

    “是煎熬,但好歹你还活着。”天帝再一次看穿了我的想法。

    “一定有办法回去的对不对?”慌乱在我的心中蔓延,“如果回不去,为什么你不让我去死,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把我带来这里?”

    “你想回去?告诉我理由,我只需要一个。”天帝的语气,让我有种他根本不存在的错觉。

    “为了一个人,此生我最爱的女人。”

    “哈哈哈!”天帝笑了起来,“你想从众生梦寐以求的地方回去,就为了一个女人?”

    “这一生,为了一个人足以。”

    天帝不说话了。

    我提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他的身后,他面前所展示的画面被我一览无余。

    那竟然是仙童拿着盘古斧,在疯狂的挥砍着虚空。天帝的脸倒影在画面上,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悔恨、癫狂、不甘,还有很多我根本无法解读的表情。

    “你……没事吧?”我心生怜悯,仙童和他之间的孽缘,我从仙童的口中知晓了一点。

    我本想安慰他一下,可是我的手刚搭在他的肩膀上,还没来得及说话,我就被一股力量吸了进去。

    无边的黑暗向我袭来,我的意识里,光怪陆离的空间被不断扭曲,我就好像被分割成无数份了一样。这种感觉,用文字难以表述分毫。

    终于,当万籁俱寂时,一个甜甜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温柔响起:

    “小道士,你娶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