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恐怖灵异 > 茅山鬼道 >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大结局
    剑飞到了高空后,三个人都吓傻了,往下一望的时候,差点腿都软,可又不敢松手,风在耳边呼呼的叫。

    "呜呜,林云哥哥,我怕……"五月在最下边哭诉道。

    "五月,你可别松手,不然这摔下去,可能就要粉身碎骨了。"小胖吓唬五月道,就是想让五月抱自己紧一点。

    "噗,小胖,你也太重了吧,以后能不能减一下肥!"林云吐槽道。

    "不行了,我快要抓不住了。"林云突然说道。

    毕竟年龄还小,这剑已经带着三人飞到了高空,林云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

    "别啊,松手我们都得摔死!"小胖急忙说道。

    "可我,真的,抓不住了!"林云脸都憋得通红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剑好像瘪气了一样,直接落下了。

    "啊……"三人发出一声惨叫,直接坠空而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白影从地上狂奔了起来,然后白光划起,体积变大了几倍,接着腾空而起,接住了三人。

    "喵……"一声猫叫响起,好像是在责备,又好像是在安慰。

    "哈哈,是小白……"林云高兴了起来,坐在猫背上亲了几口白猫的脸。

    幸亏白猫及时赶到,不然三人就要被摔成残废了。

    "哎,五月有大头鬼,林云有白猫,怎么我老爸老妈啥也没有留给我,烦啊!"小胖躺在猫背上,自言自语的吐槽着。

    "都怪这把剑,差点害死了我们!"五月指着林云手里的剑骂道,"林云哥哥,快把剑扔了,晦气东西!果然,墓地里的东西真可怕。"

    "嘘,你们有听到剑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说话吗?"林云问道,然后耳朵趴在了剑上面。

    小胖和五月好奇,也趴在了剑上面,不过……只有林云能听到剑里面的声音。

    "我去,怎么让这种东西投胎回来,阎王爷你有病?"

    "阎王爷,这种东西也放回人间,你吗没了?"

    "大家别吵了,阎王爷就是个孤儿,所以才能当阎王爷。"

    "我娘亲告诉我,做人也好,做鬼也好,都要善良,但我现在才明白,不是每个人都有娘亲的,就比如阎王爷这种。"

    "放屁,你善良会被封印在这把剑里面,逗我玩呢?"

    "你懂个屁,谁跟你说,被封印进来就不能善良,这件事情,还得从一只蝙蝠说起……"

    "呜呜呜,谁可怜可怜我,我还有一年就可以冲破这把剑出去了,为什么他要回来啊,啊……救命啊!"

    "大家别吵,听我说,我们现在都画圈圈诅咒阎王爷,让他见到女鬼永远都无法有反应。"

    "诅咒个屁,都给我冲出去,趁那家伙没长大……"

    顿时间,这把剑立刻剧烈颤动了起来,整个剑身都在疯狂摇晃。

    "这……这怎么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听见啊,为什么剑又开始发疯了?"小胖和五月一头雾水。

    林云一边死命的压着剑,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剑身突然发出了一阵紫色的亮光,然后射向了天空。

    砰……

    一声巨响,紫光犹如烟花般绽开,一股力量将天边砍成了两半,顿时,剑安静了!

    "哎,好像又安静了。"林云惊喜的说道,再把耳朵趴向剑的时候,已经没有声音,而此时的白猫已经带着三人安全着陆了。

    此时的我已经寻着刚才天空的光芒找到了这三个小孩。

    "妈妈……"五月吓得不轻,急忙扑向了诗言寻求安慰。

    "老爸!"小胖也想跟五月一样,可惜的是,胖子逮住他就是一顿揍。

    "老爸,别打屁股,痛,刚才大头鬼才咬过。"小胖急忙求饶。

    "云儿,你没事吧?"林雪担心死了,急忙抱住了林云,见到了白猫在才安心了不少。

    "没事,只是捡到了一把奇怪的剑。"林云举起刚才那把剑说道。

    而我,则凝视天空中那一道久久散不去的紫光陷入了沉思。

    这是一道极其厉害的剑气,而儿子捡到的这把剑,绝非寻常……

    我还隐约记得,林雪生林云那天,毫不夸张,方圆万里,一只妖魔鬼怪没有,全部逃得远远的……

    …………

    在一家大院内,一个长相俊俏的威武男子抬头望向天空,那一道紫光仿佛拉开了他的思绪。

    "师傅,这光是什么?为何看得如此入神!"男子身后站着一个瘸腿姑娘,那人正是鬼黎。

    "那是鬼景剑的剑气,全天下能拔动那把剑的,只有那个男人,他终于投胎回来了!"男子闭上了眼睛,好像思绪回到了千年以前。

    "喂,老头,想不死还不容易,只要借助鬼的力量,就可以达到不死。要不,夺取别人的身体,其实也不是不可。不过啊,不死多无趣,活太长其实一点意思没有。"

    "老头,你说人可以借助符,化身为水,化身为木等等吗?融为五行,那可就好玩了,至少看姑娘,咳咳……如果真成功研发这种术法,就称之为巫术吧!"

    "老头,我可走了,你这谷底跟鬼一样的地方,太无聊了,有缘再见。"

    很快,男子的思绪就被拉了回来,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臭小子,真是天才中天才,你要回来,这个世界就真有趣了。"男子说道。

    "师傅,您这是怎么了?"鬼黎不解的问道,"该不会,苏凌……"

    "放心,不会,苏凌的身体已经被我夺舍,灵魂被我永久封印,他不会再出现了。"男子笑道,"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位故人。"

    这位男子,正是鬼黎的师傅,鬼谷子!鬼黎能被s市四大家族抓住,全部都是阴谋,苏凌,就是鬼谷子的猎物。

    那一天林原发现鬼黎在局子里消失后,就去找了苏凌,而那时候的苏凌,已经是鬼谷子。

    鬼黎被抓进苏府,只是为了配合鬼谷子,对苏凌进行夺舍。

    "这具身体,真是好到无法形容,这么多年了,终于找到了一具和灵魂相匹配的身体了,可惜啊,百年后,又得重新找了。"鬼谷子看着自己的掌心,发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容。

    鬼黎看在心里,身体都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如果把那家伙培养一下,会不会比这具身体更加好呢?"鬼谷子又发出了一身冷笑,"故人啊,我等你长大。"

    …………

    在另外一个客厅内,坐着三个脸色沉重的人,还有一个,站在了窗外,那是s市的四大家族之一,东郭家族的东郭流青,东郭家的占卜之术,甚至在诸葛家之上。

    而另外坐着的三位,分别是另外四大家族的人,南宫仕,西陵燕,北辰影,他们三个的脸色很不好看,但眼神中,又带着一丝光芒。

    东郭流青看着外面天空中的那一抹紫光说道:"我们的希望,出现了,十年了,终于出现了,只有他能拯救我们的阴行。"

    "连小盟主都不是对手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对付……"西陵燕问道。

    至于苏凌早已经被夺舍的事情,东郭流青早就已经算出,并且告诉了其他三个人,但他们敢怒不敢言,皆因对手太强大。

    苏凌都不是对手,他们更加不会是,一旦开口点破,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不知道。"东郭流青摇了摇头,继续看着散之不尽的紫光:"但卦中说,这个人,能够在阴阳两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要他愿意,一定可以拯救我们阴行……"

    ………

    在一座偏僻的谷底,一群金眼的人劳劳碌碌的忙活着,尽管已经是夜晚,也依然不停歇。

    可天空中一道紫光的出现,立刻让所有金眼的人都愣住了,他们抬头望着天空,表情上出现了兴奋的表情,甚至有的人眼眶都湿润,兴奋之际,他们露出了两颗大长牙,对着天空咆哮了起来。

    "嘿嘿嘿,他回来啦,他回来啦,多少年了,终于投胎了。"一个少年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一双金眼尤为突出,"将军,那小子回来了!"

    "还好意思说,都是你,你早点劝他去把犼宰了,我们就不用等一个轮回这么久了。"一个少女也跟着走了进来。

    "废话,那你怎么不劝,你知道那小子什么德行吗?他居然问我蓬莱仙岛有没有姑娘?我说蓬莱仙岛人都死光了,哪有什么姑娘,他居然直接说不去了?我有什么办法?"少年反驳道。

    "呵,废物,那你不会绑他去?"少女冷冰冰的说道。

    "哎呦,说得轻巧,那你怎么不去绑,老子打得过他,还要他干什么,我早自己去打犼了。"少年怒吼道。

    "呵呵,可笑,堂堂第一代僵尸,连个人类都打不过!"少女更加不屑的嘲讽道。

    "哎呀,我听出来了,你就是想打架是不是,你这么厉害,你为什么不去?"少年挽了挽手臂,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打就打,谁怕谁?"少女也毫不客气。

    吼……

    两声怒吼,两人都露出了长牙,两股可怕的尸气直冲云霄。

    "时间静止!"

    啪的一声,一个中年男人打了一个响指,顿时少年少女都无法动弹了,他们好像两尊雕塑一样停在原地。

    刚才那个被称为将军的中年男人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一副画像面前说道:"黄帝,我们又有希望了,只要那个人把犼杀了,我们喝了犼的血,就可以重新变为人,我们,不想再做僵尸了,希望你保佑我们。"

    将军跪在了地上,朝画像拜了几拜……

    …………

    在一座满是瘴气的森林里,一个满是绷带的人浑身是血,绷带已经被染红,可他依然没有停下脚步,依然在森林里穿梭着,好像在躲避一场追杀。

    这个人,正是徐福。

    他把伏羲琴,东皇钟,神农鼎催化成精后,送到了林原的身边,虽然他已经长生不老,不需要后代,但是,后代中流淌着的血液,有他妻子的一半。

    徐福,很爱他的妻子,所以,他不想那一点血脉也消失。

    但帝渊被杀后,一直有一个人追杀他,这个人没有现过身,但他的术很强,他用的是扎纸术,这种术,一直不被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对徐福来说,都不是术。

    可是,这个人的扎纸术,已经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他居然可以扎出一模一样的人,而扎出来的那个人,可以拥有本体那个人百分之八十的力量。

    没错,现在追杀徐福的是,帝渊,最强组织的四大长老,将臣,赢勾,后卿,旱魃,蚩尤,还有很多很多不知名的强者,这些全都是纸人,可是,力量跟本体差不了多少。

    就算是徐福,遇到这么多的强者,也只能受伤而逃,徐福怎么都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阴人。

    徐福完全不是对手,逃,只能逃……

    在丛林一棵大树的树枝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女人,外貌清纯,她叫魏舒婷,另外一个一身黑衣,只露出一双眼睛,无法分辨样貌,年龄,只知道是个男人。

    "师傅,找不到徐福。"魏舒婷说道。

    "哼,那可能这家伙已经逃出这座森林了。"黑衣人冷哼道。

    "都怪弟子办事不力,请师傅责罚。"魏舒婷跪在了树枝道。

    "哼,你办事不力已经不是一两天了,苏晴一家都是我扎的纸人,那是我多少年的计划了,可是居然失败了!"黑衣人说道。

    "师傅,这不能怪我,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张小曼居然没有死。"魏舒婷连忙解释道。

    "哼,你不用害怕,扎纸人需要特殊的血统,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弟子,不会责罚你的,苏晴,总会派上用场的,只要林原还忘不了张小曼,她就还有用,我扎的纸人,和活人没有任何分别,哈哈哈……"黑衣人大笑了起来。

    "你继续追杀徐福,他死了,蓬莱仙岛就可以随便去了,而且,杀了他做成新的扎纸人,也是一件好事。"黑衣人说道。

    "遵命,师傅!"魏舒婷答道。

    "还有,地中堂那家伙还不肯交出奇门遁甲吗?"黑衣人又问道。

    "额……这家伙,嘴硬的很,一直不肯说,他也知道交代了会死,所以死活不肯交代。"魏舒婷说道,"我已经关了他十年了,每天都毒打,可他还是不肯屈服。"

    "那就杀了吧,本来让你混入地家就是为了奇门遁甲,可你啥也办不好。"黑衣人冷哼了一声。

    "弟子无能!"魏舒婷脸色又变了。

    可再抬头的时候,黑衣人已经不见,魏舒婷这才松了一口气,带着所有纸人离开了森林……

    …………

    在一座岛的边缘,一个男人死死抱着石头,死活不肯进岛,而且每天都哭爹喊娘的。

    "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没有降妖除魔的本事,我就是天桥底下一个算命佬而已,不对,我连算命的本事都不会,我就是一神棍,你放过我吧!"男人叫嚷道。

    小龙女化为了龙,对着男人龇牙咧嘴的吓唬道:"你不是叫林原吗?快进去,你肯定能封印犼的。"

    "哎呀,妈呀,救命啊,真有恶龙啊,救命啊,放过我吧,我就是叫林原而已,这天底下叫林原的多了去,为什么要挑中我啊,我啥也不会啊,这岛里面更吓人。"男人已经吓得尿裤子了。

    "快进去,不然我就吃了你,恶龙咆哮,嗷嗷嗷…………"

    …………

    昆仑山上,张小曼和五位老头喝着茶,一边看向了天空上的紫光。

    "哟,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人出来了。"

    "嗯,阳间要掀起一番风浪了。"

    "林原这小子,可真是运气不错啊!"

    "不好说,可能对于父母来说,是倒霉也说不定。"

    "别说了,喝茶喝茶。"

    昆仑五老鬼一边说着,一边又喝起了茶。

    张小曼一个人走到了昆仑山崖边,一边望着山下的美景,然后自言自语道:"林原,林雪,你们还好吗?十年了,好想你们……"

    风吹起了张小曼的长发,尽管十年过去了,她的容颜依然美得不可方物,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