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1898章 大丈夫
    盛世来了。

    韩琦召集了宰辅们下衙后去喝酒欢庆。

    酒过三巡之后,他看着包拯说道:“希仁,沈安那边怎么说?”

    包拯叹道:“那小子没写信给老夫,老夫也不好写信去,毕竟……宰辅写信给前方的大将,此事不妥。”

    韩琦点头,对才回来的富弼说道:“沈安不能再领军了,他可有这个觉悟?”

    “他的功劳太多,若是还想领军,连老夫都觉得不妥。”包拯苦笑道:“大宋周边的敌人被一扫而空,每次他都在,这样下去……如何自安?”

    富弼想了想,“这一路也没说过此事,再说了,沈安先去了上京道,随后领军攻打西京道,和老夫并未怎么碰面。”

    “哎!”韩琦挠挠头,苦恼的道:“此事却不好提点,就怕他还是那么得意洋洋的回来。”

    所谓功高不赏,说的就是沈安这等人。

    沈家在欢喜的期待着家主的回归,而在朝中,一股暗流在涌动着。

    吕诲在期待着。

    “沈安最好居功自傲,回头寻人去挑衅一番,让他出手打断腿最好。”

    “此刻打断腿……呵呵!”

    就在这股暗流肆意乱转时,一队黑甲骑兵冲进了京城。

    “是沈国公回来了。”

    “不是,是乡兵!”

    乡兵们一路到了榆林巷,庄老实激动的迎出来,“郎君呢?”

    为首的乡兵捧着一柄连鞘长刀,庄老实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差点软了。

    “郎君……”他觉得这是沈安战死了,所以乡兵们才送了长刀回来。

    “郎君有话交代!”乡兵不解的看着他,说道:“这把刀跟随郎君征战多年,如今大宋周边太平,郎君说担心大衙内等人纨绔成性,就把此刀给了大衙内,让他每日闻鸡起舞……”

    这把陨石长刀跟随沈安多年,此刻就在刀鞘里,庄老实小心翼翼的接过来,一路送到了后面,交给了赵五五。

    赵五五再捧着这柄刀到了杨卓雪那里,转述了乡兵的话。

    “这样?”杨卓雪一怔,说道:“爹爹叫了人来传话,说是官人立功太多,此战之后也该歇息了。可就怕官人得意忘形。如今长刀传给了芋头,这就是不掌兵之意……我就说官人这般聪明,哪里要人指点。”

    赵五五笑道:“郎君此举堪称是天衣无缝,外面有些人怕是要失望了。”

    沈安把长刀传给了芋头,就是抽了那些人一巴掌。

    你们以为他会挟大功洋洋得意,可他早就有了打算。

    等沈安令曹佾攻伐高丽的消息传来时,宫中送来了许多赏赐,其中给芋头和毛豆的最多。

    这是皇家的暗示。

    俺们以后好生过日子,沈家的下一代只管去立功。

    曹太后闻讯欢喜的不行,差点令人去给芋头寻个媳妇。

    沈安就是在这种气氛中回到了京城。

    “高丽如何?”

    君臣相见,宰辅们在边上欣慰的看着。

    “高丽穷兵黩武,大军一战被我军覆灭之后,国中空虚,一战可下。”

    在这种情况下,曹佾无需征伐,不过是去占领罢了。

    沈安看着黑不溜秋的,但竟然胖了些,可见这一路是吃喝过来的。

    赵曙很严肃的说道:“沈卿辛苦了。”

    沈安说道:“臣此战餐风露宿,身体怕是有些问题,想在京城静养些时日,只是等天气好些,带着家人四处去转悠。”

    天下太平了,他还操心个毛线。

    晚些出去,韩琦问道:“你沈安北竟然说出这等近乎于致仕的话,难道以后的大宋就那么让你放心?”

    沈安笑道:“有何不放心的?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牛马。某以为,剩下的事,交给那些年轻人就是了。”

    “可你也是年轻人啊!”

    众人看着笑起来都没有一丝皱纹的沈安,不禁嫉妒了。

    此后的沈安就窝在榆林巷里,整日不是逗弄儿子,就是给来访的曹本出题刁难,很是快活。

    就在大家要把他遗忘的时候,一份奏疏震动了朝堂。

    “燕国公说,三衙的存在甚好,只是枢密院却有些不伦不类的,战事谋划一塌糊涂,统筹规划都不知道,这般下去怕是要误国。”

    文彦博怒了,“这是胡说八道!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随后沈安的建议就来了,组建一个团队,这个团队里有文官,有武将,他们的职责就是统筹大宋的军事,各处宏观规划,最后让三衙去执行。

    “这个团体的另一个职责就是谋划外藩,统筹外藩的各等消息,随后归纳判断,供给朝中参考。”

    赵曙没想到沈安在北征时弄的这个竟然还开花结果了。

    “这样的好处是……帝王和朝中可通过这些人来掌控大宋军队,他们只管这些,旁的一概不沾。”

    这是一个专业的团体,他们的任务就是提供最好的方案。

    “朕以为……”赵曙想到了北征时那些学生们,不禁赞道:“那些学生很是厉害,一切都在他们的眼中无所遁形,诸卿以为如何?”

    “臣以为可行。”

    枢密院开始改造。

    沈安就蹲在家里烤肉吃。

    “你把外面搅的天翻地覆,自家却在享受。”

    王雱来了,沈安递了一串烤肉给他,说道:“文彦博要疯了吧?”

    “他没疯,只是说想致仕。”

    “这是绝望了。”沈安笑道:“旁人某都不担心,就是文彦博,此人手腕了得,若是他去逍遥,旧党再无翻身的机会。”

    历史上旧党翻身是各种因素造成了,此刻大宋国泰民安,旧党只能蹲在角落里画圈圈。

    “这般弄的话,武人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是会好过许多,不过不可放纵。”沈安知道这个年代的武人一旦被放纵的后果。

    “没有人会放纵。”王雱皱眉道:“如今天下太平,你不想出海去转转?以前常听你说什么功成名就之后,就去寻个海岛居住。”

    “胡说!”沈安一本正经的撒谎,“某喜欢汴梁,哪都不想去。”

    王雱笑道:“某就知道,你如何舍得这些兄弟,不过……书院里有些项目有眉目了。”

    “那回头带着官家他们去看看。”沈安得意的道:“书院才是某最着紧的地方,他们不知道这个地方能孕育出什么样的怪物出来,到时候让他们大吃一惊。”

    果果端着刚串好的烤肉来了,王雱笑道:“果果越发的亭亭玉立了,怎么一个打算?”

    沈安说道:“某在观察。”

    “郎君,曹郎君来了。”

    正说话间,曹本来了,沈安和王雱齐齐盯住了他。

    这厮一来就行礼,然后瞥了边上的果果一眼。果果右手垂下,曹本一个哆嗦,随即就满脸堆笑……

    ……

    寻了个好天气,沈安带着芋头进宫。

    “去书院?好!”赵曙很是随和的答应了,然后逗弄了芋头几下,会和了宰辅,大伙儿出宫。

    一路到了书院,沈安带着他们到了实验室那边。

    实验室的前方,此刻铺设了铁轨,一辆在沈安的眼中很是丑陋不堪的蒸汽机车正在整装待发。

    “见过官家。”学生们行礼,沈安问道:“可稳靠吗?”

    “稳靠。”

    沈安点头,“试试吧。”

    “这是什么东西?”韩琦伸手去摸了摸。

    受地方的限制,铁轨不长,但足够测试一番。

    生火烧煤,随后蒸汽出来了。

    “官家,这便是火车,烧火产生蒸汽,蒸汽驱动一套传动机构,带动后面这些车厢前行。”

    沈安笑眯眯的介绍着。

    这个就是终极杀手锏,一旦成功,战船上就会冒烟,从此无需风帆就能航行,到时候……

    战列舰啊!

    沈安不禁觉得热血沸腾。

    呜呜……

    火车渐渐动了。

    “动了!竟然动了!”

    宰辅们好奇的和个孩子似的,跟在边上看着。

    车厢里装着许多煤,在大家看来,这等重量就靠着什么蒸汽来驱动纯属扯淡。

    可现在就是动了。

    火车缓缓前行,速度不快,但却很是有力。

    赵曙激动的道:“多少斤?”

    沈安说道:“十万斤以上吧。”

    这是多次试验后弄出来的蒸汽机,自然不是那等动辄喘气的妖艳货色。

    火车渐渐快了些,宰辅们要快步走才行。

    但这条铁轨太短了,火车随即刹车。

    “可怕!竟然能带动那么多东西?”韩琦跑到车头去,让人给自己介绍运作的原理。

    宰辅们都在听着。

    “这等东西若是搬到了战船上,战船就可以无需顾忌风向,想出航就出航。”

    沈安矜持的介绍着蒸汽机的若干用处,“还能用于开矿,也能……诸位,大家想想,工坊里弄了这个机器,带动先前大家看到的土机床,随后源源不断的造出货物,又快又好啊!如何?”

    “还能这样用?”

    众人都陷入了狂想之中。

    动力的出现,就是工业革命的开端。

    大宋开了这个头,以后……

    沈安看到君臣都在围着火车转悠,就带着芋头缓缓走了出去。

    后面依旧是街巷。

    行人不断往来,各种叫卖声……

    “爹爹,大家都在笑。”芋头发现行人都带着微笑。

    “是啊!因为自信了,因为对未来抱着希望,所以他们都在笑。”

    北方被打下来了,又多了许多耕地,百姓们都知道,再也不用担心没活路了。

    海外不断发现新土地,通过不断的移民,大宋将会持续保持积极向上的势头。

    “爹爹,他们说这是盛世。”芋头踮脚,可却发现自己的个子依旧很矮,还不到父亲的肩头,不禁有些沮丧。

    “是啊!”沈安说道:“这便是盛世。”

    芋头好奇的问道:“咱们很强大吗?”

    “以前的大宋不强大,很弱。”

    “那……那怎么强大了?”芋头很是不解。

    沈安看着那些微笑的百姓,说道:“因为大宋有许多大丈夫,他们把这个大宋从深渊里拉了出来。又一直把这个大宋拖拽到了如今这个盛世。”

    ……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晚安。

    讲不出再见,让我们新书再聚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