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都市金仙 > 最终章 神界至高
    他手捏枯枝,霍地飞起,迎向那无尽星空,目光坚毅,心中唯有一个信念,便是将阻挡在面前的任何东西都刺穿。

    天又如何,我这一生,一直逆天而行!

    这一剑,终究是刺在了天穹之上。

    天穹,巍然不动,当中传出了无痕大帝的狂笑:“如今的朕,便是起源神境之化身,无可撼动,你这一剑之力,在朕面前简直微不足道,可笑至,咦,这是……”

    狂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无痕大帝的惊骇欲绝。

    “噼啪!”

    那幅笼罩天穹的巨大神图,陡然出现道道裂痕,犹如蛛丝般地蔓延开去,最后轰然破碎,化为无数光点。

    无痕大帝现出真身,一根枯枝,点在他的咽喉之前。

    这根脆弱的枯枝,如今在陈信手中,却成为了至强神器,因为它凝聚了世间亿万大道,甚至可破开万象化身,若继续刺落,自然足以令得无痕大帝形神俱灭。

    “你这一剑,强行斩断了朕之万象化身和起源神境之间的一切规则关联,它有什么名堂!”

    无痕大帝深深震撼,忍不住问道。

    陈信淡淡地道:“它叫做——绝世一剑!”

    先前,他以绝世一剑败元始仙祖成神,如今,又以这绝世一剑败无痕大帝,晋身神界至高。

    不过,这绝世一剑,和在天界之时已不一样,他糅合了

    无痕大帝赞叹:“好一个绝世一剑,神界剑法千千万,唯有此剑可称绝世!”

    他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这一剑,彻底破掉了他的万象化身。

    “输在这样的剑法下,朕认了,你要杀朕,那便下手吧!”

    无痕大帝确为豪雄,亦不求饶,昂然挺胸。

    即便是死,他亦不会失去神帝之尊严。

    陈信道:“我不杀你,先前我已说了,若你败了,答应我一个条件即可!”

    “说!”

    “从今往后,请不要阻止我和灵儿往来,我待她如妹妹般,亦不希望她伤心!”

    他道出自己的条件之时,无痕大帝失声道:“是你!”

    这番话,让他认出了陈信的身份。

    一个来自凡俗宇宙,让他藐视的草根,竟然成为了比自己更强的存在。

    而且,只是六百万年不到,他就超越了修炼万象天机图数十亿年的自己,这让无痕大帝如何敢相信。

    “没错,是我!”陈信也不否认,坦荡承认。

    此刻,他已不需隐瞒身份。

    陈信收回枯枝:“这就是我的条件,对你而言,应该很简单,想来大帝不会拒绝吧?”

    无痕大帝默然,以陈信今日之绝强,他根本阻止不了对方和自己女儿见面往来,这个条件,不过是尊重他这个父亲而已。

    虽为草根,但别人已比自己还强,你又有什么资格藐视,心存偏见?

    终于,无痕大帝叹了口气:“我答应你!”

    “谢谢,那么,再见!”

    陈信的身形缓缓走入虚空之中,很快消失不见。

    一个惊天消息,迅速席卷整个神界。

    “无痕大帝输了,败于银面手下!”

    “什么,这怎么可能,在几大神帝之中,无痕大帝都很可能是最强者呀!”

    “许多人亲眼目睹了那战,怎么可能有假,银面亦是创造阶强者,和无痕大帝打得不可开交,最后无痕大帝以万象天机图化身整个宇宙碾压下来,却被银面以一根枯枝为剑所破!”

    “我的天,还有这样的剑法,那当真是神乎其技,绝世无双了!”

    “如此说来,银面岂非已是神界至高,可媲美神帝的存在!”

    “……”

    陈信击败无痕大帝之事,在神界引发了巨大的风暴,被列入神界至高的行列。

    然而,他的真正身份,只有无痕大帝等极少数人得知。

    天界,天空之城。

    这场衍纪级大事件的主角,陈信,已经回归了自己的位面世界。

    神界虽有更大的舞台,不过,陈信始终将天界视为自己真正的家。

    更何况,他已可通过紫寰无界道修改天界生命之树的至高规则,这个凡俗宇宙的修炼资源将会变得越来越丰富,天界人,亦会越来越强,陈信相信,总有一天,天界人,会比神界人更为优秀。

    至于他自身的修炼,已不需要太多的资源。

    到了这个层次,领悟已比资源更为重要。

    而且,更可和家眷亲属呆在一起,其乐融融。

    不过,也有人活跃在神界和天界之间,比如喜欢热闹的穆贝儿,就经常两头跑。

    陈信修改了天界的至高规则,使得这个宇宙位面中的任何生命均可随时在两界之间往来。

    “师父,神界那边的大消息,你听说过了吗?至高神界的无痕大帝,接受那位神秘强者银面挑战,最后竟然输了耶,乖乖不得了!如今那位银面,已经成为了神界的传奇!”

    相比穆贝儿的雀跃,陈信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

    “不过,有一件事,人家觉得很是奇怪呢!”

    说到这里,小妮子有意无意地道:“银面在击败无痕大帝时的最强那招,是一式剑法,而他手中的剑,是一根枯枝!”

    陈信习惯以枯枝为剑,穆贝儿很是清楚,是以有此一问。

    “以枯枝为剑者多的是,有什么奇怪的。”

    陈信不置可否,他并非高调的人,即便败了无痕大帝,亦不会恨不得希望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银面。

    “是吗?”

    穆贝儿见无法从他口中套出什么来,略有点失望,不过小丫头也是无责任猜测,自己也不大相信陈信就是银面。

    毕竟,陈信即便再厉害,和神帝之间似乎还是有着很大差距的。

    更何况,紫寰无界道天马行空,无迹可寻,除了那根枯枝之外,很难在银面身上看出什么陈信专属的印记。

    “有那闲心看热闹,不如花时间好好修炼!”陈信在穆贝儿前额轻轻弹了一下:“若再不长进,小心为师将你逐出师门!”

    “是是是,人家知道啦,这就去修炼了,师父,886!”穆贝儿吐了吐舌头,下一刻便化为一阵风消失在陈信面前。

    陈信摇了摇头,哑然失笑。

    这个小妮子,好奇心还挺重的。

    一道神光,投射于陈信身旁,却是紫寰女帝。

    身为这个凡俗宇宙的局外者,紫寰女帝亦无法进入其中,这只是她从神界的投影,并无任何力量。

    “陈信,你做到了,果然没让哀家失望!”

    紫寰女帝玉容尽是欣慰之色,陈信和无痕大帝那一战,她自然早已得知结果。

    “前辈,幸不辱命!”

    “哀家心愿已了,此番过来,是想向你道别的!”

    陈信奇道:“前辈要去哪里?”

    “隐世潜修,哀家再无心结,也是去追求更高层面的力量了,创造境界之上,尚有更强的创世境界,那才是真正的神袛,神界,凡俗宇宙,都是那些创世神所开辟,陈信,你愿和哀家一起,追寻创世神之足迹么?”

    紫寰女帝美目中充满期待,如今的她,可谓神界最强者,不过,高处不胜寒,追求更强的创世神道之路,注定是孤独的,紫寰女帝亦希望有人和自己结伴同行。

    创世之道,对于修神者而言,可谓终极的神道,如此机会,何其难得。

    然而陈信犹豫了一下,摇头道:“前辈好意,陈信谢过了,不过我是个俗人,比起神道,我更在乎的是亲情,和我的子民,因此我不能丢下他们,独自去追求更高的神道!”

    紫寰女帝微微有点失望:“人各有志,哀家亦不勉强,不过你若改变主意的话,随时可来神界找哀家!”

    陈信颔首道:“是,前辈!”

    “那么,再见了!”

    “再见!”

    告别紫寰女帝,陈信步出大门,来到院落之中。

    正值圆月当空,是个晴朗之夜,在天空之城上看去,下方万家灯火,四海升平,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这是一个最好的,最美的天界,我怎能抛弃它离去。

    对了,今天是个相当特别的日子呢。

    “夫君,你在想些什么。”

    这时,倾城神后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后。

    陈信微微一笑:“我在考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非常重要的事?”倾城神后微微有些诧异。

    陈信很认真地点头:“是的,而且,这件事,必须由倾城你帮忙才行。”

    “夫君请说,倾城愿为你分忧!”

    “我觉得,我们应该要一个孩子了!”

    “啊?”

    倾城神后那绝美的玉容红霞蔓延,她没想到陈信会来上这么一句。

    一切安定下来之后,陈信便有了这样的打算。

    “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天吧,呵呵!”

    大笑声中,陈信将倾城神后拦腰抱起,往内院走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