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良宠 > 第373章 计中计
    “为什么?润之哥哥的画都很好啊。”

    什么?赵润之还给她作画了?都用在这些布料的图案上?

    凤珉微眯双眸,冷哼一声。

    那卑鄙的小人,真会使手段!

    这样也行!

    他作的画也很好!

    “大小姐让你这么做,你就这么做便是了,她自有她的道理。”

    映月忍不住低喝出声,这夏荷近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对大小姐这般不尊敬,几次三番反驳她的话!

    她也是真不明白大小姐为何要处处包容她。

    既叫人专门教夏荷做生意,又叫人给她的父亲治病,待她这般好,而夏荷最近却越发的阴阳怪调,让她瞧着都觉得气人。

    夏荷微微一愣,面上稍有些扭曲,然后便低垂下了头去,嗫嚅道。

    “对不起大小姐,我…我也是被气昏了头,她们步步紧逼,我瞧着铺子里一天天的没生意,也是着急,大小姐,你不要怪我…”

    “罢了,你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

    “唉。”

    夏荷应了一声,便不再多话了。

    此刻,沈君茹也没了心思,日头渐午,肚腹中空,她瞧着凤珉说道。

    “殿下可赏脸,中午一块儿用膳?”

    “也好,只不过本王方才已将所有银两都给了你。”

    “无妨,顶着秦王殿下脸,应该是可以赊账的吧?”

    凤珉嘴角微扬,双手负在身后,便与沈君茹一同出了绸缎铺子,而映月跟在身后,转头又看了一眼面色阴郁的夏荷。

    很显然,她并不相信夏荷的那一番说辞。

    夏荷对赵先生的心意,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但赵先生与小姐现在虽客气,但并不疏离。

    她心思通透,旁观者的角度又更能看清很多事,赵先生对自家小姐肯定没有完全死心,甚至可以说,他还在想法抓住大小姐。

    嫉妒,会让一个人发狂!

    ……

    翌日,明珠郡主便派人送了拜帖来,说是要邀她去梨园小聚,传信的人还带来了明珠郡主的口信。

    “有大买卖。”

    沈君茹了然一笑,将帖子叫冬梅仔仔细细的收了起来,今儿晚上听戏去。

    “小姐,铺子那传了消息来,说是咱们降价之后,绸缎的销量明显上涨,只是这样一来,咱们还是亏损了的。”

    采薇一边拨弄着算盘“噼里啪啦”的一顿算,一边皱着眉头说道。

    一旁的映月抱着长剑,皱着眉头沉默不言。

    “奴婢混到史家小姐的铺子里去看了,她们又降价了,那个价格连成本都赚不回来,这是要往里面砸钱也要跟咱们搅合啊。”

    采荷一脸担忧的说道。

    这也太过分了!

    摆明了就是跟沈君茹撕破了脸。

    沈君茹轻笑一声,道。

    “我还怕她不这样做呢。”

    “小姐,奴婢们都要愁死了,您还笑。”

    “我不降价,她们便不会再降价。”

    “那咱们要不要也将价格往下调一调?”

    “不必了就这样,刚刚好。”

    “啊?奴婢不明白。”

    采薇采荷对视了一眼,不禁问道。

    小姐降价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在年前这段家家户户都置办年货的时候让布料能够多卖出一些才降价的?

    现在对方又降价了,生意很快又都是别人家的了!

    沈君茹笑着靠在椅背上,心情明显是真的愉悦,而不是装出来的,然后才缓缓说道。

    “我要的,可不是眼前这点,我降了价,卖掉一匹便亏一匹银子,忒亏,亏本的买卖,我不做。”

    “但…”

    “你们是想问,那我为何又要降价?”

    采薇采荷连连点头,就连一直沉默不言的映月都忍不住露出疑惑之色。

    大小姐在铺子里耳朵时候,夏荷问她,她可都没有解释呢。

    “我若是不降价,她们又怎么会降价?原本就是亏的,现在又算是半卖半送,我卖不出布料无妨,大不了就是不赚钱,但她们可一直是在亏的。”

    “啊…奴婢明白了,这么说来,咱们虽没赚,但也没亏,对方以为自己赢了,其实才是真的亏了!”

    采薇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一脸欣喜的说道。

    沈君茹点了点头,她倒要看看,她们两人的财力能够撑到什么时候。

    她的这一个降价,就是先给她们抛出一个“我上当”了的讯号,让她们以为是套住了沈君茹,掉以轻心之后便又开始了第二步的降价。

    目的大概是想要让沈君茹也跟着降价。

    然而沈君茹却收手不玩了!

    人都有一种,这种东西在最便宜的时候没买到,一旦涨价便会觉得买亏了!即使这东西的价格要比一开始降低很多也没用。

    “高啊,小姐您这招真是厉害!请收下奴婢们的膝盖,奴婢膜拜您。”

    采薇那原本还一脸担心呢,经过沈君茹这一番细说之后才松了口气。

    沈君茹却靠在椅背上,指了指那张帖子,说道。

    “放心吧,这次,不仅不会亏,还会大赚。”

    “小姐您又有什么计策了?”

    “今晚便知道了。”

    “小姐,奴婢有句话想说。”

    映月忽然说道,瞧了瞧采薇采荷,示意沈君茹让她们先退下。

    沈君茹大概能猜到她要说什么,面上笑意渐渐收敛,摆了摆手,让采薇采荷退了出去。

    “你们先下去吧。”

    “是。”

    待两人都退了出去,且将房门贴心关上之后,映月才撩了裙摆,单膝跪了下去,对着沈君茹说道。

    “奴婢斗胆,有些话实在憋不住了。”

    “你且说吧。”

    “奴婢觉得,铺子是小姐您的心血,夏荷她…”

    “我明白她心有不顺,但我想再给她一个机会。”

    “奴婢不明白…”

    大小姐从来都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可为何对夏荷便那般包容?她明明对大小姐那般不敬。

    “许是这些日子给她的压力太大了,言语间虽有些不敬,但她并未背叛我,再说,犯了错,总要给她认错的机会吧。”

    有些事,她无法多说,夏荷的性子虽变了些,但本性并不坏,说到底也没有做出背叛她的事,更重要的是,前世种种,那就是刺一样的扎在了她的心上。

    夏荷对她的情谊,她曾是真切的感受到的。

    所以,哪怕她犯了错,沈君茹也会给她改正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