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良宠 > 第280章 推她入水
    届时,没命的是她,至于沈君茹怎么说,还不都是她一张嘴的事?

    “你!你好狠毒的心思!”

    沈君茹却一脸无辜的模样,茫然说道。

    “我不明白侧妃娘娘是什么意思,我可什么都没做?”

    “哼!走!”

    “不看云姨娘了?”

    “姨娘病重,见不得风寒,身子又弱,如今我一身贵气,怕冲撞了她,她身子受不住!”

    一身贵气?

    恩,这一身穿戴,皆是上等,确实贵气!

    她自以为,跨入了皇门,便是皇家的人了!

    “既如此,那你们将门关上吧,姨娘病重,不要叫旁人来叨扰了她休息。”

    “是。”

    屋内,云姨娘听到沈香凝要离开的动静,挣扎着想要起身,然而她的腿骨已断,手筋已挑,舌头被割,早就没有任何能力了!

    她只能听着唯一的希望,来了又走,心中那最后一点点的期盼和希望,就像是一盏快要燃烧殆尽的枯灯,连最后一点跳动的火光都渐渐熄灭了去。

    真正杀死她的,不是沈君茹姐弟,而是这个她亲手养大的女儿,是她,剥走了她最后一丝希望…

    云姨娘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想,沈君茹留她到现在,便是为了此刻吧!

    她的心里一定很痛快!

    嘲笑吧,尽情的嘲笑吧!她输了!输的一败涂地!但那又如何?凝姐儿成功了,凝姐儿比她有出息有能力,她一定会为自己报仇,一定!

    ……

    沈君茹和沈香凝匆匆折返,沈香凝带着满身怒气,脚步走的自然就快,经过花园的时候,正看到几个侍卫正在挖沈君茹的那棵石榴树,心里这才舒坦了一些,冷哼一声,站在拱桥上,猛然转身看向身后跟着的沈君茹。

    “你莫要得意。”

    她没得意啊,一切都在她的意料和掌控之中,有什么可得意的呢?

    “沈君茹,你敢害我,我也敢…”

    “你说什么?”

    沈君茹略一皱眉,还未及多思,便见沈香凝忽然抓着了她的领子,猛然大喊了一声。

    “啊…”

    只听“噗通…”一声,沈君茹被她推开踉跄两步的同时,而沈香凝恰好落入了池塘里。

    这,就是她的把戏?

    沈君茹稳住了身形,前世这样的把戏她经历的多了,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有意要陷害沈香凝,这一遭,沈香凝是赖上她了。

    方才在偏院,那里都是她的人,沈香凝心有顾忌,是怕自己连死都白死了,而现在,这里除了沈府的人,还有太子的人,她方才落水前的那一声唤,已经足够引起周边侍卫的注意了。

    离着远的,有些没能看清,有些看到的,也只会是她“推”沈香凝入水。

    她掸了掸衣袍,居高临下的看着水里扑腾的沈香凝。

    呵…扑腾的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看着她扑腾了片刻,沈君茹才高声唤道。

    “来人啊,快来人,侧妃娘娘落水了…快来人啊…”

    此时,已经有侍卫下水救人去了,沈香凝就如一只落水的鹌鹑一样,被高大的侍卫搂着带上了岸。

    这边的动静,自然也将不远处院子里的太子等人惊扰了过来。

    “发生了何事?”

    “回禀殿下,侧妃娘娘落水了。”

    “这好端端的怎么会落水!”

    太子压低了声音,有意无意的撇了沈君茹一眼,不用沈香凝多说什么,他就已经将怀疑的眼神放到了沈君茹的身上。

    沈诗思忙跑到沈君茹身边,低声询问了两句。

    “阿姐,你怎么样?”

    “我没事,去吩咐人准备热水和院子还有干净的衣物。”

    “是,我这就去。”

    将沈诗思支开之后,沈君茹才上前两步,还未开口,便见沈香凝病娇娇的轻咳了两声,然后抱着太子的脖子,哭唧唧的说道。

    “呜呜呜…姐姐,你为何要推我…呜呜呜…殿下,妾身好怕,妾身以为再也见不到殿下了…”

    “不怕不怕,本宫来了,本宫在此,沈大小姐,这事,你不要给本宫一个交代么?”

    沈君茹眉眼微垂,正瞧到沈香凝那一脸得意的模样。

    她是故意的,自己又怎会不知?

    “臣女并未推侧妃娘娘,还望殿下明察。”

    “姐姐的意思是,难道是我自己跳下去的?呜呜…虽才入秋,可这水里多冷啊,我又不会凫水,自己跳下去可不就等同于找死么?我怎会那么做?呜呜呜…殿下,您可要给妾身做主啊…”

    找死?她才不会去找死,沈香凝是谁啊,她精明着呢!

    “当务之急,还是让侧妃娘娘先净身换上干净的衣服吧,方才救侧妃起来的那几个侍卫也要嘉奖,若非他们,侧妃娘娘可就难说了。”

    侍卫?男子?

    太子眉头一皱,他最恨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触碰!

    如今一听到是侍卫将沈香凝救了上来,抱着沈香凝的手臂都觉得恶心!

    当即便有松开之意!

    沈香凝心下一惊,也不知沈君茹的那句话惹恼了太子,但他突然的态度变化她还是能感受出来的!

    忙又娇滴滴的哭了两声,说道。

    “呜呜呜…今日姐姐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还不如叫我死了算了!殿下,呜呜…妾身差点儿就要跟您阴阳两隔了…”

    “四姐,你说阿姐推你入水,无凭无据,光你空口白话,岂不是栽赃?”

    一旁的沈钰早就忍不下去了,从这两人一进门开始,他就一直在忍!

    太子是储君,他为人臣,自不能冒犯,而这沈香凝,可是他杀母仇人的女儿!甚至还几次三番的构陷阿姐与他!实在可恶!

    而现在,她竟还敢利用太子对她的偏爱而来陷害阿姐,罪不可赦!

    “栽赃?我需要用我自己的性命来栽赃姐姐?你们是亲姐弟,你自然是帮着她说话,呜呜…算了算了,我已不是沈府的人了,在沈府便无半分地位,殿下,是妾身自己跳下去的,与姐姐无关…咱们还是回去吧…”

    嘴里这般说着,其言语里,分明就是在暗自指责,这里是沈府,饶是她现在是太子侧妃之尊位,也得在沈府面前低头!

    这下,便算是彻底击中了太子心中的倒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