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良宠 > 第226章 坐实消息
    沈君茹几乎是跌坐在身后的红木椅子上,一手握着扶手,一手捏着眉头。

    一旁的冬梅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

    “小、小姐…怎么办…咱们这可怎么办啊…”

    “哭什么哭,天都没塌下来呢,别哭!”

    映星低声说道,心里其实也是无主的,慌乱的看着沈君茹,在等着她的发话。

    “佟嬷嬷呢?”

    似乎是一瞬间,沈君茹全身里力气被抽光了一样,她不敢笃定父亲和秦王都会没事,毕竟这一世,很多事情都跟前世有所不同,前世,父亲根本就没去淮南,所以也没有起治理什么水患,更不会有这一遭的落水和生死未卜。

    生死未卜…是啊,只要没有确切的死亡消息传来,就还有希望!

    “嬷嬷在小厨房给大小姐炖汤…”

    冬梅抽了抽鼻子,嗫嚅着说道。

    “她年纪大了,这件事不要让她知道,还有…不要让府里其他人知道,否则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慌乱。”

    “是,奴婢们明白。”

    “把眼泪擦擦吧,情况如何还未可知。”

    沈君茹的声音听上去冷静,其实心里比谁都乱,但她知道,如果自己此刻不冷静,就不能帮爹爹守好家里!

    “那…那少爷那,也不说么?”

    “他…不用说。”

    “奴婢知道了。”

    冬梅抹了抹眼角,虽然眼圈还是红的,然而心里却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冷静了下来。

    只要有小姐在,沈府的天,是塌不下来的。

    “小姐,奴婢脚程快,又有功夫在身,要不然奴婢去看看…”

    映星说道。

    沈君茹却摇了摇头,表示不赞成。

    “不必,消息传来也过了几日,等你赶到,更不知是什么时候了,你去了也无济于事,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守好家里,等消息。”

    “可…可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啊。”

    “那咱们能如何?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不能上前线,也不能入仕途。”

    冬梅嘀咕道,若是以前,她是没这种志向的,甚至可以说,想都不敢想,女子该做的,不就是管理好后院,相夫教子么?

    可是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胆大妄为的想法,也许,是跟小姐读书识字了。

    学的还不止是女子的女戒女德,甚至还经常听小姐讲“大学”“中庸”之道,偶尔还见着小姐翻翻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兵书。

    “便是女儿身又如何?我们不比男子差。”

    ……

    深夜,辗转难以入眠,沈君茹窝在床上,闭着眼眸脑子里却一直在胡思乱想,她干脆翻身坐了起来,披了件衣服便出了庭院。

    从袖子里抽出那只竹节一般的玉笛,吹响了起来。

    只是许久竟无人出现,沈君茹心头的预感越发不妙。

    这是李修给她的,说是可以召唤秦王的影卫,她是觉得秦王对这个“合作人”太过大方了,也想过,也许这影卫其实根本就是监视她,以试她的诚心。

    上一次吹响时,李修很快就出现了,且凤珉离开前说过,有事可唤李修来。而这一次,却迟迟未见现身,难道…秦王真的出事了?

    正胡思乱想间,只见一道黑影翻飞,悄然落在了她两三米远的地上,额头甚至还沁出了些许汗水。

    是李修!

    可见他是听到了笛声冲忙赶来。

    沈君茹面上一喜,连忙走了过去。

    “沈姑娘。”

    “李侍卫,这么晚了还劳烦你跑这一趟,实在过意不去。”

    “无妨,沈姑娘有何差遣?”

    抿了抿唇,沈君茹说道。

    “差遣倒没有,只是…秦王殿下和我父亲,他们情况到底如何?”

    沈君茹这心里没底,就像是押着一颗大石头一般,难受极了。

    李修面上闪过一抹难色,犹豫的说道。

    “沈姑娘,这…这个…”

    “与我也要隐瞒么?”

    “不是,沈姑娘,我只是怕…”

    “你不必担心,一来,我不会与任何人说,二来,哪怕是噩耗,我…我也能、能承受的住。”

    沈君茹说是能承受的住,可事实如何,怕是自己也无法保证。

    她已经尝过了失去一次家破人亡的痛苦了,这一次,她本以为可以逆转余生,可以守护家人,可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告诉她,她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想要保护家人,保护挚爱,必须要拥有更强大的力量!

    所以她一刻也不敢停歇的迫使自己尽快成长,尽快掌握一定的权利!可她不想在她还未足够成长的时候,就失去了所有想要守护的人!

    瞧着沈君茹倔强而又隐忍的模样,李修纠结片刻,终究说道。

    “殿下所有的暗卫都顺着河流的方向,向下游寻去了,只是前日来报,还未找到殿下与沈大人的踪迹,不过,殿下和沈大人吉人自有天相,定能逢凶化吉,沈姑娘莫要担心,现在这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不是么?”

    也就是说…数日了,人还未找到,不知、生死…

    沈君茹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脚下更是虚软,踉跄了两步,被李修连忙扶了住。

    “沈姑娘,你…你还好么?”

    “无妨…我…我受得住,你说的对,此刻,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爹爹和殿下,定能够,逢凶化吉…”

    “待有了消息,我一定会第一时间传给沈姑娘知晓。”

    “那就有劳李侍卫了。”

    “这是属下应该做的,沈姑娘暂且不必忧心。”

    深吸了口气,沈君茹缓缓站直了身子,说道。

    “沈府现在内忧外患,若此消息走漏,只怕沈府内外都不会好过,今日实在忧心才冒险唤李侍卫前来,日后得了消息,还请李侍卫将消息从到吉祥绸缎庄,到时候自会有人将消息传递给我。”

    虽然上次捉奸的事闹成了乌龙,沈二夫人和沈香凝都吃了亏,但后来又出了沈奕恬的事,最近,沈府实在不太平,守卫也加强了一倍。李修虽然武功高强,但经常如此来回也确实是太冒险了。

    李修点了点头,拱手作揖。

    “我明白了。”

    “李侍卫,小心宣大将军,他定会再有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