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都市异能 > 长生三千年 > 第99章,红色的雨
    天有些阴沉,乌云渐起,偶有冷风刮过,带来阵阵寒意。

    叶家豪华庄园位于郊区,面积很大,平常少有人能进来。

    而此刻,在叶家庄园的广场上,已经停了无数豪车。

    因为叶尘订婚一事,整个晋州的地下势力,大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了,即便没有交情,但也畏惧于叶尘的凶名,不敢不来。

    这时,庄园门口,一排豪车缓缓停下。

    为首的劳斯莱斯车门打开,很快,车上便走下来几个人。

    最先下来的,是身着隆重礼服的李心蓝,其后,便是李家家主李明清。

    等两人下车,身后一排豪车才纷纷打开车门,一群李家高层先后而下。

    李心蓝踩着高跟鞋,走在红毯上,顺着百层阶梯,步步往上,其身后,还有两名漂亮女孩,给她牵着长裙。

    此刻,哪怕是李明清,也只能与她并肩而行,至于李一鸣等人,则远远的跟在后面。

    “心蓝,今天表现好一点,这次,事关我们李家的兴衰,容不得半点马虎。”李明清沉声道。

    “我只是个女人,管不了整个李家,你才是李家家主。”李心蓝淡淡的道。

    “心蓝!”李明清脸色一冷:“你们的婚事是老爷子同意的,如果不这么做,我们李家根本熬不到今天!”

    “如果不是您的聪明才智,李家确实熬不到今天。”李心蓝笑了,言语间带着几分讥讽。

    “我知道你心里很不满,但既然你成为了李家人,那么你在享受荣华富贵的同时,也得为家族做出贡献!”李明清负手冷漠的道:“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没得选,这是你必须做出的牺牲!”

    “如果这种牺牲有用,我甘愿承受。”

    李心蓝略微驻足,侧头看着李明清,笑问:“但你觉得,叶尘是那种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自己野心的人吗?”

    一句话,问得李明清眉头一皱。

    李心蓝摇头一笑,踩着红毯,继续往上走,末了,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如果李家不破釜沉舟,那么早晚要亡!”

    李明清眯着眼,没说话,步步紧跟而上。

    现在的李家,处境很尴尬,他们只能希望通过联姻的举措,来稳定家族的权势。

    对整个家族而言,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随着李家众人的到来,庄园的气氛倒是热闹了一阵。

    一些以前与李家有关系的,都开始纷纷打招呼敬酒,当然,这些人的目标,都是李心蓝。

    现在晋州,叶家为王,而作为叶尘即将过门的妻子,其身份地位,远比一个过气的李家家主要高。

    不知道是正主没到,还是天气太过阴沉,热闹的气氛,没持续多久便开始冷淡。

    此刻,庄园内部,某个房间内。

    叶尘已经换上了名贵西装,正对着镜子自我欣赏。

    在其身旁,还坐着一个身材如熊的中年男人。

    男人肩宽腰细,手臂粗壮,暴露出来的青筋,宛如蚯蚓一般。

    最醒目的是,在其手腕位置,还纹着一条红色的苍龙纹身。

    “这些天你闹得有点过了,如果不是我们给你压着,晋州的官方不会忍气吞声。”

    龙士忠冷漠的开口:“接下来的时间,不要节外生枝,稳步发展。官方那边,应该很快就会派人与你洽谈,到时候你照计划行事即可。”

    “龙爷,您放心,我不会让那位失望的。”叶尘笑了笑,显得很随意。

    龙士忠微微皱眉,冷声道:“提醒你一句,在华夏,中央的官方才是真正的掌权人,你要是做得太出格,哪怕是龙家也护不了你!”

    察觉到男人神情不对,叶尘立刻正色,低头恭敬道:“龙爷您说的是,我一定注意!”

    “这样最好……”

    龙士忠起身离开,出门后,一阵寒风扑面而来。

    他下意识抬头望天。

    这时,天空已是乌云密布,偶有阵阵闷雷声响起,带着风雨欲来的气势。

    “要下雨了吗?”

    龙士忠眯着眼,心情有些压抑,莫名的,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此刻,距离叶家庄园数公里外。

    一辆日系轿车正在公路上疾驰而行,开车的是个化了眼线的青年,在其副驾驶上,还有个浓妆艳抹的女孩。

    两人听着嗨曲,摇头晃脑,偶尔会陶醉的亲上一嘴。

    轰隆隆~!

    天空一道惊雷闪过,原本阴沉昏暗的天色,瞬间为之一亮。

    “卧槽!这鬼天气好像是要下暴雨啊!”眼线青年抱怨道。

    “下雨就下雨呗,管它呢!”女孩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媚眼如丝的看着青年。

    青年嘿嘿一笑,顿时会意,连忙将头凑了过去。

    正当两人一阵啃咬缠绵时,通过眼角余光,青年突然撇到前方多了个黑影。

    “卧槽!有人!”

    青年吓一跳,连忙踩刹,然而已经太迟。

    伴随着一声刹车声,轮胎摩擦地面,划拉出两道长长的痕迹后,车辆直接撞上黑影。

    “砰!”

    伴随着一声爆响,前窗玻璃瞬间崩碎,两人身体巨震前倾,又被安全带拉了回来。

    因为剧烈撞击,轿车尾部都翘了起来,后轮悬空而起。

    “完了完了!撞死人了!”

    看着完全碎裂、模糊一片的车窗,青年吓得脸色煞白。

    “出、出去看看?也许还有得救?”女孩有些慌了。

    青年吞了吞口水,用脚踹开变形的车门,颤颤巍巍的下了车。

    然而看到车前的一幕后,青年吓得倒抽一口冷气,整个人都傻了。

    因为剧烈的撞击,他的车头已经严重变形,发动机什么的彻底报废。

    而此刻,在报废的车头前,正站着一个男人。

    与他预料完全不一样的是,男人不仅没事,还伸出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车头上。

    可以清楚的看到,车头的金属盖上,有个深深的掌印。

    那种架势,就好像他刹不住速度的车,被男人一掌给按住了似的。

    而且刚才,他分明感觉到车尾都翘了起来,仿佛撞上了一根水泥柱,余力很大。

    可如今,人车相撞,车头扭曲变形,人却纹丝不动,笔直的站着。

    这特么还是人吗?

    青年吞了吞口水,视线上移,就看到男人另一只手上,高高的举着一口棺材。

    几百斤的棺材,被单手举着,轻若无物。

    “哥……哥们!你……没事吧?”青年瞪大双眼,表情僵硬。

    男人没说话,将几吨重轿车随手拨开,继续前行,一步一步,缓慢而又坚定。

    青年目瞪口呆的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一时间嘴角抽搐,半天回不过神。

    轰隆隆~!

    惊雷炸响,吓得青年浑身一颤,似乎这才恍然:“老婆……老婆!我、我特么好像见到神仙了!”

    ……

    天空越来越阴沉,寒风越来越刺骨。

    随着一声惊天雷鸣,雨,终于倾泻而下。

    一瞬间,烟尘四起。

    男人单手托举着棺材,继续前进,仿佛毫不在意。

    倾盆而下的暴雨,根本无法近身,落到男人身体三寸处,便从两侧滑落而下。

    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在男人表面,裹着一层半透明的真气罩。

    真气就像一把伞,将雨水尽数隔绝。

    公路湿润一片,可男人却未沾半点雨水,甚至连衣角都没有打湿。

    其举过头顶的棺材也一样,被真气包裹,没有沾湿哪怕一点。

    男人就这么向前走着,天空倾泻而下的雨水,仿佛有灵性一般自动退散。

    许久后,男人驻足停下,看着那湿透的红毯,那上百层的宽大阶梯,他喃喃自语:“破天,我们到了……你看,今天的雨,是红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