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都市异能 > 黑科技直播间 > 第四百零八章 影响
    凌晨三点,翟城航天中心内,除值班工作人员外,大多数人都带着疲惫沉沉睡去,整栋火箭楼彻底安静下来。

    顶楼休息室内,张翟半靠在床头,半眯着眼睛,静静听着深夜里吹进窗户的风声。

    此刻,困意已经席卷而来,张翟的眼睛很酸涩,但持续亢奋的精神始终让张翟的思维保持着活跃,虽一动不动,大脑里的想法却飘远了。

    “啪嗒!”

    良久,一直睡不着的张翟从床上翻身而起,坐到床侧面的书桌前。

    透过书桌前的窗户,张翟看向窗外。

    深夜的夜幕很黑,却嵌着繁星点点,一弯明月正当空,散发着皎洁的光芒。

    张翟就这么一动不动盯着窗外,看着繁星密布的夜空,陷入沉思。

    两小时后,安静的休息室里传出一阵细微的鼾声,又一小时后,鼾声转变为稳定的呼吸声……

    ……

    翟城航天中心在地月传输系统构建完成后,安心地陷入了沉睡,但此事对于外界的影响却仍然在持续,并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愈演愈烈。

    米国,白宫。

    此刻正是米国时间下午时分,米国总统坐在办公桌后,脸色不太好看。

    “总统先生,虽然很遗憾,但还是要承认,在这次太空竞赛中,米国一败涂地。”

    米国总统闻言点了点头,紧接着又摇了摇头。

    “虽然早就有预料,月球迟早会归华国所有,但是我没想到,这天会来得这么早。

    你知不知道,这一次地月传输系统的成功意味着什么!

    这一次,我们不光是输掉了一个星球的资源,还输掉了整个太阳系!”

    “总统先生,我明白,一旦华国获得整个月球的资源,其发展复兴速度将以数倍增加,要不了多久米国就将彻底失去追赶机会。”

    米国总统愈加感觉愤怒,“如果未来还有米国,那我肯定是历史书记载中,米国历史上最倒霉的总统!”

    ……

    “总统先生,我们还要继续向华国施压吗?”

    “不,施压已经毫无意义,不管是怎么样的压力,华国也不可能将一个到手星球的资源让出来。”

    米国总统恢复冷静,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结束蓝海的海上军演。”

    “那……总统先生,我们就这么放弃吗?”

    “不!”米国总统坚定地摇了摇头,“立即去做准备,我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去华国进行一次访问。”

    ……

    全世界互联网上,‘地月传输系统’在已经成为最热关键词,不论是互联网上哪个角落里,都有人在讨论着有关地月传输系统的话题。

    无数家媒体纷纷连夜撰写了无数篇相关新闻,使相关新闻无孔不入,充斥到任何地方,其新闻热度超过有史以来所有新闻!

    这是一个全世界见证的历史性变革,无数人激动地欢呼,兴奋地尖叫。

    “翟神,翟城,翟城航天中心!牛批啊!实在是太牛批了!”

    “从此以后,人类的历史要分两段来写了,一段在地球母星,一段在宇宙中!”

    “地月零距离时代来了!哈哈哈,我感觉要不了多久,月球人类就要诞生了!”

    ……

    一整夜的时间,仿佛全华国都沉浸在喧闹的庆祝声,烟花声,鞭炮声,欢呼声不断在华国天空响彻。

    而当天际边第一缕阳光出现,这种热闹的氛围仍然没有停歇下来。

    虽然庆祝欢腾了一夜的人们都回去睡觉了,但从睡梦中醒来的人却接替了他们的行动。

    无数商家拉出横幅,无数企业自发进行了庆祝活动。

    “为庆贺地月传输计划顺利完成,本商场跳楼打折,全场只要五折!”

    “本餐馆……”

    ……

    但这一切喧嚣都与翟城航天中心无关,作为风暴中心,翟城航天中心反而最安静。

    ……

    中午两点,翟城航天中心火箭楼顶楼休息室。

    “父亲……父亲……”

    “啪嗒……”

    A1接连的呼喊声让张翟从睡梦中醒来,张翟瞬间翻身坐了起来。

    “A1,什么事?”张翟皱着眉头,用大拇指揉着太阳穴。

    被吵醒的张翟头很疼,酸涩的眼睛里布满血丝。

    “甘院士发来讯息,有急事找您,他在一楼指挥室等您。”

    张翟闻言点了点头,“回复甘院士,我马上过去。”

    “好的,父亲。”

    张翟点了点头,速度很快地穿好衣服,匆匆洗了把脸,调整了下精神状态,便立刻前往一楼指挥室。

    两分钟后。

    张翟走进指挥室,指挥室里的气氛比昨天要轻松很多,大多数值班工作人员脸上都带着笑容。

    “甘院士,你有事找我?”张翟走到指挥室前侧,站在甘效华面前开门见山到。

    “对,张先生,地月传输系统是双向传输系统,现在地月单向传输系统已经构建完成,但是月对地传输却还没有完成,我们什么时候开启月对地传输系统的搭建?”甘效华满是皱纹的脸上很是兴奋。

    张翟闻言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转而朝旁边的胡教授问起令一个问题:“胡教授,之前是您在负责月宫基地的二步扩建计划,现在扩建计划完善的怎么样。”

    胡教授闻言,思索了下回答道:“张总,之前在月宫基地初步建设时,就有考虑到二步扩建的一些问题,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的完善,月宫基地二步扩建计划基本已经完善。”

    张翟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再看向甘院士两人。

    “甘院士,胡教授。原则上来讲,我希望月对地的单项传输系统构建能够和月宫基地二步扩建计划同时进行,你们认为如何?”

    “如果翟城航天中心没有资金压力的话,没有问题。”甘院士和胡教授对视了一眼回答道。

    张翟听到资金两个字,嘴角抽了抽,直到现在,整个太空计划都处于入不敷出的阶段。

    甘院士皱着眉头说道:“地对月单项传输系统,共使用了四道环形传输装置,每道环形传输装置的造价不低于千亿人民币,再加上四个中型核反应堆及两艘反重力飞船,这段时间,为构建地月传输系统花费的费用已经超过五千亿人民币。”

    如果不是有羲和科技和翟城的收入支撑着,翟城航天中心早就破产了。

    “没事,几万亿我还是拿得出来的。”张翟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没什么意见,就同时启动月宫基地二步扩建及月对地传输吧。”甘院士点了点头。

    ……

    “那好,召集各团队负责人到二楼会议室准备,十分钟后召开会议。”张翟说完,便带着甘院士及胡教授朝会议室里走去。

    张翟刚迈开步子,突然!

    “父亲,谢首长信息,他即将抵达翟城,希望和您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