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一七一章奉旨抄家请配合一下
    第一七一章

    陈应用毋庸置疑的语气道:“我们一定、也必须取得最后的胜利,才能洗涮耻辱,才不至于在我们死后无颜去见这些伟大的先驱者!”

    “战神在上,我们必胜!”

    整个大唐都响彻者陈应那钢铁般的声音,所有人都被他那杀气腾腾的宣言给惊呆了!

    已经习惯了妥协和退让,把“政治的本质在于妥协”的精神吃得通透的世族门阀突然意识到,他用那令人战栗的声音告诉他们,他将带领大唐帝国加入一场零和的游戏,在这场游戏里,没有双赢的可能,没有共存的可能,不会有妥协,不会有退让,玩家甚至没有中途弃权的权力,直到他输掉了一切包括他的生命,游戏才能结束!

    他所制订的游戏规则非常简单:赢的,站着;输的,躺下!

    简单到令人毛骨悚然!

    随着陈应的指示精神,迅速传达到各军,各支部队。

    李建成也开始颁布实施了大唐的新战略,

    第一,大唐全国从即日起实施军管,一切资源向军队倾斜,直到度过此次危机为止!

    这可要了亲命了,军管是什么?就是从今天开始大家就要生活在严格刻板的条例中,谁敢违反就送他到前线当陷阵死士!

    官员们这下都老实了,就连平时喜欢激扬文字,挥斥方遒的士子们也连个屁都不敢放,他们可不想成为第一批被送到前线陷阵死士的可怜虫。虽然说,大唐的陷阵死士生还率只有不足五成,他们也有机会获得军功,可是他们却不需要,更加不敢。

    第二,各世族门阀,地主豪强,部落首领,马上将手里的士兵全部交出来,编入作战部队,准备增援朔州!

    李建成表示参战的私兵或部落军,甚至是土匪,都可以获得与唐军将士一样的待遇,以及很高的荣誉和奖励,但是世族门阀和地主是一文钱都不会给的。

    这是对他们支持世族门阀的惩罚,不服的可以造反!

    这一政策简直就是要了世族门阀的命了,兵都让你拉走了,连个子都不给,我们喝西北风去啊?

    不过,他们同样不敢吱上一声,陈应已经整编了十六卫,每卫下辖两军,每军一万两千五百人马,共计三十余万人马。十六卫就算了,关键是他还有一个娘子军,以及关中豪侠,在李秀宁的激励下,这些豪侠们,骑着骏马,带着刀剑,或者弩,分散到各地,充当大唐的眼睛和耳朵。

    最重要的是,豪侠们一个不爽,砍你没商量,最怕的是,死了白死,一个通敌,连理都没有地方说。

    可以说,李建成现在越来越向陈应的方向发展了,简单粗暴。

    谁他妈嫌命长了,跟他作对啊?

    第三,大唐将以安西讲武堂为基础,组建大唐皇家军事学院,培养从基层军官、技术人员、作战参谋、高级将领等军事人才!

    这个消息一出,也是一地鸡毛。

    世族子弟和官员仰天悲呼,我的老天爷,被这么一搞,军人还不骑到大家头上去啊?

    可是官员们还是连个屁都不放,因为现在军人已经骑到他们头上去了。

    当然,对此不爽的还有大唐的将门世家,他们就是依靠家族传承,历朝历代担任军方要职,世袭罔替,享尽荣华富贵,可是随着大唐皇家军事学院的建立,他们的好日子真正到头了。

    更加不爽的是,大唐皇帝以及历任皇帝,将以大唐皇家军事学院山长,第一任院长,则是毫不意外的大唐大司马大将军陈应担任。

    不过,现在陈应已经正式封神,成为大唐军方或民间的真正战神。最恶搞的,军人在相互问候的时候,第一句都变成了“战神在上,我们必胜,然后才是正式话题!”

    第四,马上着手组建大唐帝国无敌远洋舰队,务必在五年内将舰队规模扩充至拥有五百艘三万石级战舰,一千艘一万石级远洋战舰。海军陆战队,下辖四十个折冲府。

    这是何其的卧槽,组建远洋舰队!建造上千艘新战舰,培养数十万名士兵,金山银海都经不起这样折腾啊!

    可是李建成表示没得商量,五年内不完成任务的格杀勿论!

    这是李建成第一次向众臣展示他最强硬的一面,完不成任务就杀头。

    看到这一条的时候,大唐众官员几乎都是天雷滚滚!

    看着李建成似乎还有大动作,魏征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出声道:“陛下,臣是完全支持陛下的,可是……可是这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我们要迎接流民潮,准备赈济兵灾,而且看样子,今年的春耕也会受到致命性的影响,这么多至关重要的项目之后已经出现严重的财政问题,关键是国库了!”

    李建成的目光落在了新任尚书右丞、左民侍郎许敬宗道:“照你估计,会出现多少政政缺口?”

    许敬宗满脸苦笑道:“陛下,这个……需要五十六万万贯!”

    大殿内立即里响起一片吸凉气的声音。

    五十六亿贯,当然这不是越南盾、印尼盾、韩元这类垃圾货币,当然就算是垃圾货币其实也不是小数目了。

    何况是含金量十足的贯,每一贯差不多相当后世人民币的四千二百七十八元,五十六亿再乘以四千二百七十八,就是这个数字了。

    这个缺口实在太大了,就算把李建成的内裤都扒去卖了,也没办法填上的,怎么办?

    可是,李建成却浑不在意,淡淡的说:“马上启动这些项目,一个都不能落下,钱朕来想办法。”

    几位相国们撇嘴,难不成你还能凭空变出一座金山不成?

    还真让这些相国们猜对了,李建成还真变出了一座金山。

    ……

    长安富人区,兴安坊。在后世流传过这么一句话,一个何家村可以买下半个香港,当然这是戏言。作为“20世纪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何家村考古发现的宝藏,仅黄金、白银和玉带就值3830万贯,相当于一千六百四十二个亿人民币。

    当然,一千六百亿要想买半个香港自然是做不到的,如果这是在四十九年前的一千六百亿,那就差不多了。

    这个何家村,就是兴化坊,也是唐朝长安城的富人区。几乎每家每户,都是富可敌国的富豪。

    这个独孤谋的府邸,就在兴化坊。

    坐拥半个坊里。

    独孤谋其祖父独孤楷周时已拜为西河县公,是八柱国卫国公独孤信的爱将,为隋代周后,又拜为右监门将军,进封汝阳郡公,数岁,迁右卫将军。杨广即位,转独孤楷并州总管。

    虽然他并不是独孤世家的嫡系,也算门下。正所谓宰相门下七品官,这个曾经为独孤信门下的附庸家族,已经经历数十年的发展,成为一个庞然大物了。

    其父独孤彦云在历史上,就是李世民的嫡系部曲,参加过玄武门之战,不过因为其父在突厥入侵的时候,因抵抗牺牲,算是忠烈。

    李建成既位,念其功劳,不仅仅让他承袭其父爵历城郡公,还把妹妹安唐公主嫁给他,他和陈应一样,都是当朝驸马。

    虽然李建成下旨罢官去爵,夷他三族,独孤谋还真没的把这件事当回事,毕竟他的正是安康公主,李建成的妹妹,难道李建成还真敢杀掉他妹妹不成?

    虽然表面上。世族门阀还有很大的能量,尽管这次斗争失败了,他们还有很多门生故吏,有多少官员的把柄捏在他手里,只要将这些势力发动起来,足以在大唐掀起一场空前恐怖的政治风暴。

    可问题是,李建成似乎并不打算跟他们斗心眼,他更喜欢玩刀,以往的斗争套路,对他真的起作用吗?

    说不得,还是小心一点为妙,可别玩着玩着就把自己的老命给搭进去了。

    独孤谋在思考着如何应对这场危机,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嚣张的声音:“本大将军劝你们把兵刃放下,否则……”

    “否则如何?”

    “格杀勿论!”

    门房外的侍卫大吼道:“李安俨,你少在这里放肆,这里是孤独府,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李安俨扬了扬手中的圣旨:“奉旨抄家,诸位诸配合一下!”

    独孤谋勃然大怒道:“谁敢!”

    李安俨冷笑着望着孤独谋道:“来人,拿下!”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劲装武士服的丰润美妇拿着宝剑,从里面冲出来,横剑在众人面前道:“我看谁看动我夫君?”

    “参见安康公主!”

    李安俨清清嗓子道:“奉圣谕,李安襄接旨!”

    安康公主躬身道:“臣妾接旨!”

    “吃里扒外,朕甚失望,罚尔去慈安寺出家!”

    安康公主愕然,手中的宝剑掉在地上,她难以置信的道:“不可能,你假传圣旨!”

    李安俨也不解释,两名士兵上前,架起安康公主,朝着门外走去。

    同时,两名士兵架起独孤谋,其他士兵兵分两路,一路冲上去抓家眷,一路冲上去砸金库,一时间,独孤谋那比皇宫还要豪华十倍的豪宅里惊叫声、哭喊声、咒骂声、破门声,无数杂乱而让人心惊肉跳的声音搅成一锅粥!

    一扇扇门被生生砸开,一名名家眷被扭送出来,雇佣兵看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拿,比鬼子进村还狠!绫罗绸缎,金银细软,古董、家具、名画……他们什么都要,只要是被他们扫过的地方,一文铜钱都不会留下来!

    同样的场景在各位世族门阀的家里同时上演。

    李安俨左右监门的兵力不够,向张怀威的左右武候卫借调了足足三个折冲府,,在向导的带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众元老重臣的老窝。

    简单而粗暴,先把人揪出来,然后查抄家产,抄完家后封工坊,封矿山,田地,宅院,妓院,赌场,酒楼,当铺……反正只要是他们经营的产业,一样都别想逃得掉!

    李安俨第一次主持抄家工作,就表现了极其的专业和敬业,实在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集体被贪官附体了,要不然怎么会抄家抄得那么干净,连地皮都刮掉了三尺?

    不止一名小偷在他们抄完家后溜进去想弄点他们遗漏的东西出来换几个小钱钱花花,结果是兴高采烈的进去,怒火冲天的出来,破口大骂:“这帮大头兵也太可恶了,连一文钱都不给我们留啊!”

    ……经过一番辛苦的忙碌,李安俨开始向李建成汇报战果。

    “陛下,数目初步统计出来了!”

    李建成饶有兴趣的问:“搞到了多少钱?”

    李安俨嘿嘿一道“多,很多!那数目几乎把我给吓出心脏病来了!”

    李建成兴趣更浓了道:“跟我好好说说,我很好奇到底抄到了多少钱,竟然能将堂堂团李大将军吓出心脏病来。”

    李安俨拿出账薄,清了清嗓子,照着念:“我们从孤独谋家抄出的存款、房产、股份、金银财宝、文玩字画等等各宗财富,多不胜数,经过多方评估,最终确定,所查抄的财富在一千五百十六万贯左右。”

    李建成的眼皮狂跳道:“居然这么多?”

    难怪世族门阀可以在大唐呼风唤雨,甚至把皇帝当成傀儡来操纵,手里握有如此骇人的财富,还有骇人的权力,谁治得了他?

    不被他玩死就算不错了!最最吓人的是,孤独谋还是不那么贪的那种人……

    更大头在后面。

    李安俨接着道:“陈叔达一千九百万贯,慕容修撰两千三百五十万贯!”

    李建成皱起眉头:“慕容修撰怎么回这么多?”

    李安俨笑了笑道:“陛下有所不知,慕容修撰极擅长经营家业,他利用慕容伏允败亡之际,收留了数万落吐谷浑残部,利用河湟和大非川茂密的草场,放牧的骏马就多达二十三万余匹……”

    好吧,二十三万匹骏马,他一个甚至比薛延陀一个汗国还要富有。

    当然,李建成不知道的是,这里还是李世民战马储备马场,按照计划,一旦程知节率领泰西各国联军攻破安西之后,将会在那里补充战马,然后一路东进,横扫关中。

    “柳景元四百七十万贯。”

    “张公瑾三百七十一万贯!”

    “刘谌一千一百万贯!”

    “李道宗二百一十三万贯……”

    这个名单非常长,李安俨足足念了长达一个时辰,直到口干舌燥,这才把这次抄家所得共计三十六万万贯!”

    李建成膛目结舌的道:“三十六万万贯?确定没错?这帮家伙这么有钱?”

    按照李建成的改革计划,他需要花费五十六万万贯,这次抄家所得,几乎可以满足三年的消耗。

    其实,这已经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