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七十八章打造一百艘五牙战舰有必要吗?
    第七十八章打造一百艘五牙战舰有必要吗?

    李秀宁转念一想,自从进入安西境内,道路比关中中的道路还要平整三分。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阵锣响。

    李秀宁望着陈应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哦,到了饭点,现在开饭了。”衙役显然已经认出了陈应的身份,他非常激动的向李秀宁解释道:“大将军想必也饿了,正好可以用餐!”

    李秀宁其实一点也不饿,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些饭食都是给流民与战奴准备的,就算好也好不到哪里。

    陈应点点头道:“如此也好!”

    陈应虽然是安西大都护,可是并没有被特殊照顾。

    在衙役的带领下,陈应等人来到食堂。这个食堂占地面积不小,足足有三四百亩地那么大,地面是用石灰和泥土夯实的,非常平整。外墙虽然具有安西特色,由于安西冬天天气寒冷,呵气成冰。

    这里的墙,都不是普通的泥土墙,也不是青砖墙,而是砌着火墙,外屋的墙体,与中原一般无二,具有着承重、防御功能,而内侧则用树砖砌成了薄墙,两层墙内之间,留着烟火通道,一旦火炕燃烧着,多余的热量则顺着火墙,环绕整个房间。

    在墙外寒风呼啸,凛冽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可是屋内,却非常暖和。哪怕没有温度计,陈应感觉室内温度绝对超过二十五度。

    这种食堂的建设,就像后世的工业厂房,高达六丈的屋顶,宽约一百五十余步,长达一千多步。二十张桌案排在一排,整整齐齐。食堂里的大厅内,到处都是嗡嗡的声音响起,工匠与战奴们都是兴奋的交谈。

    李秀宁突然发现这些流民不少人都饿得皮包骨头,有些儿童长得脑袋特别大,和他们的身体明显不成比例。

    几十个衙役在现场维持秩序,他们大喝道:“不用挤,不用挤,也不用担心,来到安西,你们的心就放到肚子里,在你们被安置下去之前,所有的吃食都是由官府负责的。不用你们掏钱。”

    李秀宁身边一个头发发黄,显得营养不良的小女孩,兴奋的笑道:“娘,他们说吃饭不要钱!”

    一个同样瘦小的女子,咳嗽着,拍着小女孩的头道:“妮儿,别急,等会就能吃饱饭了!”

    这一幕让李秀宁感觉心酸不已。

    前排领到饭的百姓开始回头,在衙役的带领下去找地方吃饭。

    李秀宁看到了这些百姓手里没有碗,只是一个像托盘一样铁皮盒子,铁皮盒有四个格子,格子里面有粥,也放着两个馒头或三个,也有一小堆不知名的菜、还有一块巴掌大的肉块。

    陈应在安西采取阉割圈养的方式养猪,平均分到的肉食供应非常充分。哪怕身份地位最低的战奴,每天也有二两肉。

    这些百姓饿得太久,没有给他们吃大油的东西,不然他们肯定会拉肚子。

    那些领到饭的百姓,口中念念有词,谢安隐隐约约听到是说:“感谢陛下,陛下万岁”

    不时的有衙役大声喝道:“不许乱动,饭菜人人都会有,不必担心领不到你们的饭。吃饭不得随意丢弃,要知道浪费可耻。”

    李秀宁哑然失笑,这句话显然是多余的,流民从关内流浪到这里,一路上他们吃足了苦头,别说他们会浪费,就是拿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不见得他们会扔掉手中的饭。

    就在这时,李秀宁看到一名落魄士子的打扮的人在前面领饭。

    伙夫就问道:“您是读书人?”

    那名落魄仕子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伙夫唱道:“儒士一名,白饭四两,粥半斤,馒头管够,菜两份。”

    李秀宁不解的望着陈应道:“不患寡而患不均,为何他要多食?”

    陈应苦笑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陈应其实也没有办法,他不公平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普通百姓、流民来到安西,可以获得官府出面规划的房屋、以及从通利钱庄获得耕具和种子、甚至是牛。当然这些不是免费的,全部都有偿报酬。而且还要承担着一成半的利息。

    可是读书人就不一样,他们只要来到安西,不仅仅可以获得一座占地两三亩的三进院落,而且,可以获得官职。虽然西域都护府成为大唐领土已经超过六年时间,然而,朝廷除了向安西委派过三百余名官员之外,其他基本上并没有动作。

    可是,这些官员大都是出身不好,或者是出身世族门阀旁支。可是,一个县或一个州,光有官员不行,还需要有吏和书办,这些不是流内的官员,根本就没有人来。可是安西本地人,连识字的人都算上,估计不足三千人

    无奈之下,陈应只好想后世的招商引资一样,利用优惠政策,吸引在中原混不下去的读书人前来安西。

    只要识字可以超过五百,经过初步考核,最低也可以获得倒六房或教谕的官职。

    陈应突然看到一句仕子模样的人正在望着饭菜发呆。

    陈应惊诧的道:“怎么饭菜不合胃口!”

    那名士子哽咽道:“某还以为,此生再也没有机会食肉了!”

    接着士子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陈应摇头苦笑道:“你们饿得太久。千万别吃得太急。”

    一个青年士子感慨道:“米粥浓稠而不倒,还有清香小菜,有肉有鱼,每日如此,一个县城每年要耗费多少钱粮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可是某今天总算吃到了免费的午餐。“

    ……

    长安城,太极宫御书房。

    李建成拿着一柄木刀,喃喃自语道:“二郎,这次,我们打了个大胜仗,非常大的胜仗,颉利也被抓住了……以前你总是说,要韬光艳晦,要效仿汉初,再派公主去和亲……现在……咱们大唐真的……不用靠女人来庇护了。”

    李建成叹口气,陷入沉默。

    李建成良久,继续道:“二郎,是否还在怨恨为兄?是啊……你想坐的江山,你想挥斥方遒的丹墀,如今物是人非……朕,做得比你好……大唐的子民,已经开始享受太平盛世,你当年的愿望,朕会一个接着一个实现!”

    就在这时,李安俨道:“陛下,李大将军到了!”

    李建成起身道:“快请……”

    李靖来到御书房中,向李建成施礼道:“陛下,臣一介武夫,只晓得军前厮杀,排兵布阵,朝廷里的事情,大多不懂,这辈子,与中枢政事无缘,宰相之职,器宇宏大,非凡夫俗子所能望,陛下骤然授予尚书右仆射,臣恐怕……”

    李建成摆摆手道:“药师扫灭突厥,就算议论功劳,这个尚书右仆射,也该授予给你。擢拔药师,不单单是这个原因。前些年,武德老臣充斥朝堂,朕就算想要任用新人。也要三思而后行,自朕登基至今,虽然将房玄龄、魏征升入政事堂,但总觉。还缺少些什么,思前想后,朕忽然发现了原因,那就是,还缺少一位军事大家。”

    李靖睁大眼睛。

    李建成笑道:“药师是不是觉得诧异?其实想一想大家就会明白,但凡国策研究,无一不能缺漏了军事。阴山一战之后,突厥元气已灭,百年之内断难恢复过来,纵有小患,也不伤大局。是不是天下就太平无事了?非也!”

    李靖点头赞同。

    李建成道:“天下九州,东西南北,东临大海,北抵冰原,东面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大唐的敌人,北面如今只剩下一个高句丽,南面呢?西面呢?原本大汉的土地子民,我们可曾收回来了?没有!”

    李靖紧紧攥住拳头。

    李建成凛然道:“药师,大唐需要你,需要你去筹划未来的国策!”

    李靖躬身道:“臣会为陛下,把大唐的旌旗,重新飘扬在葱岭之上。”

    李建成摆摆手道:“此事不急,陈大将军已经去了安西,想必不久,就会对葱岭用兵,朕所忧虑的,则是辽东,这里!”

    说着,李建成转身,一巴掌拍在舆图上大同江的位置上。

    李靖疑惑的问道:“陛下的意思是,要对高句丽用兵?”

    李建成不置可否的道:“药师,是否还记得,前朝距离胜利最近的是哪一次东征?”

    李靖想也不想的道:“第一次……”

    李建成苦笑道:“是啊,若非杨玄感之乱,高句丽已经灭亡……”

    说到这里,李建成顿了一顿道:“药师曾在巴蜀,组织打造战船,想必对于水师战船建造,颇有心得!”

    李靖点点头。

    李建成指着舆图道:“朕打算在东莱、不其(今青岛)、京口(今镇江)、沃湿四地,重启战船建造工作,朕计划,在四地利用三年的时间,打造五牙战船一百艘……”

    李靖暗暗吃惊。

    作为隋唐时期最大的主力战舰,五牙战船有五层结构,高百余尺。左右前后设置六台拍竿,高五十尺。每根木桅顶系巨石,下设辘轳,战斗中和敌舰迫近时,可以迅速用辘轳把巨石放下,砸坏敌船。若一击不中,也可迅速收起再放。若敌舰四面包围,还可以“六管齐下“,其战斗力之强,可见一斑。

    五牙战舰每艘可容纳八百名士兵,一百艘,就是八万水师将士。最重要的是,五牙战舰造价高昂,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每一艘五牙战舰超过十万贯,如果算上水师战兵以及配置的投石器、八牛弩,每一艘的造价,就高达十五万贯。

    虽然如今,大唐国力每年的财政收入已经高达八百七十万贯,然而,要造一百艘就是一千五百万贯,哪怕是富可敌国的陈应,其实也造不了几艘战舰。

    李靖疑惑的是……要打造一百艘五牙战舰,真的有这个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