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四十七章大唐皇家军事学院
    第四十七章大唐皇家军事学院

    劳动创造了人,人不能脱离真正意义上的劳动,惯性维护平衡与作用造成变化这一物质世界最基本的矛盾,决定着物质的运动,催生着生命的进化,从矛盾斗争中进化而来的生命--包括人,在其一生的存在过程中,都要在矛盾斗争中度过,都必须进行斗争。

    进化带给人的一切功用,都围绕着斗争展开,不仅是直观的手足、五官、触觉,还包括抽象的思维、情感、记忆等等,进化使得人本能地、恰到好处地综合运用这些功能,以便能更好地维护机体平衡,更好地生存生活。

    由于生产力水平的限制,人被苑囿在某一岗位和职业上,进行着非情愿的斗争,并且难以获得应有的报偿,鉴于这种情况,被压迫的人们势必要进行斗争。基于生产力的发展,伴随着阶级斗争,人们获得了越来越多的人身自由和消费产品,经过长期的斗争,人们在选择自己热爱事业的自由空间上和斗争过程中的进展奖赏上获得了更大的空间和更多的回报,这种斗争积淀使得人类需求总目标逐渐趋于明晰--人们越来越自由平等,社会越来越公平公正。

    在生命生存斗争的过程中,人进化出了按规律规则做事的本能,人们总是在掌握和运用着规律规则,以适应和改造环境,以便更好地生存生活。规则是可以改变的,其制定和执行都是由主观的人来进行的。如果社会规则不合理或合理的规则不能被执行到位,势必要培植出众多的投机者,从而引发社会的不公正、不平等,有形无形之中,就会对绝大多数人的利益造成损害,阻碍社会的发展。

    内斗,其实并不是网上疯传的那样,是华夏人的专利。事实上呢,内斗,是任何一个民族和国家的正常现象。

    突厥自从建立起来,内部斗争一直伴随着突厥,从兴盛到衰亡。

    兄死弟及,这是突厥的可汗传承方式。关键是,华夏文化的魅力实在太大了。子继父业的传统,在不知不觉中影响到了突厥。

    此时,始毕可汗死后,把可汗之位传给了其弟阿史那俟利弗设,既处罗可汗。处罗可汗病死后,把可汗之位又传给了阿史那咄苾,既颉利可汗。当年在始毕可汗死的时候,阿史那什钵苾才十四岁(周岁),如今五年过去了,阿史那什钵苾已经长大成人,并且成为了东突厥的小可汗突利可汗。

    随着年龄的增加,突利可汗想要夺回属于他父亲始毕可汗汗位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阿史那什钵苾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年轻,又没有可以傲视突厥群雄的功绩,也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他不能发动任何反击,否则就会给颉利机会,除掉自己。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颉利可汗的汗位,越做越稳。特别是在这两年,颉利可汗国师步鹿根,为他东奔西走,东至高句丽、扶余、新罗、百济、西至西突厥、吐谷浑、吐蕃、以及极西之地拜占庭、萨珊帝国全部派出重要的使者,前来东突厥漠北王帐,参加会盟。

    虽然,会盟事宜阿史那什钵苾没有资格参与,不过,阿史那什钵苾自从接纳了一个唐人以后,就把颉利可汗的王帐渗透成了筛子,很多机密要事,阿史那什钵苾都可以知道,包括,颉利每天晚上吃了多少饭,或者是与哪个侍妾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阿史那什钵苾都可以鹰信、快马,送到他的帐前。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阿史那什钵苾看完情报,喃喃自语道:“萨珊帝国、拜占庭帝国?这都是什么帝国,为什么关于他们的情报一片空白?”

    阿史那什钵苾麾下始波罗(注,突厥官号之一,凡有十等……其勇健者谓之始波罗。)英贺弗撇了撇嘴,说道:“没准是颉利捏造出来糊弄我们的,这一套他们实在太拿手了。”

    阿史那什钵苾轻轻摇头道:“不会,我们的细作亲眼看见他们使者,还有他们随行的护卫部队了,确实是军容鼎盛,纪律严明,而且装备精良,与唐军最精锐的部队不相上下。”

    英贺弗不以为然的嚷嚷道:“就算他们装备精良又怎么如何,军容鼎盛那又怎么样?打仗靠的是刀弓……”

    就在这时,帐中一个身披黑色斗篷,一脸狰狞疤痕的男子,沙哑着嗓子道:“颉利这次会盟一百多个部落与国家,可以纠集百万大军,若是从安东至西域,万里之地发起全线进攻,说不定还真能打败唐军,一旦让颉利战胜唐国,可汗若想夺回汗位,就更难了!”

    阿史那什钵苾放下手里的信件,一脸苦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一百多个国家和部落,哪有那么容易联合?说不定,谈上三年也谈不出结果!”

    英贺弗咕哝道:“谈就谈吧,就算谈出结果,此时不同往日,唐国那有那么好对付,让他们碰得头破血流,岂不是更好?”

    阿史那什钵苾皱着眉头道:“话是这样说,可是……我们若是破坏他们会盟?”

    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候,那名身披斗篷的男子,若无其事的道:“可汗怎么阻止他们会合?”

    阿史那什钵苾的眼神有些阴森的道:“汉人有句话讲,不患寡而患不均……昨天我安插在王帐里的细作,告诉我一些有趣的事情……他说,颉利将他的女儿阿史那珍云,分别许配给了吐蕃赞普以及萨珊帝国二王子为妻,一女二嫁,若是我们把这个消息……”

    正在吃肉的贺英弗突然道:“颉利绝对不愁,他有一百多个女儿,一个部落许配一个,还有富裕……”

    阿史那什钵苾愣住了,突厥的女子有名的更少,珍云,差不多就是满清时代格格的意思,颉利一百多个女儿,就是一百多个阿史那珍云。

    黑衣人却笑道:“其实,可汗不是没有机会!”

    阿史那什钵苾兴奋的道:“什么机会!”

    黑衣人道:“他百盟百国,可汗何不南联大唐?”

    阿史那什钵苾沉吟道:“我们突厥与大唐势成水火,难以共融?他们……”

    黑衣人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与大唐此时拥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阿史那什钵苾一脸苦恼的道:“可是,本可汗与唐国素无往来?即使有心,恐怕也无力!”

    黑衣人笑道:“这不是有老夫在吗?若是可汗有意,就请把一件可以证明可汗的信物交给老夫,老夫便可以按排人前往长安!”

    阿史那什钵苾顿时大喜!

    ……

    叶知秋一脸幽怨的望着宇文化及道:“某家跟着你远来突厥,看来就是最大的错误,你现在让我返回长安,就是借刀杀人!”

    当初李元吉事败,宇文化及早在李元吉发动的时候,就已经收拾行囊,离开了齐王府。当韦挺带人包围齐王府的时候,直接扑了一个空。

    事实上,以宇文化及的智商,很容易看出李元吉根本就没有半点成功的希望。

    关陇贵族、世族门阀看似团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事实上到底还是一盘散沙。正所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宇文化及一番辛苦的布置,到底还是落了空。

    在宇文化及逃出长安城的时候,他顺便将李世民的前百骑司长史叶知秋带到了东突厥。

    叶知秋担心受怕的躲避着韦挺等人的搜捕,很愿意跟着宇文化及前往突厥,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宇文化及居然让他充当突利联合大唐的使者。

    只要他到了长安,恐怕韦挺会把十八般酷刑,挨个使在他身上。

    宇文化及一脸淡漠的道:“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接受我的命令,要么全家老小,一个不留……”

    宇文化及的语气杀气腾腾,这让叶知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正如宇文化及所说,他根本就没有选择,他可以不怕死,但是他们全家一个也别想活。在长安的时候,朝廷还会顾忌着祸不及家人的原则,可是,宇文化及绝对没有这个顾虑。

    叶知秋叹了口气道:“宇文化及,你到底图什么?突利既使与大唐联合,对大唐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宇文化及淡淡的笑道:“我图什么没有必要向你解释,你只需要听从我的命令就好!”

    叶知秋无奈的叹了口气,拿着宇文化及给他的金箭,一匹孤马,在百余名突厥武士的保护下,缓缓朝着南方走去。

    这一百余名突厥武士,名为保护,其实更是监视他。

    叶知秋实在想不通,宇文化及图什么。

    ……

    房玄龄喝得大醉,吐得一塌糊涂,可是生活还得继续,房玄龄一觉醒来,打起精神,神采奕奕的前往政事堂。

    房玄龄走进政事堂,发现众人早已等候在内。

    房玄龄环视房间,不知道该坐在什么位置。

    魏征见状起身,将房玄龄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杨恭仁清了清嗓子道:“现在开会。今日的第一件要务,便是漠北的突利可汗,与颉利可汗不睦,派人私下来到了长安,希望能够得到大唐的支持。诸位,我大唐该如何处置?”

    魏征沉默着,房玄龄露出思忖之色。

    杨恭仁望着魏征与房玄龄这两位新政事堂相国,板着脸说道:“今日有两位,新来的同僚,再次重申一下规矩,政事堂会议上的所有议题,都干涉军国重务,不可泄之于外,唤作“禁中语”,泄露禁中语,国法所不容。”

    魏征和房玄龄郑重的朝杨恭仁拱手示意。

    杨恭仁满意地点点头道:“咱们继续!”

    ……

    甘露殿内,自从严法与裴寂死后,李渊也仿佛老了十几岁,精神头大不如从前。

    不过,李建成到底不是李世民,他与李世民隔绝李渊往来不同,对于李渊的人身自由,并没有限制,不过外出必须有监门卫士兵的保护。

    淮安郡王前来探望着李渊,看着李渊面色苍白,大吃一惊。

    李渊郁郁寡欢的道:“神通,你来了?”

    李神通道:“太上皇,神通刚弄到一个回鹘的杂耍艺人,技艺高超,明日要不要……带来给陛下表演一番?”

    李渊道:“大郎那小子,是否又开始不安分,想打仗了?”

    李神通大吃一惊道:“不可能,我什么风声也没听见,打谁?”

    李渊指着窗外道:“那小子,召集了一群军中的官弁,每日在皇家内苑开课,给他们讲述临阵对敌的经验和策略,这不是要打仗的先兆么?”

    其实,李渊的鼻子还是非常灵的。

    李建成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打仗,而是发现唐军原来的军事制度居然有着极大的漏洞,在战场上拼命奋勇杀敌的功勋将士,很多拿到了可以官升三转军功的军功,却发现他们对于军阵之道,十窍通了九窃,一窍不通。

    对于最基层的伙长、队正、甚至旅帅,影响不大。可是到了校尉级别,唐军中的校尉,相当于后世的营长级别,需要单独承担战术级别的任务,很多时候,需要指挥战术作战任务,这对军官的要求就多了许多。

    陈应提出唐军将领因功升职,必须进行岗前培训,既进入大唐皇家军事学院进修,成绩合格后,方可委任实职。否则,只能享受勋爵。

    特别是李建成在十六卫大军,挑选上百名校尉级别的将领进行考校,发现他们的能力,大都不足以担任现军职。

    于是,太极宫的皇家内苑,就被李建成改成了大唐皇家军事学院,李建成亲自担任山长,陈应和李靖分别兼任祭酒。

    当然,现在陈应既将北上,他只是挂名,李靖为兵部尚书,平时工作繁忙,大唐皇家军事学院真正的负责人是魏文忠,教习包括尉迟恭、秦琼、薛万彻、冯立、韦挺等将领。

    大唐皇家军事学院的建立,就是可以批量生产合格的基层军官,就可以把唐军的战斗力,整体提高,而是不像现在这样,部队的战斗力,完全依靠将领本人的个人能力大小。

    当然,大唐皇家军事学院的效果如何,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

    李建成悄悄走进政事堂。

    房玄龄正在发言。

    魏征眼见李建成,正欲起身。

    李建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站在门口聆听。

    房玄龄侃侃而谈道:“诸位,朝廷支持突利可汗等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若是朝廷不出兵,突利可汗就算反了,最终也会被颉利可汗灭掉,若是朝廷出兵,兵员和粮饷,从哪里来?关中的灾荒,还没有完全过去,如今的大唐朝廷,还欠着大唐通利钱庄一屁股债,这个时候出兵,大唐打得起这一仗吗?”

    政事堂里一片寂静。

    魏征、杨恭仁、宇文士及、王珪等人,全都默然不语,凝眉沉思。

    李建成走上前,打破沉默道:“大唐必须一战击破突厥,破其军,亡其国,这是已经制定下的既定战略……”

    房玄龄挥袖打断李建成的发言道:“臣不是问陛下想要怎么打这一仗,也不是问陛下,想要把这一仗打成什么样?臣问的是,打这一仗,要消耗朝廷,多少人力物力,又能给朝廷,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李建成一怔道:“好处?难道没有好处,就不打仗了?”

    房玄龄郑重的点点头道:“若是没有好处,任何战争,都是徒耗民力的昏君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