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二七七章大哥再让弟弟最后一次
    第二七七章大哥再让弟弟最后一次

    李秀宁坐着步撵缓缓走向太极宫,而李建成与李元吉则装扮成小兵的模样,分别位于李秀宁左右两侧。

    李秀宁微微皱起眉头道:“如此紧要关头,怎么不见魏玄成?”

    听到这话,李建成的脸色大变:“坏了!”

    李秀宁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三天之前,凌敬声称老选用密法,腌制了一坛醋芹,邀请魏征前去品尝!”李建成一脸阴郁的道:“自此之后,魏征便杳无音讯,那凌敬,背叛本宫了!”

    李元吉撇撇嘴道:“凌敬是窦建德的心腹,如果老二把窦建德的死,扣在你的头上,凌敬不背叛才怪!”

    李建成苦笑道:“窦建德的死怎么会和我有关,我再三向陛下替他求情,奈何陛下不许!”

    李元吉的道:“老二别的本事没有,颠倒黑白的能耐可不小,凌敬肯定背叛你了!”

    李秀宁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元吉。

    李元吉的脑袋一缩,不再言语。

    李建成担忧的道:“那王晊虽然说与本宫颇为相似,可是常何与本宫是旧识,岂能逃过他的眼睛?”

    李秀宁摇摇头道:“大郎,你要对月儿的易容术有信心,当初她给本宫化妆成病容,你和阿爹可曾发现端倪?”

    李建成立时无语,当初他还真没有发现李秀宁的异常,还真以为李秀宁大限将至。

    李元吉笑道:“我倒是不担心,岑文本的兄长,岑文叔原本就与我非常相似,稍加妆容,恐怕杨妃也分不出真假,不行,这事一了,我一定要把岑文叔阉了!”

    李建成诧异的望着李元吉,真不知道他的脑袋里如何想的。

    看着李建成望着自己,李元吉急忙解释道:“大哥你是不知道,这个岑文叔跟我长得太像,杨妃若是认错了人,那岂不是要坏了我的血脉,不行,绝对要把他阉了!”

    李秀宁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阿爹怎么样了!”

    ……

    玄武门前,王晊与岑文悦分别装扮成李建成与李元吉的模样,带着亲卫缓缓走向玄武门。

    王晊一阵紧张,反而装扮成李元吉的岑文叔比较自然。

    玄武门从里面缓缓打开。

    常何带着一大队禁军士兵从门里面走出来。

    岑文叔勒住了马头,皱起眉头道:“今日是玄武门宿卫的应该是敬君弘,怎么看不见他的人影?常何在这里又是怎么回事?是父皇下敕更改轮值了?”

    常何做贼心虚,不敢正视“李建成”的眼睛,低头抱拳施礼道:“末将甲胄在身,不能给太子殿下施全礼了!

    王晊松了口气,面露微笑道:“不碍事。今日禁军,不是君弘将军当值么?怎么是你站在这里?”

    常何紧张的道:“回禀殿下,今日北门,是老敬当值,他昨夜在此宿卫,此刻收队,训话用饭去了,片刻就当回来。末将今日当值监门卫,故而在此!请殿下和齐王殿下出示腰牌。

    王晊点了点头,从怀间取出一面镶金铜牌然后又问道:“陛下开早课否?”

    常何语气有些失真,颤抖着道:“陛下今日似乎没开早课,半个时辰前,便已经升了两仪殿。相公们比两位殿下,来得早一些,此刻应该已经进去了。”|

    岑文叔可以确认,宫中已经如同预料的一般,早已有猫腻。

    二人在空中对视一眼。

    王晊问道:“都哪些臣子已经进去了?”

    常何的手脚,忍不住的颤抖着。他虽然是奉命打入东宫内部,可是跟着李建成日久生情,李建成对他一直不错,算得上是恩遇有佳,现在眼看着李建成马上就要死了。

    常何非常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李建成,让他离开这个陷井。只要李建成现在调头返回,他绝对啥事没有。

    可是,想起当初他向李世民效忠的宣誓,常何只要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常何躬身道:“裴相国、萧相公、封相公、杨相公、陈相公和宇文相公都已经进去了,同进去的,还有中书省,草就敕诏的中书舍人颜师古。陛下昨夜给末将下了特敕,今日,只在两仪殿,接见太子和诸王宰相,其他臣卿一率免朝觐见。”

    岑文叔不假颜色的道:“那秦王呢?”

    常何答道:”秦王殿下正好比两位殿下,早来了一刻,他是单骑来的,没带侍卫从人,只有长孙郎中,和一位不认识的七品官陪在身边,此刻都进去了,恐怕还没到两仪殿。”

    岑文叔终于露出轻松的微笑,带马走进玄武门。

    王晊跟在岑文叔身后,一众侍卫也鱼贯而入。

    常何挥手。

    士卒们缓缓关闭玄武门。

    ……

    高士廉带着一队秦王府护军将士,抵达掖庭宫死牢的大门前。

    一名狱卒迎上来道:“什么人站住!”

    高士廉一挥手,身后的秦王府护军士兵,扬起手中的弓箭。

    天牢狱卒平时镇压监狱里的囚犯还行,可是与军队巷战,那就差得太多了,这些狱卒身上连皮甲都没有,箭射着就伤就死,刀碰着就伤,可是他们手中的轻弓与劣质刀剑,劈砍在装备精良的秦王府护军将士身上,仿佛如同跟他们挠痒痒。

    秦王府护军与天牢狱卒虽然人数相当,然而交手不过一刻钟,数百名狱卒不是被杀,就是扔在兵刃跪地投降。

    高士廉看着大局已定,秦王府护军将士成功拿下掖庭宫天牢。

    高士廉笑道:“打开牢门,把罪囚全部放出来。”

    大量的秦王府护军将士鱼贯而入,冲进天牢,押着牢头将一个个囚室被打开。

    死囚们纷纷涌出囚室,被秦王府护军赶城牢城的中央。

    高士廉站在高处,鸟瞰着囚犯们。

    高士廉出身北齐皇族高氏之后,乃北齐清河王高岳之孙。他自幼熟读经史。此时李世民兵力捉肘见襟,高士廉很自然的就想到了采取武装囚徒为军的办法。

    当然这也不是高士廉的创新发明,早在西汉武帝晚期,武帝为卫太子避免走上了自己的覆辙,开始清理卫氏集团的力量,避免卫氏像吕氏、窦氏一样,成为大汉的强横外戚,专权跋扈。

    可惜刘据没有读懂刘彻的苦心,铤而走险,率兵造反。于是引发了巫蛊之祸以来,最多惨烈的流血事件。刘据当时并没有兵马,就是依靠长安郡抵狱内的罪囚,发给他们武装,让他们充当士兵。结果,这与秦末章邯率领骊山刑徒一样,打得左丞相刘屈牦麾下汉军将士大败。若不是刘彻出面命令大汉北军出动,刘据反而不会败。

    高士廉站在牢城上望着众囚徒朗声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要么,是在府里宫里,手脚不老实、要么,是伺候差事不尽心,总归是犯了事,才被发遣到掖庭,来做苦役。入了掖庭,你们便是累死累活累到吐血,此生也休想再有,重见天日的时候。你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大约不认识我,我叫高士廉,是秦王妃的舅舅,雍州治中,朝廷的安阳郡公。今日奉秦王教谕,要领兵靖乱。我已经命人,打开了王府的武库,你们一人,捡一件趁手的家伙拿上,随着老夫去靖乱。只要你们肯卖力气,待今日之事一过,老夫定然禀告秦王,索性赦免了你们,一律入府军籍,也谋个出身。若是有哪一个不卖力气的,老夫也不用禀告殿下,直接砍了就是!”

    众死囚面面相觑,很快争前恐后地举起手叫喊起来:“我去!我去!”

    高士廉看着这一幕,大喜过望。

    他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就获得超过三千罪囚军卒。

    高士廉大手一挥,数十辆大车,缓缓而入。

    这些大车装载着大量的兵刃和甲胄。

    这些囚徒马上分发下来,披甲的披甲,拔出横刀的拔出刀,众人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准备跟着秦王李世民混一个从龙之功。

    就在这时,地面微微颤抖着。

    “咚咚……”的沉重脚步声响起。

    高士廉循声望去,只见长街尽头出现上百名身披明光铠甲,扛着陌刀的重装步兵出现,这些重装步兵,活像人型坦克一样,迈步而来。

    高士廉望着这群人形坦克的前面,当先一身,身披大红色的披色,脸上照着银色面具,不过看其身影,似乎并不像男人。

    他脑袋里升出一个念头,难道是平阳公主?

    想到这里,高士廉不禁肝胆俱裂。

    几乎与此同时,长街的四巷八道,陆续出现整齐的迈步声,这些声音整齐划一。足足一两千人端着弩机迈步而来。

    这些射士强弩早已张开,尖锐得令人胆寒的箭镞早已嵌入箭槽,笔直的指着掖庭宫牢城,一股阴冷的嗜血气息席卷全城,骇得高士廉与秦王府护军,包括这些准备建功立业,混个从龙之功的囚徒们,上下都变了脸色。

    马上的那名英姿飒爽的女将,缓缓揭开面具,不是别人正是李道贞,李道贞望着众囚徒道:“放下兵刃,滚回囚室,否则格杀勿论!”

    高士廉看清来人不是平阳公主李秀宁,顿时松了口气。

    可是,看着这些囚徒纷纷放上兵刃,自己返回自己的囚室,高士廉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陈应麾下的陌刀军将士天下闻名,足以一以抵百。

    特别是面对秦王府护军和这些囚徒这等乌合之众,除非陌刀军将士的体力耗尽,否则难以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

    李道贞望着高士廉道:“高治中,别让我动粗啊!”

    高士廉苦笑着,缓缓从牢城下走下来。

    ……

    一队秦王府玄甲军甲士兵,押着包裹着被子的李渊缓缓走着。

    李渊望着周围的秦王府护军,苦口婆心的劝着众人效忠他这个皇帝,临阵倒戈。李渊既是封官又是许愿,奈何玄甲铁骑是对李世民最为忠心的一部分人,他们根本就不听李渊的话。

    李渊又生气也是无奈。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年轻的将领望着李渊满脸鄙夷的笑道:“陛下,您就别浪费口水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末将原本便是世袭国公,陛下曾有敕,末将的家人,除名除籍,永不叙用的!

    李渊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冷冷的道:“你是?”

    刘树义躬身道:“末将刘树义,陛下身为天子,总理万机,自是记不得罪臣之子了!”

    李渊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刘树义虽然李渊想不起来,时隔六年刘树义已经长大成人,反而有几分其父的风采。李渊还感觉奇怪,自己感觉他如此面熟。

    当初,裴寂上书弹劾刘文静谋反的时候,李渊顺水推舟,不经审问,没有证据,就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掉了刘文静。

    因为,当时大唐可以没有秦王,但是绝对不能没有李建成。

    如果不是李建成与河东和关中世族达成协议,由河东、关中世族出钱、出人,武装十万大军,大唐迈不了这个坎。

    刘文静动用他的门生故吏,为李世民造势,蛊惑朝廷废太子改立秦王,所以在那个时候,刘文静必须死。

    李渊想到李世民居然用刘文静的儿子来监视自己,顿时额头上渗出层层冷汗,惊恐异常。

    他真怕刘树义一刀砍了自己,李世民大不了假惺惺的杀了刘树义为自己报仇。

    长孙无忌气定神闲地看着李渊:“陛下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秦王在战场上的样子,今天看到了?”

    李渊被一群甲士保护着,缓缓临上临湖殿的观景台。

    寒风吹来,李渊忍不住发抖。

    可是,顺着观景台往下看。

    此时,远处的“李建成”与李元吉正毫无戒备的沿着临湖殿宫道,缓缓的走着。

    李建成和李元吉身边的护府,满打满算不到两百人。

    李渊望着这一幕,撕心裂肺的吼道:“大郎,四郎,快跑……有埋伏!”

    长孙无忌闻言哈哈大笑。

    距离太远,李渊就算喊破喉咙也没有用。

    长孙无忌让李渊看着李世民杀掉李元吉与李建成,就是为了攻心,让李渊明白,李世民为了皇位,既然可以杀兄,杀弟,弑父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有这样,李渊才会妥协。

    ……

    临湖殿内,原本紧闭的窗户突然打开了。

    李世民策马缓缓而出。李建成和李元吉仿佛没有感觉危险,继续前进着。

    李世民笑道:“大哥,四弟,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岑文叔假装惊慌的摘下弓箭。

    李世民纵马走向李建成。

    李世民嘴角挂着一丝讽刺的微笑,待李元吉的箭,飞到了面前,他挥动着手中的长弓,随手一拨。箭矢打着旋从李世民耳边飞过。

    李建成呆若木鸡,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弯弓搭箭,瞄准了李建成。

    李世民道:“大哥,从小到大,你一直都让着我,今天,就再让弟弟一次吧。”

    说着,李世民举起弓箭,缓缓上弦。

    就在这个时候,王晊急忙伸手摸向自己的脸,随着丝丝拉拉的声音响起。

    王晊恢复了自己面目。

    李世民一愣,望着王晊道:“你是谁?”

    岑文叔也恢复了自己面孔。

    看着这一幕,李世民在马上摇晃了两下,差点摔倒。

    PS:非常抱歉,昨天晚上老程食言了,说好了两更九千字,结果只有一更,没有办法,资方催稿,明天晚上老程熬夜赶剧本,今天早上五点半才写完,实在坚持不住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今天继续努力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