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二七六章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第二七六章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段志玄急忙后退一步,拉开与陈应的距离,此时房玄龄与段志玄几乎同时升出一个念头。

    陈应为什么会在这里?

    段志玄心中暗道不妙,急忙打量着陈应身边,发现陈应身边只有一个人。顿时胆子壮了起来。

    “陈应不该来!”段志玄面目狰狞的吼道:“你以为你一个人可以扭转局面吗?秦王天命所归,大势已成,识实务者为俊杰!”

    陈应一脸怜悯的望着段志玄,又望了望房玄龄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段志玄喝道:“给本将军拿下陈应!”

    秦王府护士兵将士持刀向陈应包围而来。

    陈应不退反进,向前一步,暴喝道:“你们追随秦王谋逆,就不怕死么?”

    众秦王府护军将士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陈应来的时候太过匆忙,因为得知猛虎义从急讯,秦王李世民率领数千兵马已经于一个时辰之前进宫,所以陈应便马不停蹄朝着南宫奔来。

    陈应麾下的骑兵则由李秀宁率领,随李建成、李元吉一起前往太极宫救驾。猛虎义从随后赶紧,不过原本陈应心想裴寂如果把南衙各小吏、杂役等人武装起来,绝对可以支撑到陈应的猛虎义从或左武候卫到来。

    不过,陈应的消息太过骇人,裴寂根本就不相信。结果,还没有等陈应劝服裴寂,段志玄已经率领秦王府护军抵达了南衙。

    在这个时候,陈应其实就在虚张声势。

    陈应指着秦王府众护军将士道:“一帮蠢货,你们就算不怕死,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妻儿老小?秦王谋逆,尔等从犯,按律当夷三族。尔等知不知晓?陛下乃大唐之主,也是秦王的生身父亲,他尚且如此忤逆。你们这些追随他,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事体的人,自己也该好好想一想吧!

    段志玄冷着脸,不动声色。

    陈应继续道:“此等,不忠不孝,无君无父之人,你们追随着他,能落得个什么下场?此刻回头,虽说错已铸成,但反戈一击,扈从陛下还宫,召集勤王护驾之师,以功抵过,可免去夷三族之罪不说,以擎天之功,陛下自是不会吝惜爵位,封爵不下国公,论职也当不低于五品,否则你们若是执迷不悟,跟从叛逆到底,便是本大将军不杀你们,你们的主子,为了保守机密,以塞天下人之口,也断然不会放过你们!”

    就在这时,房玄龄冷冷的笑道:“陈大将军莫要虚张声势了,你孑然一身至些,玄龄虽然不敢伤及陈大将军性命,但……陈大将军莫要让玄龄为难!”

    说到这里,段志玄也按着刀柄,缓缓逼近陈应。

    陈应随手拔出横刀,往前面的地上猛然一插。

    锋利的高锰钢横刀插入地面三寸有余,横刀刀身颤颤着发出金鸣声。

    陈应指着横刀道:“越此刀者,格杀勿论!”

    原本冲向陈应的秦王府护军不由自主的停止住脚步。

    房玄龄看着这个情况,心中大急,拔出一名护军士兵的横刀,指着身边的秦王府护军将士吼道:“给本官抓住陈大将军!”

    然而,此时秦王府护军将士手脚哆嗦着,缓缓后退。

    以一人之力,独挡数百秦王府护军将士,让秦王府护军将士寸步不能前往。

    房玄龄大急道:“段将军,秦王殿下有令,让尔等接受本官指挥,尔等听令,如若不从,以抗命处之!”

    说到这里,众秦王府护军将士不再迟疑,他们哆嗦着手脚,缓缓逼向陈应。

    陈应一看虚张声势无效,伸手右手打了一个手势。

    身边的周青会意,趁着众人不注意,将手中的手擂弹点燃引信。

    陈应看着周青点燃手擂弹,一边吼道:“这是你们自找的,对于尔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本大将军只好请出雷神,将尔等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狱,灰飞烟灭休怪某家无情!”

    说到这里,陈应仿佛如同抽风一般,跳起来后世的霹雳舞。

    嘴里也念念有词:“If you also exist in this world,then this world,regardless of what,has to me is meaningful.But if you not,regardless of this world has how well,he in my eye is also only a wilderness.But I likely am a fox soul wild ghost!”

    就在这个时候,别说众护军将士,就连房玄龄也不知道陈应搞什么鬼。

    众人就这么一迟疑的功夫,陈应快速念完了他的咒语,陈应的眼睛一瞪,声音陡然抬高八度大吼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炸!”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一团橘红色的火球在秦王府护军中间腾空而起。就连陈应也没有想到,手擂弹第一次实战居然是在太极宫南衙打响,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秦王府护军阵中顿时人仰马翻,鬼哭狼嚎,一时间也不知道多少人被手擂弹的冲击波淹没,多少人被弹片扫倒,又有多少人被这巨大的响声吓得尿了裤子,不过,这一刻所有的秦王府护军,扑通,扑通全部跪在陈应面前。

    以前,他们就听过关于陈应的种种传说,说什么陈应会发术,会让抽掉人的魂魄,让人不能动弹,他们听着只是感觉荒谬,大部分人都不当真。可是现在他们相信了传说,陈应居然连雷神都可以请得动。

    陈应望着噼里啪啦的扔掉兵刃的声音,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

    太极宫甘露殿内,李世民到底没有一刀砍了李渊,而是向李渊咆哮道:“阿爹,自武德元年以来,儿臣对外,南征北讨,定陇西、平山东、克洛阳,为我大唐国朝定鼎,终日奔波劳碌;对内百般退让,数让储君之位,谦恭待人,礼贤下士,为了朝廷大局,社稷稳定,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可是儿臣换回了什么?换回的,是东宫齐府,党羽爪牙步步紧逼,层层围堵,必欲致我于死地而后快。如今儿臣,已被逼上绝路,再退半步,儿臣一家老小,即将死无葬身之地……”

    不等李世民说完,李渊打断他道:“说得好听,你南征北讨胜过几回?攻打薛举,浅水塬大败,若是不是让刘文静替你扛下来所有的罪责,你有几颗脑袋够砍?你对起得那些数万无辜的亡魂吗?你睡觉睡得踏实吗?还百般忍让,别把朕当老糊涂,朕还没有糊涂,杨文干为什么会反?还不是因为他贪污三千套甲胄私售,被你抓到了把柄,不得不反?刘十善为什么会反?你难道真以为鱼彦章是吃白饭的吗?朕什么都知道,如果你不是朕的儿子,你就算有一百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李世民咆哮道:“就算儿臣如此,那也是被逼的!”

    “被逼着构陷太子阴谋毒杀你?”李渊原本不相信的东西,此刻他全部相信了,可是,为时已晚!李渊此时只好发泄着痛快,继续喝骂道:“十五万精锐大军交给你,八大总管相随,对付区区三万残兵败的王世充,居然功亏一篑,如果不是屈突通大将军扛下这个罪责,陈应让出这个功劳,定洛阳你有功劳?”

    李世民愤愤道:“儿臣就算没有功劳,也应该有苦劳,比起三胡,儿臣哪一点不比他强?天策府,众多文臣武将,追随儿臣,招讨四方,为我大唐基业,呕心沥血,披肝沥胆,屡建功勋,仅仅因为他们追随的不是太子,不是齐王,便有功不赏,无过重罚。”

    李渊摇摇头道:“你现在手里拿着刀子,随你怎么说!”

    李世民反驳道:“在父皇心中,应当清楚,以天策诸臣开创社稷之功,至今官不上四品,爵不过郡公,公道何存?公平何在?儿臣不孝,今日冒万死,危及圣躬,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动兵谏,为的不是儿臣个人的成败荣辱,为的是大唐社稷兴替,为的是天策府众臣的妻子妇孺,为的是天下苍生的福祉!”

    李渊冷笑道:“你到底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说到底,你还是对朕,立建成为太子,心存不满,对朕罔顾你的功勋战绩,腹有怨言。所以你今天就带着兵,直闯宫禁,斩杀朕的卫士,血溅甘露殿,就是为了向朕表示你的怨愤,就是为你手下那些狐朋狗党,鸣不平!口口声声为了大唐社稷,天下苍生,你今晚这般暴戾行止,将朝廷礼法置于何地?将朕这个皇帝置于何地?将父子纲常置于何地?你这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逆子贰臣,还有脸在朕面前,说什么社稷苍生?”

    李世民毫不尴尬的道:“孟子云,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我李家蒙上天眷顾,忝有天下,何也?隋炀帝文韬武略,天下谁人能及,十数载,而王气消散,鼎器迁移,何也?为君者,若不以天下臣民为念,虽以帝王之尊,亦死无葬身之地。一个国家就是一棵大树,君为实,朝廷为冠,社稷为干,万民为根……”

    李渊嘲讽的瞪着李世民道:”信口雌黄!“

    李世民不以为然的继续说道:“礼法,乃圣人所定,君让臣死,臣不死为不忠,父叫子亡,子不亡为不孝。然则君臣之义,父子之情,又岂是区区一个“礼”字,所能局限的?君之视臣为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路人;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寇仇。这话也是孟子说过的。乱世之际,何论忠奸?父皇于我大唐,乃开创之主,于前隋,便是逆臣贼子,我李家一门,均是前隋叛臣,又有何忠义可言?说什么隋王无道,而失天下,天命归唐,而李氏抚有天下。这等话,骗一骗陇间的愚民愚妇尚可。若是为君之人,也这样想,得天下易,失天下,也只在呼吸之间耳!万民拥戴,我李家,才能在十八路反王中,一枝独秀,定鼎四方,老百姓若是苦唐,数年之间,将江山变色,社稷翻覆,前隋殷鉴,比比在目,还不当引以为戒么?”

    李渊气的浑身哆嗦,戟指李世民,咆哮着大吼道:“住口!”

    李渊呼呼的喘着粗气道:“用不到你来教训朕!收起你这副假仁假义的伪善面孔。别忘了,我是你老子,我养育了你三十余年,你是个什么东西,天下还,有人比我更清楚么?你这番说辞,还是拿出去骗别人罢,别在你老父亲面前卖弄!”

    李世民笑笑道:“父皇这话,儿子不认同。诚然,儿子的身体发肤,都是受之父母。儿时,父皇在儿臣的教养栽培磨砺上,均废过诸多心血。可是,自武德二年以来,父皇为高居九重之君,足不出宫禁,终日所见,不过宫人宰辅、文武臣工罢了。别说对儿子,便是对天下,父皇又了解多少呢?”

    李渊道:“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朕这一辈子都要强,活到这个岁数,更不会让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来教训朕!你索性就一剑将你的老父亲杀了,就在这甘露殿里,登基坐龙庭,让全天下看看,你这个新皇帝有多么孝顺!”

    李世民指着自己,露出苦涩的微笑道:“父皇,此刻你这么想,却又怎知道,这许多日以来,儿臣也一直是这么想的。

    李世民举起自己的战刀,目光坚定地盯着李渊道:“儿子纵横天下十余年,一向以英雄自诩,如今,却受困长安,被自己的亲兄弟,逼得走投无路。即是英雄,便不会选择这么个窝囊死法,左右是死,儿臣宁愿,轰轰烈烈死在沙场之上,宁愿,在刀枪矢刃之间,化为肉泥,也绝不愿,坐以待毙,为诸贼所笑。”

    李渊冷哼一声。

    李世民道:“父皇不必多虑,再怎么说,你也还是儿臣的父亲,大唐的皇帝。儿子就算再不孝,也不会当真轼了您。今日我们是兵谏,并不是谋逆,天下还是大唐的天下,做皇帝的,也依然还是我们李家的人。今日这些话,只是儿子和父皇的私房话,外人面前,儿子一句都不会讲。父皇的颜面即是大唐的颜面,一个国家,一个朝廷,有些事情,终归还是要顾忌的……”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巨响,李世民脸色大变。

    李渊疯狂的笑道:“上天都看不过眼了!”

    李渊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李世民道:“你就是真的登了基,也是一个亡国之君,我大唐的基业,就要败坏在,你这逆子的手上了!”

    李世民顿时,目眦俱裂地挥舞着战刀,冲李渊怒吼道:“你胡说!”

    李渊吓得连退几步。

    李世民闭上眼睛,半响之后再次睁开,长出一口气道:“有些话我本来不想说,既然阿爹逼着儿子说出来,那就莫怪儿子的话,说得难听了。”

    李渊扭曲的弯起嘴角,狠狠地瞪着李世民。

    李世民毫不退缩的死死盯着李渊道:“朝政得失,首在用人,用人得失,首在赏罚,我大唐定鼎以来,那么多的功臣勋将,爵不过公侯,衔不足三品;而我李家呢,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全都封了王,就连此刻,尚在襁褓之中的娃娃,都封了王,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能不让功臣寒心,文武失望?”

    李渊冷冷的扭过头,根本不理会李世民。

    李世民不依不挠的道:“为人主者,用人当唯才是举,而非唯党是用,房玄龄杜如晦,都是宰相之才,儿臣也向阿爹举荐过他们,结果呢?房玄龄蜗居天策职衔数年,未得一迁,杜如晦堂堂天策司马,仅仅是因为,与阿爹身边的一个贱人的父亲,口角了几句,竟被打折一根手指,还被阿爹削去了爵位,如此用人,如此治事,岂不让天下臣民心寒?”

    李世民咬牙切齿的低吼一声,吓了李渊一跳。

    李世民道:“阿爹当年是这样的么?阿爹在太原时是这样的么?若是那时候,阿爹就如此待天下豪俊,我们李家,还能进得了长安么?自入长安以来,你整日流连于深宫妇人之间,不肯亲问民间疾苦,不肯听闻,良臣谏言;有功不赏,有过不罚,令贤臣寒心,小人庆幸,大唐社稷,危在旦夕,阿爹以儿臣为亡国之君,却不知,如今之大唐,已现亡国之兆!”

    李渊头晕目眩,一个踉跄软倒在地上。

    李世民抢上前去搀扶住李渊,目光冰冷的望着眼前的虚空。

    李世民冲身边的长孙无忌道:“请陛下去临湖殿,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PS:先来一章四千八,等会还有,不过先歇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