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二七五章功夫再高也怕火烧(二更)
    第二七五章功夫再高也怕火烧(二更)

    就在这个时候,宫居然派人前来传敕。

    别说李世民大吃一惊,就连房玄龄、杜如晦也惶恐不安。现在举事在既,明天之后,长安将改天换地,现在这个关头,秦王府众人第一反应就是有内奸,计划泄露。

    李世民没有说话,缓缓拔出刀子。

    李世民同样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已经诬告了李建成和李元吉与后宫苟且,李渊是一个好面子的人,明天一旦对峙,李渊绝对不会放过他,不光是李渊不放过他,李建成同样也饶不了他。

    李世民只能胜利,不能失败,因为失败就意味着死亡,不仅仅是他李世民会死,就连秦王府上下全府老小,包括追随他出生入死的段志玄、侯君集、雷永吉、程知节他们,一样会死。

    随着李世民拔出横刀,程知节也亮起马槊,只要李世民一声令下,无论天王老子,程知节也是上前一槊,让他透心凉。

    李世民正准备下令出击,长孙无垢哆嗦着道:“二哥,先别忙,问清楚再说!”

    李世民压抑着声音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问个屁,咱们杀出去!”

    长孙无垢不理李世民,急忙解下甲胄,扔给婢女,只披着一件披风,身着内衣,一边瑟瑟发抖,一边走向前厅。

    秦王府前厅,黄门刚刚看到长孙无垢出现,马上迎接上去道:“叨扰王妃歇息,奴婢奉陛下敕旨,前来传旨!”

    长孙无垢躬身道:“臣妾躬圣安!”

    黄门抑扬顿挫的道:“着秦王妃,携带秦王世子恒山王等立即前往清林里!”

    长孙无垢伸手接过敕旨,疑惑的问道:“现在吗?”

    黄门惶急的道:“对,就是现在!”

    长孙无垢怯怯的问道:“敢问天使,清林里出了什么事?”

    黄门满脸悲痛的道:“回禀王妃,平阳公主殿下大限将既,公主殿下放心不下恒山王殿下,特向宫里请旨,请见恒山王最后一面!”

    长孙无垢听到这话,心中大喜。只要不是李渊发现了李世民的计划,万事都好说。当然,她是一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在黄门面前露出欣喜之色,而是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三娘好命苦啊…”

    黄门看着长孙无垢泪眼连连,硬着头皮道:“请王妃早做准备,迟了可就抱憾终身!”

    长孙无垢道:“这就准备,马上出发!”

    黄门走后,长孙无垢身子软软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长孙无垢自然不是笨人,李世民在举世在既的关键时刻,李秀宁居然大限将至,这未免太巧合了,难道说平阳公主发现了什么,借机让李承乾去他身边,从而保全李世民的骨血?

    想到这里,长孙无垢的脸色大变,苍白至极,毫无血色。

    李世民从外面走到,看到长孙无垢脸色苍白,紧张的问道:“观音婢,怎么了?”

    长孙无垢哭泣着道:“陛下传来敕旨,说平阳公主大限将至,命我带着承乾他们前往清林里!”

    李世民闻言微微一愣,微微叹了口气道:“见了三姐,替我向她道歉,世民不能送她最后一程!”

    长孙无垢道:“你不感觉这太巧合了吗?”

    李世民摇摇头道:“去了清林里,以三姐的为人,她定会保你们安全无忧,我也正好毫无顾忌!”

    “二哥!”长孙无垢哭泣道:“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信不过的就是巧合,三娘既然知道了你的布局,想必陛下也应该知道了!”

    李世民起身道:“不要再说了,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这一趟,我必须走!”

    说完,李世民不理长孙无垢,转身朝着门外走出。

    李世民再次回到校场,早已准备好的秦王府护军将士,用软布包裹着马蹄子,悄无声息的离开秦王府。

    ……

    几乎就在李世民率领秦王府护军离开秦王府的时候,陈应、李道贞、李秀宁、李建成、李元吉等此时也乘坐着马车,率领陈应的亲卫与平阳公主亲卫,共计两千余人马,缓缓靠近长安城。

    马车里李建成一脸阴郁,李秀宁和陈应却一脸淡然。

    李元吉絮絮叨叨的道:“大哥,三姐、三姐夫,臣弟还是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为防万一,还是将我们人马,召集起来。”

    李建成咳嗽一声,正准备说话。

    陈应却摇摇头道:“齐王,这里不是战场,在战场上,谁的兵多,谁的战功大,谁便是英雄,那个时候,没有寒暄客气的余地。可朝廷不同,这里毕竟是文场,不是武场,很多东西,不能混做一谈。”

    李元吉紧张的道:“老二既然敢让张亮率领一千余死士进长安城,难保他不会派出其他人过来,要知道老二在河东可是有十万大军!”

    陈应淡淡的笑道:“齐王不必如此惶然。目下长安城内,仅东宫内,还驻扎着太子左右清道率六个折冲府四千八百余人,再加上你府中三千长林军,就算不把左武候卫的人马算进去,我们也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深夜仓促调兵,若是引起陛下猜忌,反为不美,不如明日一早,再让队伍进城。”

    李建成点点头。

    突然,李建成道:“此时恐怕二郎已经率领军队闯进太极宫,我们晚了一步,如果他率领控制住父皇,如果再控制南衙……”

    陈应想了想道:“咱们必须分头准备,太子绕到承天门经承天门进入太极门,南衙交给我吧!”

    就在这时,郭洛点点头道:“大将军,长安城到了,不过长安城城门守军已经发现了我们,他们正在布防!”

    两千余人马大张旗鼓的前往长安城,长安城如果没有反应,这些守军将士太失职了。

    陈应起身道:“我来!”

    安化门守城校尉是尤子英,这是与陈应在泾阳时一个战壕里拼杀的兄弟,虽然这些年他们明面上没有往来,可是男人之间的感情,却不是因为时间的流逝可以迅速变质的。

    陈应从马车上走进来,一个人缓缓走向城门。

    尤子英望着缓缓而来的陈应,一脸惊讶。

    陈应淡淡的道:“我来了!”

    尤子英咬咬牙道:“打开城门!”

    一名旅帅反驳道:“尤校尉,长安城门还有一个半时辰才能开启,按制!”

    尤子英上前就是脚:“你是校尉还是我是校尉!”

    随着吱吱咯咯的声音响起,安化门城门缓缓开启,陈应的马车随着亲卫军部队,缓缓而入。

    ……

    就在陈应进入长安城安化门的时候,李世民也率领秦王府护府抵达玄武门前,长孙无忌点燃火把,发出约定的信号。

    玄武门被悄然打开。

    李世民带着众人开进玄武门。

    常何向李世民行礼。

    李世民俯身拍拍常何的肩膀,没有停顿,径直率领众人,直趋临湖殿。

    常何缓缓返回玄武门城门楼上,城门楼里。五花大绑的敬君弘,被带到常何面前。

    敬君弘面如土色的道:“老常,咱们兄弟一场,前世无怨,今生无仇,你为何要杀我?

    常何朝敬君弘抱拳行礼道:“老敬,抱歉,某家是冲着秦王,投的大唐。”

    敬君弘急道:“老常,借一步说话可否?”

    常何摇头道:“常某断不会背叛秦王。”

    敬君弘急了,大吼道:“我敬君弘,从太原起兵便跟着秦王,从河东杀到长安,当年也是一口锅里吃饭的弟兄。

    常何淡淡的道:“老敬你有话直说。”

    敬君弘朗声道:“某家愿意追随秦王殿下,若有违誓,天诛地灭。”

    不过,常何并没有轻信敬君弘。

    李世民率领天策府诸将士共计三千余人抵达临湖殿。

    众将士立即按照布置进入设伏,李世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玄龄,你们速去南衙,将内廷三省握在手中。”

    房玄龄、段志玄领命而去带着六百余名兵卒

    李世民:我们去甘露殿找父皇,少不得一阵厮杀。辅机,你、侯君集和老程就呆在这里。等太子和齐王来了,就!”

    说着,李世民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长孙无忌点点头道:“遵命!”

    雷永吉、尉迟恭等人紧紧跟着李世民。

    ……

    甘露殿殿外,李世民率领天策府众将士沿着宫道,朝着甘露殿走去。

    突然数十名元从禁卫冲向前去,大喝道:“站住,敢闯宫禁者死!”

    只是他们的话音未落。

    “咻咻咻……”密集的破空声响起,随着李世民一声令下,天策府诸将士抬着弩机,朝着元从禁卫军射去。

    锋利的破甲箭,毫无迟滞的撕裂元从禁军将士身上的甲胄,事实上元从禁军士兵装备精良,全部披着精锐铁甲,他们可以近距离无视轻箭,可是对于破甲箭却有心无力了。

    众元从禁军将士惨叫着倒在地上。

    随着原本昏暗的甘露殿变得灯火通明,大量元从禁军排成整齐的队形,从四面八方冲来。

    李世民策马扬刀吼道:“杀……”

    尉迟恭一马当先,将殿外侍卫,杀得死尸遍地。

    翻身逃走的侍卫被李世民一一放箭射倒。

    李世民带着浑身浴血,宛如魑魅的天策亲军,走上台阶。

    就在这时,如同鬼魅一般的左监门卫大将士鱼彦章带着百余名左门卫亲卫甲士,挡在甘露殿之前。

    左监门是李渊的最后一道屏障,李世民望着蜂拥而来的左监门卫甲士,脸上浮现一抹冷笑。

    左监门卫将士装备的是高锰钢打造的明光铠甲,哪怕是破甲箭,也是有心无力。

    不过,弩却是一个好东西。非常容易上手,特别是陈应的弩坊制造的蝎子弩,不仅劲道强劲,而且带着望山,直线非常准。天策府护府玩了这么久,都玩出花来了,每一波弩箭倾泄下去,必然有不少左监门军将士面门或者咽喉中箭,滚落在地,然后被无数双大脚狠狠踏过,登时就变成了一团肉酱。

    天策府弩箭一波接着一波射下,在翻涌的人潮中溅起星星点点的血花,惨叫声震天动地,鬼才知道有多少人被射死,有多少人被射伤!

    面对这群左监门卫钢铁怪兽,李世民的准备非常充分,随着弩箭如雨而下,不少天策府将士拿着一个一个陶罐,像扔手雷弹一样扔向那些左监门士兵,左监门卫士兵被这些陶罐砸中,陶罐里的火油浇中身上,弩箭马上射出火箭,这些左监门卫的士兵当即被火烧得惨叫连连。

    就在这时,鱼彦章拿着一柄牛头镋冲向李世民。

    镋是十八般兵器之一,形似叉而重大,中有利刃枪尖,称为“正锋“,侧分出两股,弯曲向上成月牙形。下接镋柄,柄长七尺左右。

    鱼彦章冲向李世民的同时,尉迟恭策马冲向鱼彦章。事实上,尉迟恭的兵器并不是像《隋唐演义》里那样是鞭戟,而是一柄赤铜马槊。

    “铛铛……”

    就在尉迟恭与鱼彦章交手的一瞬间,镋与槊相交,火星四射,金鸣声大作,尉迟恭一招既退。

    李世民看得清楚,尉迟恭一招就吃了暗亏,此时尉迟恭握着马槊的手不止的颤抖着,虎门迸裂,鲜血直流。

    一招击退尉迟恭,鱼彦章随即向李世民冲来。

    李世民却不闪不避,就在鱼彦章距离李世民不足两丈的时候,突然数十名上百名天策府将士,把陶罐扔向鱼彦章。

    足足上百个陶罐如同下雨一样罩向鱼彦章,鱼彦章大惊失色,他的功夫虽然高,可是一旦被猛火油浇了一身,肯定也会被火烧成烤肉猪。

    鱼彦章将手中的牛头镋舞得风雨不透,将飞来的陶罐纷纷击落。不过,鱼彦章还是大意了,他虽然击落了这些陶罐,可是陶罐里的猛火油依旧淋了他一身。

    雷永吉抄起火箭,射向鱼彦章。

    这一箭虽然被鱼彦章躲开,却落在鱼彦章脚下的地上,瞬间形成一道方圆数丈的大火。

    这些被陈应用原始的办法分离提炼出来的原油,与后世的汽油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这团火海,瞬间将鱼彦章吞噬。

    正所谓功夫再高也怕火烧,鱼彦章瞬间变成了火人。

    李渊身着睡衣,出现在大殿门口,双手负于背后,用凛然不可侵犯的目光,冷冷注视着身着甲胄,直挺挺站在自己面前的李世民吼道:“逆子,你这是要弑父么?”

    李世民毫不退缩地盯着李渊。

    李世民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反问道:“阿爹,你是我的敌人吗?”

    李渊一怔。

    ……

    太极宫尚书省,正在熟睡的裴寂被外面的喧哗声惊醒,披着衣服走到大厅里。

    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甲士将尚书省内外包围。

    裴寂伸手指堵住门口的甲士吼道:“大胆!这是尚书省,朝廷中枢所在,你们奉了谁的乱命,竟敢在这里擅动刀枪?”

    段志玄分开甲士走到裴寂面前,抱拳施礼道:“老相国,得罪了,末将也是奉命行事,内廷三省的宿卫,已由末将率人接管了。”

    裴寂大惊失色,噔噔噔后退几步,险些栽倒,良久道:“南衙宿卫,没有尚书省和十二卫府的联署命令,谁都不能擅自更动,你怎么敢……”

    房玄龄走进来打断了裴寂的话语道:“玄龄奉王命,请裴相交出宰相印信。”

    段志玄不怀好意的亮起手中的刀,刀背上的寒光让裴寂的眼睛无法直视。

    裴寂气得胡了颤抖着,指着房玄龄吼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段志玄冷冷的喝道:“裴相国,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裴寂看了看房玄龄,又看了看段志玄一脸苦笑道:“你们不该来!”

    段志玄冷笑道:“可是我们来了,快交相印,否则就要大大得罪裴相国了!”

    说着,段志玄伸手抓向裴寂的衣领。

    不过,就在这时,原本在裴寂身边,一个低眉弄眼的青袍小官,随手一巴掌甩在段志玄的脸上。

    段志玄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一个不入品阶的小吏敢打自己,这一巴掌被抽得结结实实。

    段志玄捂着脸道:“给本将军剁了他!”

    十数名天策府将士冲向那名绿袍小官。

    房玄龄原本还非常诧异,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官,如此大胆。

    可是他望着这名绿袍小官,感觉有些面熟,仿佛是从哪里见过。

    这时绿袍小官淡淡的笑道:“裴相国,你现在信了吧!”

    这名绿袍小官刚刚开口,房玄龄瞬间失声道:“你……你……你是陈应?”

    PS:不好意思,码字的时候,实在太累居然睡着了,晚了一些。非常抱歉,今天两更九千四百字!推荐一下本人的新书,大魏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