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二三零章一定要亲自当庄家
    第二三零章一定要亲自当庄家

    有人天真的以为,整出什么流水线,每人只负责加工几个零件甚至一个零件,每人只负责装配某个特定的部件,产能便能成倍的提高,那绝对会是笑话。

    手工作坊你再怎么流水线,效率也高不到哪里去。

    真正让生产效率成倍提高的是机器和模具,一台机器只负责使用特定的模具或者刀具进行一道工序的加工,往那一套机器过一遍,你想要的产品也差不多好了,剩下的只是让人将它组装起来而已,这样的效率是非常吓人的。

    但缺点就是那一套机器组成的生产线只能加工那一种产品,尺寸份量什么的都定得死死的,如果产品升级,尺寸改变了,所有的刀具和模具都得作废,只能更新,成本是相当吓人的。福特的流水线式生产也是建立在已经拥有一条极为高效的生产线,机器生产零部件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工人用传统模式装配汽车的速度的基础上,才改为流水线,如果工人装配的速度比机器生产零件的速度还快。

    要想成为工业帝国,大唐还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不过钢铁和煤炭,却是工业的基础,由于以农为本的思想深入人心。大唐的工业萌芽,依旧侧重于农民生产工具。

    由于钢铁的产能持续增加,钢铁的价格也在越来越低,目前武德七年的钢铁价格,比武德元年一斤高大达二百文的天价相比,已经降低被足足五倍。

    徐才甫在河湾县大力利用水力冲击机,开设了一家马车轮廓制造厂。一个月足足可以生产八百辆四轮马车,或一千五百辆两轮马车。从陈应抵达西域前的三年前,恐怕整个西域还没有一千辆马车,短短三年之后,这里的马车已经直逼一万辆大关,至于两轮人力架子车或鹿车,地方官府没有详细统计,可以想象,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车。

    西域最大的工业生产工厂依旧是掌握在陈应手中,陈应手中的钢铁产能直逼五千万斤大关。这些大部分钢铁都用陈应用来修建驰道。

    当抵达高昌城的时候,陈应开始拆掉雪橇,换上马车。让马车行走在驰道的轨道上,这样以来,几乎感觉不到震动。战马拉动着马车,在驰道上风驰电掣,丝毫不感觉吃力。

    从高昌城到莆类城,全城四百六十里,已经修通了驰道。陈应麾下的车队仅仅用了八个时辰就跑完了这四百六十余里(相当于时速三十公里),李秀宁稍微有了轻微的感冒,睡得比较深沉,一觉醒来,发现已经到了莆类县,李秀宁异常惊讶道:“居然到了莆类县,我还以为要到明天中午呢。这个驰道实在太厉害了!”

    李秀宁是领军的将军出身,她第一反应就是,如果用驰道运兵。照着这个速度,哪怕剑南道发生了叛乱,关中长安的军队,也可以在五天之内抵达剑南道。

    陈应笑道:“如果天下全部修成这样的驰道,那么九州一统,天下归心才算是真正的实现了!”

    秦始皇统一天下,设郡县,铺设全国驰道,算是第一次真正做到中央统治地方,可是汉代事实上是做不到的,因为刘邦分封诸侯王,诸侯王与中央并不同心同德,地方郡县依旧属于半自治化。

    李秀宁想了想,露出了苦笑道:“这个驰道的代价太高了,朝廷恐怕修不起,除非朝廷可以像你一样,使用奴隶修筑驰道,否则这个代价……”

    陈应摇摇头道:“三娘,你想差了,这条驰道不仅朝廷得利,得利更大的还是百姓和士绅,他们手有粮,有布,有物质,有限于运输能力的原因,还有成本,比如岭南的橘子如果丰收了,可是运不出去的情况下,只能烂掉,可以运到关中的橘子,每斤高达五文钱,一亩橘子树足足可以产四千斤橘子,还有北方养殖的鸡鸭、南方的水产,因为运输成本的问题,无法做到互通有无,只能白白浪费掉!”

    李秀宁点点头。

    陈应笑道:“朝廷没钱修建驰道,可是世族门阀他们有钱,他们应该可以看出修建的驰道的好处,在那个时候,他们自己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李秀宁难以置信的望着陈应道:“那些铁公鸡,让他们出钱,怎么可能?”

    “他们当然可以不出钱!”陈应指着驰道:“这条驰道的便利,他们自然就无权享受!比如,西域的驰道是我修的,我自然就是驰道的主人,从河东到长安的驰道如果河东世族愿意修,可以根据出资的多少,谁买的最多谁就是最大的股东,如果有一个猛人愿意全数购进,他就是铁路的主人,对所有的事情都有决定权!”

    陈应现在发现大唐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从几个简易的模型,可以成功复制出不弱原形的机器,这就是唐人的聪明之处。陈应从后世剽窃了四轮马车的转向装置,这个转向装置也被唐人移置到了城墙上,充当拍杆的基座,这样以来,守城用的拍杆不仅更加灵活,而且转动更加省力,威力更大。

    这个转身装置还被聪明的造船工匠移置到了船舰上,原本在小型舰船,也需要数名十数名舵手才能负责转舵,可是现在因为有了这个转向装置与动滑轮组的使用,即使是万石大船,三五个人也可以轻易转向。

    除了这个,像陈应发明的东西,被迅速推广开来的还有钢铁的高炉,如今大唐已经抛弃了灌钢法,炒钢法以及更加原始的提炼方法,全部使用高炉炼钢。自从陈应提出合金钢的概念,自从陈应把不锈钢、弹簧钢、高锰钢、高炭钢等发明出来,大唐也出现了更多的合金钢,比如耐酸钢、耐磨钢、耐热钢、合金工具钢、滚动轴承钢、合金弹簧钢和特殊性能钢(如软磁钢、永磁钢、无磁钢)等。

    陈应把原始的农药技术、杀虫杀菌的概念提出来以后,大唐农家也陆续推出杀虫药,甚至有人以砒霜杀蝗虫,虽然这是失败的尝试,不过却取得了可喜的进展。

    就在李秀宁一头雾水的望着痴痴呆呆的陈应时,陈应的大脑已经飞到九霄云外,他想到了后世的期货、股票,一旦驰道全国修建,陈应个人或朝廷根本就负担不起,到时候,可以采取股票认购的方式,设立一个股票交易所。

    把已经建设好,与正在建设,以及还没有建设的铁路拿出来,分成几十万万份,每份卖若干个红铜钱,想要参与铁路分红的人就去购买。

    至于操作问题,陈应已经想好了,这一次他一定要亲自当庄家!

    李秀宁实在看不惯陈应一脸甜蜜,流着口水的样子,使劲的掐了一下陈应腰间的软肉。

    陈应吃疼,从幻想中醒来。

    陈应搂着李秀宁的肩膀道:“我要发财了!”

    李秀宁伸手摸着陈应的额头,疑惑的道:“不烫啊,天还没有黑,怎么就做梦了!”

    “我没有做梦!”陈应指着驰道笑道:“如果把一个国家比作一个人,那么驰道就是身体里的血管,承提着运输养分的作用,你看过外科手术,你应该知道,对于一个人来说,血管意味着什么!”

    ……

    长安城东宫,魏征与李建成正在下棋。

    李建成拿起一枚棋子,若有所思的道:“长孙无忌的功名之心,还是太急切了,居然跑到辅公佑面前指手画脚……只是……”

    魏征望着李建成道:“太子殿下以为,长孙无忌真是私自做主,更改秦王之令吗?”

    李建成疑惑的道:“难道不是?”

    魏征摇摇头道:“长孙无忌绝对不敢背着秦王行事,秦王此人外宽内忌,看似虚若怀谷,实在……”

    李建成狐疑的看着魏征道:“玄成以为,本宫该怎么做?”

    魏征苦笑道:“殿下,接二连三地诛杀降臣,对大唐的声望不利,殿下应保住杜伏威性命。”

    李建成狐疑地看着魏征道:“保住杜伏威一命?现在没有要想杜伏威怎么样啊!”

    魏征道:“堂堂一等吴王,向长孙无忌磕头赔罪,你真以为这个朝廷还容得下他吗?”

    李建成道:“杜伏威,怎么才能保住他的命!”

    魏征想了想道:“那就让陛下将杜伏威收为义子,赐姓李。”

    李建成摸着胡子独自琢磨,良久无语。

    魏征又接着道:“若是殿下想上此疏,不妨向独孤修德提议,让独孤修德之霜居姑母嫁于杜伏威为妻!”

    独孤氏是关陇豪门,西魏八柱国之一,特别是李唐开国皇帝李渊之母就是独孤信的女儿。

    所以独孤修德杀了王世充以后,李渊轻飘飘放过了独孤修德。

    若是杜伏威成了独孤家族的女婿,哪怕是再婚之女,依旧可以保住杜伏威的命!

    就在李建成与魏征商量着如何保杜伏威一命时,杜伏威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

    杜伏威府邸,杜伏威的养子王雄诞之子王世果突然冲着屋顶大吼道:“谁……”

    不在这时,十数名黑衣劲装武士一言不发,端着弩机朝着门外监视杜伏威的禁卫元从侍卫射去。

    这些元从侍卫毫无防备,纷纷中箭,不多时,数十人倒闭在内。

    杜伏威听到门外的惨叫声,大吃一惊。赶紧披着衣服走出来。

    王世果喝道:“殿下,速走,来者不善!”

    说着,王世者提枪挡在杜伏威身前。

    这些黑衣劲装武士的弩机声还是泄露了行踪,武侯吹着竹哨,呜呜作响。大量步弓箭蜂拥而出。

    阚棱气得破口大骂:“谁他娘的不听命令,擅自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