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二零六章官升司徒拜上公
    第二零六章官升司徒拜上公

    自从西突厥可汗统叶护死后,消息传到西域。西突厥汗国立即爆发了内乱,阿史那步真被拥立为东突厥大可汗,然而他的势力范围名义上其辖境东以伊列河为界、龟兹、都善、且末、吐火罗、焉耆、石国、史国、何国、穆国、康国等皆受其节度。

    如果说作为小汗的时候,阿史那步真没有太大的野心,可是随着被拥立为大可汗,他野心也同雨后的牧草一样,开始疯长。

    论血脉,他本是西突厥继往绝可汗,室点密可汗五世孙,莫贺咄叶护阿史那弥射的族兄。却是黄金血脉的传人。然而,阿史那步真却很倒霉,遇上了大唐的崛起,不可避免地与大唐西域大都护陈应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阿史那步真原本想与陈应拼一个你死我活,可是不曾想还没有等阿史那步真把部曲集结起来,就得到突骑施海东部贺逻施啜率领部曲向陈应投降。这让阿史那步真气坏了,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事实上突骑施海东部虽然是一个十数万人的大部落,在阿史那步真眼中,就算突骑施五啜加在一起,也完全是西突厥的沙包,心情好的时候捶两拳,心情不好的时候踹两脚。

    然而,这个沙包居然改换门庭,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

    被陈应十万安西军吓得退避三舍的阿史那步真一腔怒火完全发泄到海东部身上,他纠集突施骑其他四啜,号称十万大军,气势汹汹的杀向伊逻卢城(今新疆库车东郊皮郎古城)。

    突厥本是柔然汗国的铁匠,就连“突厥”的意思都是头盔的意思,而伊逻卢城则是西突厥仅次于阿尔金山的另外一个重要的钢铁冶炼基地,事实上这里早在东汉时,班超定西域,在这里设置西域都护府,屯戍开渠,农业兴盛,经济发展。开挖沟渠,设立烽火台,正是汉兵屯垦、抵御匈奴的所在。郦道元在他的《水经注》曾记录下这里冶炼的盛况:“屈茨(也就是龟兹)北二百里有山,夜则火光,昼日但烟。人取此山石;冶此山铁,恒充三十六国用。”

    阿史那步真也不是傻子,一出手就直冲贺逻施的要害,海东供应了他所部的铁器和兵刃,失去海东部,以后阿史那步真只能依靠手中的木棍打仗了。在这个伊逻卢城,贺逻施也留下了足足一万余名将士防守。

    只是非常可惜,阿史那步真率领十万大军猛冲而来,海东部这一万余名士兵抵挡了不足半个时辰,就被阿史那步真杀得大败,如果说以前,贺逻施肯定会打不过就降,毫无节操可言。可是现在不同了,他有了一个新主子,那就是陈应。

    贺逻施这一路过来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大草原永远是充满敌意的,亲附西突厥阿史那步真的附庸部族要拿他的脑袋去向阿史那步真邀功,中立的部族看中了他们的人丁和牲畜,瞅准机会就扑上来咬他们一口,在穿越哈拉撒沙漠的过程中,他折损了不少人,等他跌跌撞撞的来来疏勒时,已经熬得不成人样了。

    然而,看到疏勒城外那数各上万的百姓正在挥汗如雨的收割的麦子,看着一辆辆四轮马车将成车成车运往晒谷场,贺逻施作出了判断:“没有直接发兵抵抗陈应是他一生中所作的为数不多的正确选择!

    西域不是没有农业,像原来的高昌国、金满、包括伊吾、清绝、楼兰、车师、龟兹以及温宿、疏勒都有农业,不过数量不多,远不够整个西域的人吃,比如疏勒城外的田地,大约也就六七万亩左右,不过,陈应麾下的军队,早已打败了西突厥人,甚至连放火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直接连夜夺下来城外的田地,将收获的庄稼纳为已有。

    贺逻施身边一名身材高大,穿着脏兮兮的鼠皮大衣的突骑施大汉贪婪地看着那由满载着金灿灿麦子的四轮马车形成的长龙,舔了舔嘴唇,眼冒绿光,说:“好多粮食啊……如果发兵把疏勒打下来,这些粮食都够我们整个部族吃上好两年了!”

    这名大汉的话得到了一众突骑施将士的认同,贺逻施厉声喝道:“卡苏尔,别老是想着抢抢抢,动动你的脑子!疏勒平原的高车人何等强大,大唐军队连强大的高车人都能打败,抢掠他们的地盘,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卡苏尔无奈的说:“可是不抢我们又能怎么办?我们不会种粮食,牲畜又少得可怜,唐人不肯卖粮食给我们的话我们就只能饿死……”

    贺逻施更加恼火,还想骂,但想到现在部族内部易子而食的惨状又骂不出来,最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那是从前,记得,忘掉突骑施的身份,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唐人,大唐人,就算死了,咱们也是唐人。”

    在这个时代,唐人的身份可比后世鹰酱的绿卡高贵多了。无论是中原,还是西域,唐人至少没有奴隶,哪怕世族门阀,他们也都是雇用关系。

    望着正在紧张修缮疏勒城的唐军士兵,贺逻施有点疑惑了。唐军居然拆掉了疏勒的四座城门,每座城门都开出五十余丈宽的大口子,在这个豁口上,开始设立营寨。

    贺逻施恍然大悟,陈应这是根本不惧西突厥人进攻,所以才敢这么做。

    其实,贺逻施只猜对了一半。

    疏勒城作为丝绸之路上的一个商业重镇,规模实在太小了。一个区区三五万人就可以装满的城池,绝对不符合陈应的要求,在陈应想来,疏勒城最次也要是二三十万人级别的郡州城池。

    所以,陈应保留疏勒城的城墙,所为内城而四条主要干道,向外持续修建,在冬天到来之前,可以容纳二十万安西军将士,拥有疏勒城七八万石粮食的缴获,陈应可以放心大量的吃到

    明年的开春。

    就在陈应兴致勃勃的打量着疏勒城缴获的物资时,贺逻施跑到陈应面前,抱着陈应的大腿嚎嚎大哭道:“尊敬的陈大将军,大事不好了,阿史那步真那个狗贼率兵杀向了伊逻卢城,属下无能,把伊逻卢城丢了!”

    “伊逻卢城?”陈应一愣。

    好一会儿,陈应这才想起所谓的伊逻卢城就是龟兹北面库车绿洲里的一座冶炼之城,说是城,其实连中原的镇子都算不上,充其量算是一个土财主的大杂院,周围用不足一丈高的土墙垒了一圈,这样城墙防守野兽侵袭自然是足够了,可是要充当防御城池,几乎没有效果。西突厥骑兵只要骑在马背上,甚至不用云梯,直接可以翻身而过。

    虽然伊逻卢城的城池他看不上,至于伊逻卢城的钢铁资源,陈应可不会嫌多,毕竟钢铁开采出来就是钱。

    听到阿史那步真居然动兵抢占了伊逻卢城,陈应略作思考,马上下令道:“张士贵,罗士信!”

    还没有等陈应将命令下达,苏定方出声道:“大将军,杀鸡何须用牛刀,对付区区阿史那步真,末将足矣!”

    张士贵深以为的点点头。

    罗士信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是我去吧!”

    苏定方笑道:“罗大将军身为我们安西军的中流砥柱,不可轻动,还是末将去吧!”

    看着罗士信与苏定方争执,陈应摆摆手道:“都别争了,苏定方你率领三万越骑军去!”

    苏定方闻言大喜。

    罗士信郁闷的望着一脸平静的张士贵道:“你怎么不愿意去伊逻卢城?”

    “没有必要?”张士贵淡淡的笑道:“阿史那步真应该不是傻子,否则他做不了部将拥立为东部大可汗,他固然可以用轻装骑兵突袭伊逻卢城,但是却肯定是一击既走,苏将军跑到伊逻卢城恐怕,阿史那步真早就跑得没影了!”

    罗士信闻言恍然大悟。

    陈应却摇摇头道:“这还真不见得,要知道人的眼睛是黑的,金子却是黄的,阿史那步真在短短时间内,绝对搬不走八百多万斤钢铁,他又不会轻易舍弃……”

    罗士信一听这话,心中更急。

    陈应道:“你也不用着急,西突厥分裂,可是一旦我们大败阿史那步真后,其他突厥人会意识到,无论是谁,都不可能独力抵抗我们大唐,所以他们会在短时间内达成联盟,一致对外,仗有的打……”

    ……

    长安太极殿中,李渊端坐在御座上,左右两厢站立着大唐朝廷的文武大臣。李渊起身,望着众臣淡淡的道:“梁国公、驸马都尉、镇国大将军陈应自执掌西域以来,调度有方,上任至今,兢兢业业,勤勉有加,抚慰地方,克定平乱,并组织将士开垦田地,辎重粮秣,自给自足,令西域前线的将士,后顾无忧。西域扩土三千里,梁国公功不可没。为了嘉奖梁国公之功绩,朕决定,拜梁国公为司徒……”

    朝堂上顿时一片哗然。

    群臣羡慕的有,嫉妒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

    李元吉两眼喷火,怒气冲冲地斜视李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