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八十四章李世民很受伤
    第八十四章李世民很受伤

    “请上国大将军明鉴!”马孟明言辞诚恳的道:“今高昌国之主宅心仁厚,自继位以来勉力勤政,无甚陨越,境内以安,庶民粗足。养兵唯图自保,高昌国偏安一隅,并无问鼎天下之心。今唐主英明,天下归心,高昌国亦不落人后,为庶民百姓计,决以藩属国自降,善事大唐,息兵恤民,今后大唐与高昌,君臣和气,永弃兵戈,实为幸事……”

    陈应嘴角噙起一抹冷笑:“观马令尹也是熟读诗书之人,岂会不知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西域自古以来,皆是我华夏之领土,神盛不可侵犯,麴氏据高昌而守,不易胡俗,不改胡姓,功莫大焉,吾皇仁慈,定不会斩尽杀绝,可保高昌王一脉,世袭罔替,既要称臣,就不要再本大将军面前玩什么文字游戏了!”

    麴文泰一脸铁青,挣脱马孟明的拉扯,就向扑向陈应。

    马孟明岂会让麴文泰在陈应面前放肆,一旦惹恼了陈应,从高车城发兵,不出三天定能兵临高昌城下,到那个时候必然生灵涂炭。

    陈应冷冷的望着麴文泰,一动不动。事实上,在高车国相府里,陈应驻扎着足足一个三百人的亲卫步兵团,更何况此时陈应身边,还有阿史那思摩、罗士信以及苏定方这等高手。

    别说区区一个麴文泰,就算让高昌国最厉害的大将来陈应面前行刺,他也肯定会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马孟明带着哭腔拉着麴文泰道:“王太子殿下,息怒,息怒啊!”

    事实上,马孟明此时就是风箱里的老鼠,左右为难,他既不敢得罪陈应,也不敢得罪王太子麴泰。

    麴文泰看着场中数十支寒光闪闪的利箭,瞄准着自己,特别是数十名唐军甲士一脸杀气的望着自己,让麴文泰动也不敢动了。

    马孟明看着麴安静了下来,又对陈应道:“高昌国降唐,乃一片赤诚,高昌国愿以忠效唐君,希望我唐君亦仁主之心待高昌国,勿生刀兵,致天下糜烂……天下无千年不亡之国,为宏图霸业,致万千黎民疾苦,非百姓之福,实千古之罪人。……世上无百年不死之人,若大唐国欲以武力迫高昌国,则高昌国上下,自君至民,必上下一心,众志成城,断无不战而笑,贻万世耻笑之理。”

    “众成成城,断无不战……哈哈”听到这话,陈应脸上的笑意更浓,他转而望着苏定方道:“苏将军,本大将军命你为前锋将军,统率昭武九部附从军两万人马,明早拔营,兵发高昌!”

    苏定方闻言大喜,抱拳道:“末将领命!”

    说着,苏定方提着破军刀,背着身上的弓箭,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这一幕,马孟明简直想抽自己的嘴巴。他所谓的众志成诚,断无不战,不过是一个说辞,哪里想到陈应真正下达命令出兵。

    马孟明扑通一声跪在陈应面前,声泪俱下的道:“高昌国臣服唐,是为息刀兵,养万民。又兼唐国君乃仁德之主,必不致苛待高昌人,故有归心。今高昌递顺表称臣,希望我唐君能承喏待高昌王君臣如父子,永修睦好,不启战端。否则……”

    陈应望着马孟明淡淡的道:“马令尹你有一张好利口,是不是要说,高昌数十年仁政深得民心,今大漠天险可恃,数十万民心可恃,高昌城坚可恃,群臣心齐可恃,唐师虽强,无足畏也。”

    马孟明听着这话冷汗已经流下来了。

    陈应俯视着马孟明道:“马令尹,本大将军是一个坦诚的人,做事光明磊落,从来不藏着掖着,今天你就算说破大天,一样没用。本大将军既然来到这里,那就不会空手而来,降则高昌国四郡十八县保全,不降,本大将军倒要看看,你们高昌国到底是不是君臣同心,众志成城。”

    马孟明这才明白陈应是铁了心的要灭掉高昌国。这就是小国的悲哀,最无奈的选择。

    ……

    要说无奈,同样无奈的还是李世民。他一心想着领军出征,建立功勋,然而李渊和李建成却不让他率领出征,而只是给了他一个尚书令的官职。这个尚书令,在隋唐时代,就是事实上的宰相。可是李世民这个尚书令却是虚的,首先三省也好,六部也罢,自从刘文静死后,李世民朝堂上根本就没有外援。

    在尚书省内部,他既有裴寂这个尚书左仆射架空,六部九寺五监这二十一个要害部门,他一个也插不上手。

    李世民就是一个庙里的泥菩萨,所以李世民就非常苦闷。李渊提议李世民为凉州总管,李建成以尚书令,统管三省,总管六部,身居要冲,不得轻离为由,将李渊的提议给怼了回来。

    哪怕去凉州成为凉州总管,也总比在长安城里当一个摆设尚书令强万倍。无奈之下,李世民召集秦琼、程知节、谢映登、牛俊达、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以及褚遂良等心腹在承乾殿内饮酒。

    众人觥筹交错,十分高兴。可是李世民却心里有心事,越喝越急,脑袋渐渐变得浑浊了,李世民突然起身,走到场中,对雷永吉大喝道:“去取本王槊来,本王要舞槊!”

    站在屏风后面的长孙无垢看着这一幕,心中甚是疼惜,她冲身边的侍女吩咐道:“去,将醒酒汤给殿下端过去!

    一个侍女应声,端着汤去了。

    长孙无垢冲着坐在外面的长孙无忌使了个眼色。

    长孙无忌看到长孙无垢给他使眼色,就悄悄起身,来到了屏风后。

    长孙垢低声道:“二哥今日不该宴请这些人,你也不劝劝!”

    长孙无忌苦笑道:“殿下心里苦闷,况且这些人都是殿下的故交,今日又不谈国事,当不会有事!”

    长孙无垢摇摇头道:“京师不同军中,二哥如今正处在风口浪尖,还是收敛些好,舅舅请兄长今日过府叙话。”

    长孙无忌看了看还在发着酒疯的李世民和众将,笑道:“观音婢,今日也太晚了!”

    长孙无垢脸色浮现温怒:“不管多晚,都要去,舅舅会等你!”

    长孙无忌愕然。

    就在这时,雷永吉突然冲进殿中,朝着李世民躬身施礼:“秦王殿下,平阳公主殿下求见!”

    李世民舞槊虎虎生风,正在兴头上,他愤愤道:“今日本王谁也不见!”

    雷永吉无奈之下,只好朝着殿外退出。

    雷永吉快要退到殿门口的时候,李世民突然问道:“你说谁要求见本王?”

    雷永吉回答道:“回禀秦王殿下,是平阳公主殿下!”

    李世民听到平阳公主这四个字的时候,不用喝醒酒汤,脑袋里的醉意一下子就没有了。

    平阳公主与李世民的关系非常好,可是从前。自从刘文静蛊惑着李世民与李建成争夺东宫太子之位,双方关系越来越对立,最后反目成仇。李秀宁就断绝了李世民与李建成的往来。

    自从李秀宁成亲以来,李世民差不多快四个月没有见过李秀宁了。他寻思着李秀宁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看着李世民脸上阴晴不定,程知节推推秦琼,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一碰。

    程知节的脑袋转得快,反应敏捷,立即起身道:“秦王殿下,今日饮宴,承蒙殿下款待,如今酒已尽兴,来日再聚!”

    秦琼、牛俊达、谢映登也同时起身。

    李世民转念一想也是如此,他们姐弟相会,少不得要说些私密的话,众人在场肯定不便,扔下众人到偏殿相会,也失待客之道。

    于是,李世民顺水推舟道:“如此也好,咱们来日再相会!”

    不从时李秀宁带着马三宝与何月儿两个随从,从外面走来。来到承乾殿前,李世民三步并作两作冲到李秀宁身前,目光落在李秀宁已经隆起的小腹上,满脸堆着笑道:“世民拜见三姐!”

    李秀宁距离老远,就闻到了李世民身上散发出来的酒味,她脑袋中突然想起陈应说过,酒精对胎儿有着极大的影响。想到这里,李秀宁伸手往外推着李世民道:“距离我远点!”

    李世民一听这话,心里难受极了。

    李世民根本就没有想过,李秀宁怕李世民身上的酒味影响到她肚子里的胎儿,而是真心嫌弃李世民。

    李世民想着在朝廷里不仅受到太子的打压,又受到李秀宁的嫌弃。

    慢慢的,李世民的眼睛红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喝酒喝的。

    李秀宁望着一脸尴尬的李世民,转而走到殿内,看着殿内宫娥和宦官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一片狼藉,李秀宁拿着手帕,捂着口鼻,转身朝着偏殿走去。

    李世民看着李秀宁如此,拳头攥得紧紧的。

    眼睛又红了。

    此时李世民还不是后世的天可汗,他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

    正处于一个极度自信而又自负的年纪,在这个年轻,一旦连番受挫,很容易受伤,现在的李世民就非常受伤。

    李世民很想大哭一场,可是他却忍住了。

    李世民沉默的跟着李秀宁来到偏殿中:”不知三姐驾到,有何贵干!“

    李世民语气中不带任何情感色彩,仿佛他就是一个冰冷的机器。

    李秀宁愕然道:”好你个小二郎,敢跟三姐打官腔,皮痒了吧?“

    李世民淡淡的道:”世民岂敢!“

    李秀宁道:”听说你要出镇凉州!“

    听到这话,李世民的眼睛顿时红了:”三姐你是来笑话世民的吗?“

    李秀宁反问道:”笑话你,这话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