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三章这还算一座宅子吗?(一更)
    第三章这还算一座宅子吗?

    陈应归心似箭,为了追赶速度,甚至连“万安”号车轮船都没有乘坐,而是乘坐着小翼车轮船,车轮船经过一夜一天的全速航行,换了八波船工,终于顺利的开进渭河。

    站在船头,陈应浮想联翩。

    即将与李秀宁修成正果,陈应反而满脑子里都是李道贞。差不快快一年没有见过李道贞,而且他的儿子,李嗣业如今已经满百天了。这个时代没有照相技术,光靠画像,其实看不出什么。

    随着长安越来越近,陈应不知道李秀宁如何看待李道贞。正妻之位是李秀宁的,李道贞也没有办法没名没份的这样糊涂下去。

    陈应略嫌浮躁,不过深田花音却非常惶恐。到了渭河与界裕河的交叉口,水面变得更加宽阔起来,这个时候,河面上的舟船也多了起来。特别是来到陈家堡的渡口,陈应感觉难以置信,码头给舟船挤得满满当当,陈应没有响明他的旗号,小翼车轮船好不容易才找了空当挤进去靠岸。

    码头堆场过去是一排青砖黑瓦的店铺,店铺街有三四百步长,店铺背后是鳞次栉比的屋脊,不晓得藏了多少进院落,石街尽头延伸出去青砖铺成的大道,一直延伸到是清林里陈家堡的方向。

    原本,这里并没有码头,原本这里也没有草集市。可是短短半年多下来,这里不仅建成了码头,也形成了草市。此时正值掌灯时分,草市却热闹依旧,酒肆、酒楼、医馆、炊饼、汤饼、熟肉铺子、生药铺子、金银铺子、典当行、茶肆、货栈、客栈,居然还有半遮门(既古代的私娼)细细的数过去,竟然三百多家。除了眼前的店铺街外,还能看到有巷子往里深处延伸,街边摆满各式贩卖摊子。店铺街、码头前,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也有行船商旅或在码头上做苦力的挑夫,有工坊的工匠,也有十里八乡,在这里找工的乡民。也有穿红戴绿的妇女,吆喝声与驮马骡驴的叫唤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深田花音哪里见过如此繁华之地,看着过往的人群,琳踉满目的商品和店铺,目瞪口呆的道:“主上,这里便是长安城吗?好繁华,比我们深田市繁华多了!”

    陈应闻言噗嗤一下子就笑了,心中原本的担忧也一扫而光:“这不是长安,距离长安还远着呢,如果走,差不多要走上一天。”

    别说深田花音感觉吃惊,其实陈应也感觉吃惊。他这一路从清林里出战,陕州到河南,从洛阳到洺州,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原,然而除了那些州府大邑,还没有见过哪个县城有如此繁华,就连黎阳城这个州治(相当于后世地级市),还没有清林里的码头繁华。

    刚刚走到官道上,就看到侯莫陈旭翘首以盼。

    “五哥!”侯莫陈旭朝着陈应拱拱手,伸手作出一个请的手势。侯莫陈旭让开身子,一辆宽大的四轮马车,缓缓上前。

    此时,陈应反而不急了。他冲侯莫陈旭笑道:“这半年来,变化真是大啊,自己的家,快要认不出来了!”

    侯莫陈旭笑道:“那还不是五哥慧眼识珠,你门下的那个马周,实在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你不在清林里这一段时间,这里都被他经营的如此规模,假以时日,恐怕清林里,比万年县还要繁华!”

    就在这时,一队莫名十数名手持水火棍,身穿黑色劲装,头戴圆帽的汉子,排着整齐的队伍,沿着大街巡逻。居然还有税吏,抬着大箩筐,挨家挨户的收税。看着陈应微微蹙起眉头,侯莫陈旭笑着解释道:“按本朝定商人市税为三十取一,官市以三十取一的比例收取市税,咱们清林里,也是按三十取一的比例收税。”

    三十比一,也就是百分之三点三三,这个税律放眼全世界,绝对属于良心税律了。当然,这只是名义上的,另外加上税吏盘剥以及官府对商户的加派摊买,商户在官市实际承担的税赋要远无业高于三十取一的比例。

    清林里的草市并不被官府认可,属于民间集市。这清林里的商税,自然就可以落入陈应的口袋,不过,早在陈应临前之前,对清林里的规划,不仅拥有后世的集市功能,同时还有环卫工人,负责打扫街市。

    整个清林里的街道上,虽然不敢说一尘不染,至少看上去没有污迹和垃圾,清林里的草市之所以能兴起,一是处于交通便利之地,方便汇集流通各地的物产,另一方面,控制草市的陈应收的税,主要用于清林里草市的收入。

    清林里不仅仅有环卫工人打扫路面,修剪官道两边的树枝和花草,同时还有负责沿街所有路灯的支出。

    一条街道上每隔三十步就挂着两盏灯笼,这些室外的灯笼就多达数百上千,一夜时间,不知道要烧掉多少钱。

    正是因为有着路灯这个设施,所以就算到了掌灯时分,大街上也依旧人来人往,连绵不绝。

    如果说,清林里只是被陈应震撼到了,可是看到陈家堡,他已经被吓倒了。

    高大巍峨的城门楼,足足有后世的三层楼那么高,在清林里显得非常壮观,按说一丈八尺高的院墙并不算太高,可关键是陈家堡城墙厚约一丈六尺,名义上这外院的院墙,其实是一排房,可是陈应却知道,这哪里是什么房子,只有门窗,里面全部都是夯实的熟土,这些熟土还是用糯米汁浇灌后,蒸熟而成,坚硬似铁。

    三丈三尺的宽度,只要陈应需要,随着院墙可以增高,完全不需要考虑地基能否承重的问题。

    门楼上,显得平白无奇,然而,陈应看过之后才上发现,上面居然按装了六具床子弩,最绝的是,六具床子弩,根本就不需要用数十上百人上弦,只需要轻轻一搬机括,滑轮着吊着的重物就会落下,给床子弩瞬间完成上弦。

    也就是说,陈家堡门前的这六具床子弩,上弦的效率比普通的床子弩提高了十倍也不止,完全可以拿床子弩当成强弩使用。

    侯莫陈旭道:“我们侯莫陈氏吃过大亏,所以你的这幢宅子大兄请了前隋工部尚书宇文恺之子宇文庶亲自操刀,机关图已经送到府中了,这座机关,采取界裕河的河水作为动能,一旦激发机关,整个宅子,到处都是杀机!”

    陈应捂着脑袋,他感觉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座坞堡,关键是才六个月时间,已经基本完工,进入大门,就是照壁。

    整个照壁上,露出密密麻麻如同铜箭般大小的孔洞,陈应没有看图纸也知道,这座寻常到极点的照壁,其实里面也装上了大量的弩机,一旦大门被攻破,从大门口到照壁前三十步的范围内,就是弩机封锁的死亡之地。

    陈应走到门楼上,站着门楼,往后望。这才发现,这座坞堡比原本自己规划的要大上不少,粗略估计至少占地超过五百亩。五百亩地一眼望去,其实不算大,关键是这个时代的城池其实都不算大。

    陈应的坞堡如果折算成平方的话,大约三十三万平方左右,那么问题来了,楼兰古城才十二万平方,陈应的这个宅子就是楼兰古城的两点七五倍,将近三倍了。

    这还是一座宅子吗?

    这尼玛妥妥的一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