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二五一章强军在手何处去不得?
    第二五一章强军在手何处去不得?

    “王大将军,久仰大名,幸会幸会!”陈应一脸假笑,连他自己都感觉自己学坏了。经过双方十多轮的来回磋商,陈应带着一百余名亲卫,以及安兴这个监军来到郑军大营与唐军大营的结合部。

    一张简易的案几,一把遮阳伞,就是郑国与唐国战场协商的会场。

    “废话少说,如果你要是劝降的话,就免开尊口!”王世恽阴恻恻的道:“杀兄之仇,不共戴天,王世恽今生今世,与李唐势不两立……”

    不等王世恽说话,陈应就笑道:“那好吧,咱们今天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回去摆明车马,咱们继续打,如果不把你打出屎,我陈应跟你姓!”

    安兴一听这话,身子赶紧了打了一个哆嗦。如果真让王世恽回头先拿李世民开刀,这下如何向陛下交代?

    然而,让安兴无比震惊的却是,陈应对王世恽如此不摆好脸色,偏偏王世恽还吃这一套。

    “你……”看着陈应似笑非笑的神情,王世恽迅速冷静了下来。王世恽虽然生气,却并不是被陈应简单的激将法给激出来的,事实上,他现在没有办法再坚持下去了。他也不傻,如果李唐朝廷不犯昏,根本就不可能杀掉王世充,偏偏王世充死了,杀了李世民固然解气,王氏上下老小,恐怕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在李世民还在自己手中的时候,杀掉王世充这就是极大的漏洞。

    “令兄死了,陈某也表示非常遗憾!”陈应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死了的死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而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好好的活下去!”

    王世恽忿忿说道:“隋室倾覆,唐帝关中,郑帝河南,郑国未尝西侵,李唐忽举兵东来,何也?”

    “你们郑国没错,我也没错!”陈应道:“一山不容二虎,天有日月,地无二主,四海皆仰唐风,唯令兄独阻声教,为此而来!”

    王世恽其实也不想打了,想与唐国讲和,斟酌的道:“世恽若为郑王,与贵国自然息兵讲好……”

    陈应将事先准备好的证词,放在王世恽面前。

    王世恽原本以为这是李唐给他开出的招降条款,可是一看之下顿时发现,居然是唐军士兵的供词。王世恽道:“这是……?”

    陈应故意作惆怅的叹了口气道:“事实上,咱们都中计了,我们唐国与郑国在洛阳打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反而便宜了其他人!”

    “魏州、贝州?清河?”王世恽震惊的问道:“你是说吾主是死于窦建德之手?”

    “难道不可能吗?如果你杀了秦王殿下,那么咱们大唐将再无谈和的可能!”陈应道:“我们大唐数倍与郑国,治下人口多达五百余万,如果吾皇陛下,不惜一切代价,便可以募集五六十万军队,郑军,根本挡不住,可是这么打下去,真的有意义吗?除了给地狱增加几何亡魂,对苍生有何益处?更何况,这么做,到最后,你能得到什么?让后世之人如何评价将军?说你傻呢?还是说你笨呢?”

    “哎呦……哎呦!”安兴捂着胸口,实在不感觉心脏受不了。不由得劝道:“陈大将军慎言,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这话不可乱说!”

    可是,这话刚刚说完,安兴就后悔了。

    他的话,怎么听都像是神补刀!

    陈应抬眼一看,发现王世恽的脖子上的血管像一条条大蚯蚓一样暴凸而起,张牙舞爪,仿佛轻轻一针就会爆裂开来,鲜血狂喷!他两颊的肌肉已经完全扭曲,那双眼睛瞪得几乎要从眼眶里蹦出来,再加上酱紫的脸色,根根竖起的头发,还有那双张开的利爪,怨毒的目光,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陈应心惊肉跳,叫:“王大将军,你……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王世恽的喉咙微微发甜,心中暗道:“不好,让这小子气得要吐血了!”他的声音高亢尖厉:“陈大将军,别忘记了李世民还在我手中!”

    “我知道啊!”陈应微微笑道:“你成心想拉着你们全家陪葬吗?”

    王世恽的面色越来越阴沉:“一命换一命倒也不亏!”

    “是吗?”陈应道:“你算错了,这可不是一命换一命,可是一百四十七条性命,换一条,说着,陈应冲张士贵使一个眼色,他会意,立即抄起一只响箭。

    所谓的响箭,其实就是在箭杆上挖出几个不规则的小孔,箭矢在飞行过程中,空气冲击着小孔,发出瘆人的啸叫声。

    随着响箭响起,唐军大营后方出现一队车辆,这些车辆都是囚车。可是当王世恽看清这些囚车装着都是王世充和他的家眷时,他就像泄了气的皮球。

    什么封王,什么王氏基业。什么江山社稷,什么千秋大业,此刻这些念头,却一招而光。

    王世恽哭丧着脸道:“世恽愿降!”

    有王氏满门老小作为人质,王世恽还真没有办法。

    人都死光了,要千秋大业有何用?

    郑国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

    听着王世恽要降,安兴松了口气:“谢天谢地,终于结束了!”

    然而,安兴的高兴实在太早了一些。

    陈应郑色道:“王大将军,您此刻不还不能投降!”

    安兴目瞪口呆。

    王世恽也莫名奇妙的问道:“为什么不能降?”

    陈应凑到王世恽的面前道:“这么说吧,被窦建德摆了一道,你想不想报仇?”

    王世恽道:“怎么不想!”

    “如果想,那我们就……”陈应将他的那个计划,一一告诉王世恽。

    现在王世充已死的消息,恐怕已经传到窦建德的耳中。这个时候,如果王世恽当然无数将士的”斩“了李世民,恐怕窦建德就会相信,王世恽与唐朝不死不休。

    当然,陈应则可以声西声东。

    与王世恽商谈完细节,陈应便回头去准备奔驰河背的准备了。

    ……

    骁骑军钩镰枪枪骑,全军将士钩镰枪平指前方,八骑一行,横看成行,直看成列,每一行八匹战马的马蹄都是同时抬起,同时落下,整齐划一,这种只能用“精确”来形容的节奏让人毛骨耸然。

    陌刀军刀依然出鞘,陌刀在阳光之下闪耀着令人胆寒的锋芒。他们的陌刀还是陌刀,在他们手里是件令人胆寒的杀戮利器,不管刀刃落在对手哪个部位,对手的身体都不会完整了。

    轻装步兵与射生军迈着整齐的步伐浩浩荡荡的开过,一股嗜血气息席卷天际。

    屈突通眉头紧皱,忧心忡忡:“只有不到五万兵马,超过半个都是新兵,真的拿下河北吗?为什么不多等几天?再等几天,关中的援军就会抵达……”

    ”不用等!“陈应自信的笑道:”有如何强军,这天下何处不能去得?”

    陈应这倒没有吹牛,骁骑军与陌刀军恐怖的战斗力,哪怕不用打,吓也可以把他们吓死了。

    就在陈应准备在孟津渡,登上万安号车轮时,陈应突然如同一阵风似的,跑到李秀宁身边,在众将士错愕的目光,陈应猛的抱住李秀宁,在他的脸色狠狠的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