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二四二章戮力北进直捣黄龙(三更求订阅)
    第二四二章戮力北进直捣黄龙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陈应说出去来的这句话,对于在场众人来说,不是尖锐,而是意外。

    特别是老辣如屈突通,他就非常精通明哲保身之道,在历史上他作为隋朝降臣,位列凌烟阁十二,可以说他是除了魏征之外,降臣中获得待遇最好的一个。事实上双方争执的问题核心,屈突通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救或不救李世民,其实就是秦王府与东宫两个阵营的较量。

    屈突通举重若轻的将问题踢给陈应,其实就是挖了一个坑,赞同刘弘基与王君廊的提议,陈应就会得罪秦王府,一旦李世民平安归来,会把陈应恨到骨头里。一旦支持秦王府,恐怕李建成也会考虑陈应的屁股有没有坐歪。

    只是,屈突通非常意外的是,陈应居然又把皮球踢到了朝廷那里。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就最佳的借口与理由,而且让人可争议,无可辩驳。

    在后世,人们常把外交权衡量为国家的主权重要因素,事实上在这个时代,外交权力也是皇帝最为看重的权力。私通敌国也视为十恶不赦的罪行之一。陈应把这个裁决之权上交给李渊,就等于把这个棘手的问题交给朝廷处理。因为这个和议的内容,有一个条款非常明确,要李渊明发圣旨,颁布天下。

    这就等于让整个李唐朝廷的公信力也王世充背书,这样以来,李渊就不好公然撕毁承诺。

    屈突通的眼睛眯了像狐狸的弧度,与李世民出征前的那个晚上,李渊与他深夜相谈话迅在脑际掠过。在那之后,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李渊说了二十七遍中原,对于中原,李渊是志在必得,同样,李渊的底线绝对不会是在中原弄一个国中之国。

    圆滑,懂得退让是一个优秀政治家的必备品质。然而,陈应如此滴水不漏的表现,如果出现在一个年过半百的政客身上并不奇怪,可是陈应实在是太年轻了。

    自从李秀宁认识陈应以来,陈应从来都走进攻,进攻,进攻的路线,李秀宁却有点难以置信,这个男人会让选择“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要知道当初,在灵州的时候,李渊的意思明明是与突厥缓和矛盾,可是陈应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主动进攻突厥,并且直接与突厥始毕可汗、处罗可汗派出使节,逼迫突厥释放之前俘虏的汉人百姓。

    然而,陈应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么一个决定。

    当然,李秀宁知道,哪怕此刻想不通陈应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李秀宁下意识的认为应该支持他。

    和聪明人处事,就是比较简单。李秀宁的目光与陈应的目光在空中一碰,李秀宁缓缓点点头道:“如此甚好!”

    这件事总算拍板决定了下来。

    众将领纷纷离开,就连长孙无忌和杜如晦也缓缓离开。就在这个时候,房玄龄却把目光落在了屈突通身后的庞大地图上,良久之后,房玄龄拽了拽快要走出大帐的杜如晦。

    杜如晦恍然大悟。

    屈突通、李秀宁、房玄龄与杜如晦一脸期盼的望着陈应。

    陈应被四人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都看我做什么?难道我脸上有花吗?”

    杜如晦咳嗽一声,道:“还请陈应将军坦言相告!”

    “我需要时间……当然,秦王殿下被俘虏,对于我们大唐而言异常被动,但是……”陈应微微笑道:“这难道不是我们大唐统一北方最佳的机会吗?”

    屈突通一脸惊讶的望着陈应道:“陈大将军的意思是?”

    “其实我还有一个更大胆的计划!”陈应指着黄河水道,指着通济渠、然后就指了指永济渠道:“从这里洛阳到右北平,将是一片通途,如果秦王殿下被俘虏的消息传到窦建德耳朵里,他会怎么想?”

    房玄龄恍然大悟。

    李秀宁道:“你是说……你要渡河北上?”

    陈应摇摇头道:“这只是中策!”

    李秀宁疑惑的“中策?你的意思是你想直捣河北!”

    “然也!”陈应如今河北窦建德防守力量薄弱,如果一支兵马沿黄河而下,直接进攻相州,就完全斩断了窦建德大军的归途,如果我率领大军直达河北腹地,窦建德的大军必然毫无士气,失去战斗意志,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河北三十九州之地,将为大唐的领土,北方唯一的霸主,就是大唐皇帝陛下。”

    房玄龄道:“可是……陈大将军,现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大军如何渡河?就算陈大将军可以让将士伐木,打造浮桥,成功渡过黄河,兵临河北,然而,大军辎重将如何运输……”

    杜如晦也道:“若是陈大将军想采取以战养战,恐怕也行不通,河北久经战乱,民间也没有什么积蓄,况且窦建德以仁厚之名,名扬河北,若是陈大将军以战养战,肯定会痛失河北人心。”

    “这都不是问题!”陈应笑着望着李秀宁道:“陈留有一个漕运豪族孙敬初,他麾下有一千多艘漕运船,一次性可以运输三万余石粮草,或同等数量的士兵!孙敬初麾下的漕船可以供大唐调用,我已经遇阻代庖,赏他一个骁骑尉。”

    事实上陈应并没有给孙敬初任何承诺,不过陈应也知道要想马儿跑,必须给马儿吃草。猛虎义从跟随侯莫陈氏已经苦了几十年,能给他们带来福利的时候,陈应绝对不会吝啬,也只有这样,猛虎义从才会更好的给陈应卖命。

    李秀宁点点头道:“若非孙敬初的漕船,恐怕现在陈大将军还无法攻破偃师城,如果不能攻破偃师城,咱们这一仗恐怕已经全面战败,别说一个区区从五品的骁骑尉,本宫可以做主,赏他一个轻车都尉。”

    轻车都尉是大唐十二策转军爵之第七转。在唐朝军军功是有着严格的计算方式,以少击多为“上阵”,兵数(包括战士人数和装备)相当为“中阵”,以多击少为“下阵”。按战争的结果分:杀死或俘虏敌人的百分之四十,为“上获”;杀死或俘虏敌人的百分之二十,为“中获”;杀死或俘虏敌人的百分之十,为“下获”。按照战前的条件和战争的结果,综合起来,拟定“转“数。上阵、上获为五转;上阵、中获为四转;上阵下获为三转,以下递减类推。

    七转军功,相当于陈应在灵州之战两战之和。

    “陈大将军”屈突通迟疑着,望着陈应道:“你认为,如果要进兵河北的话,需要多少兵马才有必胜之算?”

    “世上没有必胜之算”陈应道:“不过要想制胜,最好得有两万骑兵加三万步卒,”。

    屈突通脸色一沉:“五万步骑?我们哪里来那么多的兵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情况!”

    屈突通按肠刮肚,此时能调动多少兵马,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那一瞬间他就将再保持对王世恽绝对压力的情况下,都迅地在脑中过了一遍,终于道:“好吧,既然陈大将军决定戮力北进,那我们就调出二十六个折冲府的兵力来,东征河北!”

    “不用”陈应摇摇头道:“郑军俘虏青壮再给我两万人,战马给我两万匹,其他的我来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