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一四九章命根子的问题
    第一四九章命根子的问题

    长安,甘露殿内。李渊接到函谷关捷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也没有办法,函谷关距离长安已经快五百里了,这还是唐国境内,由于大军粮道连绵不绝,信使拥有无数马匹更换,一路上马不停蹄,马歇人不歇,一路狂奔。

    以最快的速度将函谷关的战报递到了李渊手中。李渊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战报:“半个时辰破函谷关?这怎么可能?”

    裴寂并没有看到战报,悠悠的笑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若是郑军不战而逃,别说半个时辰,一柱香的功夫也可以把函谷关拿下来了!”

    “毙敌……毙敌六百四十四人,伤敌一千八百六十一人。俘虏两千四百一十四人!”李渊的声音颤抖起来,膛目结舌的道:“自损一人轻伤?……这怎么可能?”

    裴寂郑重的道:“这些武将胆量越来越大了,虚报战功……他们居然敢如此疯狂,真以为我们是傻子吗?真该好好惩治惩治一下他们了!”

    李渊摇摇头道:“这不是他们的战报!”

    “不是战报?”

    “那是??”

    “左监门卫传来的密报!”李渊扬了扬手中的密信道:“左监门卫的密报,可信度还是挺高的,他们还真不敢欺瞒朕!”

    听到左监门卫的密报,裴寂就不说话了。左监门卫就是李渊的耳朵和眼睛,就连裴寂对于左监门卫的事情,从来都是不闻不问,隐隐约约,裴寂知道左监门卫的能力很强,渠道很广,虽然不说无孔不入,至少李渊想听到的消息,李渊一定能得到。

    当然,左监门无须向李渊替陈应表功,消息自然可靠。裴寂此时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函谷关,怎么可能在半个时辰里被攻破?”

    李渊没有回答,将手中的密信递给了裴寂,裴寂展开密信一看,脸上的疑惑反而更浓了:“硫黄、乌头草、焰硝、芭豆、狼毒、桐油、木炭、砒霜、黄蜡、这些东西老臣都知道,可是这沥青是什么东西?”

    李渊摇摇头道:“朕也不知,想来这个沥青才是陈应可以夺取函谷关城的直接原因!”说到这里,李渊冲左监门大将军鱼彦章道:“想办法,把这上面的东西弄来,不弄清陈应如何半个时辰破函谷关,朕实在难以心安!”

    事实上,陈应有点用力过猛,一天连破雁门关十八道隘口,攻破天下第一雄关雁门关,随后又在半个时辰内攻破天下第二雄关函谷关。雁门关还好说,历史上曾多少被攻破,可是函谷关自从秦穆公时期建立以来,只被攻克过一次,而且那一次也是因为秦国抗不住秦国兵多将广,长达一年半的消耗,被迫认输。

    可是,陈应居然在半个时辰内攻破函谷关,将王仁则麾下超过三分之一留在了函谷关,这不能说明王仁则没有抵抗之心,而是根本抵抗不住。一只军队,哪怕是精兵,只要伤亡三分之一,也绝对没有战斗力了。

    雁门关、函谷关接连被陈应攻克,那么天下还有可以阻挡陈应的关城吗?

    远在新安县境内的陈应,其实还不知道,他这么短短的时间内攻破函谷关,已经把李渊吓到了。

    就在鱼彦章准备下令让左监门卫的密探,伺机偷出陈应攻破函谷关城的秘密武器时,裴寂突然却出声道:“陛下,何不直接下旨,让陈大将军将这个秘密武器献给陛下?若是如此镇国利器在手,天下还有何城池不克?”

    李渊一怔,顿时就明白了裴寂的用意。裴寂直接让李渊直接下令陈应,其实未偿不是一种试探,只要陈应愿意将这个镇国利器交给李渊,这就说明陈应没有异心,同时,任何城池在李渊面前,将不再是难以攻克的难题。

    但是,如果陈应不同意,或者顾左右而言其他,再或许以其他理由搪塞,这说明陈应就很有问题了。

    李渊笑道:“裴监真是智计无双,好好,就以裴监……来人拟旨!”

    “陛下,其实这个圣旨不下为好!”裴寂笑道:“陛下只需要派出一人,老臣敢肯定,陈应必将如此利器双手奉上!”

    “哦!”李渊闻言一愣,眉眼一挑:“你是说三娘?”

    “正是!”裴寂点点头道:“柴绍新丧,侯莫陈氏与陇右李氏同为西魏八大柱国家族,倒也门当户对,况且,岭南侯莫陈氏的势力可不小啊!”

    李渊点点头。

    侯莫陈颖曾为隋朝桂州总管,兼管十七州军事。虽然说岭地诸州地广人稀,产出有限。可是不可否认,侯莫陈氏是当地的土霸王。十七州数百大小獠人、越人和藩苗,皆为侯莫陈氏是从,与侯莫陈氏联姻,可以说是双赢。

    如果说以前,李渊看不上陈应,那是因为陈应出身低微,如果将堂堂帝女嫁于一贱民,恐怕会引为天下的笑柄。

    可是现在,谁敢说陈应出身低?

    侯莫陈氏是累世将门,多门将领。特别是侯莫陈崇四兄弟,两个儿子,包括现在的孙子侯莫陈应与侯莫陈虔会,侯莫陈虔会当年在平陈战役中,也是大放光彩。年纪的时候,侯莫陈虔会也是一员难得的虎将,哪怕这只老虎已经老了,可是谁敢小瞧他?

    更为关键的是,侯莫陈氏现在有一个陈应,陈应之勇,远逊其祖侯莫陈崇,可是其智谋与练兵之术,可比侯莫陈崇强得多了。

    以陈应作为女婿,驸马都尉,肯定不会委屈平阳公主,自然对于李渊来说,也是一件难得的好事。毕竟,大唐多一员可以独挡一员的大将,也可以让大唐开疆裂土,变得更加顺利。

    李渊想到这里,就对身边的常侍陈齐道:“派人传朕口谕,宣平阳公主觐见!”

    “奴婢遵命!”

    ……

    陈应派出四处抢占河南治下的十五城,而陈应已经严令,各军各将领不得捞过界。虽然李世民相对而言比较大度,可是洛阳这块肥肉是李世民的,抢李世民的肉吃,结果肯定不会好。

    陈应也知道,消灭王世充、窦建德之后,李唐在中原将无敌手,同时,内部的斗争将会逞现火热化,朝野党同伐异,朋党相争得厉害,没有足够的利益,很难将别人死心踏地的绑上船来,李建成手下不是无可用之人,如果不是没有足够的利益,那些人,很难跟着李建成死心塌地。

    陈应创立钢铁厂、打造马车、以及各种新型事物,看上去利润非常丰厚,可是却没有办法分。这个蛋糕,盘子虽然大,可是一旦分润下来,就没有多少利益了。

    陈应决定趁着安抚河南地的机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发展河南经济,让陈应成为李建成的钱袋子,只要有钱,有利益可以分配,李建成就有更大的胜算。

    陈应身边如今只剩下戴着金色虎纹面具的单雄信,过了上元日,农民已经开始准备春耕的事情了,该修补犁子的修补犁子,该增添锄头就增加锄头。

    陈应带着单雄信行走新安县田间的地头,发现也有一些衣衫破旧的人蹲在田头,愁眉不展。

    陈应下了马来,走到田垅间,才看到这些蹲在田头的农民脸带愁容的看着地上还有一层薄薄积雪的农田。

    陈应问一个老农:“敢问老翁,这么冷的天,怎么都蹲在田头发愁,冻坏了怎么办?”

    那老农脸皮皱得跟老树一般,脸上是化不开的愁色:“冻坏了就死呗……”

    老农语气有说不尽的悲凉与无奈。

    陈应冲单雄信招招手,单雄信从战马的链搭上掏出一大把铜钱。当然金银之物,可以更值钱,但是陈应知道如果他把金子给了一个普通的老农,这并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说不定晚上就会有人铤而走险,杀向他的家中。陈应道:“老翁,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是不是种子粮已经吃了,没有关系,这些还有点钱,回去买点种子,过些时日,等春雪融化,准备春吧!”

    “种子粮,倒有还有些,可是田没了,要种子粮还有什么用!”老农望着面前的田地,扑通一生跪在积雪上,嚎嚎大哭:“俺没用,俺丢人啊,俺没保住这些几十亩祖田,愧对列祖列宗……”

    陈应一下子感觉问题严重了,似乎像这位老农一样的人似乎还真不少,放眼望去,人影交绰,几乎田间地头,都有或老或小,或轻或弱的人蹲在田间地头。

    陈应拍拍老农的肩,宽慰道:“老翁,您给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农老泪纵横的望着陈应:“这位郎君,您不是新安人吧?”

    “不是……”

    “那……”

    “我是从长安来的!”

    “哦!”老农听到陈应不是新安人,也没有防备,一边哽咽,一边摸着眼泪:“田没叻,活不下去叻。”

    陈应一听这话,脸色凝重起来。民以食为天,当然食,主要来源于土地,没有土地的农人,连人都算不上,在农民眼中的农民,必须有土地,没有土地就是二流子,下等人。陈应就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翁,你的田好好的,怎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