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九十二章遇到了骗子
    太原城外唐军大营中央的望塔上,李秀宁站在望塔上望着柴绍远去的背影。何月儿躬身道:“回禀公主殿下,柴驸马说“悠悠我心”。

    李秀宁转过身子,露出一副要吐的样子:“欧……”

    何月儿小声道:“柴驸马也是好人哪!”

    “好人?要不,我把你送给他作妾?”李秀宁脸上浮现一抹胭脂色,伸出食指轻轻一戳何月儿的眉心。

    何月儿嘟囔着小嘴道:“凭什么?”

    “那送给陈应作妾?”

    “不”

    李秀宁噗嗤一笑:“陈大将军走了,某人的魂都像丢了,念念在心,现在又装模作样。”

    何月儿道:“公主不是说,像奴婢这样的人,还能生儿育女吗?我真害怕,有朝一日,亲手掐死自己的孩儿。”

    “陈大将军杀的人比你多了无数倍,你才杀几个人?”李秀宁道:“如此说来,你们一倒也般配。”

    何月儿道:“我本是非之人,注定漂泊,就不要去祸害好人了!”

    “所以啊,你正适合给陈大将军作妾!”

    何月儿眨着眼睛,望着李秀宁的眼睛道:“公主的意思是,陈大将军不是好人?”

    “他要是好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了!”李秀宁摇摇头笑道:“关键是陈大将军,不是一个怕事的人。”

    李秀宁脑袋中不自觉的浮现陈应的样子,回想起陈应异常坚定的说道:“我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

    皇权神圣不可侵犯。

    在这个时候,敢于直接面对皇权威严的人,李秀宁还没有见过,而陈应则是唯一的一个。

    在陈应的支言片语中,李秀宁感觉陈应是一个非常有决断的人。特别是他的那句话非常霸气:“所谓的规矩,就是用来的打破的!”

    ……

    柴绍离开了,然而他的心却留在平阳公主李秀宁身上。尽管在陈应并没有出现之前,李秀宁对他从来都是不假颜色,可是柴绍并没有放弃。他知道,只要自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一定会有办法让李秀宁回心转意。

    可是,随着陈应出现。柴绍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特别是亲眼目睹着李秀宁像一个小妻子一样,给陈应更衣。

    柴绍更是委屈,作为李秀宁名义上的丈夫,李秀宁从来没有服侍他更衣,更没有给他缝制过任何一件衣服。足可见陈应在李秀宁心中的地位,远比他更加重要。

    所以,柴绍心中因而对陈应更加嫉恨,他认为是陈应李秀宁才变成这样,每当柴绍脑袋里浮现陈应那张比他更俊俏的脸,柴绍就恨得牙痒痒,他恨不得将陈应的那张俊俏的脸,用刀子划成丑八怪。

    突然,柴绍感觉自己如果一刀杀掉陈应,未免太便宜他了。陈应不应该这么轻易死去,陈应的脸那样俊俏,比春风堂里的免儿爷还俊俏三分,如若是将陈应卖到春风堂去,让陈应在那些雄壮大汉身下承欢?

    想到这里,柴绍立即有了主意。他赶紧写下一张纸条,放在信鸽腿上的细竹管里。

    信鸽用来送信,其实是非常没有保障的,十只信鸽,迷路的机率会超过三成。由于信鸽的体型小,在天空中天敌非常多,如果遇到天敌比如鹰,肯定是九死一生。所以在古代用信鸽传信的时候,绝对不会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一只信鸽,朝发夕至,直达目的地。

    事实上,为了向折娄弃疾传讯,柴绍一次性放飞了十五只信鸽,每一只信鸽上都绑着同样的命令:“生擒”二字。

    然而,当夜折娄弃疾接到柴绍的命令时,已经坐立不安了。因为陈应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一头扎入鼠雀谷而是在谷外五里的空地上扎营,还有一队骑兵前行离开,看样子应该是向正处于介休的李仲文求援。

    别看李仲文是李密的堂叔,身为西魏八大柱国之一李弼后裔唯一的硕果仅存的嫡系子弟,可是李密刚刚被杀,李仲文绝对不敢在陈应面前摆他西魏李弼家族的谱。一旦李仲文派兵保护陈应,再想刺杀陈应已经难了。

    折娄弃疾想了想,最终还是难以决断。

    魏定邦在焦急等待的过程中,耗尽了他的所有耐心。

    “阁下,要不,我们今夜就去偷营?”

    “你知道陈应是什么人吗?他才是玩偷营的祖宗,你以为他真为没有防备?”

    魏定邦恨恨的骂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这么算了?”

    折娄弃疾冷冷一笑,说道:“他们倒是认定我们没有从沿道下手的机会!”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事实上,折娄弃疾的耐心一直非常不错,他跟着陈应不远不近,相距离二三十里路程,沿着官道缓缓南下。

    半个月后,陈应抵达黄河河畔索桥渡。在索桥渡陈应一行人准备寻找渡船,然而找了一圈,却发现并没有半艘渡船。

    就在这时,黄河之上突然出现一艘挂着黑色都水监标旗的双桅杆帆船。

    梁赞道:“要不咱们借用一下他们的船?”

    陈应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梁赞等数十名亲卫站在岸边冲都水监的帆船大吼道:“停船,停船!”

    船上的人看着岸边的人大呼小叫,根本不予理睬。

    梁赞喊得嗓子都哑了,望着大船远去的帆影,只得垂头丧气的返回来。

    就在这时,一名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的汉子悄悄凑近梁赞小声道:“几位爷想过河?”

    “你要是没瞎自然看得出来!”梁赞没好气的道。

    那尖嘴猴腮的泼皮贼眉鼠眼的道:“十两银子,我给你们找条船!”

    “能找到船,给你十两银子!”

    泼皮伸出向梁赞张开,梁赞从取出十两银子扔给泼皮。

    泼皮接过银子放在嘴里咬一下,试试银子真假,然后笑道:“这索桥渡其实已经废了,前段时间这些接连出现几船翻船事故,淹死了十七八个人,现在大伙都不在这里渡河了,都到下面十里铺渡河,你们要是到了哪里,别的没有,十艘八艘渡船还是有的!”

    梁赞道:“你们几个跟着他去找船!”

    四五名亲卫跟着这名泼皮朝着沿着河堤,朝着下游走去。走了不多过多,不过一二里地,有一大片芦苇荡。

    那泼皮突然朝芦苇荡里一钻,瞬间不见了踪影。几名亲卫见状纷纷大吼道:“站住,站住,再跑就放箭了!”

    莫约一刻钟后,四五名亲卫垂头丧气的返回来:“娘的,真是晦气,遇到了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