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四十二章东受降城
    就在尉迟恭的亲卫队集合的过程,尉迟恭与这个前来报讯的士兵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一下民夫叛乱的起因。

    得知是寻相的便宜岳丈刘三残杀民夫,激起了民夫的激烈反抗,酿成民变。尉迟恭阴沉着脸道:“该死,全他娘的该死!”

    周围的天兴军将士们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不知道尉迟恭所骂的人到底是谁,到底是民夫该死,还是刘三该死。

    时间不长,天兴军尉迟恭的亲卫队莫约一千余人全部集合完毕。然而出乎意料,尉迟恭迟迟没有下令开拔,众天兴军亲卫将士侧耳倾听着远处传来的杀喊声,疑惑不解的望着尉迟恭。

    尉迟恭没有下令,原因其实很简单。尉迟恭官宦世家。不过在其父亡故之后,家道中道,尉迟恭曾有一段时间打铁为生的经历。作为曾经最底层的一员,尉迟恭非常清楚这些民夫的秉性,若非逼得他们实在过不下去了,他们是绝对不会铤而走险的。现在这群可怜的人,必逼得活不下去,官逼民反的事情,出现在自己身上,这让尉迟恭产生一种非常荒谬的感觉。

    事实上,尉迟恭对民夫非常同情。当然他也和无数热血青年一样,心中有一个侠客梦,痛恨贪官污吏,惩强扶弱,劫富济贫。尉迟恭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站在弱者的对立面。然而,作为天兴军主将,平定叛乱又是尉迟恭的职责所在。

    所以,尉迟恭站在大帐外,异常纠结。就在这时,天兴军前营偏将军刘远涛、左营偏将军伍凌召、后营偏将军张仲海、右营偏将军左嗣源全部抵达中军大帐。

    看到众将领到齐,尉迟恭的脑袋中灵光一闪,终于想到一个可以两全齐美的办法。

    尉迟恭道:“前营刘远涛!”

    刘远涛出列拱手抱拳道:“末将在!”

    尉迟恭道:“为防唐军偷营,尔部需严防死守。”

    刘远涛道:“营在人在,营破人亡!”

    尉迟恭又道:“后营张仲海、右营左嗣源!”

    “末将在!”

    “你们两部,各调两千人,加强左翼防守,暂归伍凌召节制!”

    还没有等张仲海、左嗣源二人领命,便望见寻相异常狼狈的跑来,此时他的头发披散开,脸上还有血污。看到尉迟恭,寻相仿佛遇到了救命稻草,语气中带着些许惶恐:“尉迟将军,快命令部队平定乱军!”

    尽管尉迟恭很想拿着他手中的那根马槊,将寻相那张脸砸开花。不过,刘武周确实是对他有知遇之恩,让他叛变刘武周尉迟恭还真做不出来。尽管尉迟恭很同情这些民夫,但是他是官,那些民夫现在变成了匪徒,官平匪乃是天经地义。

    尉迟恭道:“寻副将,你不感觉这场叛乱来得太突然吗?”

    寻相正想说:“突然个屁,要不是刘三那个废物……”寻相转念一想也是,若是追究起来,刘三固然该死,他也有识人不明的罪责。于是,寻相便顺着尉迟恭的话道:“尉迟将军的意思是?”

    尉迟恭道:“民夫突然作乱,想来也是民夫营混入了唐军细作,唐军细作蛊惑民夫作乱,定然所图不小,若是让其趁乱焚我粮草,或是器械,我军定会损失惨重!”

    寻相想赶紧从这次民变事件中把自己摘出来,立即附和道:“尉迟将军所言极是,所言极是……“

    尉迟恭不再理会寻相,向后营张仲海、右营左嗣源下令道:“后营张仲海、右营左嗣源!”

    “末将在!”

    “你们二人严防粮仓草库,若有差池,提头来见!”

    “遵命!”

    尉迟恭既命令部队严加防守,又临时制定出了暗语和口令,总算拖延了一柱香的时间。尉迟恭心中暗叹:“本将军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尔等若是识相便往绵山跑,或许可以逃得性命!”

    这次马三宝这次举事,与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大有不同。虽然说马三宝筹备的时间虽然短,然而跟随马三宝与娘子军将士,都是原来的关中义军大小头目。他们对于如何蛊惑人心,挟裹百姓有着丰富的经验。

    马三宝率领这数十名娘子军将士潜入民夫营,一直隐而不发,就是等一个举事的契机。当刘三屡次抢夺民夫营的女子,供突厥人银(和谐)乐,马三宝就是要等这个民怨积攒到一定程度,终于民怨爆发了。

    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马三宝开始举事。马三宝率先娘子军旧部作为骨干,将民夫中最强壮的一部分人组织起来,得到八百余名敢死队。于是马三宝率领这八百敢死队向守卫民夫的天兴军发起猛攻。

    以极短的时间内,将看守民夫营的天兴军三百余人,尽数歼灭。在战斗中,马三宝表现出了顽强而凶悍的战斗作风,不仅威慑了天兴军士兵,同时也给了举事民夫们极大的信心。

    和一般起义部队不同,马三宝并没有率领这支连木棍都没有做到人手一根的乌合之众向天兴军守军的粮仓和草料库发起进攻。

    而是将天兴军大营外的十数座民夫营连续端掉。

    当尉迟恭率领亲卫队抵达率先起事的民夫营时,马三宝已经挟裹了上万民夫。尽管尉迟恭的亲卫队只有一千将士,可以面对马三宝率领的上万连木棍都没有做到人手一根的民夫。基本上不存在战斗问题,如果镇压的话,尉迟恭可以说只需要一个急冲锋就可以将这万余民夫尽数击溃。

    然而,马三宝根本就没有兴趣与尉迟恭决以高低,他早已率领民夫跑进了绵延不绝的绵山中。

    望着最后率领八百余名基本上摸着武器的叛军,尉迟恭并没有下令进攻,反而冲马三宝点点头,暗道:“还真是一个聪明的人!”

    随后赶到绵山脚下,发现上万名叛军已经全部逃至绵山深处,寻相顿时暴跳如雷:“怎么不进山追?”

    尉迟恭淡淡的道:“若本将军率军进入剿灭叛军,大营空虚,被唐军趁虚而入,你吃罪得起吗?”

    寻相一时无语,他不是想不到唐军此时无力反攻,然而正如尉迟恭所说,唐军若是铤而走险,他还真吃罪不起。

    ……

    黄河东北转折向南处,有一座高不过十丈,方圆不过两千步的小丘陵。陈应策马站在这座小丘陵上,望着黄河北面的土默川(今天呼和浩特平原)一脸感慨道:“恐怕所有人都以为本将军会挟胜利之势,进夏转而进攻庆州,一举拿下梁师都。他们绝没有想到,本将军居然出现在这里!”

    刘统仔细的打量着这座不起眼的小土丘道:“大将军,这里地处阴山山谷谷口,咱们在这里若是建一座城,若突厥人从阴山内冲出来,必先在这座城下撞向头破血流,纵然不能完全堵住突厥人的兵锋,却也可以为后方赢得宝贵的时间!”

    陈应这才恍然大悟,他原本感觉这里异常熟悉。经过刘统提醒,这才明白过来。这里难道不是后来景龙二年(公元702年)张仁愿在此筑造的东受降城。

    陈应摇摇头道:”没有必要!“

    刘统和许敬宗异常疑惑的道:”大将军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