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四十三章始毕可汗震怒
    随着武德二年正月初一的灵州之战,陈应连败梁师都、阿史那意珍和阿史那什钵苾三阵的消息传扬开来,在灵州附近郡县率先传扬开来。

    就连身处在怀远的唐人百姓也得到了消息。不过如今怀远还在始毕可汗的王帐所在地,怀远的百姓们只能窃窃私语,不敢大声议论,唯恐遭受屠戮。

    “嘿,你听说了吗,突厥狗贼在灵州败了!尸体从灵州铺到怀远,一片一片的,狗血把雪地都染红了!”

    “我看呐,突厥狗贼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怀远城内一间残破的城隍庙里一群破衣烂衫的百姓在议论纷纷。

    “始毕可汗的儿子又怎么样?还不能被打得像狗一样逃回来了。”

    怀远城外俟利弗设的叶护汗帐内,传出一阵爆笑声:“哈哈哈哈……始毕可汗的儿子,也不过如此!”

    原本陈应将俟利弗设打得如同丧家之犬,可是随着意珍和阿史那什钵苾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俟利弗设又重新找回了自信。

    入冬以来,俟利弗设的哥哥始毕可汗阿史那咄吉世的身体日渐不好,如今更没有半点好转的迹象。然而咄吉世的嫡长子阿史那什钵苾如今年方十六,并没有表现出过人的才干,在突厥汗国内部,提议让俟利弗设代替始毕可汗咄吉世成为东突厥新可汗的呼声非常高。

    然而随着薄骨律城之败,俟利弗设被陈应打得老巢丢失,部曲仅剩四五千人。突厥人向来崇拜英雄,像俟利弗设这样打了败仗,而且败得如此之惨的人,是肯定不会被拥立为可汗的。哪怕兼并了阿史那易勿真莫麾下的部曲,基本上恢复了实力,然而突厥内部非但没有人提议拥立他为可汗,反而拥立阿史那什钵苾非常高。

    可是,随着阿史那什钵苾几乎全军覆没,原本形势大好的阿史那什钵苾反而直转而下。

    “机会来了啊,天狼神,你对我是如此的眷顾!”俟利弗设看到阿史那什钵苾战败,心中比吃了蜜糖还要甜。他兴高彩烈的在汗帐内手舞足蹈,如果陈应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恨不得亲吻陈应的靴子。

    “现在好了,阿史那什钵苾也败了,比本叶护败得还惨!”俟利弗设兴奋的吼道:“他现在还有脸当突厥可汗吗?”

    俟利弗设兴高采烈的在羊皮纸上写下了书信,他的亲兵们骑着快马,将开始上下串联。整个东突厥有四大叶护可汗,十二设汗,可以决定可汗谁属的只有这十六人。如今易勿真莫已经落入唐人之手,无论是生是死,已经不足考虑。

    而叶护阿史那莫何如今出使长安也不用考虑。阿史那什钵苾哪怕再怎么落败都不会支持自己。可以成为潜在盟友的只剩下十二设,其中最有支持他的还是他的三弟阿史那咄苾。如今阿史那咄苾担任莫贺咄设。另外还有土龙岅设、莆矟设与他交好,十二设之中,可以毫无顾忌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只有一叶护两设。

    只要可以获得嫂子、突厥可敦义成公主的支持,她麾下可以直接掌控三设,那么他就可以有五设一叶护,或通过义成公主交好的设汗,他登上汗位的机会就大增。

    随着俟利弗设、易勿真莫、意珍以及阿史那什钵苾接连战败,这对突厥自始毕可汗登基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此时突厥汗国内部,也酝酿着滚滚暗流,此时突厥明显分为了两派。一派主战,主张倾突厥之力,与大唐进行国战,以报灵州之耻。

    事实上突厥内部已经统一了意见,将灵州之败,称为灵州之耻。可是同样,另外一派则是主张与唐朝化干戈为玉帛。

    两派之间开始推诿扯皮,和华夏礼仪之邦不同。突厥可没有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说法,他们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短短两个时辰之内,在堂堂东突厥始毕可汗的汗帐内已经上演了三波全武行。

    这场有设汗参与的打斗,规模不小。就连各自派系的特勒也参与了争斗。伤了五人,死了一名特勒。

    坐在王帐白虎上主座上的始毕可汗咄吉世汗面色阴沉,似乎酝酿着一场能摧毁天地的雷暴,巨大的威压,让众突厥贵族们大气都不敢喘。众突厥贵族汗珠子一滴一滴的掉到羊毛毯上。

    始毕可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始毕可汗虽然不是天子,但是他却是突厥的天。哪怕如今他病中,身子骨大不如从前,可是虎老威犹在,众突厥贵族,还不敢忤逆他。

    至少在三万附离军还掌握在咄吉世手中的时候,他们谁也不敢站起来反抗咄世吉。

    咄吉世非常生气,确实非常生气。入冬以来,突厥遭遇了罕见的雪灾,损失惨重。大量老弱病残,惨死的这场雪灾中,就在雪灾刚刚爆发的时候,就有人提议,趁着西秦与大唐正在恶战,突厥可以引兵南下,攻进关中。

    然而,咄世吉却没有同意这么做。

    事实上并非是李渊向大唐称臣,而是因为他记得当年那场倾国之战的后果。当初隋也是初立,摄图可汗率领五小可汗,纵控弦之士四十余万入侵中原。从武威、天水、安定、金城、上郡、弘化、延安等郡县,鸡鸭鱼肉粮食,能带走的,都被突厥劫掠了个遍,然后突厥浩浩荡荡的就回去了。

    这场战争虽然突厥大胜,可是在马邑却发生了一场连汉人史书都是一笔带过的战斗,让突厥人虽胜,却记忆犹新。突厥主力沙钵略可汗与隋将达奚长儒发生激战,当时突厥兵十余万,隋军才三千人。隋军集结在一起,四面抗拒,连续激战三天,作战十四次,隋军兵器用光,就用拳头相拼,手上的骨头全部露出来。这场恶战杀死突厥兵三万余人,隋军也损兵折将十之七八,突厥兵撤军而回。

    突厥人用三十倍优势兵力,损失是隋军的近二十倍,结果只能无功而返。这场仗让突厥人惊到了骨子里。

    可是随后,杨坚展开反击,最开始的反击并不是军事打击,而是内部分化,先把突厥分裂成东西两部,然后集中优势兵力进行分而打击,隋朝大胜。可是数年之后,当突厥露想要南下的意思后,隋又发动了第二次对突厥的攻击,这一次都蓝可汗被杀,损失十余万人。接着第三次隋朝攻打突厥的战争又在杨广的指挥下打响,突厥国力已经全部崩溃。

    现在虽然大隋已经灭亡,大唐初立。可是谁也保不准,大唐就是又一个强隋。一旦激怒大唐,大唐像隋朝一样,一二再,再而三的攻击突厥,突厥就要因而亡国了。

    正是因为始毕可汗咄吉世,亲自经历了第二次隋攻突厥之战和第三次隋朝攻击突厥之战,作为当事人之一,咄吉世更能体会到汉人的恐怖之处。

    汉人拥有着绝对的人口优势,损失十万人数十万人,他们损失得起。可是突厥损失十万人马,定会元气大伤,损失数十万人马,就会亡国灭种。

    然而,整个突厥却没有人会理解他的良苦用心。汉人如果真那么容易好灭,早就被匈奴人、鲜卑人灭掉了,哪里会轮到他们突厥?

    “本可汗早就说过,任何人不得擅自攻击大唐!”咄吉世威严的目光扫过,群臣的脑袋纷纷低到了胸前,“意珍、呼图苾,都罗、你们是认为本可汗昏庸无能吗?是不是要换一个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