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二十五章非我族类非降既杀
    打仗打的就是心理,打的就是士气。现在突厥人士气已经崩溃,任凭孙武再起,恐怕也无力回天。

    陈应率领唐军与突厥降军,联合掩杀。此时郁孤尼长久以来积淤的怨气,彻底暴发了出来。作为突厥的控弦之士匐,但是作为部落首领,他平时没有少受阿史那家族的贵胄欺辱,特别是郁孤尼心爱的女子赞美古丽被俟利弗设生生折磨而死。

    平时,高高在上的俟利弗设不会正眼看自己一眼,可是现在他却像狗一样狼狈而逃。追逐敌人,追上他们砍下他们的头颅,这种感觉非常美妙。

    原本在突厥贵族眼中卑微的郁孤尼部士兵,此时也一个个变得面目狰狞。在这当口,哪怕是唐军民夫手中的棍棒,似乎也变成了可怕的武器。

    更何况,此时为了更夺逃跑的道路,突厥骑兵也相到踩踏,相互砍杀,更加加速了突厥人的伤亡。

    至于郁孤尼部,他们作为游牧民族,更擅长对付骑兵。这些游牧民族骑兵,为了在大唐将军面前露脸,杀起同族的突厥人,毫无手软。他们或是用弓箭射,或是甩出套马绳,来套那些亡命而逃的突厥人。

    如此混乱的情况下,那些零散抵抗的突厥人都难以发挥作用。

    “杀虏!”陈应红着眼睛嘶吼道:“杀光贼虏!”

    罗士信眼见到易勿真莫越跑越远,他奋力的夹紧马腹,不顾后面唐军骑兵没有追来,一人独骑,朝着易勿真莫直插而去。

    如果说此时的突厥人是一块肥肉。而罗士信则是一柄锋利的刀子,这柄利刃专朝突厥人的最坚硬的皮肉破去。

    易勿真莫望着罗士信死死的咬住自己,陡然转身,满脸悲愤的吼道:“杀了他!”

    跟着到易勿真莫身边的数百名突厥骑兵,刚刚想转身应战,扭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郁孤尼麾下数千骑兵正驱赶着突厥溃兵蜂拥而来。

    “叶护速走!”一名忠心耿耿的亲卫咬着牙齿,硬着头皮朝罗士信扑来。事实上他早已看清,这名黑脸的唐将,就是刚刚在战场上的杀神,他就像一把剔骨刀子,刀刀刨开突厥人最坚硬的骨头。

    死在罗士信手底下的突厥勇士已经不下五十人,可是这名黑脸唐将,直到此时,仍没有露出丝毫疲惫之色。自己冲上去,最多只是送菜。这名亲卫不知道为什么,直接面对罗士信的时侯。

    光是与他的眼光一对,双手就忍不住酸软。

    罗士信没有刻意作出怒目之态,但自从他跟着张须陀从军以来,每战每先,身先士卒,一马当先,死下他手底下的敌人,早已突破千计。长久以来,战场上洗礼出来的杀气,在他眉宇间凝聚了一道若有若无的煞气,他的瞳孔仿佛还存储了那些死于他刀下敌人惨状一般,让人一望心里就冒出对抗他会死于非命的可怕联想,本身似乎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但对于敌人在他面前瑟瑟抖却已习以为常。对他这种眉间的煞气和瞳孔中的死意,只有同样身经百战者才能对抗,而这时面对着他的突厥士兵却还达不到这个级数。

    古有张飞喝断当阳桥,今有罗士信怒目一视,敌人心胆俱裂。

    一箭未发,一枪未出,一目瞪落一骑。这在战场上,让士气溃散的突厥人士兵更加恐惧,更加没有战意。他们拼命的打着跨下的骏马,不惜一切代价的朝着前方跑去。

    “不要杀我,我投降!”一名突厥骑兵的骏马,马蹄一软,将他掀翻在地上。此时的积雪,坚硬如铁,他的脸上被摔得鲜血淋漓,他顾不得疼痛,用着生硬的唐言道:“不要杀我,我投降!”

    这一名突厥士兵跪地投降,让无数突厥士兵非常期望。陈应此时遇到这种情况,脑袋里考虑的事情远比普通士兵要多。

    战场上他们胜了,可是事实上呢?

    这次胜利同样有侥幸的因素。突厥人有再败的本钱,哪怕他们再败三次、五次,十次八次,损伤十万人马,他们依旧损失得起。可是大唐不行,大唐初立,底子太薄,与突厥进行国战,先不说有没有这个实力,首先以李渊谨小慎微的性子,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与突厥发生倾国之战。

    屁股决定了脑袋,陈应现在不是一个可以快意恩仇的侠客,也不是一个大头兵。他是大唐正四品的忠武将军,行军总管,考虑问题需要从全盘和大局考虑。

    就在一名唐军士兵挥起横刀,狠狠的劈向这名跪在地上的突厥投降士兵时。陈应出声道:“住手,非我族类,非降既杀!”

    唐军士兵大吼道:“总管有令,非我族类,非降既杀!”

    众唐军士兵和突厥降兵也纷纷大吼:“总管有令,非我族类,非降既杀。”

    陈应目瞪口呆的望着一大波金发碧眼的突厥人,吼出唐言“非我族类,非降既杀”的口号,要多诧异就有多诧异。

    这个时候,越来越多的突厥人眼看逃不掉,而且投降又不会被杀,当作奴隶的话,他们早已习惯了。反正在突厥汗国,他们普通的士兵其实也是奴隶,了不起就是换个主子。所以突厥人投降起来,毫无心里愧疚。

    罗士信率领唐军越骑军与郁孤尼所部近七千名骑兵对继续逃跑的突厥人展开追击,而唐军步兵和民夫,则开始在战场上抓俘虏。短短半个时辰之内,光俘虏就抓了近六千人。

    “陈总管,这些突厥狗杂种留下做甚!”一名灵州籍的士兵壮着胆子朝着陈应质问着。

    陈应还没有说话,梁赞虎目一瞪,大喝道:“混账东西,怎么跟总管说话的?”

    然而,梁赞这次却遇到一个愣头青,这名灵州籍的士兵却毫无畏惧梁赞恐吓的目光,硬着脖子道:“陈总管,为何留下这些突厥杂种?”

    陈应道:“本将军如何做事,不用你教!退下!”

    “不知在下可知过问!”

    陈应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灵州长史杨则已经来到陈应身后。陈应是正四品忠武将军,行军总管,而杨则却是从四品的灵州长史,自然有权力过问陈应的处事方略,甚至他也有权力,直接弹劾陈应。

    “君不密则失其臣,臣不密则失其身!”陈应望着杨则淡淡的道。

    杨则闻言一惊,脸色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