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七章斩将夺旗
    突厥人的战马开始提速,马蹄踏趹将积雪溅飞,在暴风雪中仿佛一蓬箭雨夹在暴风雨射来。

    数十名突厥骑兵中箭落马,尽管大部分坠马的突厥人只是伤而未死,可是后面急奔的战马根本收势不住,碗口大的马蹄声如同雨点般落下,很快惨叫就嘎然而止。

    在高速奔驰的战马上掉下来,单人独骑或许还有命在。可是大队骑兵纵马奔驰,坠马就意味着死亡,不是被摔死,就是被后面的马蹄成踩成肉泥。

    步鹿根此时生吞罗士信的心都有,他空有一身蛮力,却丝毫没有用武之功。罗士信根本不与其纠缠,如同蜻蜓点水,一触既走。就是利用弩机射程远,接开距离,吊着突厥人打。

    步鹿根的眼睛开始红了,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发出阵阵嘶吼。

    “杀光唐奴!”

    “杀光唐奴!”

    昭武校尉张士贵是唯一一个提衔却没有升职的勋二府校尉,无论任何时候,升官发财都有一些猫腻。相对而言,张士贵是原来勋二府四个校尉中,唯一一个没有后台的人。他未升官也在情理之中。尽管朝廷没有给张士贵升职,陈应还是让张士贵充当罗士信的副手,统领越骑军。

    “突厥人急了!”

    张士贵揉揉被雪粒子打得发疼的脸颊,看着数百突厥骑兵向前穿插,这些突厥骑兵丝毫没有顾及马力,照他们这种方式冲刺,战马很可能会跑废。

    “这才哪到哪啊!”罗士信朗声笑道:“继续后撤,带着他们兜圈子!”

    罗士信带着越骑军骑兵在前面跑,而突厥骑兵则不顾一切的在后面追击。

    习惯现代军事思想条件下考虑问题的陈应,深知在后世战场上,发现就意味着消灭。所以,他在伪装方面下足了本钱。罗士信所部只所以有充沛的马力,带着突厥人兜圈子,事实上因为陈应给他们玩了一个魔术。

    战马的冲刺体能,其实也就两刻钟左右,过了这段时间,高速奔驰的战马,就是在透支体力。陈应将越骑军一分为二,一部分掩藏距离红山堡莫约十里临水河河谷内,用白色的布帛,将战马和士兵包裹起来。除非就近观察,否则根本发现不了。

    当罗士信带着突厥人奔向临水河谷时,后面的突厥人只看到罗士信所部冲向临水河谷。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从临水河谷另外一个方向钻出来的唐军骑兵,其实已经换成了另外一波骑兵。那些马力即将耗尽的战马和体力唐军骑兵,则留在临水河谷内休息。

    等这一波次骑兵马力再次即将耗尽时,罗士信就让这些骑兵冲向河谷内,同时快速披上白色的布帛伪装。另外一部分刚刚休息好的骑兵,则继续带着突厥骑兵兜圈子。

    这场如同猫戏老鼠的骑兵追逐游戏,玩了将近一个时辰,突厥人像被零敲牛皮糖一样,被敲掉了数百人。

    死伤数百人,却连敌人的毛都没有抓到,这让步鹿根等人郁闷的吐血。

    渐渐的步鹿根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他跨下的战马,是千里挑一的良驹,有隔代的汗血宝马血统。不仅冲刺力极强,而且耐力相当不错。可是此时自己的跨下的这匹名叫赤虎的栆红马已经累得像从水里洗过澡一般。

    可是对方骑兵居然还保持着充沛的体力,这让步鹿根感觉实在不可思议。要知道尽管突厥马多,良马也多,可是像他这匹赤虎一样神骏的战马,绝对挑不出百匹。宝马良驹可不是大白菜,随便都能找得到。

    要说大唐可以找出十匹八匹,比他的赤虎更神骏的战马,他绝对相信。可是要说唐军居然一下子拿出上数百匹如此神骏的战马,打死他都不信,就算大宛国也不可能一次性拿出上千匹汗血宝马。

    “停,停下,别追了!”

    照这样跑下去,他们这些战马都得跑废,虽然说跑废的战马,不能再上战马,还可以当作驽马使用,不过要是一次性损失两千余匹战马,就算是以马多闻名的突厥也承受不住。步鹿根想到这里,立即下令停止追击。

    看着后面的突厥人已经不追击了,罗士信微微一笑:“现在才不想打,晚了!”

    掌握着战场绝对主动权的罗士信以弱势兵力,居然缓缓压迫着突厥人后退。

    于是战场上出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人数不足对方三分之一的唐军骑兵却追着突厥人打。

    在这个时候,步鹿根气得发狂。

    他原本就是一个肯轻易服软的人,可是眼下马力耗尽,硬拼简直和送死差不多。有道是一步错,步步错。下百轻敌大意,步鹿根先手已失,只能默默祈祷俟利弗设的援军快速抵达战场。

    不知不觉中,步鹿根率部被罗士信压迫到红山堡烽火台对面的薄骨律渠附近。

    在这个时候,原本寂寞无声的薄骨律渠里,吃饱食喝足美美的睡了一觉的段志感悠悠转醒。

    一千二百余名唐军士兵从羽绒睡袋里钻出来,悄悄将弩机上弦。

    段志感眯起眼睛望着越来越突厥骑兵,这些突厥骑兵丝毫没有注意到死神的临近。

    “三百步!”

    “二百步!”

    “一百步!”

    “八十步!”

    “五十步!”

    段志感陡然起身大吼道:“左前五,压一指,控!”

    “咻咻咻!”

    密集的箭矢破空声响起,步鹿根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唐军士兵居然摸到了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五十步的距离,对于弩机来说,简直和顶在脑门上放箭差不多。哪怕闭着眼睛,也能射中目标。

    弩箭平射出去,毫不费力的撕开突厥人身上的甲胄和皮袍,几乎能看到至少上百名突厥骑兵瞬间被箭雨笼罩住,

    突厥人的后背上及马臀部迸溅开来的血花。给射中战马只来得昂嘶长鸣,挣扎掉在雪地里的突厥骑兵溅起一蓬雪。

    有一名突厥骑兵战马的菊花被弩箭射中,狂怒的战马几乎四蹄腾空而起,马背上的骑士被瞬间摔下来,碗口大的马蹄子,无巧不巧的踩在他的大腿内侧。如同杀猪般的惨叫声瞬间响起。

    段志感所部的突然袭击,让突厥人队形大乱,然而散乱的队形,仅仅持续不过三轮箭雨的袭击,根本不用步鹿根指挥,突厥骑兵快而娴熟的分作两队避开,队形渐渐恢复。

    张士贵看到这一幕,吸引一口凉气。

    这绝对是精锐的骑兵,恐怕弄不好段志感非但占不便宜,反而会吃亏。

    罗士信急忙道:“压上去!”

    说着,罗士信策马狂奔,朝着步鹿根所在的将旗冲去。

    罗士信最擅长的,其实就一招——斩将夺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