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五章尽人事听天命
    陈应本想把突厥人引入盐湖区,利用盐湖形成的空洞薄冰层,对突厥人进行杀伤。当陈应向右卫率府诸位提出自己的想法时,右副率何月京皱起眉头,摇摇头道:“陈总管,恐怕突厥人不会那么容易上当?”

    陈应道:“怎么回事?”

    何月京道:“去岁三月庚午(既三月初一),七月丁末(既七月初四),梁师都进犯灵州,九月至今已经三次寇兵灵州,特别是灵州豪强刘统、张据先后投靠了梁师都,作为灵州地土著豪强,张据与刘景二人,没有理由不知道盐湖的诡异之处,所以突厥人非但不会轻易上当,很可能将计就计,算计我们!”

    城池之内,空间有限,其实很多百姓和士绅,不是居住在城中,而是结堡自卫。特别是边远州郡,大小坞堡林立。坞堡,又称坞壁,是一种民间防卫性建筑,大约形成王莽天凤年间,当时北方大饥,社会动荡不安。富豪之家为求自保,纷纷构筑坞堡营壁。

    灵州城外的坞堡,少则数十上百人,多则数百人,面对海量的“梁”突厥联军,根本不足以防守。七月间,梁师都攻击灵州未果,却趁机攻下了姜家坞堡。姜家坞堡的主人是唐朝右武大将军姜宝谊,相传祖上乃三国蜀国大将军姜维。

    姜宝谊与其子姜协,皆驻守太原,与刘武周交战。此时姜家坞堡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梁师都将姜家堡攻陷之后,将满堡上下二百七十三口,全部屠戮一空,仅剩姜宝谊的庶子姜攀躲在枯井中的尸体下,逃过一劫。

    九月,梁师都率领大军再次攻打灵州,张据担心张家堡遭受灭顶之灾,故而开城献降,率领张氏族氏四百余投降梁师都,被梁师都委任为梁国右统军。当然,要说张据投降梁师都是害怕张氏遭遇兵祸,其实不如说张据心中不平衡。

    无论实力还是人口,灵州张氏远比天水姜氏灵州分支强大。可是姜宝谊却因早年游学大兴城长安,与高祖旧识。在李渊起兵时,姜宝谊已经左统军,后迁任右武卫大将军,封爵永安县公。

    可是张据却连一个九品官都不是。随着张据投降梁师都被封为右统军,刘统也投降了梁师都。

    陆德操道:“何副率所言未免太危人耸听了,或许突厥人想不到里,就连刘统和张据这样的豪强,突厥人未必把他们当个人物!”

    “凡事要先虑不胜才能立于不败,不能指望敌人想不到。”陈应想了想道:“暂时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与突厥人交战,先稳妥为上。眼下,咱们最为有利的是,突厥人根本猜测不到咱们的虚实!另外我们拥有的优势,是突厥人不具备的,咱们不必考虑冻伤问题,而且守着温泉,对于燃料的消耗,不是甚多。如果天气更冷一些,薄骨律城的突厥肯定会先支撑不下去……”

    魏文忠摸了摸下额的胡须,说道:“可是灵州城被包围已经三个月了,他们的粮草虽然不用担心,可是这燃料,同样不足,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

    ……

    陈应自然不知道,灵州城内其实已经燃料即将告馨,城中百姓为了取暖,已经开始焚烧尸体了。尸体在高度腐烂时,会成油脂状态,直接不能燃烧,如果佐以干柴或其他引火之物,就可以燃烧。

    由于天气寒冷,灵州最近阵亡的军民尸体是没有办法燃烧的。不过却有七月阵亡后收敛的尸体,这个时候,城中百姓不约而同的挖出那些早已尸化的尸体,进行燃烧取暖。

    但是这些尸体数量不是很多,其实也坚持不了多久。

    灵州城墙上,寒风凛冽,如同刀割。可是灵州总管郭子和却不敢躲在总管府衙门里防寒,虽然站在城墙上要忍受着刺骨的寒冷,但是郭子和出现在城墙上,却可以让原本低迷的士气有所振奋。

    郭子和虽然正值壮年,不过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他按着刀柄暗暗思量,左右的士兵和民夫,都是一脸死气,毫无士气可言。如果不是郭子和身先士卒,恐怕灵州早已崩溃了。

    尽管他可以身先士卒鼓舞士气,不过等到城中的尸体也烧得干净,恐怕他也无力回天了。

    “如今看来,咱们只能一条路可以走了!”郭子和望着杨则神色凝重的道。

    “郭总管是想要突围?”杨则沉吟道:“眼下这时节,要想突围,难堪比登天,几乎没有成功的希望!”

    “这个问题我自然知道!”郭子和道:“我现在只想确认一件事情!”

    “有没有援军?”杨则叹了口气道:“今年这雪降得比往年早一些,消息传到长安的时候,大雪已经封路了,就算陛下派出遣的援军,一时半会也抵达不了灵州啊!”

    这个倒是一个问题。大雪封路,军队行军比寻常时间困难得多,如果消息抵达长安,援军至少需要七八天的时间进行准备,即使每天八十里,也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但是这种天气条件下,要想每天保持八十里行军速度,几乎没有哪支军队可以做到!

    “咱们的燃料最多还可以坚持半个月!”郭子和说道:“行派一支死士趁机突围,沿着去长安的官道去寻找,如果七天之内碰不到援军,立即返回,趁在咱们还有一战之力,跟突厥人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下官没有别的本事,跑跑腿当个传声筒还是可以的!”杨则故作轻松的笑道。

    郭子和自然知道这次突围,绝对不像杨则所说的那样轻松。跑跑腿只是最理想的状态,几乎不可能发生。最有可能的是经过连番血战,敢死队全体阵亡。

    “也不急于一时!”郭子和道:“先歇息一晚,明天早上再进行突围!”

    两个多月以来,郭子和基本上没有下过城墙,他都是在城门楼里吃住,指挥部也按在城门楼里,也多幸亏梁师都也好,突厥人也罢,他们的手中根本没有重型投石机,否则一石炮下来,就可以解决掉灵州的指挥中枢。

    进入城门楼的指挥部内,尽管升着一个火盆,可是依旧冷得直打哆嗦。杨则看着满屋子里痛苦呻吟的伤兵,杨则的心头更加沉重:“郭总管,怕只怕下官有负所托啊!”

    “现在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