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三十二章初会李建成(上)
    苏护脸色木然,看不出喜怒。

    如果他真的毫不城府,胸无点墨,也绝对坐不到如今这个位置上,要知道身为帝都县令,这个位置可是非常烫手。在万年县这个勋贵多如狗,公侯遍地走的地方,能坐稳万年县县令的位置,足以证明,苏护的脑袋不是白给的。

    “还真是小看了这个背主家奴啊,没想到短短一个多月不见,他居然混到了正五品的宁远将军,品秩比我还高两级!”

    皇甫敬远道:“难道陈应真成了那平阳公主入幕之宾……听说平阳公主为了举荐陈应为东宫右率卫勋二府的折冲都尉,差点跟太子殿下翻脸。府君,以学生之见,此事还要慎重考虑!”

    苏护摇摇头道:“若是高密公主,还有可能,可是平阳公主嘛,绝无可能!”

    苏护看着皇甫敬文露出疑惑的样子,就解释道:“你也不想想平阳公主那是什么人,她岂会看上陈应?样貌柴驸马也不比陈应差,论出身更强过万倍,才学武艺,都不是这个贱奴可比的,平阳公主能看上他什么?在长安城根本就藏不住什么事,满城尽是高密公主的风言风语,何时听过平阳公主的绯闻?”

    皇甫敬远道:“既然他与平阳公主没有瓜葛,那就好办了!”

    “这恰恰是最难办的地方!”苏护皱起眉头道:“平阳公主不会无缘无故举荐一个人,只要是她举荐的人,无一例外,都有过人之处。老夫还真是看走眼了!”

    皇甫敬远冷冷的说道:“难道任他嚣张跋扈?肆意妄为?”

    “还能怎么样?真以为我还动得了一个正五品的宁武将军?”苏护苦笑着道,“敬远,你把这件事情看得太简单了。秦王殿下在浅水塬大败,而陈应那个背主家奴,阴差阳错守住了泾阳城,还意外斩杀了西秦义兴王宗罗睺的首级,占了一个大大的彩头,那个背主家奴宁远将军的职务,可是拿命换来的。现在吏部刚刚给其授职,若是对付他,不要说平阳公主那一关不好过,就是陛下那里,我们这一关都过不去。”

    “如今这大唐风雨飘摇,那个背主家奴,偏偏有一股子狠劲,五十人抵挡住三千余西秦军进攻,斩其将,灭其军,这样的人,对于大唐来说,可是一个宝贝,等着看吧,东宫和秦王府肯定会拉拢他。”

    “那难道便看着那奴才在那里坏规矩?”皇甫敬远皱起眉头问道。

    说好听点陈应只是一个侍墨书童,说不好听的,他不是一个兔儿爷。一个卖屁股的龟相同,现在看着陈应当上了正五品的宁远将军。皇甫敬远像吞了一颗苍蝇一样恶心。

    事实上不仅皇甫敬远感觉恶心,就像苏护也非常不甘心。

    “也不尽然!”苏护冷冷的笑道:“老夫虽然不方面出手,但是不代表别人不方便出手。”

    “府君这是准备借刀……杀人?”

    “这个背主家奴实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苏护道:“他自己找死,也怨不得别人。”

    ……

    大唐如今是多事之秋,风雨飘摇的大唐朝廷让东宫太子也感觉焦头烂额。浅水塬之败,需要一个足够份量的人承担战败的责任,刘文静原本不是罪魁祸首,谁能想到他居然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故意蛊惑李世民重整旗鼓,反击西秦。

    虽然时机把握得非常不错,薛举重病不能理事。西秦卫尉卿郝瑗与太子薛仁果有旧仇,担心太子薛仁果上位后会秋后算帐,蛊惑薛举改立次子薛仁越为太子。这个时候,薛仁果集结本部兵马,包围西秦国都兰州,西秦大有内战一触即发的态势。

    然而大唐也不好过,东有王世充数万兵马,虎视潼关,内因浅水塬大败,元气近伤。

    似乎是老天愿意站在李世民这边,就在李世民刚刚向李渊请旨出兵反击西秦时,前隋河池太守萧瑀投靠大唐,大唐猛然间得到萧瑀麾下近三万兵马,加上收拢的败兵三万余人,李世民得到六万兵马,反击西秦的条件已经成熟。

    更让李建成忧心不已的还是刘文静,刘文静多次在公开场合,蛊惑李渊废李建成,立秦王李世民为太子,一旦这次李世民大败西秦,尽收西河五州之地,那么他的这个太子之位就危险了。

    “必须立功!”李建成暗暗想着。

    从西秦太子薛仁果敢兵围兰州城就可以看出,要么薛举已经病故,要么已经失去了统帅西秦军的能力,否则薛仁果也不敢包围兰州城。可以说失去薛举的西秦,就是一个无牙的老虎,有勇无谋的薛仁果就是一只肥羊。

    可是此时,要想立功谈何容易?

    东宫六率基本上只剩下一个空架子,别说战斗力,就是让他们维持治安都有点勉强。

    心情不好的李建成,与韦挺坐着马车在长安城内漫无目的的走着。

    不知不觉李建成来到右率卫勋一府的大营,右率卫勋一府的军军营内,士兵们有的喝酒、划拳,有的争吵得面红耳赤。也有的吹牛扯皮,整个军营闹哄哄的,如同菜市场,就是没有半点军营的样子。

    李建成望着这一幕,气得脸色铁青。

    韦挺怒骂道:“这帮混账……”

    李建成此时连生气的心情都没有了,他没有抱怨,浅水塬大败东宫六率卫损失最为惨重。他李建CD有点自暴自弃,更何况是这些普通的士兵。

    “回吧!”

    太子的马车缓缓调头,然而就在经过勋一府一墙之隔的时候,李建成惊讶出声。

    原来,勋二府虽然仅剩三百余名将士,无论将校,还是士兵全部都在围着校场跑步。

    全副武装的勋二府将士们,在陈应的带领下,汗流浃背的奔跑着。

    陈应一边跑一边大骂:“都他娘的跑快点,连跑都不会,上了战场也是给人家送人头。”

    尽管这些勋二府的将士累得步履踉跄,然而却没有人敢懈怠。

    听着禁闭室里殷元等凄厉的惨叫,他们怕极了那个暗无天日的禁闭室。这些勋二府的士兵们,宁愿挨板子,绝对不愿意去蹲禁闭室。

    李建成眼睛一亮,兴奋的问道:“这是谁?”

    韦挺期期艾艾的道:“这是新上任的勋二府折冲都尉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