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八零神医小媳妇 > 第947章 哪来的二缺
    “这位女士,你并没有请律师,这位顾先生是受害人的律师,怎么人家律师也是你能换的?”更何况,这位民警还没有说,顾青在这个圈子里的实力还有名气,凡是他接手的案子,从来都是没有败过,凡是他想要打的官司,也都是没有输过。

    而且这一次,是谁的错,想来也是不需要再是说明了,这那么多双眼睛都是看着呢,那么多的监控都是拍了下来,他们刚才过来之时,已经先是查过监控了。

    这里的监控设施十分的高端,除了卫生间之外,基本上也都是360度的无死角。当然监控也都是高清的,不要说看到人的脸,就连声音还有面上的表情也都是不会放过。

    这根本就是铁打的证据,也不需要调查,更是不需要去取什么证,就是这些人行凶伤人。

    人家现在都是在医院里,脑袋上面的大洞也在,这还能有假吗?

    女人一下子就怂了,也是不敢再说,更是不敢坐了。

    “警察同志,可我们也是有原因的啊。”

    跟着女人坐在一起,一直都是没有说过什么话的男人,一见警察这才是开口说道。

    几名民警走了过来,也是跟着坐下。

    毕竟这个案子的性质不同,他们还不方便将人带走,因为这一家子现在还有一个重危的病人要照顾,而且那位受害人还是医生,有可能随时抢救病人。

    “你们说吧,”民警已经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将他们所说的话,一一的全部都是记录下来。

    “警察同志,都是那个女医生的不对,”男人连忙的替自己的解释着,“这些也都是事出有因的,我们不可能随意打人的,我也都是知法守法的好公民的。”

    民警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下了几笔,也是在等着他们接下来的话。

    “是这样的。”

    男人这才是说了起来,从他们转院到了这里,病人的伤势十分的严重,本来都是安排好了手术了,可是那个医生却是一直都是没有过来,也是没有看过病人,这不是弃病人的生命于不顾,这不是拿人命当儿戏吗?

    “警察同意,我承认我们打人是不对,可是我们也是因为太激动了,也是太气愤了,所以才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可是这也不能怪我们,你说对不对?”

    民警只是将他说的都是记下,却并没有同意他所说的。

    “这件事还是由我来说吧。”

    朱院长长深吸了一口气,也终于是平复了过来,他老脸拉的很长,这是恨的,也是气的,他只要一想起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被领导的骂的跟孙子一样,还有自己脑袋上面最后的一根头发被气的掉了之后,他就是这样的一张脸。

    又愁又苦,又恨又怨的。

    “恩,你说,”民警也是听着。

    朱院长不愧是一院之长,当然也是对于医院的流程十分的熟悉。

    “我们有手术时间安排,”他站了起来,也是拉开了自己的抽屉,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份档案出来。

    “这就是今天的手术安排,如果不是危急的病人,每一个病人的手术准备,都是会记录在册。”

    民警接了过来,果然的,上面的记得都是十分的清楚,而第一个就是那个脑出血的病人,还有腿伤女孩的手术记录。

    时间,哪一个手术室,哪一名医生,甚至就连他们的助手也都是安排在册。

    现在已经完成了一台,这一页上面也都是有手术记录。

    几点开始,几点完成,主刀医生,助手医生,学有护士,麻醉师,当然这只是书面上的,同时还有的,就是当时手术监控记录也都是在的,如果需要查的话,随时都是可以。

    而这两台手术的主刀医生都是唐喻心。当然唐喻心这个名子,两位民警也不可能不知道。

    他们经常会过来,也是同医院打交道的时间很多,唐喻心的大名他们不止是听说过,而且也是说过几次话,可以说是这家医院顶尖的医生。

    而他们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会有病人过来打这个的医生,这个医生是救命的,他们只是听说,有人给下跪,有人给送锦旗,可是却是从没有见过有人敢打人的。

    这还是第一个,还真的就是第一个,还是胆子天大的第一个。

    “因为中间改了手术方案,第一台手术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完成了,”院长继续的说着。“所以中间隔了几个小时的时间。”

    “既然隔了几个小时,那为什么不来救人,难不成看着病人死吗?”

    女人听到这里也是激动的站了起来,“我女儿才只有二十岁,我们转到了你们医院,给你医院交了这么多的钱,不是过来看风景的,而过来治病的。”

    “你们的大夫明明闲着,为什么还不尽快的给我们进行手术,那样的医生,她不应该打吗?宁愿跟男人出去鬼混,也不知道治病救人?”

    “这位女士,请你说话注意一些。”

    顾青用手中拿着的笔敲了敲桌子。

    “那是那位医生的丈夫,鬼混这个词,用不到人家夫妻的身上吧?”

    没文化不可怕,可怕的就是无知的没文化,可怕的是无知又低俗的没文化。

    而女人被顾青打断之后,想要再是骂回去之时,结果顾青又是再一次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院长,请继续。”

    这件事情本来就相当的简单,既然他们想听,那就继续,最后谁是谁非,谁来负这个责任,法律面前,不但人人平等,更是会依法办事。

    “好的,”朱院长点头,再是指着那一份手术安排的档案,接着说道。

    “手术的时间都是定好的,如果没有一定的原因,是不会提前的,而一定的原因,就是这个病人的病情突然加重,还有就是出现别的更急的病人,才有可能更改手术时间。”

    “你们可以提前啊,提前几小时,你们会死吗?”

    女人直接就打断了朱院长的话,也是是唾沫横飞的,溅了朱院长一脸,让朱院长恶心的想吐,真的想要一脚将她给踢出去。

    这是哪里来的白痴来着?

    朱院长用力的忍住自己的脚,“这位女士,请问我们的护士没有同你解释过吗,没有同你说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