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880章看到什么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这几年来,芊默一直是这样做的。

    但现在却突然起了嫌隙,派了一大批人过来查账,难免让公司的人揣测一二。

    心里那么想,嘴上却不会说出来,职场老油条了。

    只是鹿琳琳这边气压逐渐降低,难看的脸色让公司人人自危,就怕触了霉头。

    这天,一个文员犯了一点错,被鹿琳琳喷了个狗血淋头。

    “可以滚回去了!你被Fire了!”

    “什么事这么大火气?”这声音一出来,办公室里的人全都站起来。

    齐刷刷地对进来的孕妇行注目礼。

    芊默挺着个肚子,气势却丝毫未见,穿着G家的孕妇装,雍容华贵。

    她这几年也不来几次,有刚入职的员工不认识,小声问边上的。

    “这谁啊?”

    “大老板。”

    “她怎么穿着GUCCI的孕妇装啊?这牌子有孕妇装?”

    “定制的,谢谢。”芊默路过,丢下一句,那员工瞬间脸红。

    边上的人都偷偷咂舌。

    想不到神出鬼没的大老板竟如此有财啊,高定耶!

    芊默不顾自己造成的轰动,径直地走过去,跟鹿琳琳分庭抗礼。

    “她做错什么了?”

    “这种简单的东西都会做错,你自己看!”鹿琳琳显然是憋了很久的火,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芊默拿起来看了眼,又看看那员工似乎要哭出来的脸。

    “不是多大事,算了,你回自己的岗位上去。”

    那人对芊默快速鞠了躬,飞快地跑回自己的座位上,跟大小老板近距离接触,站在边上有种食物链底端的既视感。

    “你说算了就算了?”鹿琳琳这句让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

    芊默眉头一皱,“回你办公室说。”

    办公室的门关上,里面传来激烈地争斗,如此低的气压让全公司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最后,风姿绰约的大老板黑着脸拂袖而去,火爆艳丽的小老板把办公室都砸了。

    这就等于告诉所有人,俩老板的不合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了。

    “关系不合啊...真是头疼呢。”新来的那个员工嘟囔着打开电脑,脸上挂了丝算计的光芒。

    快速把邮件发出去,把公司的动态监控下来,动动发财的小手,钱就到手,谁说职场新人赚钱难的?

    于昶默的办公室,技术部的几个人一人一台电脑坐在沙发上,于昶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闭着眼淡定地敲桌子。

    “截到了。”

    其中一个站起来,把笔电呈现给于昶默看。

    屏幕上赫然是刚那女员工发出去的邮件,里面就四个字。

    确认,不合。

    “确认下收件人的源IP。”

    于昶默下令。

    他的技术部有好几个都是从弟弟那挖过来的,他刚接管公司时,很多部门都是烂得扶不起来,这些年逐渐换成用的顺手的,势不可挡。

    “在境外。”

    于昶默挥手,示意众人出去。

    摸着下巴看得到的信息。

    芊默拎着蛋糕过来,进门时表情还是怒气勃发,门一关,瞬间眉目柔和。

    用手揉揉眉心,“生气这个表情不能经常做,会有皱纹。”

    于昶默摊开手,芊默顺势坐他怀里。

    “查到了吗?”芊默抻着脖子,于昶默按着纸张,她啄了一下,这才放开。

    “果然是境外啊...这地址,不就是路老大去的地方吗?”

    于昶默点头。

    所以,对方竟在乖乖的公司里安排了眼线,这是明摆着要对乖乖下手。

    芊默嗤笑,“这些人还真是层出不穷,利用琳琳想除掉我,又不完全信任琳琳,故意弄这么一下,真是...”

    画蛇添足啊。

    要不是这样,她也不会捉到破绽。

    “就是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如此执着地针对我,忌惮我的才华?嫉妒我的美貌?”

    芊默摸着脸自言自语,又转身捧着小黑的脸。

    “不会又是什么暗恋你的人,嫉妒我吧?”

    “我没有夫人这般魅力,男女通吃。”

    于昶默没什么好气道。

    他对鹿琳琳事件还耿耿于怀呢。

    “要说忌惮专家成长,也是没必要的,我这几年的规划是读书,没有利益冲突,那就要从感情这个角度想。”

    芊默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会有什么人想要不计代价绕着圈的把她做掉。

    想着想着,就想到前世去了。

    她前世也是死的不明不白,饶是想着学了一身的本领,闲下来就分析,也猜不到前世是谁给她换了药,害死她。

    这就尴尬了。

    看坏人一眼就知道人家想什么,分析几个表情就洞察一切,自己的这比糊涂账算了这么多年扯不清,说出去多掉价啊。

    会不会前世害死她的,跟现在要追杀她的是一伙人?

    “对了,路老大最近跟上面联系了吗?”芊默突然想到路老大。

    自从上次麻油事件后,老大便音讯皆无了。

    “那是机密,我怎么可能知道。”于昶默听她问这个,心口一窒。

    路老大的死讯他始终瞒着,就怕造成她情绪波动。

    “那我问妈去。”芊默知道婆婆神通广大,消息灵通。

    于昶默眉头轻蹙,很快又散开。

    家里人都打了招呼,不会说走嘴,一切...

    于昶默把手挪到芊默肚子上,摸着里面的小瓜瓜,满目柔和。

    一切都要等到孩子平安落地后,再找机会慢慢告诉她。

    “琳琳那边,咱们继续监控着,对若真想让我死,一定还会联系琳琳的。”芊默果断道。

    她就要顺着这条线,把人揪出来暴打一顿后,上交给国家。

    手机震了下,芊默拿起手机,瞬间眉眼弯弯。

    是齐齐发来的微信。

    这孩子最近注册了个账号,有事儿没事就跟芊默走一波表情包,这会他跟着芊默父母去了国外度假,拍旅行照片给芊默。

    这几年孩子窜高了,变结实了,像是大小伙子了。

    “这照片一看就是我妈拍的,啧!”芊默对弟弟这不自然地僵笑精准点评。

    穆绵绵就是那种中老年团披着纱巾伸着腿,摆莫名造型的灵魂摄手。

    “还有芊玺,也被拍得‘满脸写着高兴’,我妈这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等会!”

    芊默划照片的手一顿,把其中一张放大,瞬间瞳孔变大。

    这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