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875章要你何用
    “你帮我?”芊默理解错了。

    倒吸一口气。

    “坚决不行!”

    虽然愧对琳琳,但把男人给她,绝对不行!

    她肚子里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她也不能没老公!

    本是很悲伤的气氛,让她这么一弄,啼笑皆非。

    “你想什么呢?我说的,是从别的地方补偿。”

    于昶默目光深远。

    表嫂事件是个契机,于昶默决定找个机会把话跟鹿琳琳摊开,避免她越错越深...

    “乖乖,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请你信任我,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他的声音很严肃,表情很深沉,让芊默意识到他话里还有话。

    “你...什么意思?”

    她不明白。

    “意思是,我会替你处理好这件事,请你不要忧思过滤,为了你,也为了他。”小黑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

    肚子里的小娃很有默契地踹了他一脚。

    ...

    鹿琳琳左顾右盼,没等到她想见的那抹倩影,只等来了带着墨镜的小黑。

    瞬间脸黑。

    “她呢?”鹿琳琳没好气地问。

    谁要看这张不招人待见的脸?

    于昶默摘下墨镜,“你现在,只能见我。”

    鹿琳琳皱眉,“什么意思?”

    “我知道了。”于昶默与她对视,气场大开的俩人用眼波厮杀。

    于昶默掏出手机,径直地递到鹿琳琳眼前。

    鹿琳琳脸色大变。

    手机上,正是堂嫂的通话记录。

    “我堂嫂的手机里,有你的通话记录,对此你有何看法?”于昶默问道。

    鹿琳琳脸色只一变,很快恢复正常。

    “她知道吗?”

    事到如今,她并没有东窗事发的恐惧,唯一担忧的,便是有孕的芊默。

    于昶默讥讽道,“你明知道这么做会让她伤心,却还要铤而走险?”

    现在才想起芊默的身体状况,是否太晚。

    “换地方,我们单独聊。”

    鹿琳琳是聪明人,见于昶默单独找她,并没有带警察来,便已明白二三。

    于昶默这个男人虽然她百般看不上眼,但唯有一点俩人是一样的。

    那便是在乎芊默的心。

    陈芊默让两个各自为营的人站在了同一战线上。

    五分钟后,于昶默的车里。

    鹿琳琳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了出来,于昶默越听眉头越紧。

    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鹿琳琳被人盯上了。

    几天前,她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里面有她哥几年前肇事逃逸的照片。

    对方要求她按着对方要求去做,否则就把这张照片昭告天下。

    鹿琳琳在世界上只有哥哥一个亲人了,她哥最近又刚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禁不起半点刺激。

    “所以,我没有别的选择。”鹿琳琳面无表情的说完。

    “对方要你做什么?”于昶默深邃地看着她。

    这女人他认识也有几年了。

    此刻的鹿琳琳却像是变了一个人,城府深沉,运筹帷幄。

    “让我打变声电话,让堂嫂对芊默下手,办法已经想好了,如果没有意外,今天堂嫂就拿到氰化物胶囊,明天她便会找芊默,趁机把药下在芊默喝的水里。”

    氰化物这三个字让于昶默脸色大变。

    计量足够的前提下,1、2分钟便会出现意识丧失,抢救都来不及,传说中的闪电式死亡。

    对方竟如此狠毒。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便把我送警局,我愿意为我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鹿琳琳十分平静。

    “胡说八道,付出个鬼代价,鹿琳琳!你到现在还想瞒着我!”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鹿琳琳脸色大变,怒瞪于昶默。

    “你竟然让她参与此事!”

    于昶默带上墨镜,回她一个高冷的侧脸。

    呵呵,他不让,她就听话了?

    那女人曾几何时听话过!

    打开后备箱,让藏匿其中的芊默下来,鹿琳琳吓得,开车门就想跑。

    “姓鹿的!你要是敢跑,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永生永世我都不见你!”芊默一句又把鹿琳琳吓得坐回座位里。

    也不敢跑,又不敢顶嘴,只能拿于昶默出气。

    “你个管不住老婆的妻管严耙耳朵!她现在怀着孕,你就让她参与这么复杂的事,要你有什么用!”

    于昶默看她吃瘪的样子特别爽,“你有能耐,你不怕她,有本事你下车,你现在跑啊!”

    鹿琳琳赌气,鼓着脸不动。

    她没能耐!

    在陈芊默面前,她从来只有认命的份。

    鹿琳琳惆怅地看向窗外,大脑飞快运转,实在是想不出个好对策。

    她万万没想到,平时那么宠芊默的于昶默,竟会配合芊默,按着正常套路,他应该是不想让芊默孕期劳神,要一瞒到底的。

    特么不按着套路走啊...什么情况!

    芊默以雷霆万钧之势打开车门,一抬腿上车,鹿琳琳瑟缩了下。

    “怎么,有能耐背着我搞事情,没有能耐面对我?”芊默冷冷道。

    鹿琳琳挺直腰杆,色厉内荏。“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你也看清楚我是什么人了,我就是这种为了利益背叛朋友的混蛋,你赶快跟我绝交——”

    “啪!”

    车内一声清脆的响声,鹿琳琳的脸被芊默甩了一巴掌,伴随而来的,还有芊默满脸的泪水。

    鹿琳琳一看她哭,心便像是拧了好几下似得,忙给她擦眼泪,于昶默比她动作还快,抽出纸巾转过身,先一步把爱心送到。

    被芊默抓着手用力咬了下。

    于昶默抽气。

    喂!得罪你的在你边上坐着,咬人家干什么!

    “你还企图瞒着我,跟她一样可恶!你们俩都是可恶的人!”

    芊默咬完就哭。

    于昶默这个委屈啊。

    鹿琳琳本是很慌张的,看到这一幕竟觉得出气的舒爽,神清气爽看芊默咬于昶默。

    他这夫纲从一开始就没振作过。

    正如鹿琳琳猜测的那般,于昶默是想瞒着芊默的。

    若她没有这般聪慧,芊默就让他说服了。

    但小黑俨然低估了她的战斗力,芊默听完后沉思片刻,连着说了三声不好,猜到鹿琳琳有难,马上威胁于昶默让她参与此事。

    如若不然,后果自负。

    于昶默平生最不怕人威胁,但也要分人,芊默这是真急了,于昶默拗不过她,这才有了眼下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