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873章歌里的秘密
    “这是宝宝的小手,这是小腿。”

    回家后的第二天,芊默迎来了最关键的一次产检,也就是俗称的大排畸。

    医生正在跟小黑对着彩超讲解,芊默躺那晾着瓜,听医生跟小黑说的热火朝天的,她也想看。

    几次想起来都被医生按回去。

    还好于昶默懂自家老婆的心,拿出手机给她拍视频。

    一番检查,孩子十分健康——太姥姥这样的国医跟着,不健康才怪呢。

    小两口犹如过了一大难关似得,出了医院阳光灿烂,心情大好。

    芊默拿着小黑递过来的手机,看着里面的小家伙傻笑。

    “我怎么觉得有点像你?”

    孩子才刚有个轮廓,可她就觉得像他。

    “我也觉得像我。”小黑与有荣焉,感觉自己获得了什么巨大成就。

    宝宝的胎心强壮有力,是他听过最动听的旋律。

    俩人正在闲聊,芊默的手机响了。

    “琳琳你回来了啊。”

    鹿琳琳之前出差了,芊默回娘家没跟她聚,还有点遗憾,听她说在帝都机场下机,乐得芊默喜上眉梢。

    “我马上接你去,等着啊——打车?打什么车,来我地盘还用打车?”

    挂上电话,芊默兴致冲冲。

    “你让司机送我去得了,你一会不是要开会吗?”她推推小黑,却发现素来温和的男人浓眉紧拧,面色凝重。

    “老公?”

    芊默推了他两下,小黑才回过神。

    “不用,我来送你。”

    “你不忙了?”

    他现在可是日理万机,陪她回娘家待两天都是挤出来的时间,现在还要陪着她产检,一会就有重要会议。

    “再忙这点时间还是有的。”于昶默目色深沉。

    路过花店,芊默让小黑停下。

    “给女人买花?!”小黑不悦。

    芊默推他,“你别那么幼稚啊,我和琳琳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你下去帮我买束百合花。”

    “买...什么花?!”小黑眯眼。

    当他不存在是吧!

    “你嗷嗷什么,琳琳最喜欢百合的香味,快点!不买百合难道要买玫瑰吗?”

    小黑上次诈死,把东西托给鹿琳琳,琳琳因暗恋小黑差点没交出来,后被芊默真情打动,把东西给芊默,芊默破解了密码,成功配合小黑行动成功。

    自那以后,姐妹俩一直有点嫌隙。

    虽然芊默几次三番想要修复俩人的友谊,但每次见面都有点淡淡的尴尬。

    回不到无话不说的从前。

    芊默是非常遗憾的。

    这是她从前世延续到今生的好朋友,不希望俩人生份了,尤其是为了男人。

    所以琳琳现在主动打电话给芊默,芊默特别高兴。

    感觉修复友谊就是分分钟的事儿,想要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

    于昶默呵呵脸下车,买花是吧?

    花店小妹微笑着面对阳光,又是美好的一天——艾玛,那黑着脸杀气腾腾的男人咋回事儿?

    虽然挺帅...小妹吓得腿软,她不会遇到打劫的吧?!

    于昶默带着惊人的气势冲进店里,不顾被他吓到的小妹,冷脸。

    “白色白头翁有没有?”花语:绝交。

    花店店员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虽然不是打劫的,但...也很迷啊。

    那是啥哈?

    “粉色夹竹桃花?”花语:咒骂。

    花店店员:....

    “天仙子——”邪恶的心,了解下?

    于昶默瞪了店员一眼,什么都没有,开你妹的店?!

    最后视线扫了一圈,落在黄色郁金香上,小黑勾起嘴角。

    这个好,忒好。

    芊默见他抱了一大把黄色郁金香出来,疑惑。

    “百合花呢?”

    “卖没了。”小黑眼睛都不眨一下。

    芊默指向花店门口的花桶。

    花桶里,各种颜色的百合花争奇斗艳。

    “那些早就预定出去了,我觉得郁金香也挺好。”

    芊默疑惑地看着这货,掏手机想要查一下,总觉得这玩意的花语不一般。

    只恨自己没有他那杂学旁收百科书的脑袋。

    “不要总玩手机,有辐射,来,听听音乐。”某人可耻地按住她的手机,不让她探索和发现。

    优美的音乐旋律从顶级的音响里流泻。

    于昶默特意选了一首,这时候放给芊默刚好。

    醒醒吧,老婆!

    “咦?这不是再见二丁目吗?”

    芊默惊喜。

    这首粤语歌是琳琳最喜欢的。

    看来今天是“琳琳节”啊,一切都跟琳琳有关。

    她仿佛感受到友谊再对自己招手,她最好的朋友又要跟她形影不离了。

    “这首歌的背景,你知道吗?”

    “啥?”

    芊默发誓,真不是她二,实在是...她男人懂的太多哈。

    “你上网查查。”

    “...你不怕有辐射对孩子不好了?”芊默黑线。

    于昶默趁着等红灯转身,给这女人一个酷酷又深远的眼神让她自己体会。

    “哦,好吧。”

    芊默掏出手机,打开千度,输入,黄色的郁金香是什么意思——

    小黑怒,把手机抢过来。

    “该查的不查,就在乎这些没用的细节!”

    手机被没收,老公又莫名其妙的傲娇,芊默只能凭借自己学霸的天赋对歌词进行阅读理解。

    “我听这个意思,好像是失恋了难过,去国外散心,被一首异国民谣感动,才发现活着挺好,虽然没了眼前的恋情,但还可以期待下一段——我这阅读理解,满分吧?”

    芊默骄傲。

    “给你十分。满分是一百。”

    “...于老师,这里面可有什么黑幕?”

    芊默不服。

    “你看问题不能只看表不看里。你回答的只是歌词表面的意思,这么多年的阅读理解你都白做了?要从词作者的创作背景,深度剖析!”

    于老师一本正经,为了配合效果,还顺手把墨镜带上了,瞬间一股浓烈的为人师...婊的感觉。

    “悉听尊便?”

    “这首歌是词作者在他不能公开的‘好友’失约后。”

    “嗷...”这跟她分析的,有毛的区别?

    等会,词作者...?!词作者不是公然出柜了吗?!

    芊默突然明白了。

    “明白了吗?二丁目,在岛国的新宿,而那个地方,是同性恋区,你还需要我说别的吗?”

    他迟钝的老婆啊。

    她是很想跟人发展纯洁的友谊,可人家从一开始的目的,也不是友谊啊。

    车内空调温度刚好,芊默没由来的一阵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