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791章大智若愚
    宁久对她这殷勤的态度相当无语。

    “我为什么感觉自己看到了个女版的于老二?”

    跟她男人如出一辙啊。

    芊默把这当成赞美,全盘收下。“这叫夫妻相,来,说出你的困惑,八折!”

    “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这个专家,假如,我心仪之人——”

    “你直接说诺诺就好。”

    宁久白她,“现在的心理专家都这么不敬业吗?”

    芊默做了个封口的动作,宁久这才继续。

    “我心仪之人的解药我有,但我却因为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不能给,何解?”

    芊默听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发现这小子城府真不是一点半点的深。

    “你不需要理解我的意思,你只回答我就好。用你刚用过的EMDR。”

    “EMDR是修复创伤记忆的,我要是用了,你最爱的和最痛苦的一起消失。”

    宁久闭眼,挥挥手,“你走吧,当我没问。”

    他还是继续纠结吧,忘记她做不到。

    睁眼看芊默还在那,宁久皱眉,“钱我发于老二账户上。”

    芊默眯眼,呵呵。

    “大哥,你车挡在我车前面,你让我走?”

    宁久赧然,芊默下车之前丢给他一句。

    “我们从不会给咨询者准确的指示,也不会告诉咨询者未来该怎么做。你这样的情况,我只能送你一句话,你看到的真相不一定是真相,你以为的世界只是你眼里的世界。”

    她这话跟诺诺刚说的好像,宁久若有所思,良久,他抬头对芊默真诚一笑。

    “我明白了,我会坚定自己原来的想法。”

    管它前途多少风雨,追就是了。

    芊默黑线,不,大哥,你不明白!

    很久很久以后,小黑问芊默,说她是怎么鼓捣宁久给人家打鸡血的,这小子简直是越挫越勇。

    芊默泪奔,她当初分明是劝这家伙知难而退好么。

    有多少感情,曾经以为那就是天长地久,以为爱到灵魂尽头,等到千帆阅尽回头才发现,当初的痴恋只是执念,当初在心仪之人身上看到的光,都是自己执念幻化出来的幻影。

    如梦亦如幻,经不起时间的推敲,所谓爱之深,不过是执念之顽固罢了,等到得到后才发现,其实真正爱的,不过是自己幻想出来的憧憬,而不是某个人,某件事。

    这理论适用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痴男怨女,但,不包括芊默小黑,也不包括宁久...

    但此刻,美丽的误会就这么种在宁久的心头,他发自肺腑地对芊默说道。

    “谢谢你,我好受多了,你果然很优秀。”

    “呃...”你想多了!

    “我相信用不了几年,你一定会达到陈姨的高度。”

    “呃...”谬赞了!

    误解芊默意义的宁久化身鸡血少年绝尘而去,她说今天不见他,那明天再战江湖就是了!

    等宁久走了,芊默回到自己车上,啼笑皆非。

    “人果然是只愿意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只接受自己想接受的...好吧,随心去吧。”

    她果然是很优秀,不接受反驳。

    芊默的实习结束了,不过她并没有立刻搬回宿舍,大四实习多,学校对外宿管的不严,她就直接搬到小黑的四合院里。

    快到家,就见胡同里俊朗的男人牵着一条不怎么情愿的小短腿,走几步,小短腿便要抗拒一番。

    但终究是抵不过男主人的拖拽,勉强龟速前行。

    芊默摇下车窗,按了下喇叭,小黑转过头,看到她笑逐颜开。

    “饼饼最讨厌这条路,你怎么在这溜它?”

    芊默记得,这条路有一条母恶霸犬,那家还散养,每次看到饼饼都各种搔首弄姿,饼饼不堪其扰,又打不过人家,所以特讨厌这条路。

    芊默在家的时候从不从这走,她不信小黑这心细如发的男人会忘记这个细节。

    于昶默看到爱人归来心情大好,拎着小短腿上车,对她的提问假装听不到。

    “以后别走这条路。”

    芊默说完,突然想起什么,她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她昨天视频的时候说好想饼饼,好想他,说完后就觉得这家伙有点不对劲。

    现在想来,是顺序错了...这货记仇!然后坏心地领着饼饼走人家最讨厌的路。

    “怎么可能。”

    小黑回答的超级快。

    “连狗的醋都吃...你还有底线吗?”芊默无力吐槽了。

    这家伙上辈子是醋精吧?

    小黑的耳根有些微红,对她的指控坚决否认。

    “我只是顺便溜溜。”

    像是回应小黑的谎言,边上的院子里窜出来一只通体黑不垃圾的肥恶霸,对着小黑家的车嗷嗷叫,那一脸大褶子似乎在嗅到心爱犬哥味道后都绽放了。

    饼饼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芊默赶紧开走,那痴心小恶霸追着车好远。

    “我真是想不明白...你这种连狗醋都得吃几口的男人...”

    小黑坐直,犀利地看着她,他也不是一点脾气没有的。

    如果她要是继续揪着这个话题不放,他晚上就不给她做大餐。

    顶多一碗炸酱面,菜码都不能超过八个那种,生汆羊肉也只给一勺,就是这么狠心。

    “有人跟你说我在外面乱来,你怎么不信?”

    “谁?”小黑马上冷脸,撸袖子就能跟诽谤他媳妇的人来一架的意思。

    “就是那天,有个小孩找你。”

    芊默把今天跟那女人的对话讲述一遍,她的小黑,差点就卷入这场是非当中了,全凭他对自己的信任,避开了麻烦。

    “哦,那个。”小黑放松,淡淡道,“我趁着她不注意,把她兜里的气球戳破了。”

    让她瞎传话,小孩子也不放过。

    “...”

    堂堂默少,戳孩子气球,这是道德的沦陷!

    “真不知该如何评价你,到底是大度还是小气。”

    狗的醋也要吃,有人刻意诋毁却坚决不信,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大智若愚?”

    “大只如于,我就是于,没毛病。”他不要脸地谐音,开车门,放狗下去,然后...

    信任,是相处的根基。

    于昶默对她毫无保留的信任让他有效绕开雷区,小黑单方面的宣布,为了回报她对他的“赞美”,他得展示下绝活。

    他就不喜欢轿车,空间小,影响展示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