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788章竟然是小黑
    “源自对童年伙伴的信任?”

    芊默摇头,“根据我们专业研究,他刚看到照片的一瞬间,的确是惊讶的反应,不是装的,除非他有双重人格,否则不会这样。”

    既然不是他做的,却还一口承认,那他在袒护谁不言而喻了。

    把他未婚妻提过来,照片给她看,她惊讶地捂着嘴,瞪着眼睛好几秒没反应,看完了后才喊了声,“我的天呐!”

    芊默眯眼,是她,就是她。

    “人的惊讶反应不会超过1秒,而且她刚做出惊讶表情的时候左右脸不对称,她是装的。重点查这个女的。”

    诺诺要提取指纹,进去前突然想起个事儿,从兜里掏出个袋子。

    “这个,唐心让我转交给你。”

    芊默打开袋子后,看到里面的东西,眸色一点点变冷,或许,这可以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正如芊默所料,以张昭未婚妻为突破口查下去,很多话她都不能自圆其说,诺诺提取了她的指纹,根据比对,与其中一个塑料袋上的一枚指纹吻合,又在她和张昭新房的大冰柜里提取到了受害者的血液。

    在强大的证据面前,未婚妻终于招了。

    事情是她做的。

    张昭本不想跟她结婚的,是她用了点手段灌多了他,怀了孩子先上车后补票。

    张昭迫于形势只能跟前女友分手,她以为张昭很快就会忘记那个女人,但是并没有。

    虽然张昭不说,但她能感觉到他并不快乐。

    她痛恨张昭心里总惦记那个老女人,又见到那俩人私下见面后起了杀心。

    以张昭的名义把人骗到家里,然后弄晕,再然后...

    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她把人藏在新房的冰柜里,张昭竟没发现。

    “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他每天在店里忙十几个小时,家里的事儿他管过吗?说句不好听的,他的心上人就在我家冰柜里,他开过冰柜看一眼吗?这些男人,家里的酱油瓶子倒了都不知道扶一下,他活该!”

    芊默听到这句话后,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愤怒,推门走进去。

    那未婚妻看到芊默后,眼里凶光毕露,“陈芊默,算你命大!我下一个目标本来是你的...”

    这女人疯癫的说法让周围的人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我不过是他童年玩伴,你连这都怀疑吗?”芊默冷冷地说道。

    “所有靠近他的人都该去死,哈哈哈!”

    “我是学心理学的,你不用在我面前装疯卖傻,我很遗憾地通知你,现在精神鉴定很严格,你这种情况完全是要承担责任的。”

    这一句比什么都管用,女友不说话了,只阴森森地看着芊默。

    过了几秒,她又笑了,笑得很灿烂,却让看到她的人不寒而栗。

    她摸着肚子,对着芊默露出一个胜利的笑,“我怀孕了。”

    孕妇是不会判死刑的,如此嚣张不知悔改的样子,真让人看了咬牙切齿。

    “你以为你是胜利者,特得意是吗?但我忘了告诉你了,张昭他爱的是你,不是她。”

    芊默这一句成功让对桌得意的女人定格,芊默不带情绪波澜地说道。

    “他的确是用了受害者的创意去装修,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为的就是给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更好的生活。以及,他去见受害者也不是因为藕断丝连,那是因为他要分期还钱。”

    接下来的话,芊默说得很慢,却字字诛心。

    “你的自作聪明,毁掉了两个原本应该幸福的家庭,毁掉了无辜的受害者,毁掉了张昭,也毁掉了你原本该唾手可得的幸福。”

    那女人摇头,不,不可能的。

    “你胡说,你就是想让我诚心难过的,你胡说!”

    芊默举起手机,给她看决定的证据。

    她让人送进来一个东西,是一个纸袋子,打开后,里面有一个首饰盒,芊默把首饰盒打开给女人看。

    “这个戒指,是张昭那天吃饭的时候给我们看的,他知道我未婚夫家里有珠宝生意,想要问我们能不能打折,他想买这个给你,50分的南非钻,款式是你喜欢的。”

    50分的钻戒,对芊默这个阶层来说不算贵,甚至可以说是廉价的。

    但对普通工薪阶层来说,动辄上万的价格已经是奢侈品了。

    能够买这样的戒指给未婚妻,足可见诚意。

    钻石在灯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刺在女人的眼里,疼在心上,瞬间无法呼吸。

    “所以那天你们靠在一起...是为了讨论钻戒?”女人大受打击。

    芊默跟诺诺吃饭的那天,在小黑来之前,她躲在后厨透过门帘看,就见芊默跟张昭并排坐着,拿着手机看什么,凑得还挺近...

    她以为是旧情复燃,没想到...

    “是,我未婚夫那时候还没来,张昭问我未婚夫是做什么生意的,我说了一嘴,他就想让我帮他这个忙。”

    那天张昭在小区遇到芊默,还特意提醒她这件事。

    “本来今天应该是我按着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卖给他这枚戒指的时候,我想他会拿着戒指给你惊喜吧。”

    女人捂着嘴,不断地摇头,不知道是悔恨自己不该做这般滔天恶行,还是不肯接受芊默说的。

    原本这戒指应该带来多大的惊喜,现在就有多大的痛苦,对比让人抓狂,如果她什么都没做的话,如果她没有动手的话,现在应该是怎样的光景...

    “你想要抹掉他的过去,却亲手毁了你们的未来,你以为这样做会让他永远忘掉前任,却不知前任会因你的行为,以别样的方式永远刻在他的心里。”

    “你觉得他忙得没时间顾家,却不知他每天忙碌,只为给你更好的家。”

    “你亲手毁掉了这一切,傻瓜。”

    最后俩字说得轻飘飘,却让这始终不肯悔改的女人彻底崩溃,嚎啕大哭。

    原本这一切都可以避免的,如果没有那么做,两个家庭都会有不一样的未来,可惜,一切都没有重来的机会。

    所有凶手下手时都以为毁掉的是别人,殊不知断送的却是自己。

    “陈芊默...其实,这件事我本来想嫁祸给你男人的...”女人被芊默摧毁了心理防线后,说出一句让芊默十分诧异的话。

    “他?”这事儿还跟小黑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