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743章大吉大利发发发
    鹿琳琳站在办公室里,心酸地透过窗户看楼下的车水马龙。

    她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以为能撑半个月,想不到才三天,她的财政就已经出现危机了。

    陈芊默啊陈芊默,成也是你,败也是你...

    财会敲门进来,哭丧着脸,鹿琳琳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了。

    “撑不下去了,是吗?”

    “是...甲方说俩小时内再不给个合理解决方案,就要我们赔付违约金,还有,广场那边的店铺,房东也说不要跟我们续约了,还有——”

    “行了,我都知道了,你出去吧。”

    鹿琳琳坐在自己新换的椅子上,用力捶了下扶手,辛苦了一整年,好不容易打了点家底,一个浪打过来就要翻船了。

    突然想到,这把椅子也是芊默送的。

    据说大几千,芊默用过觉得好就顺手送她的。

    不甘又变为无奈。

    她的一切都是芊默帮着弄的,她也知道只要去找于昶默,她就能化险为夷,她也应该那么做,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椅子就跟有胶水似得,粘着她动不了。

    鹿琳琳突然想到芊默临走前留给她的锦囊,忙不迭地打开。

    上面就一行字。

    去找小黑,大吉大利,发发发!

    ...鹿琳琳气得把纸条拍在桌上,发个毛啊!这女人,已经用锦囊涮了她两次了,两次!!!

    这不就是废话吗,跟没说一样。

    门再次被敲,财会不能鹿琳琳发话就冲进来,不同刚刚的满脸丧,一进来就激动道。

    “鹿总,我们要发啊,这次真要发了!”

    “发面你个大饽饽!”鹿琳琳没好气,“什么情况,慢点说!”

    “甲方刚纷纷打电话跟我们谈续约啊,主动续约,还有,她们对之前冒犯我们的事儿表示歉意,自愿降低十个点的利润,广场店铺也过来人了,说愿意跟我们续约,而且...”

    激动地呛到了。

    “咳咳!就是,跟我们签五年,租金不涨啊。”

    这地方的房租一年一个价,保证五年不涨价这是什么概念?

    鹿琳琳也激动了,激动完突然想起个事儿。

    “不是说广场那边的业主换人了吗?换谁了?”

    “我也不太清楚,据说姓陈...哦,我问了,说是某大公司老板买给他未婚妻的礼物,现在的有钱人啊,啧啧啧。”

    鹿琳琳觉得哪儿不太对...这听起来怎么那么...?

    “我去,陈芊默!!”鹿琳琳反应过来了,这两口子到底弄什么呢!

    打电话给芊默,不通,再打给于昶默。

    接电话的是芊默。

    “哎呀少女啊,恭喜你渡劫成功,这是要飞升。”

    芊默没有看到因她离开乱成一团的亲朋,却能猜到会发生的一切。

    鹿琳琳听到她声音就知道没事儿了,气得破口大骂。

    “陈芊默我去你个三叔七舅姥姥个爪!”

    芊默把话筒挪得离耳朵远点。

    哎呀,这母老虎啊。

    “气大伤身,主在肝脾,保重身体啊老铁!”

    鹿琳琳差点喷一口血出来。

    “你们两口子斗,我当炮灰了!现在你们好了,我又没事儿了?!”

    芊默嬉皮笑脸,“咱们这不也是为了社会主义做贡献,你听我跟你解释啊,事儿是这么回事儿...”

    简单地说了下这个鬼子母的事儿,鹿琳琳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

    “你说你抓了个——”

    意识到声音太大了,赶紧压低声音,“抓了个那啥?!”

    芊默嘿嘿,“不知道有没有悬赏啊,要是有的话打底也得十万奖金,都充咱家账上,我和小黑要是不演得像点,他要是不拿你下手,那狡猾的坏人也不信啊。”

    这倒是真的。

    汪王万敢追过去想要灭芊默的口,也是看到鹿琳琳自顾不暇,相信了芊默跟于昶默真的决裂了。

    之前汪王万在酒店里听到了芊默和穆绵绵的对话,本就先入为主地以为芊默和小黑貌合神离,又看鹿琳琳的公司被小黑大力打压,这才以为芊默没了后路。

    “我本来是想告诉你一声的,但这要是说破了就瞒不过他了,为了社会主义做贡献,你多理解下哈。”

    鹿琳琳听完后恍然大悟,怪不得会闹这么一圈,做贡献这事儿好啊。

    “奖金什么就算了,你男人也都给我补偿了,就是可能的话,跟上面给咱们公司要个锦旗就行了,我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还担心你,这锦旗说什么也受得。”

    生意想要做得长久,这个思想觉悟是一定要有的。

    搞定了琳琳,芊默挂了电话颇为得意。

    “看到没,你得罪的人里面,智商属于第二梯队的琳琳已经拿下了,剩下的俩,还怕什么?”

    小黑冷漠。

    “第一梯队是——?”

    “我师傅,你母上。”

    是的,毫无疑问,她爸妈在智商链底端稳坐。

    “我突然想到,单位可能还有事。”小黑一听到自己那任性半生永远是少女心,还有腹黑记仇男撑腰的老妈,觉得血压都升高了。

    “怕什么,我师傅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吗?你把事情的原委跟她说清楚,还能吃了你不成吗?”

    小黑拒绝回答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

    心里却想着,她是。

    城市一端的高级住宅区里。

    陈萌目光不善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小饼饼,小短腿瑟瑟发抖。

    抖完了,继续低头吃吃吃,奶奶做得饭饭,好好吃哦。

    已经到时间了,她的爱徒还没有回来,这只肥狗,很快就要被拉去祭天了,如果它在继续这么吃下去的话。

    柯基为什么会有金毛的饭量?一盆一盆的吃狗粮,还有罐头!

    听到开门声,陈萌一个犀利眼眸扫过去,芊默笑得灿烂的小脸出现了。

    陈萌站起身,眼见着那个穿枚红色外套萝卜裤的女孩向自己奔跑过来。

    “我滴天爷啊,你这是让人掳到山沟里去了?这是什么衣服!”陈萌要晕了。

    芊默抱着她,久违的感觉,真好。

    “师傅,我回来了。”

    陈萌眼眶一热,对她温和又不失疼惜道,“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看看,给我闺女靠成什么样了。”

    不问她去哪儿,回来就好。

    芊默对小黑挑眉,看,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师傅多好个人啊。

    芊默前脚上楼洗澡,隔音超好的门隔绝了楼下的惨绝人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