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719章识趣
    终于有人发现芊默的眼睛好了。

    陈萌惊喜,还不待她拉住芊默的手,一道身影嗖地窜过来,硬生生把亲妈挤到一边,抱着芊默惊喜。

    “乖乖,你可以看到了?”

    芊默点头。

    她听到小黑叫声后就睁眼了。

    那时她以为小黑遇到了危险,一着急就可以看到了。

    小黑是那么沉稳的男人,从没见过他失态,能够让他惊呼肯定是大事儿,可谁能想到这大事儿就是...

    她用牛排扣了二爷一脑袋?

    “太好了。”小黑不顾亲妈还在,抱着芊默转了两圈。

    然后就被亲妈嫌弃地踢出去做饭了。

    芊默对陈萌把自己失明又看到的经历讲一遍,陈萌的眉头越来越紧。

    “听起来,你这是自我暗示引起的,跟癔症失明还不一样。”

    结论跟倩总是一样的,芊默愧疚。

    “师傅,我不是信不过你,只是...”

    “只是怕我担心是吗?”

    陈萌拍了拍她的手,芊默内疚低头。

    她们这行有不成文的行规,尽量不要给亲人看诊。

    她和师傅的感情太好了,师傅很难客观地给她治疗,在治疗过程里又会融入太多主观意识,到头来治不了还跟着着急。

    懂得孩子的这份孝心,但陈萌依然不满。

    “就算怕我着急,也要跟我说啊,都是一家人,有问题自然要一起承担,你这样扛着,让我从别人嘴里听到你生病的消息,你知道我多自责吗?”

    一想到这两天,芊默是在黑暗中无助度过,陈萌心都拧了。

    她家的小孩多骄傲啊,哪儿能受的了这个。

    “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您别担心我了,我觉得你去看看师公比较好,他会不会脑震荡啊...”

    芊默看着地上的碎片,想着她用盘子砸未来公公的那一幕,心里都是各种雷。

    “你坐着别动,我来扫——不用担心你师公,他那脑壳硬着呢,当初我拿石头糊他脑袋,他人都趴下了,可一点事儿都没有啊,你看,几十年过去了,依然各种搞科研,还得诺贝尔奖...”

    陈萌提起自己男人,那可是一脸骄傲。

    聪明的人脑壳比较硬!

    二爷冲了个澡,清爽地出现在门口,听着自己媳妇说起那段陈年往事,不由得眼睛一眯。

    陈萌背对着门看不到,芊默看到了。

    赶紧把话往回拽。

    “师傅,您砸了我师公后,必然是十分内疚,心疼的不得了吧?”

    “哈哈哈!那怎么可能?我当时砸了以后啊,各种舒畅,就好像是喝了五瓶北冰洋汽水,哎,我们那年代,那可是最好的汽水。”

    一口气喝五瓶北冰洋,相当于现在去西餐厅说一句,来八二年的拉菲!

    芊默突然很希望自己现在还是失明状态,这样,就可以不用看师公黑漆漆的脸色了。

    “看来,这三十年来,你一直惦记那石头。”二爷淡淡道。

    陈萌马上瞪圆眼,埋怨地看芊默。

    敌军已经到达战场,你怎么不给个信号?

    芊默委屈地摊手,她给了啊,师傅不看怪她了?

    小黑上牛排,及时拯救了祸从口出的老母亲,得到母亲赞许一瞥。

    “我帮你上菜~”芊默被师公瞅师傅黑漆漆的眼神吓到了,乖巧地跟着自己男人出去了。

    到厨房,他做饭她打下手,就像这两天俩人经常做的那样。

    芊默刚开始还能专注挖冰淇淋球,可是不知不觉就被小黑下厨的侧脸吸引了。

    这视线太过专注,让小黑想忽略她都不行。

    “怎么了?”他把巧克力酱汁注入精致的陶瓷火锅炉里。

    “你跟我过去两天在脑子里反复想的一样帅。”她没头没脑地说了句,他却听懂了。

    芊默看他的眼神像是看无价珍宝,让心仪的女人眼里只有他,这是小黑曾经梦寐以求的事,但此刻看着却很扎心。

    她这样热切地看他,是否是担忧哪天她又会看不到,所以要尽可能多看,储存爱他的能量,留着以后看不到的时候慢慢回忆?

    这个认知让小黑整顿饭都格外沉默,陈萌和二爷把儿子的反常看在眼里,陈萌想开口,却被二爷从桌下踹了脚。

    陈萌疑惑地看自己男人,二爷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开口。

    吃了饭,陈萌和二爷挽拒了芊默留宿的要求,上车后陈萌问二爷。

    “默默的病情我已经了解了,现在要掌握她自我暗示的根源,接下来的治疗才能继续,你没看到儿子那么紧张吗,干嘛不让我说?”

    二爷睇了她一眼,没说话,陈萌一拍头。

    “我知道了!”

    “哦?”

    “你是怨恨儿子把最后一个抹茶布丁给了默默,你记仇了!”

    二爷深邃地看她一眼,似是带了几丝无奈,又有几丝宠溺,“...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种小气的男人?”

    “...呵呵。”为了保命,陈萌保持了沉默。

    但她的眼神分明就在说,是是是,你不是这样的男人,谁是?

    “我不让你说,是因为...”他突然栖身向前,陈萌的脸蹭一下红了。

    艾玛,这老男人说话能不能好好说啊,放什么电!

    自己长什么样,心里一点谱都没有吗,放电人家会晕的好不啦!

    “儿子心里已经有了计划,不用你跟着当电灯泡。”二爷抵着她的额头,扰乱了陈萌心中一池秋水,这才心满意足地专注开车。

    陈萌拍拍脸颊,暗自唾弃自己没出息,都跟这家伙过半辈子了,怎么还会被他无时不刻地魅力倾倒呢。

    “你怎么知道儿子有计划了?难道——”陈萌瞬间犀利,“你们俩姓于的,背着我密谋了什么!”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可恶了,最讨厌被瞒着!

    二爷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这动作他做了半辈子,动作十分熟练。

    “傻乎乎的,以为我们是你那迟钝的吗?”

    儿子随他,做事心中有分寸,如果芊默眼睛都失明了,儿子还一点措施都没有,那也配不上当他于邵锋的儿子了。

    “你夸你和你儿子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踩我一脚!”陈萌觉得自己智商被按在地上摩擦了。

    二爷本想揶揄她两句,但灵光一现。

    “你要不要,跟我赌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