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599章认真学
    齐齐受伤了,有惊无险,还得了一个意外的好处。

    穆绵绵原本是非常不喜欢这个孩子的,也不想让芊默跟那个女人的孩子有什么关系,不过见到齐齐为了救自己的儿子陷入险地,穆绵绵对这个孩子的印象改变了。

    芊默和小黑又做了一番工作,好说歹说的,总算让穆绵绵不再排斥这个孩子,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至于陈百川吗?

    他始终被蒙在鼓里,完全没有意识到齐齐的身份不简单,他本就是个豪爽之人,见齐齐为了救自己儿子受伤,毫不犹豫的就把这个孩子认为干儿子了,对齐齐是百般的好。

    芊默有些头疼,老爸能够接受齐齐自然是好事,等开学以后,齐齐就会被送到国际学校,那里是封闭式管理,周六周日孩子可以来到家里,也算有个落脚点,但问题是...

    老爸这个智商,真是不咋地啊。

    连穆绵绵都能猜到一些,他竟全然不知道,芊默真庆幸自己的智商没有随着父亲,也默默祈祷还没长大的小弟,智商一定要像妈妈,不要像爸爸呀,要不可真是够头疼的。

    小黑依然忙碌,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回去了,芊默在家渡过她悠闲的假期。

    穆绵绵从月子中心回来了,家里多了一个小婴儿,照顾起来手忙脚乱的,芊默偶尔也要帮帮忙,顺便练习一下养孩子的技能。

    照顾一个小宝宝比处理一个复杂的案件还难,就比如说宝宝喝的水吧,热了不行,冷了也不行,喝水瓶的选择也很有讲究。

    芊默一边给弟调水温,一边吐槽,现在的小宝宝太难养了,穆绵绵抱着孩子笑道。

    “我看你也不用太操心这个事儿,小于那么有钱,未来一定能给你请好几个保姆照顾小孩,再说他自己又是个10项全能的,我怀疑换尿布什么的,他会比你熟练。”

    这倒是真的,芊默毫不怀疑,小黑本就是居家过日子的超级好男人,倒是期待起未来两个人养育自己宝宝时的情况了。

    聊着这些琐碎的妈妈经,手上的水已经温度合适了,芊默把奶瓶递过去,突然眼前一黑,奶瓶径直的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吓了穆绵绵一大跳。

    芊默回过神,看着这一地碎片,惊。

    “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小心呢?伤到没?”穆绵绵问。

    芊默摇摇头,脸色不太好。

    刚刚若不是那眼前一黑,她是绝对不可能把东西弄碎了。

    “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赶紧上楼躺一会儿,我自己来收拾就好。”

    穆绵绵不疑有他,让芊默上楼去休息。

    芊默躺在自己的小床上,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睁开眼已经没有那种眼前发黑的感觉,但心悸犹存。

    这段时间以来,这已经是第2次眼前一黑了,上一次还是跟小黑在一起时,也出现过这种情况,那时小黑还以为是她太累了,她自己也没有往心里去,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这种眼前一黑的感觉,并不是低血糖带来的那种,她并不头晕,也没有其他症状,就是突然看不见失明。

    虽然出现的时间很短暂,但是带给芊默严重的影响,心理影响。

    难道她的眼睛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这个想法让芊默感到恐惧,她所依赖的微表情技术,极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眼力,为了锻炼这个眼力,她也是在师傅的指导下使了很多办法,锻炼了许久才有现在的效果,如果有一天眼睛看不到,甚至是失明的话...

    失明这两个字出现在脑海中,引来芊默的一阵烦躁,不,她怎么会失明呢?

    不要自己吓唬自己,芊默是这样想着,却也决定下午要去眼科查查。

    芊默随便找了个医院挂了号,所有的眼部检查都做了个遍,得出的结论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对于她所陈述的这种眼前一黑暂时短暂失明的情况,医生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给她提议让挂一个脑科,做一个脑部检查。

    芊默过去的时候刚好遇到上次给齐齐治疗的医生,也就是小黑从外地找来的那个大专家,他暂时没走,留在这边做讲座,芊默便把自己的情况详详细细的告诉给他,脑科专家给她做了会诊,结论跟眼科是一样的,没问题。

    说芊默可能是最近用眼过度,有些眼疲劳,让她不要担心,回去之后滴一些眼药水多休息就好了。

    芊默一听没有大碍,便也放下心来,临走前对医生顺嘴说了句,她过来看病的事不要告诉小黑,反正也是没有什么大事的,他知道了也会担心。

    医生嘴上是这么答应的,等芊默一走,他仔细斟酌,不行还是要跟默少说一句,毕竟他是默少的人,既然默夫人并无大碍,告诉一声也是基本的礼貌。

    芊默并不知道自己被医生出卖了,直到两个小时之后,于昶默拎着一大兜子东西出现在她家时,芊默无语。

    “你从哪儿找出来的这些?”

    眼部按摩仪,热气蒸眼贴,冰敷眼贴...还有那是什么玩意儿?一盒银针?!

    我勒个大去,这家伙要在家里开一个眼科诊所吗?

    “我打电话问过太姥姥,她把该处理的几个穴位已经用手机发给我了,据说几针下去有效消除眼疲劳,晚饭后我扎给你。”小黑说的一本正经,女朋友因为视疲劳而出现短暂的失明,这还了得!

    丢下手中所有工作马不停蹄的跑过来,送温暖,送光明!

    不仅陈芊默无语,就连边上的陈百川和穆绵绵也是一头问号,都知道这个未来女婿为了他女儿真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是这个扎针...?

    “小于呀,你什么时候学的中医呀?”

    针灸技能都掌握了,如果下次小黑在说一个他会盲人足底按摩,大家也不会意外了。

    “刚学的。”为了他女人,小黑什么都愿意做。

    “刚学...靠谱吗??”

    是不怎么靠谱啊,小黑也犯了难,虽然太姥姥把穴位图发的很清楚,但是上来就给芊默扎这似乎不太合适,于是小黑把视线对准了陈百川。

    “叔叔,您疲惫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