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511章老三啊,二嫂只能帮你这么多
    唐心继父一家收入在帝都不多,因没有房贷车贷,生活水平比芊默父母这种做生意的也差不了太多,只是芊默一家住在三线小城市,开销能小点。

    这样一个月收入两万的家庭,继父能做到把他们的收入全都存起来,每个月压榨唐心的工资当生活费,并让唐心负责她继妹上学的费用,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我继父说,他和我妈的钱都用来做定期理财了,拿不出来,我妹还要交学费...”

    她妹妹学习不好,偏偏还想当明星,家里烧钱去了艺术学校,今天买点名牌化妆品,明天买点奢侈品包包,都是拿唐心的工资顶的。

    “有女儿要养还敢存定期,他是怎么想的你真不知道?”

    唐心能给陈灏轩当秘书,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只是...她叹了口气,“我妈在他这这么多年,他又供我上了大学,我每次有不同意见,我那强势的母亲便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也只能把妹妹供完再搬出来。”

    “我听老三说,你读得是一本吧?一年你学费也就是3000、5000,听说你上学时就勤工俭学,生活费都是自己弄来的,你欠他多大人情要每个月几万几万的还债?别说老三看不过去,我要是知道,我也生气。”

    唐心脸一热,默嫂的意思,难道是——

    “你是说,老板他是为了我好,才不给我钱的?”

    真看不出啊,老板那个死腹黑竟然还有这么细心的时候?

    “真相等你自己挖掘,也许会有惊喜,我就劝你一句,女孩子闯世界不容易,不能一点后路不给自己留,该出的钱不能省,不该出的也别动,将来你爸妈要是病了,你做子女出钱看病也就算了,没有道理让你养妹妹。”

    现在是一年几十万的学费生活费,以后会不会让唐心给她妹妹买房买车?

    人的贪婪都是一步步壮大的,不知道感恩的人永远不会满足,胃口只能越来越大。

    “你想从老三那要回钱很简单,你就这样...”芊默趴在唐心耳边如此这般,唐心直摇头。

    “这行吗?我老板很矫情,有时候还小气...”

    “想要钱吗?想不想给自己存套房子?想不想留点存款傍身?我们老三理财超级厉害,你稍微求求他,绝对好使。”

    芊默给唐心出了个主意,让唐心求陈灏轩,请他帮忙把她被扣的工资做个理财。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求人没诚意也不行,你得拿出点好处勾引,不是,是吸引他,据我所知,我们老三胃不太好,你要是隔三差五做点汤啊点心什么的,说不定有惊喜,男人么,就要顺毛来。”

    芊默暗道,老三啊,不白让你理财,当嫂子的已经给你铺好路了,只能送你到这了。

    媒婆的兼职做完了,芊默开始思考起自己的正事儿来了。

    老马到底在紧张什么,难道这个马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芊默又跟唐心聊了下马场的情况,比如有没有贵重财物啊,或是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倒腾出去卖什么的。

    唐心不愧是万能首秘,对陈灏轩所有产业都如数家珍,这些数据张口就来。

    马场硬装费用不低,但没有能带出去的,所以排除老马偷东西的可能。

    那就有可能是来之前做过什么亏心事了,芊默把这个信息仔细记下,趁着老马不注意偷拍了几张照片,本想直接把资料发给师傅,让师傅查查此人有无案底。

    陈萌的微信芊默都调出来了,犹豫了下,没发。

    觉得没有证据只凭表情随便怀疑人不合适。

    老马状态有点不对,但也许人家是为了别的事儿呢,又或是个鸡鸣狗盗芝麻蒜皮的小事儿,她一下惊动师傅有点杀鸡牛刀的意思。

    芊默想了下,把多多叫来。

    “你过去陪我爸一会,顺便跟那个老马聊聊天,看看他现在想什么。”

    多多不知芊默所想,听话地朝着陈百川和老马前进。

    ...

    在一栋豪宅里,一个带着墨镜的中年女人正在跟倩总哭诉。

    “...他把我掐晕,然后对我...实施了暴行,现在事情已经过了一周,我每晚做梦都会梦到,也不敢跟家里人说,我这身份如果报警也不合适,又怕对方手里握有我的照片什么的,每天忐忑不安。”

    中年女人是一家企业的高管,月收入七位数,是个女强人。

    事业风生水起,偏偏遭遇到了这样的不幸。

    那天女强人加班后开车回家,车坏在半路了,她下车想看看什么情况。

    然后就被人打晕了。

    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人侵害过了。

    所有的过程都不记得,唯独一身伤和某处的痕迹证明发生过什么。

    这对她来说几乎是毁灭型打击。

    不敢对外说,她这样的身份说出去后,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都会受损。

    想装作若无其事,但每天都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实在是调解不了,才找倩总过年时过来,紧急修复受损心灵。

    倩总听完全程,先是专业治疗,女人已经有应激反应了,做完治疗后倩总把犯罪嫌疑人的情况总结了下,在回去的路上斟酌片刻,还是发给了陈萌。

    做心理医生要有绝对的职业操守,不能暴露患者隐私。

    所以倩总隐瞒了女人的身份姓名,但却把案情告诉陈萌。

    根据倩总的分析,嫌疑人很可能拥有强势的母亲,本人比较懦弱,甚至会有些身体缺陷,这个案子怎么看都有趋势发展成连环案,如果知情不报,怕是有新受害者出现。

    陈萌此时正在市局,她刚接到电话并不是公事,是私人邀请。

    二爷单位的一个朋友找二爷帮忙,十五岁的女儿跟母亲吵架后跑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时间还不到报失踪案时间,但家长对孩子比较了解。

    孩子逾期不归,怕出事,赶紧透过二爷的关系找陈萌,看看能不能有线索。

    陈萌在局里听完哭成泪人的孩子母亲说完,心里正在分析案件,倩总的微信顶过来了。

    倩总隐瞒了对方的真实身份,只把案件梳理了下,里面还有她对嫌疑人的心理分析,让陈萌着重关注的是倩总发来的最后一句:

    可能会连环作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