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503章联手反杀(月票+10)
    不死鸟残存的一丢丢善良让他十分纠结。

    正是那天人交战激烈思想斗争时,门开了。

    换好正式常服的于昶默精神抖索,他边上的小佳人也是美好婉约。

    小黑一看不死鸟那猥琐的表情就知道他没想什么好事儿,一脚踹他腚上。

    “胡思乱想什么!”

    不死鸟有些委屈,还抻脖子往屋里看,整整齐齐,尤其是床,被子规规矩矩的,不像是发生过什么,他甚至还看到老大桌子上有一本摊开的书...

    靠!

    这俩人不是吧?

    关门这么久,结果是看书?

    不死鸟被雷到了,芊默淡定从他身边经过,呵呵,别以为就他们学伪装好么?这也是她的必修课!

    部队的新年丰富多彩,上午是节目和擂台,下午就在院里办了游园会。

    于昶默因为佳人过来看望,成了全院最靓的崽儿,一张不苟言笑的脸上挂满了笑意。

    他手下的兵知道老大脑力厉害,趁着老大心情好赶紧提要求,游园会不许老大参加脑力活动,凡是跟智力相关的项目,他都不许参加。

    未来岳父岳母还有未来媳妇过来已经够让人眼馋的了,如果还让老大把奖品拿走,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小黑自然是答应,现在跟他说什么他都答应,心情舒畅。

    芊默看看,哎呀,奖品挺丰富啊。

    牛奶洗衣液纸抽,各种生活用品。

    一等奖是只大兔...小黑没拿到的那只熊一样大。

    采购到底买了多少只娃娃?

    这是有多怕战士们找不到对象?

    “那个,他不参加,我可不可以参加啊?”芊默眨眨眼,她盯上那只兔子了。

    没见识过她厉害的战士们面对这么漂亮的嫂子,自然不会说不,还有人犯嘀咕,哎呀,怎么好意思赢嫂子啊,还是个小姑娘呢。

    只有小黑笑得高深莫测。

    芊默参加了猜字谜,只用了2分钟就让那些人的想法从:好纠结啊,要不要让着嫂子?

    变成了:我了个去!哪儿来的女超人,这脑力也不比老大差啊。

    五分钟后,芊默抱着那只大兔子下来,笑靥如花,对着已经笑不出来的战士们挥手。

    “谢谢大家让着我!”

    众人麻木,不,没人让着你。

    再看老大那狡猾的笑脸众人只怪自己太天真。

    呸!老大这种神一样的男人怎么会找普通女人啊,这个未来嫂子实在是太阔怕了!

    一整天芊默一家人都在部队渡过的,晚上就住在招待所里,陈百川和穆绵绵过了不一样的新年,对军人和军属有了不一样的想法,对女儿的这桩婚姻有喜有忧。

    这里的小伙个个都是好样的,于昶默更是兵王里的兵王,荣耀是真荣耀,可不容易也是真的,过年也不能回家。

    最后只能互相安慰,小于工作特殊,他们闺女也是差不多,两口子谁也别嫌弃谁,小两口自己喜欢就好。

    玩了一天,陈百川夫妻很快就睡了。

    芊默在另外一个房间,随便翻翻手机,小黑发了条信息。

    爱默:下来。

    芊默推开窗户,看到窗下伫立的那道身影。

    以为他是要带自己玩,芊默便下了楼,结果小黑监守自盗。

    趁着他今年最后一次站岗的机会,给自己媳妇放进来了。

    指着白天经历过一番暴风雨的床,小黑底气十足。

    “你今晚就在这感受下军旅文化。”

    芊默额头黑线,什么文化啊...某人真是太不要那啥了。

    “白天我妈找不到我怎么办?”

    小黑斜着眼睇她,他是那种不打没准备仗的人?

    “你白天发条信息告诉她,你去晨跑不就得了?”

    然后晨跑的路上,遇到他,一起来吃早餐!

    一墙之隔,不死鸟等穿着裤衩背心打牌的众人从老大不要脸的把人领回来后就放下牌,一个个贴过来,脸上不约而同地带着贱兮兮地表情。

    “该脱了吧?来来,哥几个押注,买定离手,咱猜老大喜欢什么样的方式。”不死鸟嘿嘿一笑,用双手抱着自己,露出一个恶心巴拉的表情。

    “宝贝,我好冷,抱紧我!相信我,我只蹭蹭不放进去!”

    众人一激灵,哎呀,好恶心。

    “还是这种。”不死鸟一把将距离他最近的哥们推墙上,一秒钟霸道总裁附体,一甩自己的小寸头,给人家来了个壁咚造型,表情十分邪魅。

    “女人,你逃不出我的手心——”说完还想扯被他压在墙上这哥们的短袖,被人家一脚踹开。

    “你敢撕老子衣服跟你没完!”人家的作训服很宝贵的好伐。

    不死鸟耸肩,反正就是这两种嘛,温柔or狂野,来来,大家猜到底是哪种?

    一张张一块钱被豪气地拍在桌子上,不死鸟坐庄,能不能发财就看这次了。

    他打算先赌老大是温柔还是狂野,然后再开一局,老大一次多少时间。

    小赌桌开了以后,众人摩拳擦掌。

    再次贴过去,那边悄无声息,什么情况,老大办事没动静吗?

    众人以为是墙隔音太好,不死鸟又是一笑,从桌子的抽屉里抽出一副专业窃听器,在众人钦佩的眼光中把窃听器放在墙上,只听芊默温柔的过分的声音响起。

    “差不多可以收网了。”

    收网?收什么?不死鸟还傻不拉几地左看右看,只听砰地一声,门被踹开了。

    衣着完整地于昶默站在门口,众人稀里哗啦摔了一片。

    “聚众赌博?我看你们真的会很闲,明年的训练计划都写了?”小黑走路带风,进来拿眼睛扫一圈,毫不客气地抽走那一叠一块钱,顺手还没收了不死鸟的窃听器。

    众人欲哭无泪,老大,您都那么有钱开大奔了,能别拿兄弟们的几块钱不?

    并不能,小黑表示,苍蝇腿儿虽小,但也是肉啊。

    这下没的玩了。

    “巨款赌金”被没收,就连“作案工具”也被没收了。

    不死鸟欲哭无泪,人家的窃听器啊啊啊~

    小黑大摇大摆地拿着没收回来的“战利品”进屋,跟他配合愉快的芊默拍了下手。

    她和小黑感情虽好,可是听墙角什么的...还是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