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女生言情 > 我见默少多有病 > 第434章卸个肘子
    寒风动地气苍芒,白雪覆盖了校园,刚刚结束了最后一科期末考试,芊默走出教室。

    作为一个成熟的区长,得有自觉组织本组成员清理校园的觉悟,这学期芊默变化非常大,尤其是检查各种卫生方面,简直达到了登峰造极(吹毛求疵)的水平。

    大到查下水道、查建筑垃圾等难以计算的公差勤务,小到查校园落叶、查各寝室卫生,甚至连人家的卫生间的马桶都得瞅一瞅。

    用麻油的话说,芊默神一样的眼力用来查卫生堪称史上最严,一根头发丝都能看出来,在她近乎龟毛的要求下,三区整体内务水平要远超出其它几个区,如此严格的女区长竟然没被人私下呸呸呸,靠得就是她超强的自我约束能力。

    芊默要求别人做到的,她自己一定是完成的极好,体现到任何一个细节上,让人拿着放大镜都找不出毛病。

    当然,其他区长也都有类似的本领,归根到底要求这么严还没被人套麻袋扔喷泉里,靠得还是颜值。

    长得好看不能当饭吃,当个通行证还是没毛病的。

    “老二,最后一道题你怎么答的?”多多问芊默。

    芊默把自己的答案说了,多多如释重负,还好还好,跟老二一样。

    一回头看到麻油蜡黄脸,“完了,我游走在挂科边缘,我答错了啊。”

    赶紧跟老二对对其他题,对完题后麻油双手合十,期待地看向她们寝室百发百中的陈大仙。

    芊默稍微心算了下,“老师手不哆嗦的前提下,应该擦着及格线走的。”

    麻油乐坏了,对着芊默煞有其事地拜了拜,谢大仙金口玉言啊。

    陈大仙铁口神算,期末考后大家又在学校上了一周的课,公布了成绩就放假了。

    芊默稳坐本系第一,多多中等偏上,麻油低空擦过避免了补考的厄运。

    放假那天众人拖着行李,多多站在门口感慨。

    “轻轻的我来了,正如我轻轻的走,可爱的母校啊,最是那抹难忘的温柔。”

    麻油搓搓手臂,一身鸡皮疙瘩,被多多念的感觉气温更低了呢。

    “还好我家老头就住在这附近,一会就过来接我了,哎,要不要我送你们——”

    麻油话音未落,一辆大G开过来,这座驾众人都熟,芊默的“亲哥”来了。

    于昶默亲自下车给芊默把行李箱放后备箱,后顺手从兜里掏出一袋热气腾腾的糖炒栗子,宠溺地对芊默道。

    “天冷,暖暖手。”

    麻油觉得脸好痛!

    多多被刺激的不能吟诗了。

    芊默有点不好意思,把栗子袋递到俩小伙伴面前。

    “要不...我送你们?”

    出于对秀恩爱的仇恨,麻油和多多把整袋栗子都抢走了,顺脚踹芊默上车,赶紧拜拜了您呐!

    芊默上车后,小黑又补给芊默一大兜零食,麻油等人隔着玻璃看到了。

    “我了个去,这‘哥哥’也太好了,还有没有同款给我也来一个!”

    这对冒牌德国骨科每次秀恩爱,都有种让人想集体揍她的冲动。

    芊默把车窗摇下来,“他有个弟弟,一个礼拜能换三女朋友的那种,要吗?”

    小黑飞快地把爱车开走,再不跑路他觉得乖乖的同寝要对他的大G下脚踹了。

    “你怎么知道我中午没好好吃饭呢?”芊默打开零食袋,眉开眼笑地把冒热气的炒栗子拿出来,里面还有好多啊。

    于昶默带着笑眼看她,每次见面都会自带饲料投食,已经成习惯了。

    “你的假期从哪天开始算的?”芊默问。

    小黑这次有几天假,是陈萌给他和芊默争取来的,芊默之前协助大队长破了薛家的案,大队长忍痛给小黑放几天假,他可以陪着芊默去石洲找国医圣手的姥姥调养身体。

    “今天就算一整天了。”

    芊默呸了声,大队长简直是奸商啊,等她和小黑到家都是下午了,在家休息一天再去石洲,来回一折腾假就没了。

    这俩小时的车程芊默舒服极了,有好吃的,还有美男开车,一路聊着天回了家。

    放假心都飞了,芊默全程心情都不错,到家先飞奔下车,几个月不见穆绵绵,甚是想念。

    穆绵绵现在是孕妇了,芊默本以为她会再胖点,结果一看心疼了。

    “怎么瘦这么多?”

    别的孕妇都胖,她家这个瘦了一大圈,胖脸蜡黄,身上的肉一捏都软趴趴的,都是虚胖。

    “吐得厉害...”穆绵绵的妊娠反应比较重,芊默刚开始也没多想,只是觉得心疼,娘俩坐在那聊天,没多大功夫,芊默套出个事儿来。

    穆绵绵会如此憔悴固然跟妊娠反应有关,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她已经连续两天没有休息好了。

    家里的养殖场出了点小状况,陈百川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穆绵绵跟着也上火。

    具体是什么状态穆绵绵没说的太详细,只说问题不大能处理,让芊默不要跟着操心,回来先休息泡个澡,晚上带芊默出去吃饭。

    芊默面上笑呵呵地答应了,眼波却对上小黑,他颔首示意明白。

    芊默上楼泡澡,洗得香喷喷的出来,小黑已经把事情调查清楚了。

    事情的起源跟小黑多少有点关系。

    于昶默之前利用他自己的关系,给陈百川的养殖场找了俩专家,对整体的环境和设施进行了改造,这就导致了他的参品质提升了。

    冬春交接正是海参疾病高发季,前段时间大部分养殖场都中招了,海参养殖格局发生了变化,陈百川的养殖场因为有专家支招规避了风险,不仅没有得病,还逆市涨价了百分之二十。

    众人皆赔他独赚,这下招来麻烦了,同行眼红了。

    芊默曾经给她父亲出过主意,成立个联合协会,方便交流抱团发展,陈百川把经验分享出去了,隔壁老王平时跟陈百川对着干,这次却跟着陈百川一起设施改造,也成了这次的赢家,可并不是所有人都听,有人不听陈百川的,赔钱后又眼馋这几家挣钱的。

    穆绵绵之所以上火是因为有人放话,要卸陈百川一条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