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恐怖灵异 > 我从古墓来 > 第三百五十五章情话
    上次的事情猴子虽然没有说,可我也能够猜到。

    可那次以后,我就没有再和周姿晴打过什么电话,可以说是没有打过电话,因为那次之后,周姿晴就瞒着我偷偷去了襄阳,是和罗星一起去的,根本就没有告诉我。

    那之后,我就没有再和周姿晴通过电话,也正是在襄阳的时候,周姿晴被辐射所害,我为了救她,喂她吃了长生不老丹,然后她就丢掉了关于我的所有记忆,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敌人。

    我本来心里还有些怨意,觉得她对不起我,可是后来从古跃风口中知道灵傀的事情,我就再也怨不起来了。

    虽然我救回了周姿晴,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我也是害了她,让她变成了灵傀,尤其是知道封云子还活着的时候,那种愧疚就更加深了。

    面对周姿晴的疑问,我“嗯”了一声,然后说:“和猴子他们喝了点,嗯……还有叶脩。”

    过了会儿,我觉得她应该不知道叶脩,于是就说:“叶脩是我另外一个哥们,以前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

    “嗯,我知道。”周姿晴说道。

    她竟然知道?这让我非常奇怪。

    她又问道:“你们现在是在长沙吗?”

    我否定道:“不是,我和猴子在叶脩的老家,山西这边。怎么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周姿晴奇怪的问:“你们去山西做什么?我听说京城叶家和山西叶家又开始攻守之战了,这次应该是叶云和叶脩吧,你在那边兴许会对你不利。”

    面对周姿晴关心的语气,我心里非常温暖,仿佛又回到了以前,我说道:“没关系,叶云还奈何不了我。”

    我没有跟她说今天已经和叶云交过手了,叶云可以说是一败涂地。

    周姿晴很快转移了话题,她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你上次救了我以后,我在空闲的时候总会想起你,我听雨心说,我们……似乎以前关系很好,我也觉得我之前有一段人生是空白的,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看来,周姿晴失去记忆的事情还没有人跟她说过,哪怕是荣雨心也没有说,兴许是因为怕刺激到周姿晴吧。

    我沉默片刻,然后说:“我们确实有过一段交集过往,后来因为一场意外,你丢失了一些记忆,把那一段时间的记忆全部忘记了,其实这也没什么,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想起这些的吧。”

    周姿晴问道:“可是,我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呢?”

    我说道:“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没什么必要再说。”

    然而周姿晴继续追问,我无奈之下只能草草把当初的事情给她一说,她明白了以后也说道:“原来是这样,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并不完整,原来是丢失掉了一段记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虽然我知道你告诉我的仅仅是一部分。”

    是的,我跟她说的仅仅是舜帝陵的事情罢了,往后的事情我并没有说,一来是我脑袋不是很清楚,有点迷迷糊糊的,连说话都有时候说不清楚。

    “姿晴……”我突然喊了一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喊过她了,刚才脑袋一热,就突然喊出来了。

    “嗯?”周姿晴也疑惑的“嗯”了一声。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怎么了?”周姿晴继续问。

    我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告诉你,我喜欢你,你会怎么样?”

    周姿晴沉默了,我心跳忽然加快,本来换做是以前的我,我不可能说这些话,可是现在喝得脑袋都不清楚,不知道为什么嘴巴一快,就说出这句话来。

    我很怕她突然挂了电话,毕竟我和她现在的关系并不算好,只能算是有所缓和,比她刚失忆那会儿要好一些。

    可毕竟我们的关系没有以前那么好。

    有时候,喜欢意味着离开,而爱则代表着陌路。

    世界就是这么残酷,这么无情。

    所以我怕她真的挂了电话,那样我会手足无措,我会不知所措,我想我应该会后悔吧,是我太鲁莽了吧。

    “姿晴?”她没有说话,所以我又喊了一声。

    结果周姿晴却突然说道:“唐尧,我明天去找你吧。”

    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愣了一下,我说道:“为什么啊?”

    我想过她会挂我电话,却没有想到她突然会说这句话来。

    周姿晴说道:“没有为什么,我就是突然想见一见你,我脑海里没有关于你的什么印象,唯一的印象就是上次在将军冢你站在我们的对立面,我对你本来没有好感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上次在月亮岛遇险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给你发信息,那一瞬间,我脑海闪过你的名字,我觉得只有你会明白我的意思,会来救我们!”

    “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不认识你,手机里偏偏存有你的号码。现在我知道我们有过以前,那种感觉更加奇妙,所以我想去看看你。”

    周姿晴的一番话,令我心跳加速,甚至有一种呼吸都难受的感觉,我口干舌燥,思维都变得清晰很多。

    原来情况是这样的啊!

    我差点喜极而泣,我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要来,那我就发位置给你,你明天就过来吧。”

    说实话,按道理是不应该要周姿晴现在过来的,因为我们即将去的是霍山,而最近霍山又传出吃人怪的谣言来,霍山可能有变,肯定会有危险,周姿晴这时候来并不是明智之举。

    可出自内心的自私,我非常想再见到周姿晴,哪怕她再也记不得我们以前的事情,可我还是想要和她在一块,能够看到她就行。

    而且从她的话中我可以察觉到,她对我的感官已经越来越好,如果我们经常在一块,说不定能够唤醒她那段消失的记忆呢?

    所以在她说要来我这里的时候,我才会非常开心,才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她。

    周姿晴说道:“好,你把位置发给我,我买了机票就过去。”

    我表示等会儿就给她发发位置。

    周姿晴又说:“以后……你还是少喝点酒吧,至少不要喝得太醉了,这对身体不好。”

    说完以后她就表示困了想睡觉,于是也就挂了电话。

    我上微信把定位发给她,她发了一个OK的表情。

    有一阵冷风吹过来,却吹不冷我内心的炙热,我拿着电话回到屋里,心里的激动难以掩饰,带着开心的情绪,我陷入沉沉的睡梦中。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脑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反而浑身轻松,我打开手机发现周姿晴已经发了信息过来,说她早上十点多到临汾的航班,然后再转车到洪洞,大概会在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到洪洞汽车站。

    我好害怕昨天的那通电话是做梦,看到周姿晴的短信以后才确定昨天那一切都是真的,周姿晴真的要过来了!

    我捏着手机暗自激动,然后给她发了一个“注意安全”,然后就出了房间。

    叶脩和猴子早就起来了,叶脩还做了早餐,猴子看我很高兴的样子就问道:“唐尧,你昨天是吃了春药吗,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我横了猴子一眼:“我昨晚上是跟你睡一屋的,我有没有吃春药你不是最清楚吗?”

    猴子张了张嘴,捂住屁股,大喊道:“卧槽,你怎么这么变态?”

    我摸了摸下巴,不屑的看了猴子一眼,这时候叶脩说道:“是有什么好事吧?”

    我嘿嘿一笑,然后把昨天周姿晴打电话给我的事情大致一说,猴子眼睛一瞪:“我靠,旧情复燃啊,唐尧你小子可以啊!”

    我得意道:“那是自然的,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猴子:“你他娘的就得意吧。”

    反而是叶脩并没有什么表示,给我打了粥以后就默默的喝着粥,叶脩的表现令我觉得非常奇怪,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叶脩似乎并不高兴?

    当然,我没有问叶脩,有时候问了也没有。

    反而是猴子问道:“叶脩,你他娘的怎么了,不会是吃周大小姐的醋了吧?不会吧,你喜欢唐尧?”

    “噗!”

    猴子这一句话,把我还在嘴巴里的粥都喷出去了,我大骂道:“猴子你特么胡说八道什么?”

    叶脩也用杀人一样的眼神看了猴子一眼,然后淡淡道:“我这粥里面放了老鼠药,你要是再吃就毒死你。”

    “我靠!”猴子吓得把碗扔在桌上,骂道:“有没有这么歹毒,我不就开了个玩笑嘛?”

    叶脩不屑道:“看你那怂样,我也就开个玩笑而已。”

    猴子:“……”

    我笑着摇头,用抹布把桌上的粥擦掉,然后继续喝粥。

    叶脩说道:“快点吃,吃完我们好去拜访那些老旷工,可有好多个,手脚不麻利点可能两天都走不完。”

    我们快速吃完早餐,然后收拾好碗筷就开车出门了。

    先去附近买了一些礼品,上门拜访总是要送一些礼品的。

    然而大半天下来,拜访了十多个老矿工,没有一个人听说过关于白色矿石的事情,这一块大多数是煤矿,还有一些少数的金属矿,确实没人听过什么白色矿石。

    连听都没有人听过,更别说是见过了。

    我们都很失望,猴子却说道:“怕什么,这不还有几十个人么,我们一个个拜访过去,我就他娘的不信一个都不知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就这样下午又去拜访了一些人,期间我也和周姿晴联系过一两次,她四点多钟的时候也确实到了汽车站,于是我们就开车去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