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恐怖灵异 > 我从古墓来 > 第一百七十二章异物
    赵教授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

    朱国宇讪讪一笑,说道:“老师莫怪,我就随便说说。”

    看起来没人在乎朱国宇说的话,而我心里却正视起来,并不是说这些尸骨就是什么外星人的尸骨,而是说,这些尸骨真的有可能并不是人类的尸骨,或者说……

    我想起当初在蜃楼上遇上的那些药人,以及一些人在死亡以后,尸体发生异变,骨头也会随之而产生细微的变化,导致真正腐烂以后看起来不像是人。

    只是那些异变的尸体没有眼前这些尸体那么诡异而已,我也想不到到底是什么变化,能令一个人长出一条尾骨来,能令人的头颅变小,脚掌前宽后窄,跟狼的爪子一样。

    偏偏这些人的其他地方又显得很正常。

    我说:“大家都小心点儿,这地方也太诡异了。”

    小吴说道:“这些怪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没说话,示意猴子去其他地方看看。

    我们两人一组分开,开始检查这个密室来。

    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认我们手里的帛书地图就是将军冢的地图,否则我们从铁瓶里得到的铜钱怎么能打开这扇门?

    而这个密室没有出现在平面图上,显然是另有用意的,不管怎么样都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密室很大,但是基本上已经荒废,铁笼里面也没有东西,连尸骨都没有,只有那些高台上以及石柱里面才有尸骨,也不知道那些高台到底是用来做什么,为什么那些尸骨全部都是放在高台上的?

    不过我们很快在密室深处发现一个炼丹炉,炼丹炉已经全都是灰尘,我和猴子合力把丹炉打开,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密室的墙边摆着几个铁架,看得出来铁架上是用来存放草药的。

    有丹炉,有放草药的药柜,难道这里真的是一个用来做实验的地方,就像徐福炼制药人那样?

    可是到底是什么实验,能够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炼制成那样?

    关于我的猜想我并没有说出来,这不是什么好消息,这种负面能量没有必要传递给他们。

    转了半圈以后,似乎整个密室里面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我想不通既然是这样,那这密室怎么还需要一枚铜钱才能打开?

    我又想到了伊邪那岐,当初铁瓶可是在伊邪那岐的棺材里面拿到的,伊邪那岐至死都要带着铜钱和帛书,也不知道这个将军冢到底和伊邪那岐有什么联系?

    我觉得这座密室里面肯定有什么我们还没有发现的价值。

    我可以认为这座密室是伊邪那岐做梦也想进来的地方,否则他也不会把那铁瓶视若珍宝,这样一个地方,又怎么可能没有价值?

    我四处找了找,还是没有找到其他有用的东西。

    而这时候鬼蜂找到我,他说:“我看过了,这些尸骨生前应该都是身强体壮的人,他们的骨骼很强壮,但好像被什么改造过,应该是生命基因一类的发生过巨大的变化。”

    朱国宇说:“这不太可能吧,两千多年前的战国哪能知道基因什么的,那时候的技术水平和对人体的认知还停留在最外层,对于人体内部的细微构造,根本就是一无所知啊。”

    朱国宇说得不错,古人谁能知道细胞这种东西,又有谁提出过基因的说法?

    以前最靠谱的都是血脉传承。

    朱国宇的话是不错,但事情总是有两面性和不确定性,比如我们买彩票的时候也不知道中奖号码是多少,可有的人还是能中奖,这是为什么?

    就是事情发生的片面性和随机性。

    也就是我们不一定要知道某件事,但人的创造力以及事情的意外性却能做到这件事,这就叫歪打正着。

    在基因这件事上,说不定是某个炼丹的人胡乱炼丹,炼制出了一种能够篡改基因的丹药呢?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说道:“不知道基因这个概念,不代表无法制造出这种药物,任何事情都存在意外性,火药的诞生不也是因为古人在炼丹的时候产生爆炸,由此才发明火药吗?说不定古代某个人炼制出一种丹药就能改变人的基因,只是连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吃下丹药的人会发生什么变化吧。”

    赵教授也点头:“华佗是东汉人,不也是发明了能够麻痹人神经的麻沸散来吗?”

    对于我和赵教授的解释,其他人也没有反驳,鬼蜂说:“我觉得这里也没什么可看的,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没有人觉得鬼蜂说的有什么错,大家都准备离开这里,可刚一转身走,我就忽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异响,类似于什么东西在墙壁里打洞一样。

    不单单是我,其他人也都听到了。

    “什么东西?”

    所有人回头,好几束手电光来回扫荡,很快我们就发现,不是发出古怪声音的不是在墙壁里面,而是在那些石柱与高台里面,里面好像藏着什么东西。

    我们看到石柱和高台表面出现了裂纹,听声音真的是有什么生物在里面钻来钻去,而且马上就要跑出来了。

    “退后!”

    我喊了一声,所有人往后面退,尤其是两位教授以及他的学生,还有罗星和周姿晴。

    “轰隆”几声,一根和章鱼一样的触手从一个石柱里面伸出来,冲破石柱的束缚,迅猛无比的朝我们飞来,这不是什么触手,是一只可以伸长的肉手,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肉色肉瘤,五指也很扭曲。

    “哒哒哒~”

    鬼蜂等人毫不犹豫的开枪打在那肉手上,肉手被打得血肉横飞,没法靠近我们,不过很快的,其他地方就又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其他所有的高台和石柱全部裂开了,要么伸出一只可以变长的手,要么走出一个奇形怪状的怪人。

    “离开这里!”

    鬼蜂喊了一声,所有人开始往外面退。

    猴子惊道:“这些都是什么鬼东西?”

    没人回答他,谁也不知道这些怪人是什么鬼东西,能在石柱里面活这么久的,能是正常的人吗?

    反正先离开这里再说。

    三把突击步枪扫射着扑上来的怪人,这些怪东西看起来恶心无比,也凶神恶煞的,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战斗力,在突击步枪的冲击下根本没法靠近我们,而且也被打得血肉横飞,无比凄惨。

    我们安然无恙的离开密室,但密室的大门却没法打开,人虽然离开了,但因为缺少火力压制,那些怪物也跟着跑了出来,而且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它们在离开密室以后,变得异常狂暴,五把突击步枪一时间竟然难以压制住这些怪物!

    “快走!”

    鬼蜂着急的喊着,丢出一个手雷,炸翻一个怪物,那怪物直接被炸得肉身碎裂,残肢断体落了一地,五脏六腑都泄了出来,看得既恶心也恐怖。

    我强忍住恶心感,看到那些内脏竟然和人类的内脏差不多,没多少差别,一个大胆的猜测在我心里升起来,我浑身一颤,感觉不太可能吧,如果真是那样,这坐古墓里面所藏的秘密,那就太恐怖了一点!

    不管怎么样,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按照之前的路线规划,带头找到那个甬道,然后一群人跑了进去,鬼蜂等五人就在后面压制着那些怪物,给我们带来足够多的逃跑时间。

    最后在鬼蜂一个燃烧弹之下,堵住了甬道的入口,那些怪物似乎怕火,不敢从燃烧弹那里跑进来,我们趁机远离了这里。

    很快我们到了一扇石门前,我们跑进石门里,然后再把石门关上,这石门有机关,应该能挡住那些怪物。

    这一跑就是十多分钟,除了猴子和地蛇突击队的队员之外,大家都累得喘不上气,我让大家休息会儿,然后我开始查看地图,很快就确定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寝殿,不过并不是主墓室。

    鬼蜂等人在四周警惕,我和猴子在附近查看了一下有没有危险,确定除了中间的青铜棺椁之外,并没有其他异常。

    我们没有靠近棺椁,围在一起休息,并且讨论那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发现周姿晴的脸色很差,估计是真被那怪物的模样给吓到了,还有就是鬼蜂那个手雷爆炸以后的血腥场面,我见了都受不了,更别说是周姿晴了。

    猴子骂道:“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这也太恶心了吧,身上那么多肉瘤,长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难道还真是外星人吗?”

    我否定猴子的说法,而赵教授也说:“那不是什么外星人,我估计很有可能是古代人的试验品,他们把强壮的人抓过来进行某种试验,然后试验者基因被改变,发生某种未知的变化,也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赵教授的想法和我如出一辙,如果真是这样子,那这位将军也太丧心病狂了,竟然做这种试验,有违天理啊!

    小吴说道:“这也太残忍了,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做这种试验,恐怕比杀了他们都要痛苦吧?”

    赵教授轻叹一声道:“谁说不是呢,可古代的社会制度并不健全,很多地方是法律管不到的,而且又是君主集中制,上位者高人一等,下位者猪狗不如。”

    说到这个沉重的事情大家都沉默了。

    我看大家的情绪都挺低的,就急忙转移话题:“也不知道那位将军把这些人抓来进行这些有悖天理的试验到底是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