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都市异能 > 原来我生而不凡 > 第五百九十八章 谁是大赢家(大结局)
    躲开?

    秦天赐冷冷笑笑,这个时候你让我当懦夫躲开,我怎么对得起神岛上千千万万的手下!

    怎么对得住夏梦!

    秦天赐没躲,而是随手掏出一个神果,三口两口吞服了下去。

    神果入体,化为一股精纯能量,随着体内真气沸腾循环。

    真气陡然增强了几分。

    来!

    秦天赐怒吼,施展全力和夏先生手中神木对轰在了一起。

    嗡!

    天地颤抖,空气轰鸣……

    一股血红色的光芒,把两人完全笼罩其中,看不到其身形。

    狂龙一边抵抗气劲强者的攻击,一边朝这边观望。

    不要有事,秦天赐千万不能死!

    他一旦死亡,神岛将会沦为炼狱!

    夏先生的天堂!

    血红色光芒持续了十几秒钟便消散了。

    秦天赐和夏先生的身形渐渐的显露出来。

    秦天赐瘫在地上,全身上下沁出一层细密的血珠,好像一个血人。

    他奄奄一息,再无法动弹丝毫。

    体内真气也无法再提起半点。

    而再看夏先生,比秦天赐还惨烈。

    神木断裂开来,夏先生的一条手也被震断了,弯曲出诡异的角度来。

    他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嘴角时不时吐出血出来。

    而他的双目,依旧死死盯着神木!

    “王八蛋……神木……还我神木。”

    秦天赐嘲讽一笑:“成仙?成你妈的仙。”

    “跪下叫爸爸,饶你一命。”

    夏先生咬牙:“混账,你以为我失败了?”

    “呵呵,失败的是你。”

    说着,他冲夏梦喊道:“圣女,我需要气劲强者的精血。”

    夏梦吹出的笛音再次发生了变化。

    围攻狂龙的气劲强者,分出了一些人来,直朝神木的方向跑去。

    秦天赐急了:“师傅,快拦下那帮气劲强者。”

    一旦神木再愈合,那他们必死无疑。

    此刻狂龙也已经筋疲力尽,抵抗的十分勉强。

    “妈的,我……我脱不开身……你小子快干掉夏先生。”

    秦天赐苦涩一笑:“我……我动弹不了……拿刀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懊恼万分。

    现在只要有一丝力气也能干掉夏先生啊!

    就差一点,就他妈差一点!

    眼看着那帮气劲强者越来越靠近神木,要献祭精血,秦天赐心生绝望。

    妈的,怎么办,该怎么办?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远处忽然跑过来了十几个人。

    “秦老大,秦老大你没事儿吧。”对方有人喊道。

    看到对方,秦天赐激动的热泪盈眶。

    天赐会!

    竟然是天赐会!

    当初有人冒充自己手下,组建了天赐会,自己没跟他们一般见识惩罚他们,而是顺其自然发展。

    没想到到现在天赐会还存在。

    而且他们很可能成为压垮夏先生的最后一根稻草!

    真是没想到,当年他一个小小的无心之举,竟然挽救了自己一条性命!

    秦天赐冲天赐会带头的秦老二喊道:“秦老二,干掉这混蛋。”

    秦老二爽快答应:“好嘞。”

    夏先生要崩溃了:“站住……混蛋,站住。”

    “我是神岛夏先生,谁敢伤我。”

    秦老二二话不说,一脚把夏先生踹翻在地。

    “什么夏先生,没听说过。”

    “这神岛上只有一个人配称先生,那就是秦先生!”

    夏先生气疯了。

    他是谁?

    马上就能寻仙问道了。

    可现在竟然被一个流民给打了。

    还是用脚踹脸!

    他能忍?

    鬼他妈的能忍!

    夏先生愤怒嘶吼,声音有些沙哑。

    “夏梦,干掉这几个家伙。”

    夏梦笛音陡然一转,命令两个气劲强者前来攻击天赐会的人。

    秦天赐怒喊道:“秦老二,马上干掉他。”

    “要不然我们都得死。”

    秦老二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刀子捅了去……

    夏先生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倒在了血泊中。

    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盯着天赐会的流民。

    不甘心,一点不甘心!

    死在秦天赐手里他心服口服,可死在一群流民手里……

    草!

    只有这一个字能形容夏先生此刻的心情。

    夏先生的时代,正式宣告结束。

    而随着夏先生的死亡,神岛上的一切好像定格了。

    所有人都僵在原地,不在攻击。

    两分钟足足半个钟头之后,众人才终于清醒过来!

    望着这满目荒凉,所有人都震惊了。

    刚刚他们虽然被迷惑了心智,不过依旧能记起刚刚发生的事!

    一时间,神岛上乱作一团。

    “这……秦天赐和夏先生两个人,一个小时内把神岛给拆了?”

    “神人,妥妥的神人啊!”

    “这家伙是真气境了?真气境都不一定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吧。”

    “仙?这家伙莫非问道成功,成为仙了?”

    “哎,一年前,这家伙还只是一介流民,谁能想到短短一年时间,他竟成了仙!世界第一强者!”

    意识到这点后,众人纷纷凌乱了。

    神人啊,也就神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长的如此迅猛吧。

    秦天赐没理会众人,只是径直冲向了夏梦!

    夏梦也已恢复自由。

    只是刚刚她耗尽了体力,身子瘫在了地上。

    秦天赐一把把夏梦抱起来,把她的小脸蛋紧按在胸膛。

    “臭丫头,总算找到你了。”

    夏梦虚弱一笑:“天赐,你……你怎么才来。”

    秦天赐:“走,咱回家。”

    夏梦:“哪个家?”

    秦天赐:“你在哪儿,哪儿就是家。”

    夏梦的小脸俏红:“恩。”

    秦天赐:“臭丫头,咱可说好了,你不给我生一百个孩子,我都不乐意的。”

    夏梦微微一怔:“天赐,我……我又不想回家了。”

    哈哈,哈哈!

    人群一阵哄堂大笑。

    夏梦这才意识到,现场有无数人围观他们,顿时脸更红了,一下躲进秦天赐怀里,不肯再出来。

    “儿子,好儿子。”人群中忽然走出一魁梧壮硕的身影:“你果然没给你爹我丢人。”

    秦天赐立即循声望了去。

    看到对方,秦天赐顿时也激动起来。

    父亲,是父亲!

    万万没想到,父亲他竟然也在神岛。

    而且他似乎也成就了气劲,他之前一直在禁区深处呆着?

    秦天赐惊喜的起身,望着父亲,止不住落下两行热泪。

    爸爸,对他来说是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字眼啊。

    熟悉,是因为他和付利伟刘大木经常以“父亲儿子”相称。

    陌生,是因为从小父亲就离开了他,他从没真正意义上喊过一声“爸爸”。

    此刻的他,百感交集,“爸爸”两个字堵在嗓子眼,无论怎么努力都喊不出来。

    秦龙飞同样情绪复杂。

    对于儿子,他满心的愧疚。

    当初丢下儿子一个人离开,心中的痛苦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现如今,儿子成才了,大大的超出了他的期望,那些痛苦也值了。

    “爸爸!”秦天赐终于喊出了这两个字。

    秦龙飞心疼的把秦天赐抱在怀里:“好儿子,好儿子。”

    “你是爸爸的骄傲。”

    老校长忽然笑道:“行了,你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矫情什么。”

    秦天赐道:“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见面啊。”

    秦龙飞惨淡笑笑:“不是的儿子,还记得禁区里的神秘大善人嘛?”

    秦天赐震惊的目光看着秦龙飞。

    父亲莫非就是那个神秘大善人?

    当初自己刚进入禁区,这神秘大善人就保护自己。

    后来进入野兽峡谷,神秘大善人也救过自己性命。

    难道,父亲就是那神秘大善人?

    秦龙飞点了点头。

    秦天赐顿时哑口无言!

    当初自己再三进入野兽峡谷,给神秘大善人惹去了不少的野兽,差点害的神秘大善人死亡。

    老校长知道这事儿后,一直说秦天赐“坑爹”。

    现在看来,当时自己还真坑爹了啊。

    秦龙飞笑问道:“天赐,听说你给老子生了三个孙子啊,在哪儿啊,让爸爸见见。”

    秦天赐一脸懵:“什么三个孙子?”

    秦龙飞:“你小子不用瞒着我了。你也成年了,生孩子这不正常嘛。”

    秦天赐:“……”

    “爸,您开什么玩笑,我和夏梦还没结婚呢,哪儿来的孩子。”

    秦龙飞:“东方月云和哈莉雅公主肚子里不都有你的孩子嘛。”

    “还有夏梦,似乎早早的就为你生了孩子。”

    秦天赐:“……”

    “您老听谁说的啊。”

    秦龙飞:“付利伟啊。那小子可不敢骗我的吧。”

    秦天赐吃人的目光望向付利伟。

    好,儿子敢坑爹了,爸爸绝饶不了你。

    付利伟二话不说,抓起夏先生留下的断裂神木撒腿就跑。

    我嘞个乖乖,这家伙都快成“仙”了。

    惹不起惹不起。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不知道夏先生留下的这神木还能不能愈合?

    如果神木能愈合,那自己跟秦天赐也有一战之力了吧。

    哈哈,老子才是最大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