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第514章 剧烈跳动的心
    此时可谓龙争虎斗,刀鹰不愧是王阳坐下四大护法之一,的确不简单。

    楚惊云的一道横砍过去,却被刀鹰侧身闪开了。

    刀鹰亦同时一脚扫出,希望能把楚惊云扫得横移少许,失去平衡,那他的双钩便会像长江大河般,滚滚而去,直至把对方击毙。

    “蓬!”

    气劲交接,刀钩分了开来。

    两人同时被震得往后退去。听

    “砰!”

    楚惊云底下那一脚倏地缓了一缓,变成踢在刀鹰脚侧处,而不是被他扫中。

    看得连鬼王都忍不住双眉上轩,叫了一声“好!”

    刀鹰想不到对方的感应加此玄妙,竟像脚尖生了眼睛般,至此才知魔种的厉害。他亦是一代人杰,知道已变招不及,一声长啸,就在双脚交触时,往后翻腾,转动身子,化去楚惊云的脚劲。

    他吃亏在脚下是横扫之力,给对方的直踢击中,变成纯是捱踢之局,不得不以仓卒应变的奇招化解。

    心中大感苦恼,交战至今,竟然一直陷入被动捱打的下风,实是平生破题儿第一遭。

    楚惊云一脚得逞,那还迟疑,哈哈一笑,贴地掠出,竟要先一步抢往刀鹰的落点,再加攻击。

    众女本以为他会凌空追击,想不到这小子如此狡猾,都看得紧张万分。

    人影闪处,楚惊云来到由空中落下的刀鹰下面,刷刷刷接续劈出三刀,往身悬虚空,像与天上雪花融合为一的刀鹰挥去。

    三丈方圆内的雪花被惊涛骇浪般的刀气带得旋动起来,更添声势。

    楚惊云傲立在这雪雨漩涡的中心点,有若天神。

    他再不是那只懂与美女的多情种子,而是无可比拟的武道霸主。

    楚惊云!

    这战斗让薛夫人看得心神皆醉,眼中掠过一道道异样的光彩,喝道:“好!”

    刀鹰却是心中叫苦,只见寒芒电掣,刀气漫空涌来,知道再无可能抢回主动之势,此时若不退走,如此下去,最多是得个两败俱伤之局,暴喝一声,双钩下击。

    眼前的这个男子实在是太厉害了,江湖上什么时候多了一名这样的才俊?

    而且自己主人王阳比武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压迫感,一方面是因为跟主人王阳的不过是比试,没有拿命去拼。

    只是,这个年轻人给自己的压力丝毫不亚于王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是谁?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刀鹰的心中删除一连串的疑问。不过他手上的刀可以点也不慢。

    “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刀鹰不住借劲上升,又猛地回扑,忽缓忽速,竟是招招硬封硬架,仗着强猛的钩劲,消解楚惊云凌厉的刀势。

    楚惊云杀得性起,趁刀鹰又弹往高空时,冲天而起,长刀幻作长虹,冲破雪花,向刀鹰直击而去。

    刀鹰发出厉啸,往下狂扑,双钩使出看家本领,立时挂中对方长刀。

    背刀相交时,楚惊云长刀忽地像延长了般,送出一道刀气,割往席飞胸膛。

    刀鹰本要单钩锁刀,另一钩则突对方,这时那敢逞强,闷哼一声,双钩吐劲,凌空飞退。

    “啪喇”声中,刀鹰胸膛衣衫尽裂,险险避过这必杀的一招。

    楚惊云站在刀鹰的面前,高举长刀,但是却么有趁着这个机会进攻。

    “你……”

    刀鹰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除了他的主人王阳之外竟然会有强到这样的程度。

    “很惊讶?”楚惊云手上的长刀,忽然“咔嚓”几声,竟然断为好几截!

    “不、不可能!”

    看到自己的刀竟然这么轻易就断开,刀鹰脸上那表情变得更加夸张了,这刀可是使用万年寒铁加上各种的合金打造而成,可以说是坚硬无比,削铁如泥也不为过。

    “怎么,不愿意走?”

    楚惊云冷笑地看着他。

    “你到底是谁!”

    刀鹰几乎是竭斯底里地呼喊。

    只是楚惊云却根本就不搭理他,慢慢地转过身背对着他,走向了一旁观战的薛夫人。

    “噗!”

    就在楚惊云踏出步伐的一瞬间,刀鹰忽然吐出了一口黑血。

    “你是……”

    一步,两个,楚惊云走到第三部停住了。

    “楚……惊……”

    刀鹰的话,永远只有这么两个字了,因为……此时他已经倒下了。

    “噗通”一声,厚重的身体倒在了泥土上,溅起了一阵灰尘。

    “他……死了?刀鹰死了?”

    薛夫人一脸震惊!

    楚惊云微微点了点头,“死了。”

    “你——”

    惊讶的薛夫人,此时竟然说不出话了,喉咙好像有什么东西塞住了一般。王阳坐下四大护法之一的刀鹰,竟然就这样轻易地被楚惊云杀了?

    想到了刀鹰刚刚临死说的两个字:“楚惊?”

    “怎么了?”楚惊云看着她。

    薛夫人忽然醒悟过来:“楚惊云!”

    这下可是楚惊云愣住了。

    “你是楚惊云,对不对?”薛夫人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看着楚惊云。

    “我没说我是啊。”楚惊云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但是薛夫人的表情却是那么的惊讶,“不然刀鹰他刚刚说的是什么?”

    “是‘除尽’,估计他想说什么除尽一切敌人之类的话吧,不过他还没有说完就死了。”楚惊云道。

    “不,不是的!”薛夫人此时一口认定:“他绝对不是想说那样的话。”

    刀鹰真的想要说楚惊云么?

    真的是楚惊云吗?

    想到了自己之前在屋顶上跟他说过的话,薛夫人的芳心便苏乱如麻。真的是他么?

    “你怎么就不相信呢?”楚惊云笑道:“难道你很喜欢我是楚惊云?”

    “不,不是那样的。”薛夫人摇了摇头。

    楚惊云问道:“不然是怎么样的呢?”

    “那你告诉我,刚刚我明明见到他躲开你的那一击的,为什么还是死了?”薛夫人道,“从头到尾,我都看着,你根本就没有打中他身体任何一个地方,为什么他还是死了?”

    “这……我怎么知道呢。”楚惊云道。

    薛夫人绕过了楚惊云,走到了刀鹰的尸体身边的蹲了下来,惊讶道:“他全身的经脉都被震断了!”

    “那又如何?”楚惊云反问道。

    薛夫人怒气冲冲地站在楚惊云的面前,“你还说自己不是楚惊云!”

    “奇怪,我又能力震断他的经脉就一定是楚惊云?”他好笑地看着眼前薛夫人那高高耸立着的乳房在不断颤抖。

    楚惊云这话可是让薛夫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虽然说是这样,但……”

    “如果我是楚惊云呢?又如何?你会怎么做?”

    “这……”

    薛夫人此时真的凌乱了。

    究竟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不是楚惊云?

    “我……我只是想要弄明白而已。”

    “这个,真的很重要吗?”楚惊云的声音忽然低了。

    看着他,薛夫人仔细地打量着,似乎在看着一件价值无比的珍品一般,那双美眸闪耀着动人的霞光。

    好久好久。

    楚惊云对上了她的眼神。

    两人就这样站着,没有说话。

    薛夫人就这样看着楚惊云的眼睛,久久不语。

    最后,她突然笑了。

    “走吧,我们回去。”薛夫人绕过了楚惊云,向着比武大会的方向走过去。

    看着她的背影,楚惊云苦笑着自言自已,“看来是被她发现了呢。”

    他笑着跟上了薛夫人的步伐。可是薛夫人却好像有意跟他争斗一般,加快了速度,那青宫也运转了起来。

    只是楚惊云突然加快,一下子抄到了薛夫人的面前,把她的路拦了下来。

    “你干嘛挡着,让开。”薛夫人嗔道。

    楚惊云回头指着那边,道:“你看那里,从这里可以看到下面不远处的比武大会。”

    “可是有点远,看不清。”薛夫人道。

    “给你这个。”楚惊云从怀中掏出了两个玻璃小球,把其中一个递给了薛夫人。

    “这是什么东西?”薛夫人拿着小球,很是奇怪。

    楚惊云道:“这可是我自制的望远镜,你看,这样用。”

    说着他把小球放到了自己的其中一只眼睛,看着比武大会的会场。

    而薛夫人也学着他这样,她顿时惊呼一声:“看到了,真神奇!”

    “嗯,那我们在这里看着好了。”楚惊云说。

    薛夫人微微点了点头,却低声你难道:“楚惊云……”

    虽然她声音很小,不过还是被听到了。

    楚惊云下意识地应道:“嗯?怎么了?”

    “没什么。”薛夫人脸上有点灼热,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了,而是假装继续看着比武大会。

    不过楚惊云却收起了望远镜,慢慢地走到了薛夫人的身边。

    这些,都逃不过薛夫人的眼尖,但是她却好像看不到一样,继续拿着望远镜看着下面不远处的比武,但是她的心却正在剧烈跳动。

    天啊,他要走过来了。

    他真的是楚惊云!

    想到了这些东西,薛夫人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都是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想不起,什么都想不到。

    楚惊云走到了薛夫人的身后,道:“看得怎么样?”

    此时两人已经很近了。楚惊云里薛夫人就只有一步之遥了,只要他向前靠近一步,就会贴上薛夫人的背后了。

    灼热的感觉慢慢的开始扩散起来,薛夫人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下面的热浪开始向着脑袋上蔓延,先是脖子通红,然后是脸颊发烫,最后连耳根也变得如此的滚烫。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薛夫人还在假装看着,但是一颗芳心都几乎快要从自己的胸口上跳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