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第447章 一家团聚06
    突然,这个男人的身后窜出一人,扬刃寒光电奔疾刺向仍在瞑目行功的秦梦瑶。

    扑势迅疾,出招辛辣,令人失措难防。寒星一点仅距秦梦瑶肩头半寸!

    而秦梦瑶倏地身形一歪,抬腕右掌疾扬。一声怪叫传出,扑袭大汉身形被震弹飞起,叭哒坠地,胸前划破尺许长的口子,鲜血喷溢而出。

    只见秦梦瑶手执着一柄锋利小刀,长身立起之际,忽娇躯晃了两晃,面色更形苍白,叫了声:“姐姐。”口中喷出一股箭似黑血,仰面倒了下去。

    “妹妹!”看到此景,秦梦认瑶大惊,芳心如裂。

    那个男人面目一变,喝道:“秦姑娘,应某早就奉劝不要逞强,令妹虽自食恶报,但如此手辣心黑,我难以安忍。”

    盯住这些人,齐梦瑶叱道:“你要怎的?”

    那个男人一旁忽响起阴森刺耳的语声道:“姑娘貌美如花,所以他不忍下毒手,故而几次被姑娘得隙逃脱,今日姑娘插翅难飞,姑娘是聪明人,无须明言即知我们心意。”

    为首的男人手中狼牙刀一摆,同党三人立即趋出,分占四方向秦梦瑶逼去。

    四匪一步一步逼前,秦梦瑶利剑刃口则一分一分与咽喉接近。

    她自知如果再不逃跑的话,自己必死无疑,但是仍希冀着万一的希望,这希望却属渺茫巳极。

    原本躲起来的神乐不住要跃出伸手相助,却见圣王暗中摇手示意暂别妄动,“别动。”

    “那可是我的两个弟子啊!”神乐道。

    圣王看着神乐,只觉得她眸中杀机逼泛,怒火如炽。

    而就在这个时候,蓦闻一声厉喝道:“住手!”

    一条人影从空电泻落下,现出一手执长剑玉面少年。

    那四人闻声大骇,身形倒跃开去。

    秦梦瑶目睹少年现身,只觉头昏目眩,不支倒了下去,但是身体却依然在支撑着。

    那少年满倏泛出一片杀气,冷笑道:“两个负伤沉重的女人也不放过,狼心狠毒如此,饶你们不得。”

    那个男人明是一个年仅弱冠的少年,几分怯意一扫而空,嘿嘿狂笑道:“何方小辈,你自以为是何人?我手下不死无名之辈,速将姓名报出,跪下求饶,我法外施仁,免你一死。”

    少年闻言不怒反笑,道:“在下诚属无名之辈,报上名也属无用,因为你们都得死……”

    一匪不禁失色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少年朗声笑道:“要你们命的人。”

    话落剑出如风,青虹暴涨,一式“风卷残云”起处,寒光闪奔,只听一声闷哼,一个匪徒右耳为剑芒削落,血流满面,身形疾翻了出去。

    为首的那个男人大为震怒,暴喝一声,狼牙刀一式“横断在半”攻出,招至半途,疾换“千丝钓鳌”,只见漫空刀影撒罩而下,接着一腿踢出。

    无疑这个男人可是上乘高手,一招两式,凌厉奇奥莫测,腿弯处突透出一蓬牛毛飞针,电漩如雨射出。

    其余三匪亦抡刃追攻,沉猛如山。

    少年剑走游龙,僻奇怪异,剑招震出九朵寒星,寒飚如潮逼开四匪攻招,一剑顺水推舟斜挥而下。

    一匪措手不及,左肩顿为切中,一条左臂齐肩落了下来,血涌如注,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少年正欲再起一剑攻向为首的那个男人而去,却不料那男人腿弯发出飞针处体,只觉两股一阵麻木,不禁大骇,忙运气封住穴道,面色泛出森森杀机,右手倏地连攻三招。

    寒光急飚中隐藏着十数点枣核形黑色钉子,交叉飞射而出。

    那个为首的男人一出手狠毒无比,但不料少年身中飞针还能凌厉抢攻,不禁大喝道:“找死!”

    话毕,他手上呃狼牙刀一招“春潮狂澜”卷出。

    “找死的是你们。”话才入耳,这个男人突发觉数十颗毒钉由少年剑飚中暴射而出,闪避已是不及,快回招一封,身形穿空腾起。

    其余三匪亦是急腾遁空,却均不免丧门钉伤体之罹,嵌入足胫骨肉,纷纷怪哗一声,身形沉得一沉,又自斜掠遁去。

    朝阳方升,映在少年面上惨白无神,满脸汗水,仰天长叹一声,长剑支地,向秦梦瑶身前走去。

    相距仅仅只有几米的距离,秦梦瑶却悠悠立起,满头长发散垂披肩,晨风拂起飘了开来,只是却面色惨白。

    少年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后退一步,抱拳含笑道:“姑娘无恙么?在下来迟了一步,连累令妹……”

    秦梦瑶寒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她非但不谢相救之情,反变颜斥责,宁非怪事。

    这少年呆了一呆,摇头叹息道:“在下出手,也是为了二位姑娘伤重在身,难妨匪邪猝击,二位姑娘又是武林瞩目人物,为此在下放心不下是以赶来,在下本出诸善意,姑娘竟相责在下,岂非令人寒心。”

    秦梦瑶冷笑道:“你是什么人,我不想要知道。但是你一路上用心至险,我们姐妹焉有不知之理,像你如此口蜜腹剑,反白辩冤,叫人齿冷。”

    少年心头不禁火发,却面现黯然之色,长叹一声道:“在下在旅途之中,有幸得见二位姑娘,实在是爱慕不渝,愿长伴妆台,永作裙下之臣。”

    秦梦瑶却叱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少年不禁一怔,答道:“现在不是就可以认识啦!”

    秦梦瑶冷笑道:“那你到底喜欢我还是我妹妹呢?”

    少年闻言更是一呆,佯作微笑道:“娥皇女英,共事一夫,千古美谈,在下何幸能得二位姑娘垂青。”

    秦梦瑶目蕴怒光,叱道:“得陇望蜀,已是人所不齿,妄想一箭双雕.更属无耻之尤,想不到你竟是个卑鄙之徒。”

    那少年再也按忍不住,怒道:“姑娘最好不要出口伤人,在下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

    藏在长草中的神乐闻言一怔。

    至于圣王却是一脸平静的表情,看不出他到底想什么。

    只见秦梦瑶厉叱道:“你口是心非,外貌恭顺,内藏险恶。”

    少年微微一笑道:“两位姑娘重伤实在是艰难,在下也没有乘人之危。”

    秦梦瑶冷笑道:“这与你何干?”

    少年眼中泛出一抹异样的光芒,哈哈大笑道:“反正我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你们必须回报!”说着竟持剑向秦梦瑶缓缓走来。

    此刻,秦梦瑶已无动手之力,见少年以不怀好意逼来,不禁心神一颤,喝道:“站住。”

    怎知,那少年微笑道:“在下不得姑娘,死不瞑目,恕在下无礼了。”说着身形未曾停顿,继续逼前。

    突然,草丛中冒出一个身材极其高挑的女人,叱道:“狂徒,还不滚开。”纤手一扬,拍出一股劲风向少年打去。

    受到着突如其来的袭击,那少年不禁吓得魂飞胆寒,人都未瞥清,忙向一侧翻了出去。

    身形才一站实,突感两支足被人抓住,未及出声呼叫,即为巨力抛起半空,遥闻一个苍老语声入耳道:“我很奇怪,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呢?”身形如断线之鸢般坠下,摔得委实不轻,那里敢稍事停留,亡魂遁去。

    神乐飞身掠在秦梦瑶身前,只见嘴角尚自溢出一丝鲜血,伸手一扶心口犹温,知尚有救,探手入怀取出一颗丹药喂服而下,“梦瑶,快吃下。”

    “师父!”秦梦瑶见到眼前之人的时候,忽然一愣,随即马上跪了下来:“师父,我……”

    神乐笑道:“你也别说话啦,耗损一分元气,恢复伤体就增加了一分困难。雪瑶她怎么了?”

    “雪瑶……她受了重伤。”秦梦瑶有点吃力地扶起了昏迷不醒的妹妹。

    可是这个时候,圣王却换软拍手掌笑道:“不错,真的不错啊!你们之中,究竟谁才是楚惊云呢!”

    闻言,神乐脸色大变。

    “怎么?还不给我现身!”圣王忽然对着秦梦瑶打出一掌!

    一边的神乐马上反应过来,险之又险地为她挡下了这一掌!

    “你干什么!”神乐怒声道。

    圣王却冷笑道:“这么作弄人的把戏,真是太小看我了。”说着,他走向了那一个少年身边,抓住他的脑袋一扯,竟然就这样拉断了他的脖子!

    “嗯?”这个圣王不由觉得奇怪了,接下来那几个男人,也都是如此,脑袋被拧下来了,也没有一点的动静。

    他最后马上转过身来,看着秦梦瑶,道:“说,楚惊云派你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起他!”秦梦瑶脸色苍白,但是却相当固执。

    “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的小把戏。”圣王说完,便伸手先要个来抓秦梦瑶。

    只是神乐又怎么会如他所愿呢。

    “你想要背叛我?”圣王看着挡在眼前的妻子。

    神乐道:“她是我的弟子,不许你伤害她。”

    “荒唐!”圣王道:“你不是已经将她们逐出师门了吗?还有,难道这么简单你还没有看出来?这一定是楚惊云那小子的阴谋!”

    “我不管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反正我的弟子,不会让你伤害。”神乐咬着牙,态度是如此的坚定。她的呼吸很急促,双手本能的护在自己的胸前,却将那原本就丰挺饱满的玉乳挤压得更加高耸鼓胀,上下起伏,荡漾出阵阵乳波。

    圣王低哼一声,却转身就走,原本收到消息说楚惊云会在这个时候来进攻的,可是现在都已经天亮了,怎么还不见他呢?

    “师父。”秦梦瑶看着护住自己的美妇,心中一阵的感动。

    神乐微微笑道:“傻丫头,只要你们没事就好。雪瑶的伤其实也不重,你扶她跟我走吧。”

    神乐她那完美无瑕胴体娇嫩报白皙,充满成熟少妇的诱人风韵,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娇艳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