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第431章 不矫
    那娇羞的她,双藕臂就势抱住了楚惊云的肩膀,成熟丰盈的娇躯紧贴在他的身体之上,不敢抬头跟仇欣对视。

    怀中的美艳人妻对于处境预计来说实在是太大的了!

    自己的胸膛之上被她那一双娇挺的雪峰重重地挤压着,他十分清晰地感受到那两座雪峰是如何地被压着,如何地变形,扁扁平平的,而它们想要回复原状而发出的弹性却全部化作了压力施展在自己的胸口之上。

    想到刚刚自己在她母女身上纵横驰骋,他的心中便充满着一种成就感。

    江玉晴胸前那惊人的弹性,让楚惊云着迷了。

    不过,就这样抱住了她们母衣女,那一种十分美妙的感觉实在不是一般的语言可以描述的。

    “云郎……”周茹迆发现了站在帐篷外的仇欣,不过娇羞的她真的跟母亲一样不敢说话。

    楚惊云在她们母女的耳边低声道:“有一个妖女来破坏我们之间的好事呢,你们先躺一会儿,我去收拾这个妖女。”

    “妖女?”仇欣可是听到楚惊云的话,心中一愣,但是当她想要说话的时候,却忽然被楚惊云迎面抱住了!

    “噢!”似乎感受到出ing云胯下那灼热的火硬之物紧进抵在自己的,仇欣的小嘴儿发出嘤咛一声,她粉腻的玉颊一片火红,芳心剧烈地跳动着。

    不过,她还是将心中的羞涩克制住,双手扶着楚惊云那宽厚的肩膀,手握成拳,轻轻捶打着他的肩膀的胸膛,羞愧地佯怒道:“你这个坏蛋,说谁是妖女了啊?”

    “哈哈哈!当然说的是你啊。”

    “才不是!”仇欣白了他一眼,手掌从下而上,但是却不经意触碰到了一个庞然大物!

    上面传来的火热气息让她禁不住呼吸急促起来,那份力量,那份庞大那份坚硬,让她心慌意乱,一颗芳心砰砰直跳,仿佛要从她的身体之中跳出来一般。

    “你想干嘛!”仇欣一脸羞红,但是小手却往下,抓住了楚惊云的“把柄”。

    不知道为什么,叶希觉得自己很喜欢着一种被握住的感觉。而且,胸膛上传来的柔软而充满弹性的触感更是让他心猿意马,食指大动。

    他故意轻轻挪动自己的身体,微微用力挤压仇欣那高耸的酥胸。

    那阵阵酥麻般的电流瞬间便流遍了仇欣的身体。她禁不住发出“嘤”,长发及肩,浑身散发出一种高贵典雅而端庄的气质,让人不由眼前一亮。

    “哼,就知道使坏。刚刚母女花的滋味,很美妙很让你兴奋吗?”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但仇欣小脸羞红,腮边上隐隐有两个小酒窝,看起来甚是迷人。

    “嘿嘿,你说呢?”楚惊云搂着她的腰肢,让她握住自己的分身。

    但见成熟美妇仇欣娇嗔道:“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女人会被你祸害呢!”说着,竟然情不自禁的用自己的玉手握住了那硕大的异物,用力捏了一下。

    “啊!”身体最脆弱的地方受到了攻击,楚惊云顿时弯着腰,道:“轻一点啊。”

    “谁让你那么好色。”仇欣那语气之中带着酸酸的味道。

    “我哪里好色了啊?”楚惊云道:“你认为我是好男人吗?”

    “我?”仇欣顿了顿,虽然她不说话,但是不得不说,楚惊云的确是一个好男人。除了他好色的本性之外,对自己跌女人简直好得没话说了。而且年轻有为,谁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呢?

    “怎么不说话?”楚惊云笑道。

    “我不喜欢说,不行吗?”仇欣轻轻地推开他,此刻芳心。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虽然明明知道不对,但是她却好像真的上了毒瘾一般,戒不掉!

    她在想什么?

    看着江玉晴跟周茹母女两人衣衫不整地抱在一起,她的心一阵阵的震撼,难道真的要这样做吗?

    但是韩雪的内心正在剧烈地挣扎着!身为人母的她怎么可以这样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呢?可是,那一种刺激的异样感实在是让她无力反抗!

    那一道道充满着罪恶与的电流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心房!

    “我可以跟女儿……也这样吗?”

    她在挣扎,可是男人的浓烈气息却让她好像充满着向往。

    “呃?你说什么?”楚惊云问道。

    “没、没什么。”仇欣轻轻摇了摇头,柔软,甘美,香甜,一丝丝成熟女性所特有的幽香从她的檀口之中扑鼻而来。

    楚惊云他搂抱着仇欣,嘴巴紧紧地含住了她的樱桃小嘴,吮吸她的柔软唇片,舌尖在她那整齐洁白的银牙轻舔顶进,灵巧的舌头突破了她的牙关,深入了韩雪的小嘴中探寻着她的丁香小舌,贪婪吮吸她檀口之中的甘甜津液。

    “嘿,难道你也想要加入我们的战场?”楚惊云忽然笑了。

    闻言,仇欣粉脸酡红一片,只是拼命摇头,怎样也不肯说出原因,那样羞人的心思,怎么能说出来呢?若是给楚惊云知道,怕是自己没法在他面前作人了!

    楚惊云见她不说话只是摇头,怎样问她都是同样的反应。

    楚惊云眼珠一转,索性干脆煞气娇来:“嘿,欣姐啊,你这不是自己想要吗?还是想要怎么样呢?来,我满足你各种需要,我们还三缺一呢!”

    “才没有。”仇欣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话风出口才察觉没对,当下恨不得从地上寻个洞出来,也好钻进去,好过在这里丢人现眼。

    楚惊云似乎是调戏上了瘾,左一声欣姐,右一声欣姐,喊的仇欣芳心欲醉,偏有心头暗恼,这般矛盾的心思聚集在一起,让她不知该如何反应,真是一个为难了得?

    “好你个小混蛋,怎好这样羞辱我!”就在仇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偏偏被她觑到楚惊云一脸诡计得逞的偷笑,当下白大美人发了嗔性,对着楚惊云挥起粉拳,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好大。

    “我打死你!”

    不过仇欣粉拳弱无力,没有用上内力,她可是怎么打也不会痛。

    “真的想要打死我那么狠心?”楚惊云皱了皱眉头道,“现在叫声夫君,我就原谅你,不然家法侍候!”

    仇欣哪里敢说不,此时她早已乱了方寸,只知道拼命的点头答应:“就你最大了,说你几句也不行噢!”

    楚惊云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嘿,我在呢么舍得欺负你呢?”

    “云郎,有件事,我想要告诉你的。”仇欣道。

    楚惊云稍稍有点惊讶:“什么事呢?”

    “是……关于思思的。”仇欣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

    “任思思?”楚惊云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局面,脸上的笑容和软变得灿烂了,但是假装不知道:“思思她怎么了呢?”

    “这个……”仇欣看了看楚惊云,又看着依然在羊毛毯上抱在一起的江玉晴母女两人,有点吞吞吐吐地说道:“还是,让她自己来告诉你好了。”

    “好啊!”楚惊云看着她匆匆忙忙的离开,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那你们在这里休息下,我把帐篷帘拉下来。”楚惊云对着江玉晴母女道。

    这个大帐篷,可以分为两个。他们现在的就是里帐篷,还有外面一个小空地。

    楚惊云将帐篷帘拉下来,自己走了出去。

    “噢,你来了?”这个时候任思思却有点别扭地向着自己这一边走了过来。

    “怎么了?”楚惊云看着一直低着头的她。

    楚惊云贼精,又怎么会不知道少女的心思呢!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话,而是坐在椅子上。

    任思思看着楚惊云,却一言不发地走到了他身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哎……”楚惊云打了一个哈欠,却忽然将自己的身体靠到了任思思的身上。

    任思思首先浑身一抖,但是却没有像平常那样推开楚惊云,而是有点羞涩地伸出手,抱着楚惊云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她那身水蓝色罗裳,材质相当柔软。

    楚惊云枕在她的膝盖上,可以轻易的感觉到下面逼人的青春气息,一缕缕的淡淡芬芳,带着一股股撩人的热气,仿佛围着楚惊云的脑袋组成了一个同心圆,不停的着他。

    任思思那身体僵硬了好一会儿,才有点习惯。她红着脸,剥了一个桔子,一边喂到楚惊云嘴里,一边嘟着小嘴低声道:“吃吧大坏蛋!”

    楚惊云看着她好像深闺怨妇一样的表情,心中暗暗偷笑,口中嚼着桔子含糊不清地道:“怎、怎么忽然板着脸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在里面的周茹却竟然披上了衣服走了出来。不过她走路有点奇怪。

    周茹忍着的那酥麻酸痛,坐到了楚惊云的另一边,伸出手抱住了楚惊云的手臂,用另一只小手在楚惊云胸口附近画着圈道:“云……云郎,难道你就不知道思思是怎么想的吗?”

    楚惊云嗯了一声,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个……”他心中当然知道,。不过却没有说破。

    “难道小茹知道吗?”楚惊云忽然凑过头去。

    周茹感觉到眼前异样的时候,闭嘴已经来不及,被楚惊云将手指深入嘴巴之中又抽出来,还被楚惊云调笑了一句,小脸儿一红,便摇动双腿撒娇道:“不来了,你自己去问思思啊!”

    “我说就我说!”任思思本来就不是那种矫情女人,如果不是刚开始有点不习惯,她才不会这样,此时她嘻嘻一阵娇笑,在楚惊云面前趴下来,波地亲了楚惊云一下,然后对着雪儿洋洋得意地道:“我就是想这样,怎么样了?你有意见那又怎么样?”

    楚惊云自觉唇角一润,上面被人轻轻点了一下,又听到任思思这番话,自然知道她想的是什么,不过他却笑着教训道:“思思啊,喂口水可不是那么喂的哦!你要把舌头伸出来才可以,过来,我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