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第299章 风情万种
    “楚公子,请注意一下你的目光!”

    美妇不温不火地说道,好像刚刚自己故意挺起酥胸只是本能,而不是想要可以勾引这个年轻男子。

    只是,楚惊云却是挑眉看着她:“那么,陆夫人,你现在是不是要告诉我,想要我帮你做什么事情呢?”

    他一脸色迷迷的样子看着眼前的绝色美妇,调笑道:“我要的报酬可不轻啊!”

    说完,他还故意盯住美妇胸前那浑圆臌胀的肉团猛瞧。

    “哦?”

    绝色美妇不由得挑了挑柳眉,故意将声音拉长,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男人,笑道:“你不知道楚公子想要什么报酬呢?”

    “呵呵,这个可难办啊!”

    楚惊云的目光丝毫没有退缩的落在了这个美艳人妻的胸前,嘴角弯起了一点邪笑:“不过,我相信夫人可以让我满意的!嗯,很大!”

    楚惊云后面的那一句“很大”明显跟前面的话没有关系。

    他的双眼盯住了陆夫人的酥胸,只觉得双腿之间一阵血气上涌。那浑圆臌胀的肉团,就好像是两个圆球一样!虽然没有那些“木瓜”那么夸张,但是却一点也不容小觑!

    “楚公子!”

    美妇有点酡红的脸上此时就好像是红苹果一般,让人心动。不过她还是努力克制住心中的怒火,笑道:“楚公子,我这次来是真心想要寻求你的帮助的!”

    “嗯!我知道!”

    楚惊云一下子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这倒是让陆夫人有点儿不习惯。她扭动了婀娜的身体一下,道:“不过呢,我想楚公子你一定会很喜欢我给你准备的这个东西。”

    说完,她忽然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有点儿陈旧的纸张。

    噢,那不是纸,而是……羊皮?

    对, 一张很陈旧的的羊皮卷。

    “这是……”

    楚惊云的目光微微一愣,因为他看到了羊皮卷上的几个华夏文字。那是神州境特有的文字,跟昆仑境这一边完全不一样!

    “怎么样,楚公子是否满意?”

    似乎是发觉了楚惊云双眼之中的差异,美妇很是满意的将这一份羊皮卷轴摊开,道:“这一份羊皮卷可是一个跟咱们昆仑境完全不一样的地方的地图哦!而且,上面还写着如何找到那个地方的方法!只可惜,这不是完整的,只是一份残卷。但是我相信楚公子你还是会喜欢的。”

    楚惊云心中忽然转过了无数个念头。俄日什么这个女人会这么认为呢?为什么她好像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似的呢?难道她知道自己来自于神州境?

    不可能!

    自己跟她绝对是初次见面,她怎么可能知道呢?难道有什么办法光是从表面就可以看得出来吗?

    “看来夫人对我的了解不少啊!”

    楚惊云脸上闪过了一抹凶光。

    不过绝色美妇却嫣然一笑:“楚公子现在就对我表露出敌意,未免也太过快乐吧?”

    “呵呵,有一点吧!”

    楚惊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刚刚自己是故意那么做,目的便是想要看看她的反应。但是让楚惊云失望的是,这个女人实在是十分严谨!

    似乎,她掌握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事情呢?楚惊云倒是很想要知道的!

    “那么楚公子,你看这一份羊皮卷如何?”

    陆夫人那芊芊玉手在楚惊云的眼前挥过,好好像是想要故意勾引楚惊云似的,淡淡的熟妇体香让楚惊云的紫衫龙王有点儿把持不住了。

    楚惊云看着羊皮卷,忽然笑道:“夫人现在便将这一份东西拿出来,难道不怕我想在就抢过去么?我承认,我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

    “呵呵,楚公子说笑了。你不会的!”

    陆夫人笑得花枝招展的。胸前的那双胀鼓鼓的美乳正在不停的晃荡着。

    “为什么?”

    陆夫人道:“因为你还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其他残卷的下落!”

    “哈哈!”

    楚惊云忽然仰天大笑:“好!好!好!真不愧是陆夫人啊!”

    “楚公子言重了!”

    绝色美妇微微点头,道:“那么这一份羊皮卷就先送到楚公子的手上了。至于我想要楚公子帮助的事情,现在还没到时候,我想以后再告诉你,可好?”

    楚惊云将羊皮卷收回,道:“难道你不怕到时候我反悔?”

    “你也不会的。”

    绝色美妇道:“相信到时候就算是我不求楚公子你帮忙,你也会主动相助的!我这样做,只不过是不让楚公子白白出力而已!”

    “好!”

    楚惊云点了点头,他并没有询问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他的性格本就如此,到时候要是自己不想做的话,谁也别想要强迫自己!

    “那么妾身这就告退了!”

    绝色美妇慢慢地站了起来,在楚惊云身边的时候却转过头来,有意无意的对着他抛了一个眉眼!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楚惊云的脸色却变得阴晴不定。

    这个陆家庄,自己看来需要好好深入了解一下了!楚惊云最讨厌的便是自己被蒙在鼓里。现在他需要做的便是找到回去神州境的方法!

    看着这一份残缺的羊皮卷,楚惊云心中也颇是无奈。

    窗外渐渐暗了下来,夕阳似乎毫不留恋这个世界,无情地下山了,只留下那暗淡的夜星。房间的桌面上,堆满了凌乱的书,插在花瓶里代表着希望的绿树枝也变的毫无生气,毫无活力了。是的,真的是入夜了!

    当夕阳把它的余辉撒向大地时,在鲜艳余辉笼罩下的庄园充满了诗情画意。黄昏时的小河是那样的安逸,血红的夕阳把河水染得通红。在晚风的抚摸下,河水荡起了无数的涟漪,犹如条条红绸子似的轻轻地流动着。几片落叶在水中悠悠地飘向远方。几位老人正在河边垂钓。

    夕阳余晖透过浓浓的树木撒在这红砖青瓦的房舍上,给它抹上一层黄灿灿的颜色。烟囱冒出缕缕炊烟。天上的白云朵朵,空气清新使人心爽,几只燕子在空中捕捉着昆虫。地上鸡鸭鹅在门前散步觅食。

    当最后一缕晚霞隐去,放眼望去,整个村庄暮霭缭绕,万家灯火微微闪烁,忽明忽暗,烘托出美丽而又安静的夜。人们都沉浸在这恬静的气氛中。

    “啊……云儿!”

    厢房之内传来了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女子娇啼春吟声。肉体与肉体的相互撞击声不绝于耳。

    宽大的床塌之上,楚惊云浑身赤裸地将同样是一丝不挂的楚夫人宁楚涵压在身下。强大的冲击力让身下美妇的娇躯不停得晃动,胸前那双玉兔活泼可爱,调皮地上下摇晃着。

    她媚眼紧闭,双手用力地抱住了正在她的身上冲刺驰骋的儿子,情欲的爆发让她感到了一阵阵意乱情迷,只感身子就要融化了一般。

    “啊……啊……呀……好……唔……啊……好……好儿子……你……你快……快弄死……弄死娘了……哎……我又……又泄了……维尔哥……你真……真猛……真厉害……啊……又顶……顶到心里去了……嗯……”

    “啊……小穴都……都快给你干……干坏……了……唔……美……美死我了……啊……好爽……又……又要爽了……爽上……爽上天了……啊……好儿子好丈夫……慢……慢一点……求求你……饶……饶我一下吧……唔……你……你顶的好深……又……啊……娘又要泄了……你那么硬……又那么长……啊……慢……我受……受不了了……”

    宁楚涵的两只小手抓着楚惊云捏着她的乳房,逗弄她红红奶头的大手。轻声的呻吟起来。可爱的仟腰也随着楚惊云的抽动。扭动起来。

    楚惊云见她开始发浪了。便不再忍耐。兴奋的加快了腰部运动的速度,在母亲花宫里面流出的大量的水的润滑作用下,楚惊云的抽动终于越来越快起来。

    宁楚涵大声的呻吟了起来娇嗔道:“啊……啊……夫君……夫君……啊……人家羞死了……啊……好希奇……啊……顶到贞娘亲肚子里面了……”

    母亲面上布满交欢时特有的红润,娇俏的脸上泪痕未干,那梨花带泪又夹着情动不已的小模样。差点让楚惊云射出来。

    “啊……死了……啊……啊……啊……”

    随着一阵无意识的狂呼乱叫,宁楚涵娇躯一阵剧烈的颤抖,阴精喷出,被儿子干出了有生以来第一次高潮。一股股的打在楚惊云的龙头上。花宫里面嫩肉也纠缠着楚惊云的龙头不放。一口口的亲吻着蠕动着。

    楚惊云见她下面的小嘴如此的热情也没有就这么结束。在吸允力小下来的时候。借着宁楚涵刚才喷出来的更快的抽动了起来。

    “啊……喔……小混蛋……啊……娘亲……快不行了……啊……”

    随着一声声呻吟的声音,宁楚涵体内的花蜜再次不断流出,宁楚涵一再呻吟不断,从两腿传来的兴奋快感,迅速传遍全身。

    楚惊云抽动的越发的快速了,而宁楚涵紧紧抱住身上的儿子,乳房也紧贴着夫君的胸口,肉洞贪婪的吸住他的大肉棒的龙身龙头。

    楚惊云低吼一声,猛的将他的大肉棒整个从母亲的身体里面拔出,然后用力一下顶进了最深的尽头,精液扑扑的射满了娘亲这个生育自己的子宫深处!

    好久好久,等到房间之中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却只剩下了男女的急促喘息声。

    缠绕在男人身上的美妇她那玉颊之上恍如三月绽开的桃花红艳欲滴,性感红润的樱桃小嘴吐气如兰。刚刚的刺激,让她仿佛魂飞魄散,飘飘欲仙一般。

    激情之后的一对男女相互拥抱着对方。

    “嗯……”

    宁楚涵玉颊羞红,一双媚眼紧闭着,恍若远山的娥眉轻轻颤动,雪臂用力抓住了林宇的手臂,呼吸越来越粗重,红润的小嘴之中发出一声声的娇呼,“噢……不要这样……人家好痒哦……”

    美妇那秋水盈盈的美眸顾盼生姿,娇媚的看着楚惊云,道:“坏蛋!人家好难受哦!”

    楚惊云得意地轻轻翻身,将宁楚涵完全压在自己的身下,双手握住了她胸前抖动不已的雪峰,笑道:“嘿嘿,那你是不是还想要?”

    宁楚涵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自己的娇躯,将螓首别到另一边去,满脸红霞的媚声道:“小混蛋,人家不知道啦!”

    楚惊云的魔爪探到了她的一双玉腿之间,笑道:“你看!”

    他将自己的手指伸来前来,上面沾着一丝透明状的粘稠液体!

    “啊!呸!呸!不看不看!”

    宁楚涵羞得几乎无地自容了,她扯过旁边的被子将自己的螓首盖住,唔声道:“你这个大色狼!坏死了,以后再也不让你碰我了!”

    她芳心羞得砰然跳动,娇靥涨红。

    楚惊云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双手抱住了她,柔声道:“我爱你!”

    “我……”

    在那充满着禁忌的慾火之中,对于男人那爱的宣言,美妇宁楚涵并没有说得出话来,而是用自己的行动表达着。她双手缠住了男人呢的脖子,纤腰摆扭。她的脸上露出了一幅春情荡漾、媚眼含春的娇俏神态,当真是风情万种,浪态迷人!

    两人仿佛热恋之中的情侣一般,你冲我挺,你退我缩,一来一往地开展了一场激烈的男女之战。

    窗外的月光慢慢地躲进了云层之中,似乎是被这一对激情男女羞得无地自容了。

    楚惊云抱住美妇那的赤裸胴体,轻轻的在她那恍如凝脂般的冰肌玉肤之上爱抚着。

    宁楚涵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蜷缩在爱郎的怀中,芊芊玉手在他的俊脸之上抚摩着,低声道:“云儿,你确定真的能够找到回去天朝的方法么?”

    楚惊云故意星眉紧皱,道:“难道你还不相信我?”

    看到男人一脸假装的怒意,绝色美妇忽然“扑哧”一声娇笑,深情地在他的嘴唇之上印下深深的一吻,娇嗔道:“这样行了吧!”

    “嘿嘿,还不够啊!”

    楚惊云伸出了双手紧抱着娘亲的成熟胴体,道:“相信我,很快就可以回家了!那些想要算计我的人,统统都得死!”

    “你这个小坏蛋!就知道杀人!”

    美妇宁楚涵风情万种地白了爱郎的一眼,道:“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凡事不要逞能!”

    “嗯!”

    楚惊云笑着翻身将这一个成熟风韵的美妇压在了身下,笑道:“嘿嘿,今天咱们先来一个颠鸾倒凤!”

    “不要了,等一下仇欣她们就回来了!”

    宁楚涵的脸上充满着红晕,在这一种禁忌的慾望之下她自己也控制不住了。双手轻轻地将身上的儿子推开,自己却慢慢的撑起身体,却竟然摆成了一个淫荡小母狗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