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第179章 忘情仙子
    “准备的怎么样了?”

    王阳此时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身前跪着的一众官员,此时她的脸上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的感情:“记住了!我需要的,是成功,而不是遍体鳞伤爬回来的垃圾!”

    “我王,请放心。卑职已经派出了一支军队前往东瀛了。只要楚惊云他胆敢踏上琉球岛,那么他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

    王阳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十分狰狞的笑容:“你以为,楚惊云会死在你们这些人的手上吗?哼,要真的如此,那么楚惊云早已经死了!别忘记了,他可是我目前来说最大的敌人!要是被你们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杀死的话,那么他就没有那个资格了!记住,我拍你们前往东瀛的目的,并不是杀楚惊云。因为,你们也没有那个实力!给我记住!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尽量损耗天朝的兵力!至于楚惊云,我自己会亲自对付他的!”

    “万万不可啊!王您自己何必出手,我们一定会——”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禀报我。楚惊云是一定要死在我的手上!”

    王阳的那双眼口之中,充满着暴戾,就好像是一头十分嗜杀的雄狮一般!

    直到那些大臣走后,王阳这才转身离开大殿。

    此时已经接近三更了。

    “娘,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表格他会杀死我们吗?”

    此时依偎在自己母亲身边的王善柔忽然有点害怕地说道:“早知道,我们就不应该回来的!”

    苗翠娘轻轻地拥抱着自己的女儿,脸上却露出了一个很自信很甜美的笑容:“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我们,也不会死去。”

    “一定?”

    “一定!”

    苗翠娘拥抱着自己的女儿,心中却忽然想起了那一个夜晚。她到现在甚至还依稀记得,当时楚惊云的每一个动作。自己的身体,就好像在他的冲击之下飞上了九霄云外一般!不知道自己做得是错还是对,但是苗翠娘却相信,既然自己选择了听从楚惊云的话,回到了西大陆,那么他就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她现在,还是分清楚地记得,自己临走之前,被他用力的搂抱在怀中的那一种感觉。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感到了有点儿着迷了!更让她感到心悝的是,楚惊云咬着她的耳朵,呼着热气说的话:“记住,你是我的女人!放心回去吧。我很快便会过去的!”

    “娘,你的身体好烫!”

    忽然,王善柔动了动自己的娇躯,脸上却一阵恨意:“娘亲你……告诉我,楚惊云最后,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咯噔!

    苗翠娘的芳心忽然一颤,她似乎从女儿的那双眼睛之中,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傻瓜,什么都没有。”

    “我不相信!”

    王善柔忽然怒道:“一定是楚惊云他、他——”

    只是,她说到了最后,却竟然说不下去了。因为,那样的话,不单单是对于她母亲来说是极大地伤害,对于她更是沉重的打击!

    当时,楚惊云脸上露出的邪笑,现在想起来王善柔都觉得一阵毛骨悚然!更何况,当时他是横抱着自己的母亲呢!

    楚惊云,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王善柔在心中暗暗发誓。

    感受到了女儿的异样,苗翠娘却忽然问道:“柔儿,你告诉娘亲,如果,我与整一个西大陆为敌,你会站在哪一边?”

    “娘,你——”

    王善柔张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自己的母亲,忽然说道:“娘,你是不是跟楚惊云,有什么约定?”

    她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但是心中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自己的母亲,果然还是被楚惊云……糟蹋了!

    现在想起来,当初娘亲找到自己的时候,她的行动就有点不便。即使王善柔并不是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妇女,但是她却清楚这是什么原因。

    一直以来,没有父亲在身边的她,只有自己一个母亲相依为命!要是自己娘亲有什么伤害的话,王善柔一定会跟楚惊云拼命地!

    只不过,王善柔却永远也没有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竟然会跟娘亲异样,竟然……

    但是,王善柔还有一点不知道的是,她的父亲,并不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死了。而是被她表哥王阳给抓起来了!当时的王阳,只有十来岁。

    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子,竟然会这么狠毒,将自己的亲生父亲还有衣服都抓起来了。

    现在想起来。王阳都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过于无情了。他还记得,自己当时根本就只会一点儿的三脚猫功夫。但是当他以外的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种从别人那里吸取内力的能力!

    虽然成功率不大,但是他却真的去试验了!经过了几个武功平平的人,他最后,竟然十分大逆不道地将注意打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的身上。当时他的父亲,武功绝对是在西大陆排的上号的人物。当然了,他的姨夫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

    总之就是这么两个响当当的武林一流高手,竟然都栽在了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的手上。

    上天或许喜欢开玩笑。没有想到,王阳当时真的成功了!他真的夺去了自己父亲还有姨夫的全部内力!

    十多年的辛苦。

    不得不说,王阳的确是一个绝顶天才,他竟然真的凭借这种功夫,突破到了先天之境!

    而现在,面临着自己最后的瓶颈,王阳的那一种功夫,却根本就不管用了。无论他吸收多少人的内力,都永远没法突破。

    现在,王阳终于找到了方法了!

    只要自己能够将本身确实的元阳补全的话,那么就可以突破现在的这个限制,甚至可以达到前人所不能达到的境界!

    “楚惊云!我真的应该感谢你的!”

    王阳仰望着天空,心中却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只要找到正确的方法,现在他会毫不犹豫地冲进自己娘亲的房间将她推倒在大床之上狠狠进入蹂躏她!

    这就是王阳现在想要突破现在这个境界的唯一办法了!

    这个逆子,畜生,禽獣!

    “娘亲,你在等着,只要我找到了方法,嘿嘿!”

    他此时的笑声是那样的狰狞,“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天下之间,没有我王阳不敢做的事情!”

    确实,王阳这个逆子,十多岁便为了自己的武功囚禁父亲跟姨夫,并且十分残忍地将他们一身的内力都吸收掉了!甚至,让他们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度过了十多年的痛苦生活!

    不过,对于王阳来说,这确实理所当然。他一直都认为,宁可自己负天下人,莫天下人负自己!

    人性的自私自利的一面,在他的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他为了武功,竟然可以丧心病狂地祸害自己的父亲,甚至为了能够击败楚惊云,浆染将目标打在了自己的亲生母亲的升上,禽獣不如地想要将母亲糟蹋以获取自己想要得到的元阳!

    真的是人神共愤,天理难容的畜生!

    “哈哈哈哈!这两个大陆,最后都会是属于我的!是我一个人啊!哈哈哈!”

    王阳忽然仰天大笑,现在的他,甚至已经开始幻想起自己找到了获取元阳的方法二将自己的母亲强女干的那一幕了!

    只要想到自己能够突破这个境界,王阳就变得十分的兴奋!到时候,楚惊云还会是他的对手吗?

    只是,王阳他并不知道的是,此时月黑风高的夜晚,在西大陆的某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却竟然飘来了一大片的海草。这些还草向着海岸慢慢靠近。

    他还是太低估楚惊云了!

    在还早最后靠岸的时候,那一个个黑色的身影竟然从海草水下面潜了上来!

    一个,两个,三个……竟然足足有几十人之多!

    “列队!”

    那一个带头的男人忽然挥了挥手,此时他们现在还浑身湿漉漉的,不过看他们的步伐还是纪律性都十分要好,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序的军人!

    “记住了,殿下派我们潜入西大陆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没有得到殿下踏上西大陆的消息之前,我们要混进这个地方!而且,我们只能够单独行动。现在,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前往不同的城市之中,建立你们自己的势力!在出发之前我已经给你们每人分配了地方,现在,有什么问题?”

    “没有!”

    “很好,那么现在,我们需要时刻谨记的一点,就是,我们是天朝的士兵!我们不能够辜负了女皇陛下跟楚王殿下的信任,明白吗?”

    “明白!誓死为了天朝而战!”

    “很好,现在,任务开始!解散!”

    凉风习习,谁也不知道,楚惊云派这些人前来西大陆,究竟想要干什么。虽然东西大陆之间并不是不可以达到,但是那也需要有人引路的。

    而充当引路人这个角色的,正是苗翠娘!

    也不知道楚惊云到底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可以征服这个成熟美艳的人妻美妇!

    不过,被他征服过的女人,却也实在是太多了!

    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之下,一个身穿着白色罗裳的美妇孤零零的身影伫立在这一个偌大的花园之中。抬头看着天空上来来往往的云朵和还有川流不息的秋风,宁楚涵忽然生出了一股浓浓的思念之情。

    而且,每当看到这一个月亮,她却总会想起那个得到了自己身体的男人!思念的心情被天空之中挂着的那一轮月亮拉得好长、好远。

    她曾经是那么厌恶的月亮,是因为它总让自己上起了背上哀愁的生活,她曾经是那么急切地想离开的这个,是因为它的让自己感觉到生无可恋。

    但是如今,宁楚涵依然身在这这个相同的世界里!数着满街的房屋,心里牵挂的却全是那个该死的男人。他的一举一动,一亲一抱!

    “哎,我这是怎么了?”

    宁楚涵微微抬起了自己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脸蛋,但是心中却总是对于哪一个身影挥之不去!几乎在每一个夜晚,她总是辗转反侧。习惯了情郎的温暖的怀抱,宁楚涵实在不习惯自己一个人独守空房的日子!

    而现在,随着自己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在一天天的长大,她的着一种感情更加深厚了!

    树上,归去的落叶将呼唤着对风的依恋堕入尘土,泥土将它的泪水珍藏一地,在矿藏中孕育着新的生机。而宁楚涵这个角色完美的俏妇,她对情郎的思念却在不断地疯长,对情郎的情在等待中蔓延。

    “孩子,你的爹爹,总是让娘亲茶饭不思!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宁楚涵喜欢在每一个夜晚,肚子一个人走在花园之中。

    甚至,她也没有发觉,远处正有一群女人在看着她。

    “娘亲……”

    楚夕晴看着自己的母亲,心中却是分布式滋味!因为她直到,母亲现在想念着的哪一个男人是谁,她也知道,袭击心中这个时候想到的那个男人是谁!

    只是,现在的自己,甚至还没有让母亲的情人明白自己的感情!

    “那个小混蛋!”

    她在心中娇嗔地想着男人的脸庞,但是却忽然有一种错觉,她竟然看到了自己在不久的将来,衣衫不整地被那个男人推倒在他的身下,跟自己的母亲一并接受他的宠爱!

    天,这是一个多么疯狂的念头!

    眼前飘浮着一浪一浪金黄色的花浪,那是秋菊成熟的风韵。宁楚涵忽然停住了脚步,低头聆听菊花在土地里粗重的喘息,听风在庄稼地里窃窃私语,她似乎听到了这些菊花充满了安谧。

    在这个十分宁静祥和的夜晚,一声鸣叫打破了这样的平静,小小的野鸟在看见这个身材十分高挑的美妇人靠近的时候便马上逃之夭夭。

    思念,是一个五味瓶,它的里面有着一切人们能说出和人们说不出的味道。生活的唱片在永无停息地转动,命运的唱针在上面刻下了一道道岁月的痕迹,当命运重新在某个相似的位置上滑过,思念的感觉,就会在心底,悄悄地荡漾开来。

    以前,宁楚涵有一个别人都羡慕嫉妒的家!

    她有一个全国最富有的丈夫,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有一个儿子。

    但是,在儿子三岁的时候,他失踪了。

    于是,宁楚涵的世界里,便变得一片灰暗。

    在十五年后,失踪了的儿子,竟然再次出现。

    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死去了,或者是依然在做着梦。

    只是,后来丈夫的死,却让她的家庭破碎了。

    直到,她遇上了自己最不能爱,却又最爱的情郎。

    这一切,似乎又在这一瞬间都回到了她的手上。

    她依然有一个女儿,现在是亭亭玉立的美人儿。她依然有一个儿子,全国最大权利的异姓王,而且还是……

    回首往事,宁楚涵不禁唏嘘,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在以前,她是想都不敢想的。而现在,她却真真切切地去做了。

    现在,她依然有一个温暖的家,这一个家庭,最让她感觉到了迷恋!

    不过,现在宁楚涵的脑海之中确实对于情郎的满脑子的思念!也只有在思念的时候,孤独才显得特别美丽。也只有在思念的时候,孤独才显得特别美丽。思念是一种幸福的忧伤,是一种甜蜜的惆怅,是一种温馨的痛苦。思念是对昨日悠长的沉湎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正是在不尽的思念中,人的感情得到了净化和升华。

    没有距离,便没有思念。

    或者,这一句话说得一点也不错!

    因为思念,月光被注入了人类浓郁的感情。月亮弯的时候,思念也弯,月亮圆的时候,思念也圆,不论月亮是弯是圆,思念是一首皎洁的诗。

    思念可以让人流泪,思念也可以让人含笑。不论是哭着思念,还是笑着思念,在思念的时候,都会心无旁骛。的确,思念也是一种纯净。

    “大娘她,好美!”

    远处,看着一动不动的宁楚涵,楚若熙忽然情不自禁地说道,此时她好像看到了一个从天上降临的仙子一般!

    也幸好此时没有男人在,不然的话,他们一定会为眼前的这一个美妇的风情所倾倒!

    高挑的身材在罗裳的衬托之下,更显修长性澸。那双美腿,将她的身高拉的十分适合的黄金比例。婀娜曼妙的腰肢盈盈仅堪一握,胸前那双胀鼓鼓的玉兔,在微风的吹拂之下,在她的呼吸之中,一颤一颤的,十分誘人的乳波一浪接一浪!

    “哎,人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或许,这就是那一种语境吧?”

    宁紫韵看着自己的女儿,心中却是百感交集。

    “臭小子,你快点回来吧!”

    宁楚涵忽然低声自言自语,但是她的脸上却微微泛红,升起了一朵朵红晕:“最多,我让你那个了!”

    那个?

    哪个?

    宁楚涵看着在秋风之中微微颤抖着的菊花,她的身体却浑然以紧,胸前也因为这样的一种异样而变得酥麻。甚至让她也有点禁不住地将自己的一只手掌,轻轻地覆盖在其中的一座峰峦之上!

    臌胀胞满的酥乳,此时微微凹陷了下去。

    惊人的弹性,甚至连宁楚涵她自己的手掌传来一阵阵美妙的触感!这让她想起了自己躺在他的怀中,任由他的那双手臂环住自己的腰身,那抓热的手掌按住自己胸前的那一种充实感!

    她喜欢自己的酥乳被情郎握住之时的那一种感觉!

    让这这个绝色美妇有点情不自禁的,却正是一个男人!

    楚惊云此时未能够在宁楚涵的身边,但是却在他的这一位成熟冷艳的师娘的身边!

    在这样幽暗的环境之下,人更容易变得迷离。确实如此,或许,这就是人的一种黑暗负面情绪吧?

    就好像是现在,夏芸曦跟苏媚这对婆媳已经追上来了,但是楚惊云此时却依然抱住了因为媚灵的作用而变得浑身燥热的师娘!

    “嘘,师娘你可别动,别说话!”

    楚惊云双臂紧紧地抱着她,嘴巴对着她的脸颊上吹了一口热气。

    “嘤咛。”

    师娘那微微抿着的嘴唇之中,忽然呼出了一道热气。她只觉得好像被电流击中一般,浑身一抖,但是这却更加让她变得有点想要将这个男人推倒的冲动了!

    不过,此时夏芸曦跟苏媚却忽然停了下来。

    “师叔,你们先等一下!”

    柳雨晴在这个时候飞奔而来,有点惊喜地指着远处的哪一个越来越近的身影:“师、师父她过来了!”

    “嗯?”

    夏芸曦顿时停了下来,即使是手中握住的长剑也轻轻地一挽。

    苏媚见自己的家婆停了下来,虽然她有心想要讲那个潜入峨眉山的人抓出来,却也不得不停下。

    看着眼前哪一个穿着一身白色浅黄色锦袍的女人走过来。

    “师妹,你变了。”

    陆天凤由远而近,当她的目光落在了夏芸曦的身上只是,却忽然有一种十分诧异地感觉。

    “没有,是你变了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被自己师姐的那一双眼睛看着,夏芸曦总有一种心中之事被窥视的感觉。看着眼前的这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女人,她微微转身,道:“尽然你来了,那么这件事情就由你这个掌门去管好了,我累了,武林大会的发生的事情,就有雨晴告诉你吧。”

    苏媚见了她们这师姐妹之间的异样,虽然很不明白,但还是对着陆天凤鞠了鞠身,这才追上了夏芸曦。

    “师父,你别介意,师叔的脾气一向是这样的!”

    柳雨晴连忙为夏芸曦说话,在师父的面前她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

    自小无父无母的她,从先便将养育自己的师父当做是唯一的亲人。

    “嗯,师父怎么会不知道呢!”

    陆天凤微微一笑:“我们,还是现将那个入侵而来的人给抓出来再说吧!”

    她的笑容,很美。

    让人有一种超凡入圣的感觉。甜美,静瑟,让人的心境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笑容而变得平静!而且,光光是从外表看,却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她的实际年龄。

    “我现在就去将其他师弟妹找来!”

    柳雨晴脸上的笑容,在见到自己的师父之后就一直没有间断过。

    而陆天凤,此时却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她好像觉得,在黑暗之中有一处正有双充满着灼热的目光在盯着自己看。

    “啧啧!”

    楚惊云此时紧紧地抱住了师娘,但是目光却落在了远处的哪一个忽然走出来成熟美人的身上!

    那成熟的风情,动人的丰韵实在是让他不由得眼前一亮!

    最让楚惊云激动的是,她的胸前,是一双绝世的巨乳!

    好大!

    这是楚惊云见到过最大的一双峰峦了!

    但是,在她那十分高挑的身材衬托之下,这双将她胸前的衣服撑起了一双帐篷的肉球却没有一点的不协调。

    很美很誘人。

    这是楚惊云现在的唯一感觉。

    而此时,在媚灵的影响之下,师娘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滚烫了!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跟楚惊云站在一起的。可是她却根本就没有办法。在楚惊云的身体引诱之下她的媚灵变得更加活跃了!

    既然错过了一次,把么再错一次,又如何?

    心中的那一泓邪念在不断地冲击着她的理智。

    “师娘,你爬起来。”

    楚惊云也是浑身燥热地将怀中的师娘放开,让她趴在了这个房子的屋顶之上。接着周围的大树遮掩,远处的陆天凤根本就发现不了!

    这样一种随时都会被发现的危险,却让楚惊云跟柳絮他们两人变得更加激动起来。

    而柳絮,虽然很不喜欢这样的一种放浪的姿势,但是此时却竟然没有反抗,反而像小母狗一般摇着自己的身体。